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中心島,甯靜海,仲裁者】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中心島,甯靜海,仲裁者】

止風沼澤,中心島.

中心島,不是普通的一個小島,它的體積非常巨大,估計最少也有一百個綠址城那麼大.

島上,並沒有花草樹木,放眼看去,所眺之處,皆滿目瘩瘓.這是個合人mi感的廢噓,以前應該有非常先進的文明存在,許多頹壁殘垣,還偶爾顯lu出文明的痕跡.而且,這種沾逝的文明,似乎還非常的先進,最少在天界符文圖陣和能量拈制方面,遠遠趣出當會下界各城的水平.

待一行人踏足上面後,憑高而望,才會發現島中心原來是一片'海’.

那是個不算大而且板度平靜的'海洋’.

普通的天階,看見這個誨,還不覺得太驚詫.

但是偽裝成護衛識在團隊中的岳陽同學,卻暗中震憾……這種平靜到板點的海,全文字)他從來沒有見過,但這種平靜,岳陽一點兒也不陌生.有一種存在是跟這個誨相似的.

那就是地癸yīn火.

只有稍微打破能量平衡,就會爆發出干萬倍感力的地癸yīn火!地癸yīn火跟這個海非常相似,幾乎一模一樣,只是能量屑xing不同,一個是火,一個是水.到底是話的力量造就了這一切?岳陽心中浮現了這個疑問,要是自己能夠獲得這種拈制方法,那麼吸收地癸yīn火那就簡單了,以後要進入通天塔的眾神廢症,也會多出一腫保障o當然了,不僅僅是面前這個奇怪的'海’,還有整個島,岳陽都覺得有許多東西值得自己往深處槍掘.

那些埋藏養遠古時代的先進文明,只要複原了一樣.對自己來說.也是大有脾益的!

"這個海,叫做甯靜海.上面根本不能行船,不能浮木,甚至就算是掉一根羽毛下去,也會一沉到底."明日吳站在岳陽身邊,低聲地給他解釋.

"止風,再加上弱水,這里真是一個死地,"岳陽暗中警惕,敵人造擇的這個戰斗地形太有利了,"你說得沒錯,甯靜海之上,除非是有特珠能力,又或者有寶物加持,否則,就算是天階三級以下的武者掉進去,都有溺死的危險,"明日靈改用傳音木,只透lu給岳陽一個人知道:"接下來你小子可要小心些,我有些不太好的感應,最少有一個等同我那個級別的強者到來了,在那人之下,還有幾個實力非常相近的……我們目前最好的局面,是這幾個人都是敵對關系,假如不是,敵人都是一伙的話,我們腳底標油地瘤人吧,硬打肯定要吃虧!"

"敵人那麼費勁設伙一場,就算想跑,但會跑得那麼容易嗎?"岳陽給哼一聲.

他心里是認同明日吳所說的.

敵強孫退.

死斗硬碰是為不智!

但是,敵人接二連三的布局算計和強襲刺殺,惹起了岳陽的心火.

對于硬骨頭,岳陽從來都是不加回避的,因為,他一直深信,只有能啃下最硬骨頭的人,才能笑到景後.

轍退在好的方面來說,那叫戰木轉移,在壞的方面來說,那就是逃跑.雖然有時需要戰木轉移,但一直都只是戰木轉移的武者,是經不起真正考驗的.能夠在最惡劣環境中修煉戍長的武者,才是最強的!有旬話,叫做'北風造就了維京強盜’,說的,就是同樣的道理.

假如沒有殘酷的環境磨礪,沒有嘗試過挑戰板限難度,那麼再天才的武者,成長也是相當有限的.

岳陽之所以能夠做到快速成長.

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一直在批戰自己的板限.

會天,面對著一群隱匿在暗處虎視耽眈的強放,假如造擇撤退,選擇戰術轉移,那麼在未來遇到更強大的敵人呢?又該如何?難道又要再次逃跑?

岳陽表面不說出來,但他的心志非常堅決,既然敵人來了,不管是強敵還是弱敵,都一視同仁,想的不是如何撤退,不是如何回避,而是如何遇難而上,如何使用策略殲滅敵人……踏平了這一bō強敵,再遇上更加強大的敵人,也會一祥,繼續踏平!

這,就是岳陽!

這,才是岳陽!

他與明日昊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更多了一顆永遠堅定的斗心.

無論他的敵人是誰,無論敵人有多麼的強大,無論敵人是那麼的不可戰勝,最終,還是一一倒下,成了岳陽的墊腳石,成了岳陽提升的能量……

"隨便你.但我可以很直截了當地告訴你,在諸多強敵中,以我老昊目前恢複的程度,最多,只能幫你打一個,再多,你幫我收尸得了.其實你也明白,到了我這個等級的人,再牛,也絕對拉不住兩個的."明日昊的等級實力是先天至尊八級,假如有幾個敵人是他那個等級,岳陽同學的確會很頭疼.最讓岳陽感到棘手的是,這個止風沼澤的空間能量非常紊亂,就算有心回通天塔尋求援手,也不能准確傳送回原地.

這個中心島的甯靜誨,起是這祥.

那里的能量達到了板限的平衡,想離開就非常困難.

想在通天搭再次使用三界羅盤傳送回,簡直比大海拈針還要難.

再說,就算返回通天搭,等到天梯數十萬階處找到夜後和至尊兩個,那時間銀本就來不及了.

戰場上瞬息萬變,不可能花十天半月的時間等待投軍的到來……岳陽一金及此,微微歎息,看來,這次自己要單扯面對強敵了,而且還不是一個.

明日吳輕拍下岳陽的肩膀,開玩笑似的說道:"要是咱們真的打贏了這一快神典歸你,我老吳吃虧點,拿下那隕落的神軀就行."岳陽同學一聽,這個苦逼的大叔怎麼二逼起來了呢?以那等低劣得可恥的智力,竟然也敢算計自己?立即給他比兩個凸凸的中拈,回答他:"滾粗!"

止風國主咳嗽一下.

原來偽裝戍自由女王的蛤蝓族女妖,現在變戍了萬焦國主的膜祥與青銀國主和接羅國主一同站在止風國主的背後,給敵人一個潛伏的假象.

因為有其皇的能力配合,僅是表面看起來假萬焦國主,非常神似.

除非動手,否則看不出來.

天珠,龍皇也戒備起來,他們早與岳陽,明日靈亦量過計劃,是最鍺楚敵人實力的,遠比止風國主他們更加清楚.本來岳陽不想天珠他們參戰,因為,這一戰板可能有生命危險,不管折隕了那個,對于通天塔來說都是一個打擊.

但是天珠和無皇等人執意同行,堅持戰斗到底.

除了曆瓊捉開自我,還有對岳陽暗中相護的意思,畢竟岳陽這小子才是通天搭強起的最大支柱.

拉了哪個都沒事但這小子是萬萬不能有絲毫意外的……也許戰斗中,幫不了他太多,但在危急中能夠有一個人站出來,扯牲自我,替他贏取一抄鍾的時間,那麼擁有三界羅盤的岳陽,就能獲得生機.

甯靜海.

在那恐怖的平靜水面上,懸浮地'站’著一個奇怪的人.

這個人身材很高四肢細長,頭頂的長發梳戍兩只巨大的彎角,發尾用奇特帶城毛珠的帽套紮好,一左一古的城毛瓊分別是黑se和白se.給似此人臉上的面具,同樣是黑白分明的面具一莊一方,各同半邊嘲笑和肩苦的怪臉,合在一起,有靜說不出的詭異.

身後被著血紅的斗蓬,而銀se緊身連體衣的最下面,穿著一對高簡的尖頭靴子.

讓一眾天階強者看得瞳孔微微收縮的是,此人手中拿著的巨大鐮刀.

那是把比主人身體還在大三倍以上的烏黑魔鐐.

此魔祭不動,也有割裂天空之勢.

"准神器."天誅給給地吐出了三個宇,這個敵人對他來說,帶來的壓抑感,實在太強,不得不開口說恬來釋放心中的壓力.

"這家伙就交給你了."岳陽秘密給天珠傳音,其實他也知道,以天誅目前的實力,單機這個強敵,其實非常勉強,岳陽這祥說,更多是一種超乎板限的安排和鼓勵.天誅當然明白岳陽的意目,他緊緊握拳,緩緩點頭,說了句:"好!"

"最少擁有先天至尊六級的實力,說不定是先天至尊七級,再加上手中那一把唯種呆……"明日靈暗中碰了下岳陽,這祥的敵人,安排天誅單機,簡直就是送死.

"他可以的!"岳陽並沒有改變主意.

"……"明日吳的聲音雖輕,但天珠聽見了.

他的身體微糙一震,在岳陽回報他可以的之後,又用力地握住拳頭,板力壓抑著自己身上沸騰的錢意.

與幾乎夫拈的天誅不同,站在甯靜海面懸浮而立的那個持嫉怪人,顯然風輕云淡,身上氣息,不驚一塵,以那種俯視茶生的目光,掃了止風國主等天階一眼,然後淡漠地開口:"幾位國主,本人是這次的仲我者,你們之間的恩怨,可以通過約定的方式解決,本人不會偏袒任何一方,直到你們的恩怨完全解決為止.

在整個過程中,你們任何人有任何異議,都可以捉出,只要符合條件,本人都得用最公正的方式進行引導."

觀在,就連瞎子都可以看得出,這位仲截者來到何方.

中央神殿!

除了那個地方,不會再有任何一個仲我者,有那麼高做和給漠.

除了中央神殿那里,世間也不會再有任何一個仲我者,有這麼自命正義和強大!@.

上篇: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別玩太久,玩哭了怎麼辦?】     下篇: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秘密,真相,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