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九百九十章:【浴血】  
   
正文 第九百九十章:【浴血】

第九百九十章:浴血

"你以為這樣就能殺我嗎?"太陽王表情很冷靜,不過,他的內心憤怒了.

他大有一種深信某位朋友卻被對方無情欺騙的憤怒.

本來,太陽王以為自己看透了這小子,也相信這小子還有底牌,但絕對不會多,只要小心謹慎些,就能把他拿下.太陽王覺得,只要自己付出一定的代價之後,就能贏下整場勝利,在高高在上地站敵人倒地的尸體面前,在那個時候,自己應該是歎息此戰的勝之不易,又或者感歎這樣難纏的對手千年也難得……然而,現在已經不是勝利的問題,岳泰坦的所作所為,他不是想頑抗那麼簡單,這小子是想殺人,是想殺了自己!

一種被欺騙,還有一種被惡意挑釁的恥辱,于心底間爆發.

好家伙,你小子夠狂!

想殺死我太陽王嗎?

你還不夠資格!

太陽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心底的怒氣,哼道:"即使換是征服女王親來,也休想殺我,我已經不再是萬年前那個臨陣脫逃的膽小鬼了!我,是太陽神宮的太陽王!"

岳陽並沒有說話,他輕輕地拭去小文麗雙眸淌下的兩道豔紅的血痕.

輕輕地親wěn著小寶貝因為透支過度而微微煞白小臉蛋.

太陽王用力地握緊拳頭:"不管你有什麼招,你都必死無疑,因為,你我之間的差距太多了!"

他渾身爆發出神明般的輝煌光芒.

即使拼著消耗聚之不易的神力威能,將萬年凝聚的'太陽神力’全部用出來,那怕損毀現在完美的身體,那怕是戰後大損實力跌階,他也執意要殺了面前這個可恨的年輕人.太可恨了,那怕在中央神殿,那個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姬無日,也不曾用過這一種滿是殺機的目光看著自己.

這個岳泰坦,他不是想贏.

他是想殺了自己!

"去死吧!"太陽王憤怒地將時間領域,時光法則擴展開來,籠罩住整間紫金神殿,又以終極的太陽神力凝聚在手,然後,對准岳陽的心髒,勢不可擋地轟殺過去.

你一箭穿了我的心髒?我也要打爆你的心髒,還你一拳!

岳陽推開擋在面前的遙和羽,在小文麗的能量支援下,旋臂成渦,期望可以減弱太陽王的致命一擊.

太陽王忽然詭異地收住金se的拳頭,在岳陽旋臂落空的一刹那.

又在時光法則的輔助下,第二次打了過來.

這次,再無阻擋.

挾帶著神力的一拳,重重地轟在岳陽的xiōng口上,直接打折xiōng骨,拳頭深陷進去.

"死吧!"太陽王快意地吼嚎起來,在時間領域和時間法則的輔助下,任何防禦都會變成笑話,因為整個空間場都是由自己的時間場控制的.

"還給你……"岳陽的口中,噴出一道血箭,飛濺向太陽王的面門.

小文麗的雙刃,自背後游魚般滑過來,貼著岳陽的皮膚,穿過身上破破碎碎的衣物,狠狠地砍劈在太陽王那個挾帶著神力的拳頭上.深陷的拳頭反震,神力散發出一片金光,無物可傷,但手臂向上的皮膚,卻瞬間冰封,極大的滯緩了太陽王回臂的速度.遙,羽兩位戰神shi的鞭tuǐ,重重地踹在太陽王的膝蓋,雖然無法造成嚴重傷害,卻成功地讓太陽王的重心產生了絲微的偏移.

趁此良機,岳陽反擊了.

雙手,十指如劍.

插在太陽王的左右耳朵之內,黑歸藏,赤宵練,兩劍同時爆發.

先天破體無形劍氣是何等的威力?岳陽昔日未成,劍氣已經所向披靡,今天凝聚的兩劍,即使是太陽王,也無法抵擋,更何況,太陽王的大半神力,已經重拳出擊痛擊岳陽的心髒……就像兩把鋒利的匕首,紮破一個裝滿沙子的布袋,黑歸藏和赤宵練,成功地擊破了太陽王的護體能量,直貫入耳.

太陽王只感到腦門一痛,眼前已經一片漆黑.

他右拳來不及收回,左拳再出.

金se的巨拳.

挾著神力,勢如奔雷,一拳將救護的遙和羽震飛,轟開小文麗的雙刃守護,炮彈般轟在岳陽的xiōng口.

本來,他的目標是轟碎岳陽的頭顱,只是受到兩劍貫耳的痛苦影響,已經無法精准捕捉目標,而岳陽也不敢硬接,躍身向後,以倒退之勢,盡量卸去對方的拳罡.

噗!

岳陽咽喉中jī噴出一道血箭.

他感到中拳的地方,xiōng骨盡碎,而底下肺葉,更是讓那該死的太陽神力打成一片血海,仿佛那里有座火山突然噴發般難過.

窒息,無法呼吸.

無論是痛苦,還是肺葉受創的傷勢,都讓岳陽無法呼吸.

岳陽還從來沒有試過如此的痛苦,神力轟入體內,即使是先天劍氣脫胎換骨和涅盤之火洗髓易經過許多遍的不死軀體,也難以承受這般的打擊.要不是先天劍氣,涅盤之火和吞噬本能在同時對耗著太陽神力,岳陽毫不懷疑自己只要中了太陽王一拳,就會倒地死亡!在這個時刻,岳陽感到頭腦一片空白,除了痛苦,還是痛苦,什麼計策和反應都沒辦法浮現.

好累好痛,好想倒下去……

那怕明知是不行的,可是身體卻真的無法支撐!

"啊啊啊啊啊!"岳陽對准自己的左xiōng,狠狠的擊了一發白霜華劍.

中了一拳的心髒,已經停止跳動,因為有對方的時間領域和時光法則的影響,還有太陽神力的折磨,心髒只要一定停止跳動,就永遠不會自動恢複活力,只會永遠地衰竭下去.

岳陽剛才為何不發霜華劍,就是留著驅散殘留在自己體的神力.

如果在平時,多承受些痛苦,讓吞噬本能吸收神力,那樣也無有不可,但是現在,一秒鍾也不能再耽誤.

"跳起來!"岳陽發現,霜華劍的威力,並不能完全抵消那股太陽神力對心髒的打擊.

心髒恢複了一些,但仍然無法跳動.

小文麗,尖叫起來.

她的眼睛流出了兩行血淚,一雙小手,不顧xing命地催谷著純潔的光能量,讓它形成治愈光球,按在岳陽的xiōng口上.

太陽王身體晃了幾晃,自耳中貫入了歸藏,宵練兩劍的他,竟然還能站著.

他面門沾染了岳陽噴出的鮮血,也有他自己流出的血汙.

那微微扭曲的臉,顯得有些猙獰:"沒,沒用的,讓我神力擊碎的心髒,任何治愈都沒用,你死定了!"

小文麗一聽.

臉上,呈現出驚容.

她強壓著恐懼,任由眼淚洶湧而出,一邊緊咬嘴chun,強壓著哭意;一邊瘋狂地凝聚光球,希望驅散還殘留在岳陽xiōng膛內肆虐的神力……岳陽反而冷靜下來,一手一個,阻止遙和羽的救助,反而讓她們站遠一些.

太陽王抹去眼睛的血水,發現這個岳泰坦的臉se,出奇的冷靜.

那一種平靜,就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不好,這小子要同歸于盡!

不知怎的,原來覺得自己可以穩勝的太陽王,心中也有點莫名的恐懼.

為了壓下心中這種恐懼,太陽王壓住腦袋里的暈眩和痛苦,再次踏步上前,揮動金se的拳頭,轟向岳陽.

"轟隆!"

一種太陽王從來沒有感應過的神力,出現在岳陽的身上.

那種神力充滿了怨恨和戾氣,仿佛要將世間一切都滅絕似的,那種詛咒天地的仇恨,就連太陽王的心hun也為之顫抖,相比起這種神力,太陽神力簡直就像寒冬里的夕陽,毫無威力.

幸好的是,岳泰坦並不能真正發揮這股神力的威力.

他所能驅動的,只是一絲絲……

太陽王收回拳頭,發現金se的拳頭變得漆黑,對方的神力詛咒了自己的神力,就像瘟疫般,讓自己由手指到手臂,再到肩膀,流傳入心,整個人就像掉進了寒冰地獄般難過.太陽王轉身,急退,反正岳泰坦死定了,在那之前,何不退到一旁靜觀?

岳陽連同小文麗一起,摔飛出百米外開.

硬撼太陽王的一拳,他的拳頭骨裂了,要比起絕對力量,他與太陽王的確相差了好幾個等級.

遙羽姐妹趕緊把岳陽扶起來……岳陽按了按xiōng膛,心髒仍然一直不跳動,渾身的血液,勉強在先天劍氣的引導下運行,但即使這樣,身體也會越來越衰弱.

"殺!"岳陽無聲地低吼起來,眼眸中殺意如刃,只要殺了太陽王,才能有停下治愈的可能,否則必死.

小文麗忽然將遙羽姐妹拋扔出紫金大殿,她的意思是讓她們去喚岳雨她們前來救人.

太陽王手一揚,jī射出數十道光柱.

岳陽躍身,于半空中,以騰龍之勢飛射而來.

除了將那些光柱全部折射掉,還挾裹著神力向太陽王作反沖鋒……太陽王已有對戰經驗,吃過虧的他不再硬接,而是拋出一團彈xing極佳的光球,形似生命,卻非生命,仍是太陽王的特殊戰獸'回光’.岳陽揮指一彈,將這個攻擊力越大反彈越劇的回光,玄妙地彈飛,絲毫不費氣力.

雙足踏空而下,迫使太陽王硬拼.

太陽王側身,歪踢一tuǐ.

始終不肯與岳陽硬拼.

然而,這一相觸,卻讓太陽王整個麻痹,因為,岳陽攻擊的神力,再非之前的災厄神力,而是一種讓天地也為之灰暗的混沌神力,一種太初的原始能量.

太陽王發現腦海混沌一片,渾身麻痹,暗叫不妙.

天空中,呈現出一個巨大的金se蛇妖影像,仿如當年所向無敵的征服女王.

那金se蛇妖影像揮動手中兵刃.

全力一擊.

斬劈在還保持側踢之姿的太陽王身上.

太陽王腰間,鮮血飛濺,整個幾乎讓小文麗的金se影像斬成兩半,痛得禁不住發出一聲聲慘叫……在小文麗偷襲成功的同時,太陽王的背後,也有一個巨大的金se影像,威如神明,一巴掌將岳陽和小文麗打飛.在岳陽倒地的一刹,剛才還在慘叫的太陽王竟然已經追了上來,金se的拳頭,第三次轟在岳陽xiōng口,其勢yu要將岳陽一拳打個對穿.

"送你上路!"太陽王此時那猙獰如屠夫的臉充滿了殺機,為了拼死岳陽,他連最後的准神格金身都用上了.

"……"岳陽不語,但他的眼睛,沒有太陽王期待看到的恐懼,反倒有種讓人寒心的嘲諷.

在打中岳陽的一刹那,太陽王忽然有種驚悚感.

他急急收拳退後.

但已經太遲.

一道涅盤之火形成的集火柱沖天而起,將太陽王的整個人包裹其中,轟隆一聲,沖破了紫金神殿的穹頂……

第二更到,明天繼續努力,謝謝大家的支持!RO@.

上篇: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人神兵,龍女比翼】     下篇:正文 第九百九十一章:【漂亮,就是虛有其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