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四章:【親人,歡迎回家!】  
   
正文 第一千零四章:【親人,歡迎回家!】

水母魚人男想自殺,不過,現在的死亡,對他來說,是個奢侈品.【

可望而不成及.

他不知道自己落在什麼人的手中,但他知道,落在這個銀面男子的手中,自己絕對完了.更可怕的是,自己被檎,族人在白河苦心經營了幾千年的功效,也有可能付之東流.

"就像你剛才跟他說的一樣,你也沒有第二個選擇的可能.其實我不需要你說什麼,因為,像你這樣的小嘍羅,注定不成能知道更多的秘密."尾隨細九一天晚刺探秘密的銀面男子,自然就是岳陽,他一手揪起那個顫抖的水母魚人男,直接把對方扔進封魔塔中,先讓這家伙在封魔塔里面呆一段時間,直到有空了,再放出來研究下是否還有用.

"你,你……"對岳陽自稱是新一代獄皇,細九又驚又疑.

"原想不管你的,因為你的表示實在有點,怎麼說,有點讓人想抽你的臉,父親不打斷你兩條腿,已經算是不錯了.固然,你還年輕,年輕人總是很浮躁的,看在你還有點骨氣的份,我馬馬虎虎地原諒你這一次.你要注意,我很少會原諒他人犯兩次毛病."岳陽同學一伸手,就像拎小雞那般,把細九提在手中,就像塞沙丁魚罐頭那樣把細九塞進那裝得滿滿的貯物戒指里,以三界羅盤,瞬間返回到天梯五層的血色祭壇.

一回到,稍與葉空和海胖子他們打個招呼.

隨手把滿身天界礦石碎屑的細九放出來,就像破麻袋那樣肆意地扔在地面.

他不睬會細九的反應,已經傳送離開.每天三趟的運輸任務,讓他感到自己就像個玩網游時的跑商小號,苦逼得沒體例跟他人申訴.

被迫跑商的岳陽同學走了,海胖子他們淫笑著圍了來,一副對細九菊花很感興趣的模樣.

細九嚇得汗毛倒豎,他不怕死,但爆菊扛不住啊!

"你們想干什麼?這是哪里?"細九發現這是一個陌生的處所,自己曆來沒有到過.要想成為一若合格的追蹤者,標的目的感和區域了解,無疑是重要的一項.細九敢說,整個天華域,除隱霧,煙波海和水下的遠古遺跡不熟悉之外,沒有處所是他不知道的.可是,這又是哪呢?這個鬼處所,根本就沒有一滴水,哪里像是在天華域,如果不是在天華域,那個自稱新一代獄皇的強者,一瞬間能把自己帶離天華域?這是何等恐怖的能力,他難道是傳說中的神明嗎?

"這是天梯,啊對了,也就是你們這些臭屁哄哄的天界原居民所稱號的通天塔,既然這里是通天塔,那我們自然就是通天塔的土著了.怎麼樣,像我這樣帥氣的土著,你沒見過?"海胖子笑得讓細九直冒汗,傳說中特別喜歡爆人菊花的反常,應該就是面前這貨了.

"通天塔?"細九傻了,他萬萬想不到,一瞬間,他竟然讓人帶到了族人幾千年也無法返回的通天塔.

"你還有什麼說的?"海胖子那罪惡的大手按住了細九的肩膀.

"我,我我我是剛才那個他,不,我是獄皇大人的屬下,他剛剛收了我,我是自己人啊,我是通天塔在天界的遺民,我是負責追殺叛徒的追蹤者,剛剛在追殺叛徒時,被獄皇大人救下.【"細九用最快的速度,簡略地把事情來龍去脈說了一遍,他知道對方不會殺自己,但要不說清楚,萬一被這猥瑣的胖子爆了,自己哪喊冤去?為了悍衛自己的菊花,細九決定冒充一回.

"你真是泰坦少爺的下屬?"只見在人群中,有幾個人,搶出鑽出來,一個個熱情地握住細九的手.

"真是新收的?"

"歡迎,我盼了幾多天,老天,終于有新人加入了."

細九讓這些人熱情都弄得幾乎要感動了,那個自稱是靳云的家伙,竟然激動得流下了眼淚,對自己握手又握手,擁抱又擁抱,以示歡迎.

天哪,通天塔的人竟然這麼熱情!

通過這些人激動得雜亂無章又不失熱情的歡迎和自我介紹,細九總算對這群人有了一定的認識.那個笑得很賤模樣長得像個的胖子,叫做海大富,雖然他自稱是一群人之中的老大,但細九感覺他不像,卻是那個酷酷不作聲的冷酷男雪貪狼,比較有可能.除這兩人,那個彬彬有禮最是斯文得體舉止優雅極有修養的天羅王子,則像步隊中的智囊,那個目光如刃身體高瘦卻沉如大山的男子,名叫葉空,應該是團隊中的副手,專門負責給獄皇大人打點的.

厲切厲害兩兄弟不消看了,肯定是侍衛,並且是最忠貞不渝的那種.

激動得流下眼淚的靳云和那個第一個搶來擁抱自己的風羈,應該是步隊中的探路響馬.

至于另外幾個人,實力有的稍低,有的又稍為偏高,好比自稱叫做重冠,黑土,白馬等等幾人應該不屬于同一團隊,因為他們的實力似乎要強很多……

"謝謝,我不知道,你們實在是太熱情了."細九心中感動壞了.

心想,真不愧是族人一直念念不忘的家鄉人啊.就是熱情!

海胖子摟住他的肩膀,搖頭大笑道:"不敷,我們的熱情,你還沒有真正體驗到呢!"他的話沒完,葉空已經一拳揍在細九的鼻子,把沉浸在感動中的細九打得眼冒金星鼻血長流.海胖子沖著不明秘聞的細九一個沉重的過肩摔,將可憐的新人重重地砸在凹凸不服的岩石面.

說時遲那時快,不等細九慘叫,已經有七八只腳踩來,重重地踹著,細九感覺自己身就像被一只萬野牛碾過似的,全身的骨頭都在呻吟.

細九發現,打得最猛的,就是剛才激動得流著眼淚來歡迎自己的那個靳云.

那個熱情地擁抱自己的風羈也毫不遜色,細九敢百分百肯定,如果這個該死的家伙工作時有打人的萬分之一的熱情,他也是世間最好的員工.

"你,你們,哎呀,你們在干什麼?"細九覺得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呢?

"這是歡迎儀式!"海胖子一邊用力地踹他,一邊滿臉嚴肅地解釋,恍如不脫,就無法表達自己心中對細九的喜歡似的.

"等等……"細九覺得大家其實不消這麼歡迎自己,比起握手和擁抱,雖然有點不習慣,但比暴打要好多了.

"我們對所有的新人,都沒有任何的偏見!來,讓我們要拿出最大的熱誠來歡迎這一位新人,讓我們杷美好的傳統延續下去,永遠不要拋棄傳承!胖子,你這是干嘛,你竟然停手?"葉空莫明其妙地看著退出圍打圈子的海胖子.

"你們先打,我餓了,先吃點工具彌補下,沒力氣怎麼能讓新人留下難以忘懷的歡迎儀式呢!"海胖子這話一說,細九就想大哭一場,你打就算了,還要吃飽再打,欺負人有你這麼欺負的嗎?

他沒哭,不過那個靳云哭了.

一邊流淚一邊打.

這個該死的家伙解釋卻是:"我太激動了,我盼這一天,盼了多久……為什麼我是最後一個新人?為什麼泰坦少爺老是不招募新人?我以後我會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沒想到,終于在今天,我的苦難結束了,我,你說我能不高興嗎?"

細九現在終于有點兒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原來新人要受老隊員欺負的!

這個該死的歡迎儀式,究竟是誰發現創作發現的,這也太特瑪的狠毒了?

打了一個小時,大家打得有點累了,都停下來休息,吃點工具補點水什麼的.只有風羈和靳云這兩個偽新人不辭疲倦地執行'歡迎儀式"

恍如不把之前大家打他們的痛苦,一百倍地加在新人身,他們就會死不瞑目似的.

"兩位大哥,要不,休息一下再打!"細九有點認命了,誰叫自己是新人?他現在看見風羈和靳云這兩個家伙累個半死的模樣,都有點不忍心,看來要認真搞好這個新人的歡迎儀式,還真有點不容易.風羈和靳云兩人卻婉拒了細九的建議,暗示再苦再累,也要繼續,身為一個老隊員,要不得讓新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那簡直就是人生最大的失敗!

"好,探問一下,什麼時候還會有新人加入呢?"細九對吃完工具喝完水恢複了力氣又圍來的海胖子他們,提出了最後一個問題.

"慢慢等,總會有的,多則半年,短則一兩個月,應該會有新人加入的!"海胖子很好心地解答疑問.

"……"細九聽到這,發現短時間內報複無望,算是絕望了.

"打可以,能不得不打臉?"細九沒說完,就發現大家立即挑中了這個,作為重點沖擊.

你妹啊,這烏鴉嘴!

又一個小時過去,岳陽已經自南天界'無夜城’,通天塔'岳家城堡’,西天界'綠柳城’這樣跑了三趟,完成了跑商任務,又回到天梯五層.這次,他是帶大家到白河城去的,像海胖子這種懶鬼,要不帶他去曆練下,根本不成能會有大進步.

細九回到了鯨飲酒館,臉比豬頭還要腫,甘泉老板已經認不出這是兒子了.

直到他開口,甘泉老板才活見鬼一般,認出這個豬頭是自己的兒子來,差點沒有嚇個半死.

甘泉老板把細九抓進了秘室:"產生了什麼事?你怎麼還要回來?"他以為兒子逃跑,被人發現,圍攻中逃了回來.細九卻淚流滿面地看著甘泉老板,最後撲通一聲跪下:"父親,我錯了……"

聽見此話,甘泉老板殺機于眸中一閃而沒,厲如利刃地盯著自己的兒子:"逆子,你已經叛變了族人?"

他以為兒子被人拘系了,迫于酷刑,出賣了族人.

細九拼命搖頭,淚流不止:"父親,不是,是一個好消息……"他把自己被那個詛咒魚人中的水母男發現,被俘,再到岳陽呈現,拯救,最後帶他到天梯,產生的諸多事一無遺漏地說了一遍.甘泉老板先是不信,但此時岳陽和海胖子他們,已經呈現在鯨飲酒館之中.

直到岳陽出示獄皇神印,甘泉老板才完全相信,兒子所說的都是事實.

這,簡直就像做夢一般美妙.

幾千年無法返回的通天塔,現在可以回去了.因為獄皇隕落,通天塔與天界的通道被封印,所有留在天界的通天塔遺族,釀成最絕望最無依無靠的孤軍,絕望了幾千年,現在終于看見了曙人…通天塔不單可以返回,還重新擁有了繼承前人遺志的新一代獄皇!

甘泉老板,老淚縱橫.

哭得就像個孩子.

他是個在天界降生的通天塔遺族,曆來就沒有見過通天塔,但祖輩和父輩那種鄉愁,影響了他的終生.

天界就算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家鄉,也不是自己的根……這句話,甘泉老板一天也沒有忘記,他更永遠都忘記不了,在曾祖父義無反顧的挺身而出,掩護族人退卻,與叛族首領決死戰斗時所說的'可惜我的尸骸,無法埋葬在家鄉的土地,否則,我會死而無憾’.

現在,家鄉終于來人了,家鄉終于崛起了,曾祖父的遺願終于可以實現了.

"遺留在天界的通天塔族親人們,你們並沒有被人忘記,通天塔,我們的家鄉,並沒有忘記你們."一同前來的南宮老人,動情地握住了甘泉老板的手:"歡迎你,親人,歡迎你回家!"

"嗚嗚……"甘泉老板流了一輩子加起來也沒有那麼多的眼淚.

在這一刻,他心中完全明白.

為什麼父輩們會那樣的執念家鄉,原來,有了家鄉,才有家,有了家,那顆飄泊無定的心,才真正有了根!

岳陽把這一切交給南宮老人來措置,自己跑回去繼續當護衛隊長.

與南宮老人足足商談了一個晚的甘泉老板,精神奮起地走出房門,幾欲仰天長嘯,他覺得自己和族人幾千年來的努力,一點兒也沒有白搭.並且,原來覺得自己漸漸老邁的身體,現在煥發出無窮的力量,完全還可以再干幾百年嘛!

"父親."站在門口帶點猶豫未定的細九,弱弱地說了句:"我想介紹您加入泰坦……"

"你這個逆子!"甘泉老板一聽,出奇的憤怒了,你丫的被打了,竟然想介紹父親進去做新人,讓你暴打一頓來平衡內心嗎?有你這麼當兒子的嗎?

他立即沖進廚房抄菜刀.

細九嚇得魂飛魄散,慌不擇路地逃命……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三章:【只有死人才知道秘密】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五章:【帥哥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