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最後的底牌?】  
   
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最後的底牌?】

這邊,止風國主緩步走出來,遙遙伸手,向珠光美人:"美人,如果我真得了星界石碎片,豈會不拿出來,世間千萬珍寶,在我眼中,都及不上你一顰一哭……,當初,的確得到一個寶箱,然而那是敵人的陷阱,寶箱內空無一物,我成了替罪之羊.美人啊,假如我真得了星界石,又怎會不拿出來,與你分享呢!"

"陛下……"珠光美人哭成了淚人.

原來忠心耿耿的護衛隊長魚潮,卻在冷笑:"我們該換一個方法,啟發下止風國主,比如把珠光夫人的左手剁下來,也許就能讓國主陛下想起星界石碎片存放的位置了."

止風國主既怒又驚,連連擺手示意不要,他非常誠懇地沖著魚潮請求道:"魚潮,我視你為兄弟,擁有的一切都與你分享,從來不曾虧欠過你分毫,那些,你難道都忘了嗎?自當年我們倆在尸山血海之中,相扶逃生,一直到今天,我從來沒有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雖然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是,我想請你,不要牽扯上珠光,她是無辜的,有什麼,你沖我來好了,請不要傷害她,她是個弱女子,根本就受不了折磨.再說,我真的沒有星界石碎片,要是我有,早就拿出來交換了,你也應該知道的,珠光她是我的命,不,她比我的命還要珍貴,我又怎麼會坐視她受苦呢!放了她,你們想要什麼,我都願意給!"

魚潮哈哈大笑.

直笑得淚huā都飛濺出來了.

他搖了搖頭,指著止風國主笑道:"真不知你是老糊塗了,還是老眼昏huā了,我根本就不是你那什麼魚潮兄弟呀!你們那種什麼可笑的兄弟情,跟我沒有任何關系,如果你想攀關系,跟你們家後院那些寵物狗說好了,因為你的好兄弟已經進了它們的肚子……"

不僅是止風國主,就連旁觀的岳陽等人,也明白過來了,原來真正的魚潮早就遇害.

面前這個囂張的狂徒,不過是一個假冒的替身.

青狼國主輕叱:"你究竟是什麼人?"

那個,魚潮,輕蔑地揮揮手:"拜托,國主的威風不要沖著我來發,你能嚇唬誰?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嗎?像你這樣的垃圾,根本不配知道我是誰!"

這句話一出,簡直把青狼國主氣得七竅生煙.【】青狼國主憤怒地咆哮起來,氣息轟地爆發,召喚出魂狼戰獸然後融為一體,極限颶升力量的他,三秒內,即將力量催發到天階五級的巔峰狀態.

當青狼國主抬起雙爪,虛空一撕,整個空間通道都有種崩潰感.

然而,就在青狼國主瘋狂沖鋒,准備撕碎那個假魚潮之際,止風國主卻不顧一切地擋在青狼國主的面前.

在對面,假魚潮很輕蔑地朝青狼國主勾著手指挑釁.

他的另一只手,握著一把鋒利地匕首.

就架在珠光美人的脖子上.

假如青狼國主沖殺過去,相信珠光美人就會血濺五步,香消玉殞……最擔心珠光美人安危的止風國主,自然不願看見悲劇發生,死死的抱住青狼國主,將他擋在假魚潮的面前.青狼國主的雙爪讓止風國主攔住,反而讓對面那邊的假魚潮捕捉到機會.

瞬間轟出兩拳,重重地擊在止風國主和弄狼國主的面門,直接將兩人轟飛出數十米外.

傷雖輕,恥辱卻大.

"哈哈哈哈哈哈,傻瓜,白癡,你們都是廢物,像你們這樣的渣滓,真是不死都浪費米飯!"假魚潮輕蔑地往空間通道的表面吐了一口痰.

"我草!"弄狼國主怒得幾乎炸肺.

"求求你,不要沖動,先等我把珠光救回來!"止風國主死死地按住快要暴走的青狼國主.

"你以為一直妥協就能夠換回你的女人嗎?止風,這是什麼局,擺明了是別人的陷阱,我們全部都掉進了這個陷阱里面,要是不全力抗爭,只有死路一條.女人算什麼?你要是有命,什麼美人沒有?如果你沒命了,那麼就算救回這個女人,那又有什麼用?清醒下吧,這個女人不應該成為你的絆腳石,假如你夠強硬,他根本不敢動她一根汗毛,你明白嗎?就是因為你這麼妥協,他才會小人得志!"青狼國主憤怒地沖著止風國主咆哮.

"噗!"

假魚潮忽然把匕首捅進珠光美人的胸膛,深入直至沒柄.

珠光美人的手微微動了一下,整個人什麼話也說不出,就軟綿綿地倒下.

止風國主呆住了.

岳陽偷偷去看明日昊,看看這家伙臉上有什麼反應.

明日昊的確有千分之一秒的神色異變,但是,他恢複得極快,等岳陽同學回頭,他早恢複原來那副死氣沉沉的樣子.

假魚潮榫舞著手中那把帶血的匕首:"止風國主,我想,你現在該想起一些東西了.假如沒有,我可以再幫你回憶一下,這次我要拿哪里開刀呢?這張完美的小臉要是害huā了,你一定會很開心吧?又或者,我把她的一條手臂剁下來,將一根一根的手指切斷,好不好?"

"不,千萬不要!"止風國主撕心裂肺地咆哮起來:"我什麼都答應你們,你們想要什麼,我全給你們,只要你們不要再傷害珠光!"

"陛下……"珠光美人小手捂著胸膛的傷口,虛弱地喚了一聲,很快口中有鮮血湧出,不止地咳嗽起來.

"星界石碎片."假魚潮的目標,就是這個.

"我真的沒有這個,真的沒有."止風國主還沒有說完,假魚潮已經一匕將珠光美人的右臂紮個對穿,止風國主踉踉蹌蹌奔向前,臉上痛心之極,不顧一切地趕過去,撲在珠光美人的身上.假魚潮揮動匕首,在他的身上紮刺出千百個血洞,止風國主仿佛沒有痛楚似的,渾若不覺,只痛心地抱起重創倒地珠光美人.

他身上的血瀑與眼淚,一同滴灑在心愛女人的身上.

自堊由女王看見了,不忍地尖叫起來:"住手"假魚潮拿出一把刺殺匕,將它牢牢地釘紮進止風國主的後心,直到止風國主擁著珠光美人一同緩緩倒地,才拍拍手,輕蔑地笑問自堊由女王:"星界石碎片,是你那?,

自堊由女王自然搖頭.

假魚潮獰笑:"不在你身上,那你開什麼口啊?你個小婊子是不是天生欠揍啊?敢管老子的事?,

他的身影一閃,出現在自堊由女王的面前,探手一抓,就扼住了自堊由女王那白天鵝般細長優美的脖子,止在他揮手准備把自堊由女王摜在地面,蓄勢以久的青狼國主攻到了.

青狼國主速度非常快.

快如閃電.

但那個假冒複仇域皇的金色男子更快,一劍刺來,如白虹貫日,刺在青狼國主的肩膀上.

樓羅國主甚至來不及救援,就讓那個假冒複仇域皇的金色男子面貼面地盯著,要不是顧忌樓羅國主身邊站著的岳陽同學,估計樓羅國主也難保不失.樓羅國主與'萬焦,國主兩個相互對視了一眼,將雙手垂下,表示放棄了爭斗,做個聰明的旁觀者.

"很好,我們需要更多的聰明人.,假魚潮轉臉看向岳陽:"大少爺,你呢?,

"我一向很聰明"岳陽同學舉手,表示自己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

"那就站到一邊去"現在是我與止風,青狼他們兩個的恩怨,不關你們的事.,假魚潮雖然很不爽岳陽同學的態度,但還是顧忌這位上界來的大少爺,畢竟人家身份和護衛實力都擺在那里,只要弄不死全部人,那麼就注定了有報複降臨,所以,他采用一種分化戰術.只要岳陽,樓羅,萬焦等天階置身事外,光憑青狼國主一個根本翻不了身,至于止風國主,有珠光美人為質,他有再強戰力也等于零!

陽一口答應下來,爽快得讓周圍的人都有點不敢置信,這位大少爺怎會這麼聽話?

但,岳陽接下來說的的話,就立即讓全體人明白.

這小子一點沒變.

還是那個很拽很囂張的上界名門大少爺!

因為,岳陽同學後面補充了一句:"如果你跪下來求我的話,那我就考慮一下.,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原來臉色黯淡的止風國主和青狼國主變成狂喜,而樓羅國主他們一眾天階是錯愕,再反應過來就是恍然大悟,誰說泰坦少爺是怕事之輩?他根本就是天生找碴的好事之人,越混亂,越麻煩,越頭疼越讓人抓狂的事,這位泰坦少爺就越喜歡干.

要讓他在這麼好緊張的局再,抽身離開,那簡直比登天還要難.

除了不肯抽身離開,他還故意挑釁.

讓整個局勢,變成更加複雜化.

也許,這就是他這位大少爺就想玩耍的刺激吧!

假魚潮氣得鼻子都歪了,你牛逼就算了,但要人跪地叩頭,這也太拽了吧?不囂張消停一會兒你會死啊?

"剛才,你有天誅等強力護衛在身邊,我就忍你一會,現在複仇域皇都快干掉你的護衛了,你還特媽的囂張個屁啊?,假魚潮忍不住爆了粗口,對于這種囂張得無上限的大少爺,想冷靜還真不容易!

"誰幫我宰了這個傻瓜,我可以賞他一個,低等下人,的資格.,岳陽同學示意重冠他們上.

"咳,少爺,我們打不過這個傻瓜"重冠還沒說完,已經讓岳陽一腳踹飛了.

"廢物啊你們,這麼弱的渣,戰斗連嘟沒有,你們竟然打不贏?,岳陽勃然大怒,拳打腳踢,打得重冠他們一個個落huā流水,落荒而逃.

"如果擺夠了少爺的威風,就過來受死吧"假魚潮決定出乎試探下這位泰坦少爺的最後底牌.

"沒辦法,本少爺只好親自出手了.,岳陽同學挽高袖子:"老虎不發威,你個傻叉還當本少爺是病貓了?喂喂喂,那邊的什麼仲裁,你是死人嗎?沒看見這個傻瓜凶神惡煞地迫害本少爺嗎?他一今天階六級的家伙打我一個准天階,還像話嗎?,

"本仲裁只負責調停,如果某方不願意調停,那與本職無關.,雙面王冷冷地回了一句.

"…,眾人暗罵,這樣調停?你丫的能再無恥一點不?

"有你這句話,本少爺就放心了.,岳陽不怒反笑,先是一拍胸膛,將小文麗召喚出來,然後躲到明日昊的背後,手指向假魚潮一指:"替我拿那個傻瓜拿下,剝下他的牙齒,還有把我那瓶神血搶回來,滿滿一瓶的神血,一滴也不能少!還有,那邊的死仲裁聽好了,我們現在也不需要調停之上,你們都上,把那群渣滓都融成水,用馬桶沖到太平洋去……,

神獸?

雙面王看了,眸內的陰冷眼神,微微一閃,這個泰坦少爺果然還有最後的底牌,而且,恐怕還不止這一張!

今天,就一更,後面不要等."【

上篇: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光神劍,風暴海】     下篇: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麾下八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