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四十四章:【不速之客,不請自來】  
   
正文 第九百四十四章:【不速之客,不請自來】

第九百四十四章:不速之客,不請自來

岳陽新研究出來的'經脈爆破’修煉秘術,對于明日昊,天誅,龍皇等等這種超級高手來說,作用不大.

他們沒有岳陽那樣的幻影生命守護戰獸,可以轉換成一種特殊的攻擊戰技.

而且,他們的戰法,也決定了他們的作戰方式.

無論是超強的明日昊.

還是正在飛速提升的天誅,龍皇.他們都是以絕對的實力直接擊潰敵人,很少像岳陽那樣偷襲,或者利用特殊作用的能力,來削弱對方,進行多面的攻擊.更加擅長正統作戰的他們,從來都是以力破巧,以強擊弱,很少像岳陽那樣以巧破力,以弱勝強……他們也很少向那種難以力敵的敵人發出越級的挑戰,而岳陽則相反,幾乎每一場大戰,岳陽都少不了與越級強敵殊死搏斗,血拼到底的向上挑戰.

"好東西,這個秘術出來太及時了."然而,不僅是酷斃的天誅,還是威儀四方的龍皇,甚至明日昊,都對這個'經脈爆破’贊不絕口.

這種特殊的修煉秘術的出現,那麼意味著東方妖族,天魔殿眾等等沖擊天階的通天塔武者,有了突破的最大助力.因為天誅,龍皇,冥皇等超強者,經常到天界來曆練,他們帶回的天階戰獸,寶物,魔晶,礦石和藥草等等會讓親人朋友屬下族民受惠.

比如天魔殿眾.

繼天譴突破天階後,天劫和天罪等人也無限接近天階實力.

雖說他們的真正目標是先天至尊之境,但天階,可是他們邁向先天至尊的第一步.

天劫,天罪和天怒等人,擁有一個天階戰獸很容易,實力達到天階也不難,但如何在天階之境上突破,繼續大踏步前進,那就難了.

許多通天塔武者,的確擁有了天階實力,但終生無望達到先天至尊.

這樣的人.

于天界,更是多不勝數!

在天階武者與先天至尊兩者之間,其實有五層難以逾越的鴻溝.

假如不突破掉這些鴻溝的話,那麼天階武者,將終生在天階的層面上徘徊,可憐巴巴地仰視著先天至尊,由天階一級,到天階五級,卡掉了絕大多數的天階武者.這五層,將耗盡天階武者的一生時間,也難以突破.然而現在,有了這個經脈爆破修煉秘術,最少前面天階一級到天階三級,已經不再是重大障礙.

"小子,我老昊也欠你一個人情."明日昊默記下這種修煉秘法後,帶點感jī地向岳陽點點頭.

有了這個'經脈爆破’秘術.

相信他要重新恢複家族昔日的輝煌,也會大大縮短時間.

比起通天塔,天界的天階武者卡死在前三層上停滯不前的,占去所有天階武者的九成五,那才叫真的可憐!

岳陽研究這個東西,雖說也有自用的好處,但主要,還是給天誅的天魔殿眾,龍皇的東方妖族,還有龍騰大陸的年輕一代使用.有了它,雪貪狼,天羅王子,葉空,海胖子他們就不用苦苦地看著那遙不可及的先天至尊之境歎息了.有了這個經脈爆破秘術,他們可以先提升到天階五級,再在生死門參悟出不動意志,再結合起來,最後突破先天至尊.

等岳陽帶著這本小冊子回到通天塔.

聞訊而來的南宮老人,老狐狸,君無憂和岳海老人,都震驚了.

即便是最冷靜的南宮老人,在記錄此事時,也禁不住在記事本上灑下一滴熱淚……他完全可以明白,這本經脈爆破的出現,對通天塔武者意味著什麼.

一道登天的梯子!

這不僅是天階強者的突破秘術,就連先天武者,甚至先天以下的修煉者,都可以修習的.

在此之前,並非沒有通天塔的強者創造過優秀的修煉秘術,但他們創造出來的秘術,都只是適合他們自己體質修煉或者極少數相同體質修煉的.像經脈爆破這樣,幾乎任何種族都可以修煉,完全沒有限制,那怕一些特殊體質無法修煉全部,也可以修煉局部提升的無限秘術,還真是史無前例的第一本!

最讓南宮老人感動的是,岳陽還根據人類,金精靈,東方妖族,龍族,海族,獸族,魔族,幽冥族等等種的不同特se,開拓出類同又不同的修煉方法.

可以說,這不僅是一套修煉,而是一個體系范圍的修煉.

放在通天塔任何地方,都有不同程度的實用.

這,不僅僅是通天塔武者的崛起,而是給通天塔武者們插上一雙強有力的翅膀,助大家實現騰飛!

戰獸手鐲和經脈爆破這兩者的誕生,將徹底讓原來沉淪的通天塔脫離苦難又羸弱的深淵,假以時日,通天塔必定重返天界,通天塔武者也必站在天界之巔!

"三兒,你這次做得很好,四娘很開心,不過,你還要與敵周旋,時間緊迫,我就不留你了!"岳陽抽空回去看了四娘和小丫頭,甚至,還特意去看求見陛下.陛下心里其實也tǐng高興的,但沒有同意岳陽的求見,只是派近shi女官出來,回了一句話.

"這個秘術,的確是個驚喜,但你別忘了做正事!"

說到正事.

自然是參加止風國主愛妾珠光美人的生日壽宴,要知道,通天塔的各種,還有明日昊,都等著岳陽回來,大鬧一場.

能夠一日之內來回通天塔與天界,還有空暇參加生日壽宴的,也只有岳陽了.

等他告別四娘,回到綠柳城,已經是下午.

前來接人的葉大管事和金班頭,就像熱鍋上的螞蟻.

旅館的院子都差點讓他們給踩平了,可是岳陽不出現,他們也沒辦法.像明日昊,天誅,龍皇,冥皇他們一個也見不著,個個都回去參悟經脈爆破秘術,看如何更加適用于自己的麾下和族人.重冠他們打個哈哈,表示泰坦少爺正在午休,不敢打擾.

"生日壽宴不是還早嗎?少爺昨天睡得很晚,正好午休補回來,我可不敢打擾."重冠當然知道岳陽是回通天塔去了,但這怎麼可能說實話.

"哎呀我個奶奶哩!"金班頭一聽重冠例牌的回答就感到牙疼.

"壽宴,的確還沒有開始.但泰坦少爺是最重要的貴賓,如何敢怠慢,要是請不來泰坦少爺,我和金班頭這腦袋也不能要了."葉大管事現在擔心的不是時間,而是這位泰坦少爺發了脾氣.

"少爺肯定會參加的……哎,正好,少爺起來了."重冠看見岳陽在房間里打開窗房,立即大叫起來.

"我個大少爺,您可算是起來了!"金班頭差點沒有哭出來.

"好,好,這就好!"葉大管事心里也放下一塊大石.

只要泰坦少爺沒有發脾氣就行.

他愛睡多久都沒有關系.

本來他們是不敢前來催促的,只是止風國主急了.

因為神血賀禮,也不知是哪個探子的消息,走漏了風聲,竟然有三位附近的國主,不請自來.原來對什麼愛妾壽宴嗤之以鼻的三位國主,竟然聯袂而來,還假惺惺地送上重禮.

別說止風國主了,就算是一個瞎子一個傻子,也知道這三個家伙的來意不善.

但身為主人的止風國主又能如何呢?

拒客?

顯然那是不可能的!

他唯一的辦法,就是盡快請到泰坦少爺,讓那三位國主的注意力轉移到這位富可敵國的泰坦少爺身上.最好三位家伙見獵心喜,出手謀算泰坦少爺,到時讓泰坦少爺震怒,一舉抹去他們三個家伙……至于那滴神血,止風國主發誓,就算是神光域皇前來,也是不可能讓出去的.

"少爺,是這樣,有三位國主,不懷好意前來,估計是盯上了少爺您的寶物.神血為賀,說不定會讓一些屑小之徒眼紅,鋌而走險,少爺不可不防啊!"葉大管事表示,自己代表止風國主而來,給岳陽提個醒.

"真是狗膽,他們敢?"岳陽同學當然佯裝憤怒.

"雖然少爺出身神聖高貴,但世間總有貪婪的狂徒."葉大管事暗喜,拼命火上加油.

"本少爺倒要看看,誰敢打我寶物的主意!"岳陽就像個叛逆的年輕人那樣,一聽有人不懷好意而來,非但沒有規避,反而決定更高格調地出現,直接來個反擊.葉大管事喜出望外,止風國主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要是不把這位少爺的火氣挑起來,說不定那三個家伙還會暗中拉攏呢!這火頭挑了起來,泰坦少爺對三位國主有了惡感,那麼對方再做什麼,泰坦少爺都會防一手!

原本准備'低調’參加生日壽宴的岳陽同學,向葉大管事和金班頭表示,決定高調出席,震懾屑小.

葉大管事和金班頭一通馬屁拍上去.

又將之前止風國主贈送的千星戒,吞龍珠,恭恭敬敬地奉上:"少爺,國主昨日薄禮,實在不成敬意,但卻是一片真心,昨天少爺走得急,沒有來得及收下,今天,無論如何,都請收下.國主說了,要是少爺不收,無能的老奴和金班頭都不用回去了."

岳陽同學佯裝不在乎地點點頭:"既然是國主的心意,那就收下吧,但我得用什麼回禮呢?"

葉大管事趕緊阻止,要是等這位少爺挑選好禮物,那就天黑了.

還是到了國主府的壽宴主席,到時再挑吧.

相信國主也會願意看見那一種任何人都沒有的絕世榮耀……

"泰坦少爺到!"金班頭用盡生平最快的速度,跑回國主府彙報,其實這活有親衛隨行們搶著干,但他決定了還是自己來,要知道,這也是一種榮譽啊!

"快請!"止風國主正陪著三位不請自來的'敵友’聊天,心中正煩,一聽立即跳起來.

"止風兄,有尊貴客人臨門,何不給我們介紹一二?"那三位家伙相互對視,立即齊齊站起來,開口要求同去迎接.看他們的樣子,就算是止風國主阻止,他們也會強行去的,止風國主心中直罵娘,但表面還是lu出主人應有的風度,微笑示意一同前往.

遠遠,看見一行人.

如眾星拱月般,陪伴著一位英武仿如神明似的年輕人,自遠而來.

在這位年輕人的身邊兩側,各有兩獸,一只黑不溜鰍的似是犬類寵獸,實力似強似弱,難以分辨,懶洋洋地陪伴在主人左右,嘴里正慢嚼著骨頭,一路滴淌著口水.

三位國主的目光,自它的身上一掃而過,寵獸,完全忽略!

然而在寵物的另一邊,那個相貌極其凶惡殺氣森森的洪荒怪獸,卻讓他們三人看得眼角抽搐.

天,那個怪獸竟然是地神兵!

估計天上界也很少這樣的地神兵吧……老實說,還從來沒有見過地神兵能夠強大和通靈到這種地步,這位泰坦少爺,究竟是什麼身份呢?即使是天上界,普通家族的子弟,豈能擁有如此通靈的地神兵?消息果然沒錯,擁有地神兵的泰坦少爺,擁有神血毫無疑問!

止風這家伙,絕對是走狗屎運了,竟然迎來了這樣的貴客!

三位不請自來的國主相互對視了一眼,皆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種心悸的震驚!

"看,那個家伙……"

其中有位國主冷哼一聲,引得另外兩人貪婪的目光自饕餮的身上移開,轉投向隱隱站在岳陽身後的天誅.兩人的臉se,立即大變.

他們同時想到了絕密消息所提到的那個男子,天誅.

假如沒有這個天誅在,就算有地神兵保護,他們也敢強奪試試.要知道,有了神血,就有一切,哪怕付出一個國度的犧牲,也是要得到神血的.國主可以不做,但神血不奪,卻時不再來空悔恨!然而,有了這個天誅在,想奪神血,恐怕不太可能!更加有命的是,在這個天誅的身邊,還有兩個隱隱不現的男子,實力僅稍遜一籌,但要想擊敗他們,劫持那位泰坦少爺,只怕會難以登天!

止風國主將三人表情,看在眼里.

心中暗暗冷笑.

一個天階上界的名門子弟,又豈是三個國主級別的武者可以打主意的?

就算是域皇前來,多半也只會掃興而歸……

正准備率眾上前迎接,忽然,東方的天空和西方的天際,同時閃現出一道金光,有兩位實力超強的天階,幾乎不會先後,同時劃破長空,直射綠柳城的國主府,就在止風國主與岳陽相會的刹那,同時趕到.

一看這兩人,就連原來表面鎮定自若的止風國主,也臉se大變,失控驚呼起來:"啊,竟然是……"

今天只有一更,明天兩更!

有事,耽誤了碼字,向等更的書友們說聲抱歉,明天盡量早!RO@.

上篇:正文 第九百四十三章:【你小子敢再變態一點嗎?】     下篇:正文 第九百四十五章:【厚顏對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