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五章:【不好意思,我還沒死】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五章:【不好意思,我還沒死】

血海噴發,毀天滅地.~~~~

天空的獅子云,讓無窮無盡的血se能量穿堊透,煙消云散,化成一道金光,消失在血海之.若非是生命守護戰獸,永遠也不會真正死亡,它根本不可能在這種毀滅xing的血海能量存活下來.

風暴海面也颶起了萬丈驚濤,駭lang千重.

澎湃翻騰.

久久也無法平靜.

于沉默王身邊,全然無損地聚集著麾下八將.在沉默王的'虔誠者,生命守護戰獸,信仰天賦和祈禱領域三層庇護下,詩人,長須,胖子,侏儒,傻瓜,蠻漢和倒吊男等人皆無驚無險地渡過了憤怒域皇以生命為代價的'血海爆發,.

"呸"倒吊男嚇了一跳,不過發現有沉默王保護,自身安然無恙後,當即又lu出了狂囂的輕蔑表情.

"自不量力.,侏儒也在嘿嘿地怪笑.

兒…,如同崇山峻嶺般雄渾地將部下護在身邊的沉默王,卻沉默是金,非但沒有嘲笑,沒有流lu出任何不敬的表情,甚至還朝站在風暴海心以生命為代價爆發血海能量yu石俱焚的憤怒域皇,微微致禮送別.

天空,摔下兩人.

分別是斷了一條右臂的金冠王,和當場戰死了生命守護戰獸的獅子王.

此時的兩王,因為憤怒域皇自爆時,正站在爆炸心,首當其沖的兩人承受了最大的血海能量攻擊,雖然實力超強沒有生命危險,卻也狼狽不堪.

蒼穹頂上,有個血紅se魔神,正緩緩地下降.

此時,它的臉上,再也沒有憤怒.

只有一種奇怪的表情.

那就是解說…

那種解脫,就像一個隱藏了多年心願或者隱藏多年的秘密,終于有機會完成,或者當眾說了出來似的,除了心靈上的解脫,輕松,還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樂和滿足!這一種解脫,平時絕難看見,但在許多人臨死前,最後彌留之際的回光返照,那麼常常可見.

血紅魔神散發的血se光芒,不再是暴戾和憤怒,不再是嗜血和殺戮.

雖然沒有lu出笑容,可是給人的錯覺,這個血紅魔神就像在笑.

它一直飄降下來.飄向風暴海面上由一團血紅能量包裹的複仇域皇.

近了,近了,漸漸的飄近了.

由血紅能量保護的複仇域皇還沒有死去,他奄奄一息地睜開眼睛,看見那個血紅魔神,漸漸的飄近,也漸漸地變化成憤怒域皇.

憤怒域皇似乎想開口說話,但沒有任何聲音.

他似乎想伸手摟抱複仇域皇.

但,他已經沒有身體.

他的身體,早在血海爆發時化為毒粉,此時由血紅能量組成的能量身軀,與包裹著複仇域皇的血紅能量是一模一樣的,不等那手指觸碰到複仇域皇的身體,就不斷地消風"風暴海失去能量威壓,海底壓迫到極限的能量重新呼嘯噴發,自海面席卷起一陣狂風,憤怒域皇的血紅能量身體,漸漸讓能量狂風吹得模糊,漸漸消散.最後彌留的意志,勉強讓憤怒域皇維持住頭顱的形象,頭顱上的嘴chun,微微地動,似乎想跟複仇域皇說出以前從來沒有說過的心底話M

"真是一個討厭的家伙,無論如何,你們也休想自這個風暴海生還.,獅子王非常惱火,獅子云是他生命守護戰獸,雖然殺不死,但如此毀滅xing的重創之下,獅子云的等級和戰力必定大量下降,而且,肯定好久的一段時間也不能再召喚了.

"去死"相比之下,金冠王更加怨恨些.

憤怒域皇,可是當著眾人的面,硬折下他一條手臂的.

那條手臂融合了堊央神殿的金se聖劍,失去了它,實力最少減了三成,原來實力與獅子王不相上下,不分伯仲的他,現在只能排在獅子王後面了.

獅子王雖失去獅子云,但罐可是生命守護戰獸,很快就會恢複過來.

自己失去一臂,實力反而損失更大.

最讓金冠王擔心的,雙面王提升速度非常快,這些年來一直緊追,要是實力一再受損,遲早會讓雙面王超過.金冠王僅存的左臂揮舞起來,虛空畫出一個聖盾符圖案,金se的能量組成了光芒閃閃的聖盾.在憤怒域皇嘴chun蠕動,似有話跟複仇域皇訴說之際,他旋身轉臂,投出那個金se聖心…撲著一道金se軌跡,金se聖盾挾帶著金冠王的怒氣和殺意,重重地撞擊在憤怒域皇僅剩頭顱形象的血紅能量,瞬間,將之擊潰.

複仇域皇眼睜睜地看著,根本無力阻止.

他也不說話.

嘴chun緊抿.

眼角,卻飛快地滑下了一顆血淚.

當心最怨恨的對象,當複仇的目標,在面拼死去,他沒有感到快樂和滿足,而有一種說不出的遺憾和痛苦!

"殺了伽…,以單臂招引,原來緩緩沉入海底的光神劍,就像飛魚出水那般破空而出,又像嘴巴有釣線牽引那樣,准確無誤地落入金冠王手.光神劍並不接受這樣的主人,嗡地震了一下,然而,它無法對抗金冠王的力量,就像大魚落入漁夫手那樣,徒勞地掙紮著,嗡鳴了幾下,漸歸沉默,放棄了掙紮,卻封印起意志,擁有靈誤的它拒絕接納新主人.金冠王壓根不理會,他知道,只要長時間以能量壓迫,這把光神劍,遲早會屈服的,實力可以壓倒一切!他chā劍入腰帶間,揮手,殘酷地命令麾下八將,上前擊殺掉複仇域皇,直接就在光神劍的面前,干掉它的舊主.

吊男和蠻族野人跳出來,決定接下這份功勞.如果複仇域皇不是處于瀕死狀態,他們再多幾個,也絕對啃不動,只不過現在……

別說麾下八將這樣的jīng英,就算是普通天階,甚至地階武者,持續地攻擊,也能轟散血se能量,成功干掉複仇域皇!

複仇域皇緩緩閉上眼睛.

對于死亡,他已經是意料之內.

只是,他此刻更希望自己死于憤怒域皇的血海爆發,而不是死在倒吊男他們的手.就算憤怒域皇相護,能夠多活一分鍾,那又有什麼意義呢?與其讓堊央神殿的人折磨致死,還不如轟轟烈烈地死在血海.當然,死亡沒有辦法選擇,再說,這個等待也不會太久,夜長夢多,敵人絕對不會lang費時間,致命一擊,馬上就來了M

"等等,這小子還欠我不少錢呢,怎麼說也讓我先討回一筆債務吧"風暴海面,有一個人出現了,翻滾的巨lang似乎被嚇著了似的,忽然平靜下來,就像一個萎縮在牆角的小狗.

"什,什麼?,不要風暴海,就連獅子王和金冠王,也嚇得心頭大震.

兒…,沉默王的眼睛就像讓針刺了算樣,緊緊地眯起細縫.

詩人等麾下余將,則直接傻掉了似的.

目瞪口呆.

完全不敢置信這人的出現.

來人,當然就是被太陽王稱為新一代獄皇的岳陽同學!

他臉上帶笑,笑得chun紅齒白,笑得輕松爽利,笑得陽光燦爛,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剛剛去喝完喜酒回來.

當岳陽同學身影出現,在他身後,原來早已經讓血海噴發毀滅了的蛇發魔男,止風國主,珠光美人,青狼國主等人,一個不漏地現出身形.

他們竟然一個不少.

一個也沒有死.

沉默王此時的目光比冰還要寒冷.

只有他,才知道這今年輕人的可怕,這今年輕人非但在太陽王的打擊下逃了出來,還可以瞞過自己的眼神救下一群人在爆炸心的同伴.最重要的一點,他還有這種閑心,這能證明什麼呢?證明太陽王暫時不會追上來!雖然沉默王無法想明白,這今年輕人是如何困住太陽王的,但根據他的輕松微笑,沉默王明白了一點,這小子xiōng有成竹,恐怕此時出現,也是計撲之.

"不好意思,我還沒死,讓你們失望了.,岳陽同學笑嘻嘻地道歉,看上去誠意十足.

"雙面呢?,金冠王心一驚,喝問起追趕天誅的雙面王,其實他心更想問太陽王的,但他不敢去想想太陽王的失敗.

"啊,難道你覺得,像他那樣的低等下人,讓本少爺親自去料理真的符合身份嗎?有我家的護衛和看men狗料理就夠了,太失堊身份的事我是不會做的.,岳陽同學不知哪里變出一把紙扇,喇地打開來,搖呀搖的,模樣活像一個上街調戲良家funv的紈绔大少爺.

獅子王還想開口,沉默王卻瞬間越過一干手下.

直接站到岳陽的面前.

除了他,再無一人是岳陽之敵.

那怕最具勇氣的獅子王和最驕傲的金冠王,也對這今年輕人暗暗心驚,心虛,難言開戰對決.

這個,可是連太陽王謀撲全局一心截殺也留不住的年輕人;這個,可是挫敗過天界三巨頭之一的虛空和宵的年輕人;這個,可是曾經完勝擊殺曜天後直接將曜整族打入覆滅之地的年輕人"

岳陽身邊的小麗一閃,出現在金冠王身後.金冠王以金se聖盾遮護身體.

極速轉身.

攻擊.

雖不知蛇妖小蘿莉的大眼睛一瞪,神獸意志兼束縛天賦爆發,直接將金冠王定滯半空.她伸出一只小手,輕輕地chōu出金冠王腰間的光神劍,她慢吞吞的動作,簡直就像一把火辣辣的耳光chōu在金冠王臉上那樣,無情地羞辱著這個堊央神殿強者的顏面.

光神劍重獲自堊由後,在小麗的能量支援下.

化成一道銀光.

穿she而出.

直接穿入血紅能量的護罩,革著主人複仇域皇,向岳陽身後的安全區域飛去.蛇發魔男拼盡全力地躍出來,一把接住了複仇域皇,再回頭,沖著還站著不知所措的止風國主,青狼國主等人大吼:"你們這些傻瓜,趕緊退回空間通道,離開這,不要再給岳泰坦添luan……,

這一吼,止風國主和青狼國主如夢初醒.

趕緊率眾逃回空間通道.

獅子王抬頭看了一眼沉默王,發現沉默王就像太陽王那樣,眼睛只看著岳陽一個,趕緊與恢複行動力的金冠王站在一起,並肩抵敵.現在,他有點意識到,那個一直不聲不響的蛇妖小蘿莉,根本不是普通神獸那麼簡單,這根本就是一個蘿莉版的'征服nv王,.

蠻族野人仰天咆哮,瘋狂地沖鋒向青狼國主等天階.

雖說奈何不了泰坦公子,但干掉青狼國主他們,還是沒問題的,這個粗有細的家伙,為自己挑了一個對手!

"嗖"

一支金箭釘在蠻族野人的大tuǐ上.

瞬間,那條大象般的粗tuǐ,就變成了石柱.

不知何時,在小麗的身後,就已經多了四今生命守護戰獸M四今生命守護戰獸?還是個個接近神獸級別的生命守護戰獸,別說麾下八將這個級別的武者了,就是獅子王和金冠王,看見石化美杜莎,風暴美人魚,雷霆娜迦和冰霜蛇妖四個,一顆心也不住地往下沉.

這一仗,還真不好打!

上篇:正文 第九百七十四章:【永別了,親人】     下篇: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天地逆轉,星空倒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