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七章:【我要出絕招了!】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七章:【我要出絕招了!】

第九百七十七章:我要出絕招了!

當岳陽再次翻轉手掌,展現于大家眼前的,是一片破碎得形如廢墟般的荒地.

石頭滿地,無一滴水滴,更別說海面.

遠處,是一條崩塌處處的山谷.

沉默王發現,這個岳陽所站的位置,是個血se祭壇,有個暗隱無窮威能的無首女神雕像屹立其上.如果之前所見的一切,如果還說是幻像的話,那麼一看這座女神雕像,沉默王就知道,包括自己在內的所有人,真的自風暴海離開,來到了岳泰坦所說的天梯五層.

岳陽岳泰坦是怎麼做到的,沉默王想不明白.

不過,他沒有懷疑.

因為很簡單,這個岳泰坦根本不可能造出那個女神雕像的威能!那種威能,雖然不具攻擊xing,但真是強大得可怕,就算是太陽王,東方大殿主,甚至是神殿至尊,也得在這個女神雕像的威能下俯首.

這,絕對是遠古大神的雕像,雖然不明白一座雕像怎麼會隱藏有神明般的力量,但這就是事實.

任何人,在沒有達到那個境界前.

都不可以造出這種假象.

"這個地方?我聞到了一種可怕的氣息!"麾下八將中的侏儒忽然驚叫起來.

"那是一種死氣,不好意思,天後就是死在這里,可能是一些死氣能量還沒有消散吧!"岳陽同學輕描淡寫地解釋一下,仿佛在這里殺的不是九曜天後,而是一只母雞,獅子王和金冠王他們聽見了,心里又是一沉.太陽王不在,僅憑沉默王一個,真的能抗下這個岳陽岳泰坦?

"……"沉默王則皺起了眉頭,他忽然意識到了一點,這個岳陽,為什麼會拋下太陽王不戰,返身回來與自己對決呢?原因就是想把自己拖到這個通天塔,阻截自己返回神殿報造他的秘密!

你以為這樣,我就無法向神殿報造了嗎?

我的戰獸,早就已經離開.

沉默王不說出來,但覺得自己謹慎,長年跟隨太陽王大人,已經知道事情輕重緩急.

雖然沒有親身返回,但向神殿報告情報這種事,自己又怎麼會抗命不遵,又怎麼會拋之腦後呢?

現在,那個返回報信的彈塗犬,該返到那個地方了吧!彈塗犬的戰力雖然不強,但速度快如閃電,又無任何外力可以殺死,擁有初等智慧的它,不僅是追蹤敵人的第一戰獸,還是攜帶情報上告的最佳戰獸.它的身份,就代表著最重要情報,因為,那是殿主級別以上,才有資格擁有的戰獸.

在太陽神宮中,就連獅子王,金冠王都沒有資格擁有彈塗犬.

只有太陽王和自己才有.

那個地方,看見彈塗犬出現了,必定會暗中全力護送,直達神殿……沉默王心中暗暗冷笑,表面卻不說,如果你以為截住我,就可以截住情報上送,那就錯了!大錯特錯!

啪!

站在岳陽身後的小文麗忽然上前來,扔出一物.

那烏黑的影子,重重地摔在石頭堆上,情不自禁發出一聲慘叫:汪嗚!

接著,它跳起來,快如閃電地向沉默王奔去,就像流浪在外的可憐看家狗,一朝看見主人似的!

沉默王一看這個黑影出現,心髒仿佛讓人打了一拳,直疼得說不出話來,就連呼吸也停止了.岳陽則不,他身輕體透,神清氣朗,笑容滿面地說:"沉默王這看門狗tǐng不錯的,跑得非常快,我原想派我家的看門狗去追,誰不知那家伙也太小看人了,起步太慢,一時之間,竟然追不上.還是我家的小寶貝給力,連用一百個傳送,把你家的看門狗給追回來了."

岳陽同學笑得越親切,沉默王心里就越苦澀.

他真想一拳殺了自己的彈塗犬.

但是,冷靜下來,他又知道,這並非自己的彈塗犬出錯,而是對方的那個不聲不響的蛇妖小蘿莉實在太強大了.開始還以為那個土狗神獸最強,誰不知,這個蛇妖小蘿莉更加可能!

縮小版的'征服女王’嗎?

看見小文麗把沉默王的彈塗犬給抓了回來,獅子王和金冠王等人,面皆se變.

"現在怎麼辦?"獅子王再有勇氣,現在連番打擊,要說心里沒點忐忑,那是假的.

"……"沉默王做了一番手勢.

這套手語,是太陽王在出發之前就規定下來的.

是太陽神宮特創的手語,代替言語命令,以秘密手勢,通知各人執行.這是在敵人也可以使用,不怕泄密的秘密手語.沉默王一比,獅子王等人立即明白了,而且,這是太陽王布局前最後叮囑的手勢,可以這樣說,這也是最重要最迫不得已才要施展的手語.

這個意思是說,局勢已經崩壞到極點,各人必須放棄原來的任務,第一時間尋找生機出路,各自離開,能逃一個是一個.

沉默王又比了一比.

意思是,自己留下阻擊岳陽.

獅子王和金冠王輔助自己,在等麾下八將逃離時,再行離開.

而麾下八將,因為之前有神殿對通天塔的了解,以及小丑給予的最新情報,都知道留在天梯里是死路,永遠也無法離開,必須逃到通天塔十層的那個時空裂隙,自時空裂隙返回天界……當然,如果實在不行,也可以潛伏等到百年一開的天界大門,只是那條路跟死路沒啥區別,沒有半神一樣的實力,誰也不敢說自己穿越破碎虛空走到天界大門,除非守護天界之門的神殿中人提前得知有同伴正需要幫忙,遙遙接應.

沉默王看見麾下八將還在看著自己,不由心中大怒.

他一揮手,將詩人等屬下統統震出萬米外開.

以小丑的情報,通天塔除了岳陽岳泰坦,還有至尊夜後稍強一點,根本無人.整個通天塔剛剛崛起,擁有地階頂級實力的武者也不多,更別說天階!以麾下八將的實力,若岳陽不尾追在後,完全可以橫掃通天塔,從容地返回天界.

就算有至尊和夜後阻擊,相信也能夠逃回幾個.

只有逃回一個人,將岳陽的消息,上報神殿,神殿必定不惜一切代價,遠征通天塔……

"走,我們留下無益."詩人最是冷靜,雖然讓岳陽帶到天梯,但理xing還在,主動站出來,率眾離開.在起步不久,又擔心岳陽拋下沉默王尾隨在後,與最老資格的長須老人和最具實力的傻瓜,急速商量後,決定分散離開.

"我斷後."傻瓜也不敢再有半分懶惰之心,決定留在最後.

"通天塔十層再見."長須老人同意分兵,他帶著胖子和侏儒走一路,詩人帶著蠻族野人和倒吊男走一路.

分成三路離開,就算岳陽尾追而來,也肯定有兩隊幸存.

何況,還有沉默王和獅子王,金冠王三位在後.

據說通天塔內除岳陽,至尊和夜後三人,再無一人是天階,天界的一個國主級武者,也可以橫行,太陽神宮隨便一人也可擊敗天界國主的七將在此,又何須擔心前途有阻?除了岳泰坦那個新一代獄皇夠強,通天塔早淪落已久,根本不是威脅!

詩人臨分開前,安慰同伴幾句.

然後各人,匆匆上路.

雖說通天塔無強人,畢竟這是個可怕的地方,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變故?這不是天界,不是自己的地盤,逃跑還是悠著點,別太囂張,萬一惹得岳陽那個家伙盯為目標,緊追而來,那才叫糟糕.

這時,詩人等強者也不顧什麼風度了,迅速分開,各自尋找傳送陣.

如果這是通天塔還好一點,小丑的情報中,有通天塔各層的傳送陣位置.

但這里可是天梯.

一個廢墟死地,從來無人踏足,之前誰也不在乎這里情報.

詩人帶著蠻族野人和倒吊男,沿著峽谷前進,沒飛出一百公里,後面已經爆發了天崩地裂的戰斗,整個大地都在震撼,沖擊bō席卷起來的石頭泥沙,遮天蔽日.

也不知是好運還是怎的,久尋不到傳送陣的詩人,發現前面有個長得很欠揍的胖子,帶著十幾個年輕的人類男女,正自遠方跑來.這,這不是正好送上門來的人質嗎?只要把這些實力渣得慘不忍睹的人類抓住,再讓他們帶隊不就行了?

不等詩人揮手下令,蠻族野人和倒吊男已經沖了出去.

"我靠!"為首那個胖子,一看蠻族野人和倒吊男,臉上就嚇得煞白,破嗓門殺豬似的大叫起來:"快來,我們趕上了,這里有敵人……好強,這兩個家伙最少有天階六級,你們,你們給我上!"

"你不上?"胖子身邊有個高瘦的武士非常惱火地踹了胖子一腳.

"我上?我上就是送死!"胖子很有自知之明.

"不止天階六級!"人群中,又有個酷酷的年輕男子站了出來,詩人發現這小子有點像天誅,都有種與眾不同的特殊氣質,只是實力比天誅要弱多了,年紀也還很小,就是個少年.

"當然不止,我們雖然沒有領悟神念,但實力已經超過一般擁有神念的天階六級,要不是神殿規定必須擁有准神念才能稱為天階六級,擁有完整神念才能稱為天階七級,我們早就達到了天階七級……你們好,我是參悟了准神念的太陽神宮戰將,你們可以叫我'詩人’."詩人先是謹慎地掃視這群人,發現沒有一個人擁有天階實力,很安心地出來了,別說自己三人,就是一個天階武者,也可以橫掃,難怪說通天塔沒人,原來這里的後輩,還真是弱得可憐!

"擁有神念是不是等于參悟至尊意志啊?"隊伍中有個小姑娘詢問同伴.

"應該是,天界和我們的叫法不同."高瘦男子小聲地解釋,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這個小姑娘其實在人群中的地位最高,應該是什麼皇族,說不定還是人類的公主.

"我在生死門參悟了至尊意志,可惜實力還不夠,境界沒能達到先天至尊之境,可能就是他們所說的僅僅是擁有准神念吧!"詩人看見那個小姑娘忽然握緊雙拳,越眾而出,向自己發出挑戰道:"天界來的戰將,我來跟你打一場,看看是你的准神念厲害,還是我不動的至尊意志更強!"

"冰兒,我們不用單挑,我們人多,群毆他就行了."胖子瘦子等等幾個人趕緊勸那個小姑娘改變主意.

"就憑你?"倒吊男冷笑一聲,嗤之以鼻.

"她身份最尊貴,把她拿下為質."詩人也覺得這個小姑娘不曾見識到世面,自小肯定讓長輩寵壞了,完全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戰斗,還以為在錦衣玉食下的各種表演就是戰斗.真正的戰斗,瞬間生死,哪是她一個小姑娘可以參與的,這實在太可笑了.

倒吊男身法詭異無比,動作快如閃電.

彈指間,已經隱現于小姑娘身後,長手似爪,扼向小姑娘的後頸.

他出手擒拿小姑娘的同時,還做好了准備,如果小姑娘的同伴出手相救,那麼立即一股環形沖擊bō發出,震開那一群……要不是要生擒為質,倒吊男覺得自己在這一秒內,有一百種辦法可以殺死對方.

"喝!"

忽然,倒吊男覺得天旋地轉.

整個摔飛出來,轟地撞在峽谷的石壁上,深深沒入,砸個暈頭轉向,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岳陽那個可怕的家伙追上來了?不可能吧,他明明還在與獅子王,金冠王和沉默王他們開戰的!

啊吼吼吼……蠻族野人錯愕地發現,倒吊男讓那個小姑娘一拳打飛了,就像一個飛摔出去的木偶,在錯愕之中,它舉起巨拳,准備一拳擂死這個小姑娘,或者說,一拳擂死這群弱小的人類.然而,在它的拳頭即將轟擊下來的一刹那,那個外表實力毫不驚人的小姑娘不知何時已經欺身進來,單掌按在它的xiōng腹上.

轟隆!

蠻族野人那龐大無比的身軀向後滑摔而出,雙tuǐ深深地陷入石面,它努力想穩住身體,但不可抗禦的巨力震得它身體一直向後,雙tuǐ在石面上,直劃出兩道百米的深坑,才漸漸地站住.

肉體強蠻得堪比巨龍的蠻族野人,它哇地吐了.

吐出一口綠血.

詩人看見了這種不可思議的景象,眼睛都瞪圓了,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

"哥哥說得沒錯,擁有至尊意志的攻擊,是直達靈hun的,外力,根本不能抗禦."名叫冰兒的小姑娘,一招擊退兩位戰將,雖然僅是輕微挫敵,但也高興得跳了起來,她自己也帶點難以置信地看著雙手:"我,我現在也可以幫哥哥打壞人了!"

"不要輕敵,敵人實力還在我們之上,剛才的攻擊,只是他們太大意,幾乎沒讓他們受傷."詩人看見,有個錦衣華麗的高貴美人,輕撫著小姑娘的頭頂,似乎是她的長輩.而在小姑娘身後,還有個懸浮在半空,坐在一面靈鏡上的meng面女子,正滿帶笑意地鼓勵小姑娘說:"冰兒,如果你再用上遠古符文力量,效果會更好,不過,你現在能夠對戰太陽神宮的戰將了,我也有點不敢相信呢!"

"嗯,我會更加努力的!"小姑娘握緊了粉nen的小拳頭,詩人無論怎麼看,也看不出剛才的兩記攻擊是她所發的,不對啊,這麼弱小的人類女子,怎麼可能一招擊退倒吊男和野人?

"這里才三個,數量不對,這些狡猾的家伙半途分兵了,還有幾個我們沒有截著."

"沒關系,還有天魔殿和魔淵那些好戰的家伙呢!"

"光是他們肯定夠嗆!"

"天罰姐姐和天災姐姐都趕去了,沒事的……"

"那我們還等什麼,趕緊滴開戰吧,否則又要讓人給搶了,落花郡主你打那個詩人,伊南和冰兒妹妹打那個白眼的吊靴鬼,我們群毆這個傻頭傻腦的野人!"胖子指手畫腳地布置,詩人一直看到現在,還覺奇怪,這些人憑什麼敢跟自己叫板?中央神殿太陽神宮的精英戰將,什麼時候可以讓地階武者欺負了?

"死!"倒吊男自石中飛出,惡狠狠地俯沖擊之前攻擊他的那個叫冰兒的小姑娘,速度極快.

"生命之森."詩人看見,那個小姑娘不慌不忙地召喚出寶典,那竟然是一本連許多長老,各族宗主,尊主甚至副殿主都沒有的高階白金寶典.

寶典一出,護罩閃現.

原來以為可以直接洞穿秒殺護罩內小姑娘的倒吊男,發現自己被束縛住了.

無數由符文形成的奇特藤蔓,參天巨樹,在小姑娘的身體周圍噴發升起,瞬間,形成一片望無邊際的遠古森林,也形成一個僅以人力根本不可能抗禦的森林領域……這個森林領域,連接天地,如果要撼動它,無疑要撼動整個天地.

小姑娘jiāo叱一聲,身體的能量爆發.

一種壓倒xing的意志,于那小小的身子湧現,形成某種不可言喻的力量,威壓向倒吊男.

兩個詩人也沒有看過的樹人戰士,彈跳出來,重重地踐踏在倒吊男的身體上.這還沒有完,又一個生命守護戰獸飛出來,在她的加持下,整個遠古森林式的領域,立即又提升了數量能量,而小姑娘散發的意志,也催發到了極限,就連戰圈外的詩人,也震得情不自禁地退後一步.

"什麼?這,這隱藏力量,怎麼可能會有如此恐怖?"詩人禁不住失聲驚叫起來,現在,他忽然明白,為什麼這個小姑娘敢挑戰自己,因為她竟然也擁有接近天階六級的力量.最詭異的是,她根本不是天階強者,明明是一個地階,隱藏力量一解封出來,怎麼就擁有接近天階六級這樣強大的能量呢?最可怕的是,這個小姑娘還在不是天階的情況下,就參悟了神念,看上去,她參悟的神念,跟自己也不相伯仲……詩人越想越心驚,忽然靈光一動,大叫起來:"你,明白了,你是岳泰坦的妹妹!"

除了岳泰坦那個變態天才之外,詩人再也想不到第二個可能.

只有他的妹妹,才有可能這麼強大.

聽了詩人這一叫喊,那個長得很欠揍的胖子,忽然笑眯眯地問道:"你猜對了,不過,你又能不能猜出我是誰呢?站穩了,注意啦,不要讓我給嚇趴下了,站在你面前的,玉樹臨風風度翩翩高大威猛英俊瀟灑鶴立雞群聞雞起舞的玉面小郎君海大富就是我了,你口中所說的岳泰坦,他其實是我的小弟,身為一個老大,沒辦法不給一點厲害你們看看!我要出絕招了,你們嚇哭了不關我的事啊!"

詩人一聽,直接傻了,下巴掉地:"……"

第三更,五千字奉上.

更得太晚,霞飛在此說聲抱歉,以後盡量早吧!RO@.

上篇: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天地逆轉,星空倒懸】     下篇:正文 第九百七十八章:【跪下,你們這些小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