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二章:【不可原諒的仇恨】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二章:【不可原諒的仇恨】

第九百三十二章:不可原諒的仇恨

"天華域戰亂不止的真相,是一個瘋狂和複仇的故事."

明日昊清清嗓子,給岳陽詳盡地講述起來:"萬年前,天華域只是西天界一個普通的區域,毫無特別,民眾雖然不敢說安居樂業,但也過得去.里面的統治者,除了中央神殿的水殿最強大外,接下來,就是三家五門,各方勢力相互制約,相互競爭,多年來偶有小摩擦,可是多數相安無事.直到征服女王費雯麗的出現,才打破了這一個平衡.在征服城下一戰,天華域的老域皇當場戰死,三家五門也損將良多,以至人丁凋零,最重要的是,民眾不知如何獲知了一個可怕的消息:一直作為各方勢力公正主持者存在的水殿殿主,原來不知多久就已經隕落了,只遺下水殿一個空殼,成為別力傀儡的存在."

岳陽眉頭一皺,極力起找到什麼線索:"域皇戰死,倒不出意外,但水殿殿主早隕?"

明日昊肯定地點點頭:"為了掩飾水殿殿主已經隕落的消息,中央神殿除了派來一位新水殿主坐鎮,還將原來位于天空的水神宮,給沉到號稱無論如何也飛不出去的愁雁悲燕的'白河’里去."

岳陽聽見'白河’這個名字,眼睛立即閃出疑問:難道是白河城?

他甚至自貯物戒中變出天華域的地圖.

翻頁,查看起來.

明日昊卻擺手大笑:"這地圖根本就是錯誤的,不用看了,真正的地形,跟地圖完全不一樣.白河,遠遠比地圖上的白河在大得多,充滿了扭曲的法則力量.上面,你猜得沒錯,正有一座你要去的白河城.但白河城,不是水神宮,真正的水神宮給沉到白河里去了,為了防止有人探測,上面還掩埋了一個懸空大陸,白河城,就是在懸空大陸上建起的."

"水神宮,還有水殿殿主的死,那跟神典有關?"岳陽同學迅速抓住了重點.

"不知是誰傳出來的消息,說水殿殿主,因為隱瞞神典的事,讓中央神殿秘密處死了,而這位在天華域里以公正著稱的水殿殿主,在臨死前,把她所知道的秘密,記錄在水神宮里.此外,還將開啟水神宮的鑰匙,以能量印記的形式,封印在兩個女兒的腦海.可能是這樣,這位水殿殿主早就知道自己將不久人世,早早做好准備."

"她的兩個女兒在哪?"岳陽問.

"萬年前征服女皇一戰中,戰死了老域皇,一切秘密都捂不住,爆發開來,那怕新的水殿殿主到來,甚至沉了水神宮,也無濟于事.在天華域,約在九千年前,忽然出現了一對孿生姐妹,長相美若天仙,外表看起來一模一樣,但性格一動一靜,完全相反.姐姐好靜,善良無比,樂于助人,對于異性雖然禮貌,但戒心很強,隱隱拒人于千里之外;妹妹毫無心機,調皮愛笑,活力十足,很喜歡捉弄人,但並無惡意,就像一個快樂無憂的小精靈.要不是有姐姐保護,這個妹妹根本沒辦法在殘酷的弱肉強食世界里生存."

"此時,三家五門中,最優秀的三位年輕人,都紛紛愛上了她們……准確來說,是都愛上了那個美麗又善良的姐姐.開始,人們並不意識到這對孿生姐妹就是當年水殿殿主的兩個女兒,但隨著新水殿殿主的迫害,三家五門的家主都知道了這個秘密,他們為求自保,決定坐視不救.而三位年輕人,卻為之憤怒,決裂家門,率領著自己的支持者,與新水殿殿主干了一仗."

"這一戰打估三年,打到最後,姐姐喜歡的那個最強的年輕人,當場戰死.而剩下的兩個,也身受重傷,處于瀕死邊緣."

"也許是擔心死後產生遺憾,他們倆,先後向姐姐吐露了心底的愛意.妹妹知道後,非常傷心,三位大哥哥都愛姐姐,而沒一個喜歡自己,讓她感到無比的傷心,尤其是她最喜歡的二哥,竟然一直當自己是小妹,這是她無法接受的事實."

"為了讓妹妹快樂起來,姐姐作了第一個犧牲,她決定冒充妹妹,帶著已經戰死的老大尸首離開,讓妹妹冒充自己,嫁給妹妹所喜歡的二哥.妹妹聽了這個辦法,大哭一場,最後為了心中所愛,還是依了姐姐的話,為了追求幸福,她決定改去原來陽光活潑的性格,裝成溫柔沉靜,全力模仿姐姐.當她要嫁給二哥,那位二哥自然是欣喜若狂,而老三則絕望無比,不等傷愈,就心灰意懶地離開了."

岳陽聽了半天,覺得這戲如果讓瓊瑤阿姨寫出來,那得攢多少人的眼淚?

估計紙巾生產商人,會活活的笑死.

當然這還不是故事結局.

相反,這,只是真正悲劇的開始!

"二哥跟妹妹結婚了,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很快就有了小寶寶.但婚後的甜蜜生活,讓妹妹有點忘形,原來的性格冒頭,露出了破綻,讓二哥察覺到了異常.假如二哥默認了,繼續下去,那麼幸福將得以延續,但這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二哥,發現自己被欺騙後,大發雷霆,在妹妹的苦苦哀求下,棄家而出,去尋找真正的姐姐."明日昊的聲音漸漸低沉下去,仿佛不忍高聲講述那個已經發生了的悲劇似的.

"找到了?"岳陽又問.

"是,找到了.當年的姐姐,正在訓練老大的親弟弟,希望這個年輕人,像哥哥一樣勇猛,重振他們家族的榮光.苦苦尋覓,終于找到姐姐的二哥,發現了酷似老大的那位弟弟,還以為老大沒死,正與姐姐一起生活,一直欺騙自己,于是大怒,情緒失控,不接受任何解釋,執意攻擊,揮劍相向……最後錯手殺死了那個努力向哥哥追趕的弟弟,為了挽回老大家族里最後的血脈,姐姐用自己的命,用第二次犧牲,換回了弟弟的生命."

"老三得知這個消息,傷心得難以言喻.而新的水殿殿主,變形成老三的模樣,殺死了悔恨的二哥,又變成老大弟弟的模樣,搶走了還在繈褓中的嬰兒."

"妹妹為了挽回丈夫的生命,那怕他愛的不是自己,也心甘情願地獻祭了自己生命,讓二哥重新複活.心中讓仇恨和悔恨沖毀了理智的二哥,找到不知內情的老三,又一次拔劍相向,直到兩人打得兩敗俱傷,就快要同歸于盡的時候,冒充老大弟弟的新水殿殿主出現了,將兩人俘虜,窮盡一切手段拷問,意圖迫問出神典的秘密.而真正的弟弟,則闖進新水殿宮殿,發現了仍在繈褓中的'仇人女兒’……他最後也沒有忍心殺死那個嬰兒,而是收養下來.在養大後,在矛盾和自責下,他與這個長大的女兒相愛,繼而成親,又生下了一對孿生姐妹."

"在老二老三逃出牢獄後,已經一千年後.他們各自准備複仇計劃,老三隱姓埋名多年,奮發練功,准備找新水殿殿主決戰.而讓仇恨怒火遮住心智的二哥,他不知道自己受到了蒙騙,找到了'殺死自己’的老大弟弟,找到這個'搶走’女兒的仇人.最悲劇的是,他沒有分清妻子和女兒的不同,還以為妻子背叛了自己,全力一擊,將女兒和仇敵,一同擊殺在劍下."

"新水殿殿主奸計得逞,非常得意,他將那對孿生姐妹重新劫回,囚禁為奴,一心在兩女身上探尋到神典的秘密.他的兒子,卻完全不認同父親的做法,不僅私自釋放了兩女,最後還娶了他心愛的妹妹.憤怒的新水殿殿主擊殺了兒子,那個妹妹帶著兒子逃出生天,最後,新水殿殿主的孫子成長為一個域皇,名為複仇域皇,憤怒地向爺爺宣戰,也向當年造成整個悲劇的二哥'憤怒域皇’開戰."

"另一邊,逃出生天的姐姐,被老域皇的兒子救下,她自遺傳的印記中,找到神典,找到了先祖記錄所提及的神典,並在神典中,獲得了一個破缺的神格.此後,以半神姿態,重新返回到天華域的她,實力非常強大,無人能及,善良的她,就像當年默默犧牲的先祖奶奶一樣溫柔,她決定化解這個仇怨,讓仇恨終結."

"然而,她想徹底融合殘缺神格的時候,讓暗中算計已久的丈夫,就是那個老域皇的兒子偷襲,隕落,一身能量大半被丈夫奪去.她的丈夫,一躍成為天華域域皇級的強者,號稱'神光域皇’."

"複仇域皇和憤怒域皇,不顧一切,要殺了神光域皇,要殺了新水殿殿主,而他們本身,也有永遠不可以愈合的傷創和永遠不可原諒的仇恨……天華域開初,還是複仇域皇和憤怒域皇個人的開戰,後來,因為神光域皇的橫空出世,天華域徹底成了混戰死地,三千年來,這種戰斗,因為永遠不能原諒的仇恨,從來就沒有平息過.再後來發展出來的種種,估計你也聽說過一些,我就不說了."

明日昊說完,長長地吐了一口氣,似乎要把心底積蓄的郁悶一吐而光似的.

岳陽沉默了許久.

忽然道:"不對,就算是神典的消息得到證實,但還有一個重要的人,最後怎麼沒有出場?那個老三?他不是奮發練功嗎?不是要跟新水殿殿主決戰嗎?怎麼不見動靜?"

明日昊也沉默了好久,才歎息一聲:"因為,他後來被封印在獄皇神殿里,足足六千年不出."

岳陽愕然.

嘴巴張開得能塞進一個拳頭,半晌才拍腿大笑:"我靠,原來那個苦逼得從頭到尾什麼都沒有得到的老三,就是你啊?"

明日昊大怒,差點沒有揚手一記耳光扇死這個沒同情心的家伙.

苦逼那是自己願意的嗎?

那是命運的捉弄!

岳陽同學越想越好笑,越笑越大聲,眼淚四濺.

直到明日昊怒得一酒杯砸扔在他的頭上,才勉強止住笑意,極力壓抑,佯裝同情地安慰道:"算啦,兩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女人多得是,沒了再找就是.年輕人嘛,在初戀時,二逼了一點是很正常的,只要不會二逼一輩子就行了,重新找個妞吧!"

明日昊的怒氣值最少飚到一百萬,有你這麼安慰人的嗎?

末了,岳陽又極力忍笑道:"老昊,我很理解當初為啥沒人看上你,你看看你,長成這傻笨憨大的樣子,有女人喜歡你才怪……"

明日昊再也壓不住火氣,忍屎忍尿也不忍你小子了!

揪住岳陽的衣領,將這小子直接吊到十米的高空,用牛眼睛瞪住他:"你想死是不是?"

岳陽趕緊搖頭,失戀的人本來就不好惹,何況一個失戀了幾千年的苦逼大叔,那更加不好惹,誰知道這個苦逼大叔會不會讓自己刺激過度,當場大哭一場,要是那樣,那就太可怕了……岳陽同學一想到這里,當場打了個冷戰,趕緊陪出笑臉:"老昊,失戀了不要緊,失戀像什麼?歌都有唱,失戀是感冒,吃點幸福傷風素就好了,咳咳咳,忘了,這里沒幸福傷風素……這樣吧,我給你介紹一位,我有幾個豬人朋友,據說她們有位公主殿下,長得膘肥體壯,性格豪邁又勇猛無雙,雖然飯量大了點,但脾氣很好,從不挑食,做女朋友真是一流!最重要的是,那位公主殿下的身材跟你非常的匹配,簡直是天作之合!"

明日昊額頭上的青筋暴跳,啪啪作響.

他黑著臉.

在牙縫里擠出憤怒:"你小子到底說夠了沒有?"

就在明日昊這苦逼大叔准備動手拆掉岳陽這個討厭小子的排骨時,忽然,外面傳來一陣喧嘩,那聲音就像颶風過境那般,在城內傳開去.

"自由女王被抓住了,真的?不會吧?"

"真的,據說足足出動了六位領主和十二位天階,才成功圍捕的."

"不可能,一定是有叛徒出賣,否則,再多人也不可能抓到自由女王,該死的叛徒,我要殺了他!"

聽見這個自由女王的名字.

明日昊臉上的憤怒,忽然一下消退.

岳陽趁機掙脫,看了看這苦逼大叔的表情,又飛湊到窗外看看,發現那些饑民和貧困傭兵全部驚慌失措一臉絕望的模樣,而那些富人和衛兵,則歡聲雷動欣喜若狂,形成了兩種截然相反的表情.不過,對立不對,仍然一是天堂,一是地獄.

他帶點試探地問:"苦逼大叔,這個自由女王,是那個,咳,是你初戀的後人?"

明日昊狠狠地給他一拳,把岳陽直接打趴下:"不要再叫我苦逼大叔,該死,我不應該把真相說出來的,你小子根本就不是保守秘密的人!"

更新遲了,向等更的書友致以深深歉意.

遲更的原因不說了,免得說又找借口,明天多更一章,表示偶道歉的誠意吧!RO!~!

上篇: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厚臉皮也是絕技?】     下篇:正文 第九百三十三章:【你個壞蛋,最討厭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