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七十四章:【永別了,親人】  
   
正文 第九百七十四章:【永別了,親人】

第九百七十四章:永別了,親人

風暴海.

雙面王發現不用自己出手,複仇域皇和憤怒域皇兩個,已經讓獅子王和金冠王打得步步後退.

憤怒域皇還好,與獅子王也能打個不分高低.憤怒域皇的退避,主要是因為獅子王的攻擊威力過于凶猛,不願硬接,而且還有沉默王在一側掠陣,心神無法百分百集中起來應戰.然而之前就接連重創的複仇域皇,情況就嚴重得多了,實力大損的他不再是金冠王的對手,久戰之下,形勢每況愈下.

複仇域皇讓金冠王步步進迫,全面壓制.

落敗,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有沉默王在,複仇域皇的生命可以說凶多吉少……全場中,唯一有可能逃生的,只有還能勉強自保的憤怒域皇,這,還得在沉默王不全力攻擊有心放他一馬的情況下.

"這些雜魚小蝦,交給你們了."雙面王吩咐一句詩人,讓麾下八將,繼續圍好止風國主等天階.

人其實明白,止風國主,青狼國主等人,早就已經是中央神殿的階下囚,就算放他們走,他們也逃不到哪里去.止風國主等人之所以還沒有自殺,就是想等一個奇跡,希望那個來自通天塔的岳陽岳泰坦能夠擊敗太陽王,勝利歸來,再擊敗沉默王,帶領大家重獲新生.

這種可能xing.

比天上掉餡餅還不可能!

就算擁有明日昊和自由女王相助,泰坦公子又豈是太陽王的對手?

即使他能在太陽王面前僥幸地逃脫生天,又豈敢停留,擊敗沉默王營救這些毫不相關的天界國主天階們?

不過,畢竟這是一個期盼,只要心中還有一絲希望,不管是多麼的渺茫也好,人們也是合不得放棄的,這是人之常情.在生死關頭,沒有辦法了,可以逞下英雄,還有希望的情況下,誰願意去死?

雙面王不想與獅子王,金冠王爭功.

複仇域皇,憤怒域皇是他們的,若插上一手,獅子和金冠兩個表面不說,心里也會很不爽.雙面王不願意爭這個功勞,也沒必要爭.

因為,在石世界或者空間通道里,還有三個通天塔的戰士,等著收拾.

他們不比三大域皇,可是功勞也不會很小.

最重要的一點,通天塔的三個戰士表面上屹立不倒,但雙面王知道,這僅僅是表象.

戰斗是這樣,如果一直有壓力,那麼拼命的人可以一再堅持,死死咬住不放,或者屹立不倒,給人一種怎麼打也打不死的恐怖錯覺.可是有一點,只要這樣的人一松懈下來,那麼就幾乎沒有可能再站起來,因為,他們的身體都嚴重透支了,精神一松,再也無力掙紮……熟知各種戰斗現象的雙面王,幾乎是什麼樣的死士都見過,他覺得自己現在去收拾那三個'打不死’的通天塔戰士最好.

他估計,現在的天誅,那個在瀕死狀態也能傲然屹立,心髒停止跳動後還不放棄,以電殛刺jī重新跳動,重新戰斗的頑強男子,現在,恐怕已經倒在地面上,奄奄一息了.

沒有了壓力,那樣的人根本就tǐng不住.

"嘿嘿嘿……"雙面王發出一陣yīn森森的怪笑,扛著烏黑魔鐮,就像蝙蝠滑過夜空,消失在空間通道入口處.

空間通道里沒有人.

沒有雙面王預料的那種力盡倒下的痕跡,難道天誅逃了?

進入石世界後,雙面王發現天誅等人正坐在石世界的星界石前調息,心中終于松了一口氣.

原來天誅和兩個同伴撐到這里才倒下……太陽王和岳泰坦他們呢?怎麼不見了?難道是……雙面王看了看半具神軀所在,已經空無一物,而底下的遠古符文圖陣,還在微微閃爍,立時明白,太陽王肯定是追岳泰坦,追進了神典空間.

果然不愧是通天塔新一代的獄皇啊!

還真是狡猾!

就連在太陽王這樣的強者手下,也能找到最後的逃生之路……

不過,太陽王追岳泰坦去了,剩下這份小功勞,就輪到了自己,擊殺三個已經重創瀕死還不得不當場調息治愈的通天塔武者,估計,也就比殺三只雞難點!

"啊嗚天之下,只有一只看門狗,才會掌握如此之多的外語,它就是灰太狼.

"真特瑪的賤狗!"雙面王發現灰太狼帶著一副欠揍的笑容,站在自己身後,還打了個飽嗝,就像在哪里飽餐了一頓似的,心情頓時特別的不爽,忍不住爆發句粗口.

"汪!"灰太狼卻笑了,笑得就像個傻瓜,滿臉是'給你賣了還幫你數錢’的傻樣.

另一邊的風暴海.

戰斗還在持續.

"憤怒域皇,你是我這輩子最仇恨和最討厭的人,我,我恨不得生食你肉,日飲你血,夜寢你皮!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與你並肩戰斗,像你這樣的垃圾,若有一點自覺,早就應該去死!"複仇域皇讓金冠王重掌偷襲擊中,拋摔出千米開外,砸起一片風暴海的浪花.他的口中鮮血,jī噴如泉,然而眼睛里的光芒,卻越來越盛,就像油燈將枯前煥發出來的最後光芒:"不過,現在到了最後時刻,為了不讓我看得惡心,你立即給我滾蛋,沒要必要再在這里垂死掙紮,我不用你這樣的人一起陪葬,滾,滾!"

"小屁孩,就憑你,還管不了我."憤怒域皇重重地哼了一聲.

老實說,憤怒域皇的表現,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大家都以為,他一出去,就會逃之夭夭.

偏偏讓人感到無比詫異的是,這個憤怒域皇,竟然出手迎戰獅子王,那怕中途有好幾次機會逃跑,也沒有那樣做.

如果說一次猶豫,是因為擔心沉默王布下的陷阱.

那麼,後來的幾次.

有更好的機會,他為什麼不趁機逃跑呢?

像憤怒域皇這樣的人,根本就不像是可以為他人犧牲的人啊……

憤怒域皇表面雖然不屑複仇域皇,但拒絕離開的心意,還是讓大家感到,這個家伙並非像傳說中那樣自sī或者無情,在某些事情上,憤怒域皇就算做錯了,估計也曾有過心靈掙紮.總而言之,現在人們覺得,憤怒域皇雖然是一手造成整個悲劇的人,但他其實並非有心那樣做.

其實憤怒域皇不是一個喪心病狂的人.

他只是偏執的xing格,造成了整個人生的不幸.

一個親手害死愛妻又殺了愛女,一個為了追求完美,結果毀掉了自己整個人生的可憐蟲.

"你自身難保!"

獅子王大吼一聲,爆發全力.

寶典懸空,能量光柱沖天,金se的獅子影像籠罩了整個天空,除了沉默王外,全部人都在這種獅王威壓下為之窒息,像金班頭和葉大管事這種連天階都不是渣渣,直接暈死過去.

比火燒云還要巨大的金se獅子云,于天空降落,遮天蔽日.

它純是元素能量組成.

由金,火和風三種元素,形成獨一無二的獅子云.

這種獅子云比真實的獅王更強,更巨大,更具神威,在千變萬化之余,又威力無窮!

讓它降臨,整個翻江倒海浪高升尺的風暴海的海面都讓獅子云壓迫得bō平如鏡了,天階三級以下,全部不由自主的壓倒地面上,就連止風國主,青狼國主等國主級的天階,也感覺喘不過氣來,差點就要彎腰屈膝來向這頭獅子云臣服.

獅子云與獅子無疑,只是巨大萬倍.

它由風,瞬間轉化成火,又再化成金獅子.

一爪,直接拍在複仇域皇的頭頂,在複仇域皇拼盡一切,以光神劍強禦下來的一瞬間,它的第二bō攻擊已經到了.

獅子云口中的烈焰,焚得風暴海面一陣滋滋作響,無數海水化成白霧.

烈焰中心的複仇域皇.

幾成焦炭.

在憤怒域皇急急過來相救時,獅子王眸內有種殘酷之se一閃而過.他擎起巨爪,傾盡摧崩山河之力,在重創的複仇域皇xiōng前,重重一擊……複仇域皇,口中jī噴出一道血箭,就像流星隕落般極速摔出……而在另一邊,獅子王的生命守護戰獸'獅子云’,已經由火轉金,金se的巨爪,等著正著,在相反方向揮出,將重創摔出的複仇域皇再度打擊.

原來直直摔出的複仇域皇,變成了翻滾式旋轉,于風暴海面就像打水花那樣,砸起一陣陣水花.

每一朵水花,都濺有複仇域皇的血水.

憤怒域皇趕到.

複仇域皇已經達到了身體極限,奄奄一息.

他的頭骨,xiōng骨和椎骨,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碎裂,一些斷骨,形成尖銳的骨刺,紮破皮膚,透xiōng破背而出.

"不,啊不!"憤怒域皇來不及救援,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他忽然痛苦地跪下來,在血染海面的複仇域皇面前,jī動地伸出手,似乎想接住複仇域皇那破碎的身體.他渾身的憤怒之血,化成了血淚,一滴滴一滴灑在風暴海面上:"不要這樣,站起來啊,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你要複仇,繼續站起來與我戰斗吧!聽見了嗎?像你這樣驕傲的年輕人,怎麼能夠在我這種老頭子的面前倒下?你也太脆弱了,連這點打擊都受不了嗎?你,你,你不是要替你的母親報仇嗎?快起來與我戰斗啊……"

在那模糊的血光中,可以看見一個滿臉痛苦的中年人,在絕望地看著複仇域皇破破碎碎的身體.

獅子王可是得勢不饒人.

一連數記重拳,轟在憤怒域皇的頭頂.

憤怒域皇也不擋,硬生生地tǐng扛住,頭頂上的鮮血,流下額頭,滑過眉毛,滴落眼瞼,又淌下臉頰,最後和淚一起,形成血淚,掉落在風暴海的海面.

"滾,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複仇域皇嘴chun蠕動了一下,虛弱地說出這句話.

聲音越來越小.

最後變得弱不可聞,顯然連說話的力量都沒有了.

憤怒域皇想伸手,想抱起複仇域皇,可是獅子王一腳踩住了憤怒域皇的手,背心處,金冠王雙掌無聲無息地印上來,暗震,憤怒域皇口鼻中鮮血如爆噴發,內腑幾乎讓金冠王的暗勁震成了碎片……沉默王在遠處,提著神光域皇,一聲不吭地看著,漠然視之,絲毫不為所動.

複仇域皇,看見憤怒域皇這樣.

盡管還是拒絕原諒這個人.

但是,不知為休,眼中卻流出了一滴淚水,滴落在海面的鮮血之上.

蛇發魔男輕輕歎息一聲:"好吧,能夠死在親人的血淚下,複仇,你也沒什麼好遺憾的了!"

獅子王擎舉雙手.

他的生命守護戰獸獅子云,化為風獅子,彌漫整個天空.

壓迫得bō平如鏡的風暴海面上,有個張開恐怖巨口的獅子映像,惡狠狠地吞噬而下,一擊,即要毀滅天地.

複仇域皇,蛇發魔男,止風國主和青狼國主等,俱合上眼睛,像這樣的致命打擊,絕對再無幸存之理,生命就剩下最後的幾秒了.

一切恩怨,一切仇恨,一切都將結束了.

永別了,朋友!

永別了我的愛人……永別了,親人!

然而,在獅子云吞噬而下的時候,憤怒域皇忽然沖了出去,將複仇域皇捧起來,托舉在雙臂間,身體周圍的血海氣息,將複仇域皇包裹起來,再撕裂空間,准備把複仇域皇投放進破碎虛空中流放……不知道重創的複仇域皇是否能在破碎虛空中生存下來,但是,憤怒域皇希望自己可以為了這個一直仇視自己的最後親人,做一點點事,那怕複仇域皇以後不會感jī.

"我以前錯了.希望你,能夠好好的活下去,活下去,那比什麼都重要!"從來不曾認錯的憤怒域皇,第一次道歉了,向可能永遠也不會原諒他的複仇域皇,這個唯一的親人,低下了頭.

"真是讓人感動的親情啊!就讓我送你們一起上路吧!"金冠王右臂忽然化成金se聖劍.

自後刺入,直透憤怒域皇的前xiōng.

手指尖,還深深地紮入複仇域皇的xiōng口,在憤怒域皇的阻止下,無法抗禦地長刺突進,直達複仇域皇的心髒!

比金冠王更快,獅子王張開口,咽喉中噴發出一道'獅子噴射風’,直接將憤怒域皇撕裂的空間,重新擊個粉碎,將複仇域皇逃生的最後希望,徹底湮滅.

嚎!

憤怒域皇悲吼起來,一個血紅se的憤怒魔神形象,轟地于他的頭頂爆發.

即將吞噬整個風暴海面的獅子云,在血紅憤怒魔神的沖擊下,也瞬間洞穿了一個巨洞,憤怒魔神悲痛地後仰著身子,頭顱上七竅噴發著血se紅光,恐怖的面容扭曲之極.一股悲憤的法則力量,在同時爆發的血海紅光挾帶之下,貫穿了整個風暴海,包括所有天階強者的心房,所有人都能清晰地感應到憤怒域皇此時的憤怒和絕望.

"啊嚎嚎嚎嚎!"

完全讓悲憤支配,喪失了理智的憤怒域皇.

回身一斬,以赤手斬斷了金冠王化成了金se聖劍的右臂……

血光,jī濺.

憤怒域皇口中爆發的悲鳴聲,響徹蒼穹,久久不絕,風暴海面,不知何時,變成了憤怒之血,同時噴發!毀滅,無論敵我,世界萬物,一切一切,玉石俱焚!RO@.

上篇:正文 第九百七十三章:【笨狗】     下篇:正文 第九百七十五章:【不好意思,我還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