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一章:【陛下,你現在可以死了!】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一章:【陛下,你現在可以死了!】

神典空間.

止風,青狼,樓羅三位國主,以及諸位天階強者,一個個倒在地面上.

他們的整體實力,遠比天階四級的小丑強大.原本隨便站出一位國主級天階,就可以將面前的小丑打個滿地打牙.然而,在小丑隨便發出一道震dangbō下,所有的人都倒下了,就像颶風崩翻的小樹林,輕而易舉,一個今天階強者反而像軟腳蟹那樣,癱倒在地,完全喪失了戰斗力.就連止風,青狼和樓羅三位實力最強的國主,也沒有絲毫掙紮的可能,像實力更低幾級的其他天階,更是連動下指頭的力量也沒有.

如果用一個詞語來形容他們現在的境況,那就是:束手待斃.

"啊,為什麼會這樣?"青狼國主很不明白.

"不可能!"樓羅國主也滿臉的不敢置信.

"……."倒是止風國主,在倒下前,還拼盡最後的余力,把珠光美人好生生地護在懷里,舍不得讓她摔疼.

"原因很簡單,你們都中了詛咒."小丑豎起一指修長的食指,嘿嘿嘿地yīn笑起來:"其實,整個計劃,都是由我來策劃的,包括你們在宴會時的受襲,死士自爆詛咒,還有在風暴海時的jī發,都在我的算計中."

"我們在風暴海受傷,其實就是以血jī發詛咒?"止風國主忽然明白,為什麼雙面王和麾下八將都沒有出手殺死大家了.

之前,還以為那是幸運.

萬萬沒想到,這不過是小丑的計劃.

小丑非但算好了詛咒,還算准活下去的人會因為好奇而冒險,繼續進入神典.

"沒錯."小丑並不否定,他欠了欠肩膀,怪笑道:"如果過早殺死你們,以我的實力,就無法打開金se神典外面的護罩了.為了讓計劃得到最大的實現,我決定放你們進來,等你們來到這里,才將你們殺死,祭以鮮血,打開護罩的臨時開口,進入金se神殿內."

"為什麼是我們?我們與你無怨無仇!"青狼國主不明白,算計懷璧其罪的止風也罷了,為什麼算計自己呢?

"還記得當年銀杏谷的大屠殺嗎?"小丑的聲音,忽然千萬倍地怨毒起來,他極力壓耐著憤怒,壓尖著嗓子冷笑:"谷中一千五百口,老弱fu孺,一個不留,這就是你,樓羅和萬焦三人帶頭做的好事."

"你是那個斷tuǐ小孩?"青狼國主看向小丑的目光,就像活見鬼一般,當年那個小孩子明明是沒有雙tuǐ的!

"你,你真是最後那個死剩種……."樓羅國主臉se立時劇變.

"明明燒死了!"還有今天階驚叫起來.

"不可能!"在場幾乎所有人都參與了當年的銀杏谷大屠殺,他們一聽複仇,皆臉如死se.

"是的,我就是當年那個讓你們在火堆中燒了半天也燒不死的死剩種!"小丑的聲音比冰還要寒冷,口氣比鬼呵氣還要yīn森:"你們以為,我當年說要複仇的話是隨便說說的嗎?這些年來,我無時不刻,都要謀劃著今日!你們以為接著止風國主的宴會邀請,都是意外?哈哈哈,那都是我特意安排的,我算准了你們的貪婪,即使沒有岳泰坦的出現,沒有神血為餌,你們也必定中計上當."

"原來是銀杏谷的報應啊!"青狼國主眸中閃過一絲悔意:"那的確是我唯一感到內疚的瘋狂行為……,當年的我,好友剛剛讓人害死,心志已經讓血腥刺jī得失控了,銀杏谷的瘋狂,我很後悔."

"後悔?哈哈哈,我聽見了什麼?參與jiān殺了銀杏王後的你,竟然也會說出後悔兩字,哈哈哈!"小丑狂笑.

"那位夫人,對她所做的一切,讓我感到愧疚!"青狼國主慘笑一聲:"雖然,她當時說已經原諒我了,但我無法原諒自己,既然你是為她報仇,那麼我就賠你一命!"

青狼國主以顫抖的手,化成狼爪,一咬牙,狠狠地摟抓出自己的心髒.

血淋淋地抓在手心.

遞向小丑.

小丑異常不屑地呸了一口,看也不看,長tuǐ重重地踩下來.

一腳就把那顆尚在微微跳動的心髒,踐踏個粉碎.

鮮血,jī濺一地……

他不僅無情地踏碎青狼國主心髒,還以手中的魔術棒作引力,將青狼國主臨死前的鮮血,統統抽取起來,凝聚成球,懸浮在面前,准備用以遲些的血祭.

青狼幾乎被抽盡血液,臉se慘白的他,嘴chun顫抖一下:"對不起,雖然您原諒了我,但是我,遲終也沒有變成一個好人…我忘不了您的笑,忘不了您的哭泣,也忘不了您的寬恕……,可是,我太懦弱了,在天華域,在這個惡人滿地的地方,我始終無法勇敢地站出來,做一個好人,我只能用凶惡來掩飾我的膽怯……,這麼多年來,夫人,其實我一直沒有忘……,對不起…………."

他的瞳孔,在不斷擴散.

臨死前,在眼角,還有一滴苦澀的眼淚,悄然滑落,滴在地面的鮮血上.

樓羅國主看見青狼國主贖罪自殺,嚇得hun飛魄散,拼盡全力,彈跳,躍飛半空,慌不擇路地逃亡.

小丑輕飄飄地追在他的身後,閃電般出手,一爪洞穿了樓羅國主後背,由背透入,自xiōng刺出,瘦長的五指緊緊地握住一物,那,是一顆血汙遍地的心髒.

啪!

在收回小臂的同時,小丑無情地捏碎樓羅國主的心髒.

樓羅國主逃出千米外,無數的鮮血,拋灑在半空中,形成一條長長的血虹.

小丑急急地以魔術棒回引,將那條長長的血虹,又凝聚成第二個血球.至于樓羅國主那具失去全部血液的尸體,就像斷線風箏似的,拋摔在地面上.

比起懺悔而死的青狼國主更快,讓神典內部的法則力量清除,化成齏粉,不斷地消失,化為虛無.

相反,贖罪而死的青狼,雖然死在前面,但意志還有少量殘存.

尸體並沒有立即煙消云散,只是漸漸地消融.

小丑哼了聲.

向青狼的尸體,用力地踩踏上去,一腳就把青狼尸骸的頭顱踩個粉碎.

那尸體很快化成齏粉,消失.

不過,在小丑的腳底下,出奇地還殘存一顆魔晶式的結晶,上面凝聚了青狼國主生前巨量的懺悔意念,可以說,這是一顆不為人知的,懺悔之心"

小丑很快將除了止風國主和珠光美人之外的天階,殺死,並吸引血液制成十數個大小不一的血球.

止風國主,知道自己也難以幸免,雖然銀杏谷大屠殺,並沒有自己參加,不過,以小丑的為人,是絕對不可能放過自己的.他留戀地看了看懷中的珠光美人,俯首,深情地wěn著心愛女人的額角,以手示意她不要說話,讓她把一切交給自己:"小丑,我明白你的意思!"

小丑yīn森森地笑了:"那你說說,我是什麼意思呢?"

止風國主微歎了一口氣:"你沒有第一個殺我,就是想留下我慢慢折磨,迫問出星界石碎片."

小丑哈哈大笑,高高豎起一個大拇指:"聰明人就是不一樣,好吧,如果你不想完整地欣賞我當面jiān殺你心愛的女人,那就把星界石碎片交出來吧!沒有它,我進不了金se宮殿,我進不了金se宮殿,心情就會很不好,心情一不好,難免會找個女人發泄一下.你那麼深愛你的女人,肯定不想她有絲毫的冒犯是不是?"

"如果你以銀杏王後的名義起誓,保證不侵犯珠光,當我把星界石碎片送給你後,就立即放她走,我就把星界石碎片送給你.否則,我像青狼一樣自殺,我一死,星界石碎片,也會永遠消失.

"止風國主已經經過思考,在小丑的計劃中,他還有一線希望.

不過,那怕只有一絲希望,止風國主也沒有留給自己,而是全部換成心愛女人的生機.

小丑毫不猶豫地起誓.

他保證不傷害珠光美人一根頭發,只要星界石碎片一到手,就立即放她走.

止風國主,深深地看著懷中的珠光美人,在最後的時刻,他舍不得少看一秒鍾.珠光美人放聲大哭,止風國主溫柔地替她拭去臉上的淚痕,微笑著安慰:"寶貝,以後的路,你要一個人走了.以你的聰明頭腦,只要小心謹慎些,我想,一定不難走的,不要哭,不要哭,勇敢地活下去……,記住,以後一定要幸福,比任何人都幸福!我愛你,寶貝!"

他輕輕地捧起珠光美人的螓首,在那光潔的小額頭上,深深地wěn了一口.

閉著眼睛wěn著她的他,是那麼的深情.

小丑,則用玩味的目光,在一旁冷冷地看著.

"你一定要信守你剛才的誓言."止風國主松開手,又替哽咽的珠光美人拭了一遍淚,忽然臉se異常嚴肅地盯著小丑:"否則,銀杏王後必定詛咒于你."

"放心!"小丑故作嚴肅:"我不會讓任何東西玷汙銀杏王後的誓約,剛才的誓言,絕對有效!"

"那樣最好!"止風國主將一枚閃閃發光的晶體變了出來.

這枚晶體遠比星界石表面上的那些類似的晶體,更加晶瑩剔透,更加輝煌閃華,能量也在那些類似晶體的幾百倍甚至千倍以上.外面那些星界石碎片,的確是一些碎片,而眼前這枚'星界石碎片"更像一枚核心,而不是同等的存在.

止風國主遞向小丑.

小丑帶點戒備,先是掃視周圍,隨時擔心有人偷襲.

直到再三確定周圍無人,才極速搶過那枚'星界石之核"裝入他的貯物戒指之內.在收回手的同時,一腳重重踢出,將止風國主的心髒,由外到內,完全震爆.

止風國主似乎早知有此一著,慘笑一聲:"就連我最隱蔽的弱點,你也知道,我輸得不冤!"

他急急地扭回頭,努力地拼出笑意:"寶貝,走吧,我,我再也沒辦法保護你了!"

小丑哈哈大笑.

笑得眼淚都飛濺了出來:"也許有點殘忍,不過,我還是得告訴你一個真相,省得你死得心滿意足那種大男人保護心愛女人的優越感滿滿!其實,止風,你是天下第一號傻瓜!珠光是什麼樣的女人?你不要笑死人了,你的弱點是誰告訴我的?是她!你以為整個計劃是為誰布置的?是為了她!你以為進這個金se宮殿,是為誰謀劃的?就是為了她!虧你還以為你很偉大,你,只不過是讓我們玩弄在掌股之間的一個傻瓜罷了!說你是傻瓜,你都不太夠格的,你簡直就是一個大白癡,天下第一號大白癡!"

止風國主的身軀,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上.

他眼睛定定地看著,已經抹干眼淚,自地面上站起來的珠光美人.

"陛下,我很感謝你對我的寵愛,在你走完最後一段路,我會一直留在你的身邊陪著你的……."珠光美人的聲音柔柔,美如天籟,但看見她站起來,小丑就像看見蛇蠍那樣,情不自禁地避開,盡量避遠一些.

風國主心痛得說不出話,他合上眼睛,不忍再看這個背叛自己的心愛女人.

"陛下,現在珠光還有一點點疑問,望陛下解光美人俯下美好的身軀,玉臉盡量地貼近止風國主,聲音柔如輕風地問:"陛下雖與岳泰坦初識不久,但岳泰坦是個慧眼之人,他肯定賞識陛下,而且陛下重情重義,也是天誅等強者樂意結交的友人,以岳泰坦的智慧和能力,他沒有理由眼睜睜地看著陛下死去的.陛下,在最後的這一點點時間里,珠光希望陛下能夠像以前那樣坦誠地說一句,岳泰坦,他是不是正潛伏在我們身後?是不是正等著我們打開金se宮殿?求你了,陛下,如果你不想珠光所做的一切都化成他人嫁衣,就把真相說出來吧!"

"我不知道."止風國主微歎了一口氣,口中溢出大量鮮血,他用最後的力量掙紮道:"雖然你背叛了我,但我還是不變地愛著你.美人,如果我看見岳泰坦,我一定會請求他放過你的……."

"謝謝."珠光美人似乎很是感動,她拭了一下眼淚,帶點抽泣地說:"陛下,你現在可以死了!"

昨天沒更,原因是前天感覺很不錯,想把原來想好最精彩最感人的東西寫出來.

但,第二天感覺忽然找不著了,越急越亂,怎麼寫也不對.

算了,我認罪……,用行動來表示悔過吧!@.

上篇:正文 第九百八十章:【岳泰坦也救不了你們!】     下篇:正文 第九百八十二章:【真愛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