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二章:【你怎麼不去搶?】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二章:【你怎麼不去搶?】

"駛向止風沼澤的豪華飛艇上,當岳陽自房間里老出來.

環視整今後廳,只有〖自〗由女王一個.

一同前往的天階們,不是像天誅那樣修煉,就是聚在前面的廳堂里舉行酒會.樂韻,悠悠傳來,笑聲掌聲陣陣響起,讓岳陽聽得tǐng暈的,這哪像是去解除詛咒?倒是前去參加喜宴!

"你看起來完全不同了."〖自〗由女王一直在靜思,在岳陽出來後,她忽然轉過來"看,了岳陽一眼,驚歎道.

"哪里不同?",岳陽一陣好笑,就你的眼睛,能看見什麼啊?

"表面當然看不出來,甚至心里的感應也很模糊,估計你天生就有一種非常奇妙的掩飾自我的天賦能力.但你的靈hun,卻有掩飾不住光輝,簡直輝煌萬丈,我以前曾經接觸過一些實力非常接近神明的強者,但他們的靈hun光輝要跟你比起來,就像是螢火與皓月的差距……看來,你找對了一條真正通過神境的道路."〖自〗由女王的話,讓岳陽暗中驚訝,能夠看破偽裝天賦直接觀察到真相的,在自己整個成長過程中,都沒有遇見幾個.

"這,還要感謝你的啟迪."岳陽微微向這位〖自〗由女王致禮,真心實意地.

"並非是我的啟迪,那是你在成長過程中,一種無限積累後的爆發,在不斷的探索中,最終噴薄出來的一種頓悟,這是一種必然,而不是因為我的出現和言語."〖自〗由女王臉上lu出了微笑.

"無論如何,還是因為你說話的契機."岳陽看〖自〗由女王不願居功,也不多提,轉問:"能說說你嗎?""我?",〖自〗由女王對這個話題似乎感到一絲錯愕.

"你從來沒有想過你自己嗎?"岳陽奇了.

"想過,我也常常思考,自己以後要做些什麼又或者,那樣做有什麼意義.跟你一樣,我也在探索著生命的意義,努力地體會著更高的境界.比如剛才,我還在思考著一個問題."〖自〗由女王點頭第一次跟岳陽這個,陌生人,談起自己.

"剛才你在想什麼呢?"岳陽又問.

"我在想,到底怎麼樣做,才是最好的.是堅持自己原來的信念,還是像你一樣,在更高的境界,靜靜地看著周圍的人群,看著他們像螞蟻一樣匆匆,卻不加一搏的干擾.",〖自〗由女王這樣回答.

"哈這樣不加一指的行為難道不是冷漠無情嗎?",岳陽笑了.

"對于一個低境界只有自sī俗念的生命來說,見死不救,的確是一種無情,是一種自sī和唯我的冷漠.可是站在更高更遠的境界,看問題就會有點不一樣,那也不是自sī的人可以領會的.就像一個普通的人,去干擾一群螞蟻的生活,給它們食物給它們保護,但是,螞蟻還是螞蟻,沒有獲得真正本質的改變,假如螞蟻是痛苦的給它們食物和保護,只不過是讓它們的痛苦進行延續罷了,並沒有真正地讓它們得到真正的快樂和解脫……,生命對于整個世界來說是非常微不足道的,所有生命的存在,都是世界一種意志的體現.一今生命,用能力去影響另一今生命,也許這也是世界意志的一種體現,也許,這剛好錯誤的執行無法跳出世界意志,永遠無法洞悉那種真相.所以無論做什麼,都可能是錯的而且,做得越多,可能就錯得越厲害.這就是我正在思考出來的一個問題,我發現,那些能力越大的生命,就越是不理會低層的生命,為什麼遠古大神不解脫所有卑微生命的苦難呢?為什麼遠古大神不賜予弱小生命強大的力量呢?假如遠古大神要做,那麼他們只要定下一個法則,就可以做到,可是他們都沒有這樣做……"〖自〗由女王的話,又一次讓岳陽這個穿越男感到震驚.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要為他人無條件付出呢?",岳陽最想弄清楚這個問題.

"因為我不是遠古大神啊,我沒有站在更高更遠的境界去看問題,當感應到周圍人的痛苦,心里,忍不住就會觸動,我沒有不移的意志,在很低境界上的心,很容易受到別人的感染,看見周圍人是那麼的不幸,看見他們是那麼的渴望幫忙,就忍不住出手相助……有時候我也知道,自己這樣是做錯了,但是沒有辦法,我還是在內心的驅動下,去做一些那怕是錯誤的事."〖自〗由女王如此解釋.

"明知是錯也要做嗎?也許你沒有先天至尊的不移意志,但你有一種別人沒有的善良,一種在明白真相仍然願意救助苦難的憐憫.我不知該怎麼說,也許,你這樣做,就是世界意志的一種體現吧,這個世界,需要各種各樣的存在,有像我這樣冷漠存在的,也有像你這樣善良存在的."岳陽沉吟了好久,才肯定地回答.

"是嗎?聽見你安慰我,我心里,感到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暖.",〖自〗由女王笑了,她的臉上,綻放出自心底迸發出來的美麗光華.

"你有想過死亡嗎?",岳陽微微猶豫,最後還是同了出來.

"這個問題,其實我曾經想過.雖然只要神力不盡,我就不會死亡,但你也知道,像我這樣子下去,總有一天,生命會走到盡頭的.

對于死亡,我不恐懼,事實上我活著比死亡還要痛苦,也許,死亡對于我來說,是一種難得的解脫吧!",〖自〗由女王反問:"你想過死亡嗎?",

"沒有.我害怕死亡,盡量不去想,而且,只要能活著一天,我就會堅持芶活下去,哈哈!",岳陽大笑.

"你一打哈哈,說的話就不會是真心話.",〖自〗由女王似乎很容易看穿岳陽的內心.

"咳,我是俗人啊,害怕死亡是很正常的事…………"岳陽有點尷尬,讓人看破內心的確是tǐng汗的,換成另外一個人,岳陽同學說不定一上弦月就把對方給劈了,可是這位從來都是敝開心扉說話的〖自〗由女王實在砍不出手.

"也許在你最初的時候你會害怕所有生命都恐懼的死亡,但是今天擁有不移意志和不滅神力的你,應該好久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了.我看不透你身上的真相,但是隱隱能感覺到,你是超脫整個世界意志的存在在未來,你可能會創造出屬于你自己的世界吧……像你這樣的存在,又怎麼會害怕死亡呢?你只是在憐憫我的生命,因為我的出現觸動了你原來緊閉的內心,是這樣嗎?就算你表面否認,我的心里,還是會很高興的,畢竟竟然也有一個人關心我!",〖自〗由女王以玉臂帶著懸浮的身軀,向岳陽微微施了一禮.

"一定要這樣下去嗎?"岳陽決定問最後的一個問題.

"我不知道,但是,像我這樣的人,如果不這樣做,又能做些什麼呢?你有清晰的目標,但是我,說出來也不怕你見笑我沒有自己的人生目標,如果不做點什麼,感覺似乎很mi茫的樣子.",〖自〗由女王頭一次lu出了像小女兒般的jiāo憨姿態,這不像是一個〖自〗由女王,倒是像一個糊塗的天然呆少女.

"明白了回見.",岳陽臉上也lu出了笑容,這今天然呆的表情實在太可愛了,他強忍住在她臉頰輕扭一下的沖動揮揮手,大步向前廳而去.

"真是一個奇怪的人……xing格很別扭,不過,是個值得信賴的人.",

〖自〗由女王輕撫下自己的左邊臉頰.

她的模樣,仿佛已經讓岳陽伸手輕扭了一下似的.

岳陽到了前廳,探首看看,發現明日昊那個家伙不在于是感應一下,發現這個家伙死賴在一個房間里睡大覺不由怒由心生,一腳踹開他的房門.

明日昊睜開眼睛哭笑不得地看著岳陽同學,不知道自己啥時候招惹了這小子.

尤其是岳陽瞪住他,更是頗覺心虛:"無論發生了什麼事,相信都與我無關,我只是在睡覺!"岳陽冷哼一聲:"珠光美人是你們家的逃奴就不用說了,你那畏縮不前的模樣,就是瞎子都看得到,現在,我只想知道,她與你是什麼關系?不要告訴我,普通的一個逃奴,身上會有准神器的祈願珠,不要拿哄小孩子的那一套說辭,如果是普通的主仆關系,你會拋下一切,萬里迢迢里跑來這里追捕?而且,看見了又不直接抓捕,你遮遮掩掩,掩耳盜鈴地想干嘛?",

明日昊大汗:"我就不能為了神典而來?順便抓捕逃奴?",

岳陽給他兩個凸凸,極度鄙視道:"你覺得智力正常的人會相信你的解釋?好歹我的智力也是你的雙倍以上好不好!",

明日昊生氣己智力方面算你高點也罷,你還想雙倍以上?

靠,你是tǐng聰明的,但誰也不是笨蛋,你小子要不得瑟就會死啊?

他正想回罵,但岳陽同學拋出一句:"不正面回答問題,那本少爺帶隊回通天塔去,剛好忘了有件很重要的事還沒有辦,這個爛攤子你慢慢收拾."明日昊能拿他怎麼樣?面對這樣的無恥家伙,只好認栽了:"算了狠,說就說,其實珠光美人,是妹妹身邊的重要shi從之一,當年大戰獄皇,就是她負責回去要求援軍的,但援軍一直沒來,獄皇讓莫名其妙出現的強者偷襲後身受重傷,在接下來的一戰,用三神器把我們都封閉在獄皇神殿了.你說,我能不追回珠光這個可能與〖中〗央神殿有勾結的逃奴嗎?",

岳陽同學拍手:"好,好,好爛借.\\2讓我猜猜如何?我懷疑當年的珠光美人就是你的小情人之類,要不你會派一個不信任的shi女回去請求援軍?除了父母兒女的血緣關系之外,就數jiān夫yinfu的關系最鐵,你根本沒必要再狡辯,我不是瞎子,更不是傻子.珠光是你的小情人,我可以不管,但是,她額頭上的准神器祈願珠我要了,啊,你就當這是明月光嫁給我的嫁妝之一吧!",

"你怎麼不去搶?"明日昊氣得差點吐血,一輩子沒見過這種人,這小子這麼無恥,怎麼不受天譴呢?

…………,

這是補回昨天的一更,停電,手機也沒電了,想讓書友幫忙請假都不行.

晚上最少還有一更,盡量碼吧!

最後,謝謝所有投票支持霞飛的書友,霞飛排在起點作者年度第九,獲票一萬多,估計有位書友一個人就投了幾千票甚至更多,同是這位書友支持的另外幾個作者,也都在榜上,在此,霞飛非常感謝這位默默無聲在背後支持甚至不願透lu姓名的書友……當然,也感謝所有投票支持過霞飛的書友,每一票,都是你們的真心支持,霞飛同樣感jī.@.

上篇:正文 第九百五十一章:【最純淨的水,最完美的火】     下篇: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突襲,恐怖的超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