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章:【白河城,老酒鬼】  
   
正文 第一千章:【白河城,老酒鬼】

天華域的中心區域,白河城

白河城,這是一個建在水面的城市,數千年來,一直是神光,憤怒和複仇域皇三方的惡戰中心點.

令人奇怪的是,白河城雖然數千年來戰火不熄,但它卻有著一個奇怪的規矩.無論是誰,都不得在白河城內動武,任何進入城區的武者,無論是戰場撤下的士兵還是冒險者,城市默認這個規則.在城內,相互仇視的人可以坐下來同桌吃飯,一旦出城,又可以立即刀劍相向,殺個你死我活.

在這個連城主都沒有的水城市,偏偏能讓布滿了鮮血與怒火的戰爭走開,不得不說,真是一個奇跡!

白河城可以個天華域最平安的處所.

但,城外的白河.

卻是天華域最恐怖的處所.

也不知那底下,到底埋葬了幾多士兵和冒險者的尸體,數千年戰死的尸骸堆疊起來,如果不是有深深的白河水遮掩住,恐怕已經比天華域極之有名的'懸空山脈’更高了!

只要到過白河城的人,就會明白,白河不是一條河,它是一個大得幾乎是無邊無際的內海.

這個把天華域的三分之一土地浸在水底下的內海,因為海面,常有奇特的奶白色煙霞,甚至有一種據說可以吞噬萬物的'隱霧"由此得名'白河’.

白河之深,深不成測,就連整座懸空大陸失落下去,也絲毫不現,原來擁有幾個國擁有近千座城池的懸空大陸,僅僅剩下懸空山脈那幾百座極高的山峰,釀成了可憐的小島嶼,讓後人在面築城……其中,就包含了白河城!

在煙霞迷慕的天邊,一艘狹長的彎首月形商船駛了過來.

自它吃水很深的水線和鼓鼓的風帆,就可以知道,這是一艘補給船,就是不知屬于哪個勢力的.因為消息謠逼真光域皇,憤怒域皇戰死,複仇域皇自我流放,天華域似乎要被一個毫無名氣的女人天罰接管,現在混亂不明的時局,讓所有前來的商船,都撤下了己方所屬的旗幟.

連主都不知是死是活,還繼續為他而戰?

豈不成笑?

"歡迎來到白河城,你們平安了!"站在東門碼頭的老鐵錨高聲吶喊起來,順手接過船拋來的鋼索巨錨,熟練無比地將它纏絞在碼頭那巨大鋼墩.

碼頭工人第一時間向外來人進行問候和撫慰,這是白河城的規矩.

這個規矩不知何時就有了,幾千年來,一直這樣流傳下來,最終形成了白河城的特色.d

老鐵錨是這里最優秀的碼頭工,沒有之一.

他在這里干了凡百年.

對一切了如指掌.

據說,他曾經給神光,憤怒和複仇三位域皇都牽過船,除最老資格的他之外,再沒有第二人有此等榮幸.

"哎呀,老爺竟然還有小費."老鐵錨按例收了錢,發現那個衣著華麗的蛤蟆族胖子,又掏出了一個小小的錢袋,馬搞怪地聳聳肩:"看來,又是想在我的口中,探問絕密消息了!"

"我只問三個問題,很是簡單,問完後,只要你坦誠回答,非論你是否能回答得,它都將屬于你."衣著華麗的大肚子蛤蟆商人笑了.

他搖著錢袋,引誘著老鐵錨.

老鐵錨裝出一副饞涎欲滴的讒樣,等對方眼中露出成功的得色,再突然換正容:"很抱愧,我能不得拒絕?"

這種戲弄外地商人的搞怪,他的同伴,早已經司空見慣,一個渾身是毛又長得頗像大猩猩般的家伙用力地捶著自己的胸口,恍如不這樣做,就無法最高興地笑出來似的:"外地佬,收起你那萬試萬靈的一套!在我們鐵錨老大的面前,金錢是完全沒有用的,你以為他會屈服在你的面前,成為一個可憐的金錢奴隸嗎?他只會屈服在好酒的面前,世間,只有酒蟲子可以打敗他!哈啊啊啊……"

又有個眼睛長在頭頂,就像蝦一樣的家伙,揮舞著細長的雙臂,故作嚴肅地勸告道:"不是我多嘴,多金的外地人,在白河城,你可以做任何事,那怕瘋狂地賺錢,把大家的錢包都搜刮個精光,也一點事都沒有.不過,如果你知道太多不該知道的秘密……"

"說得對,我正想善意地提醒您,親愛的老爺,在這里,無知的人才是最平安的!"老鐵錨說完,大笑起來.

"原來是這樣!"那個蛤蟆胖子毫不生氣,仍然笑容滿面.

卻是伴在蛤蟆胖子身邊的兩個護衛,臉色有點欠好.

蛤蟆胖子一揮手:"風羈,靳云,回去述說少爺和夫人,我們已經到了白河城."

船艙那邊早有人出來.

正是岳陽和披著斗蓬蒙著面紗遮掩住絕美身材的天罰妞和南疆妖王,跟她倆服裝不是的是,柳葉依然連結著自己原來樣子,她伴在岳陽的身後,美麗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不斷地向四周張望,對一切都是那麼的好奇.

不知道的人,肯定會誤以為她是岳陽的使女.

蛤蟆胖子自然就是賈德這個大奸商,岳陽座下頭號斂財高手,比起八面見光的包谷都要勝出一籌.

前面的侍衛是風羈和靳云,後面是重冠,黑土和白馬這個投降三人組.

艙里留下看貨的是花斑和飛蝗,固然,還有只要有吃有喝就走不動腳步的蠻牛兄弟.灰太狼雖然也貪吃,但絕對不像他們兩兄弟那麼沒自制力,人家當看門狗是絕對優秀的,岳陽同學一出門,它立即跟,絕對不會錯過表忠心的機會.

"少爺要不坐轎,這里的濕氣太大了."胖子賈德雖然不是狗,但鼻子也很是的靈敏,一嗅就嗅到這里的空氣有異常,除飽含鹽分的水氣,還有一種半隱不現的血腥味.

就像那種死了千萬人的血腥戰場,下雨沖刷過了幾天再剩下來的味道.

岳陽緘默不語.

擁有天目慧眼的他,才能真正看明白.

血腥味絕對不是這白河散發出來的,而來源于白河城內部.

這種血腥氣息不是殺豬宰羊雖然也有一些掩飾,但大部分是人血,岳陽可以無比肯定這點.

"應該是某種鮮血獻祭."鳳仙美人沒有說話,直接以心靈絲帶,連結岳陽和南疆妖王溝通,說出她的判斷.

"看來,這個白河城,還真是一個龍潭虎穴,並不是是傳說中那麼和平平和平靜啊!鮮血獻祭,要打開什麼才需要鮮血獻祭呢?水神宮又或者是其它的遠古遺跡?"南疆妖王也不是茹素的,要知道,茜茜公主除雪無瑕外,最另眼相看的就屬這個東方妖族的公主.

"應該是獲得了神光和憤怒兩位域皇戰死而複仇域皇離開天華域的消息,才弄出來的.如果說白河城這里的人,與中央神殿一點關系都沒有那不成能.他們應該知道太陽王結構算計三位域皇的事,但又不是太陽王的手下……自太陽王設局之後,才弄手腳這一點,就可以得出,如果他們是太陽王的手下,恐怕早就肆無忌憚地鮮血獻祭了不消比及現在.至于這些人與新水殿殿主滄龍有沒有關系,則還判斷不明……我們進去,僅僅是碼頭的苦力工人就擁高達天階六級隱藏實力的白河城,還真是一個有趣的處所啊!"岳陽臉覆著一個新造的銀面概況若無其事,僅以意識與鳳仙美人,南疆妖王她們溝通.

至于柳葉這個小妮子,知道越少越好.

因為她心性太純真,是一個藏不住心事的人,他人只要往她臉一看,就能明白過來,所以最好什麼都不告訴她,只到合適的時候,直接放置她去做就行.

岳陽沒有去看那個正在往嘴巳里拼命灌酒的老鐵錨,只是舉步,帶隊前行.

不過,鳳仙美人和南疆妖王,都明白他說的隱藏高手.

就是這個老酒鬼.

蛤蟆胖子賈德做生意雖是能手,看人隱藏實力卻完全不可,護衛中,只有擁有火眼人之稱的靳云,才帶點迷惑地看了老鐵錨一眼,搖搖頭,最後拋卻了猜忌.就連鳳仙美人和南疆妖王也僅是看穿隱藏實力卻無法准確判斷的老鐵錨,根本不是靳云這個級另外護衛可以看透的,即使他叫火眼人也不可!

岳陽等一行人走了過去,拼命往嘴巳里灌酒的老鐵錨忽然放下了手中的酒瓶,醉眼變得無比的清醒,牢牢地盯著鳳仙美人的背影,似乎要判斷著什麼.

"怎麼啦,一群小商人罷了,這種人,每天都有幾十船."像龍蝦模樣的凸眼人問.

"除中間那個女人有點實力,另外都是地階,何足道哉."大猩猩也完全不像之前所表示出來那般粗野,更像一個心細如發的家伙.

"中間那個女人,肯定比我更強大."老鐵錨冷笑一聲:"至于那今年輕人,概況實力不強,像個吃軟飯的小白臉,但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在那些大事將要成功之前,不容許有一點疏漏,大家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絕對不允許在這個時候出問題.有機會的話,派人去刺探下這群人來這的目的,如果真是來做生意,那麼我們無限歡迎,如果是來做另外,那就要趕早……"

"派浮游去,那小子絕對是個機靈鬼."龍蝦模樣的凸眼人如此建議.

"希望這些人都是真正的商人!"老鐵錨徽歎了口氣,精光閃閃的眼睛暗淡下為,不怒而威的氣勢隱退,又恢複了一個醉生夢死的老酒鬼,將手中酒瓶的剩酒,一口氣灌入嘴巳里.

在遠方,又有幾艘水線幾乎壓近船舷的商船,穿出煙霧,沉甸甸地向白河城駛過來.

老鐵錨粗糙的大手一揮.

所有人又恢複成一群酒氣熏天的碼頭苦力,搶著向船隊迎去:"歡迎來到白河城,你們平安了!"

提供

上篇:正文 第九百九十九章:【淘寶潮?】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一章:【隱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