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八章:【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正文 第一千零八章:【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第一千零八章: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綠柳城.

那怕以前的止風國主,經常給珠光美人舉辦各種宴會,賓客盈門,但綠柳城也從來沒有如此熱鬧過,更從來沒有那麼多天階強者到來過.上萬個天階武者,或是城主,或者領主,或是國主,或是某個霸占地區的總督,或是某個財閥勢力的總裁,或是某個名門家族的家主……除了這些掌握財富掌握軍隊掌握權力的當權者,還有許多真正來看熱鬧的傭兵.

這些傭兵往往擁有一定的實力,渴望建一番功業.

但因為實力關系等等因素,如今的身份地位,還無法達到心目中既定的追求,還無法獲得上位者的賞識.

他們希望,通過這次微風女王登基的機會,看看是否能夠尋找到一個可以真正效命的主上,結束傭兵那種奔bō勞碌的喋血生涯.

不管是抱著什麼目的來到綠柳城也好.

微風女王決定要立威登基這件事,還是極大的刺jī了諸多天階武者,機會,不管對誰來說都是個機會.

如果上萬個天階武者全部進城,綠柳城根本呆不了.這些人的脾氣沒一個是好的,有不少的人,剛在戰場上趕過來,他們多是敵對關系,相互有仇,估計呆不了十分鍾,就會相互摩擦打起來,不死不休,最後極可能會把綠柳城打成一片廢墟.

幸好,龍皇等人早早就預料到了這一點,將所有的來賓,統統安置在東城門外.

靠近城牆,設一巨大擂台.

台下擺放近兩萬的座位,喜歡坐的坐,願意站的站,按勢力團隊分配好區域,相互敵對的不湊堆,身份地位更高,實力更加強悍的天階武者請到首排,較小名氣實力不足的天階武者請自覺退到後邊的區域.

這樣一來,大大地減緩了賓客們爆發沖突的可能.

有頭有面的國主,就算相互有仇怨,一般也會自恃身份,不願意在眾目睽睽之下開戰,頂多是冷嘲熱諷,用言語攻擊.他們帶來的小字輩,長輩或者老大不在身邊,沒看見老大動手,他們頂多也就是與敵人怒目相向,或找相識的朋友聊天吹噓……最重要的一點,這些人都知道,雖說是微風女王要發威,但她畢竟是天罰女皇的妹妹,得罪了微風女王,也許沒什麼,萬一天罰女皇真的成了天華域的主人,誰敢隨便打臉,秋後算帳起來,那還真是一個大悲劇!

所以說,再怎麼拽的人,也得給點面子,不敢在綠柳城這一畝三分地撒野.

真當人家天罰女皇是吃素的嗎?

域皇級強者的威嚴,絕對是不容挑釁的存在,要不然,極晝,雷暴和騰蛇他們何必躲在背後,暗推閃耀,墨焰和狂力他們出來挑戰微風女王呢?

一句話,他們就是害怕天罰女皇真的會當上域皇!

微風女王要立威,白河城那邊的神秘姐妹,當然不能同時存在了,幸好這對于擁有三界羅盤的岳陽同學來說不算難辦.早在兩小時前,岳陽同學這個盡職盡責的護衛隊長,就陪同神秘姐妹上船離開了,讓呆在碼頭上拼命往嘴巴里灌酒的老鐵錨暗暗松了一口氣.

他感覺事情有點不妙,有個同伴'海蜇’出手,准備擒下鯨飲酒館的探子細九.

這種十拿九穩必定成功的事,竟然失敗了.

非但人拿不到,海蜇還失蹤了.

在白河城是出名好手的海蜇連求援的信號也來不及發出,連打斗的痕跡也沒有留下一絲一毫,就消失得無蹤無影,老鐵錨要不擔心才怪.海蜇失蹤,細九和甘泉老板也消失了,仿佛這些人從來沒有出現過似的.老鐵錨一直懷疑他們的失蹤,會不會與這對實力超凡的神秘姐妹有關.但出乎老鐵錨意外的是,這對神秘姐妹渾若無事地離開了,似乎對白河城根本就沒有興趣,電花礦石一收滿船,立即離開.

最讓老鐵錨他感到mihuo不解的是,這對神秘姐妹離開,還留下了一大群屬下,讓他們繼續收購電花礦,完全不像假想中的敵人,倒真有點像急購電花礦石作某種需求的隱世家族.

如果真是敵人,絕對不會留下那麼多人在白河城.

就算留下,也不會是那些初出茅廬的小輩.

根據調查的情報所得,這對神秘姐妹,還真是一路收購電花礦石而來,除了電花礦石,她們幾乎不對任何東西有興趣……她們如此大量地收購電花礦石干什麼呢?

這個問題,老鐵錨想不明白,他也不想過問.

在白河城這里,他只想做好自己.

神秘姐妹不是敵人,老鐵錨最高興,因為他實在不想招惹如此強大的敵人!

看見她們一大早就坐船離開了,老鐵錨原來那顆懸在半空的心,終于放了下來,回歸了原位.

他永遠也想不到,剛剛離開白河城不久,那對神秘姐妹,就瞬間回歸到止風沼澤的綠柳城,恢複了天罰女皇和微風女王的身份.

現在的鳳仙美人和妖王,正伴著岳陽,津津有味地吃著葉大管事精心安排准備了一晚才做出來的豐盛午餐.平時岳陽和她們倆,都在寶典世界里吃,小奴最大的願望,就是每天用美食把岳陽的肚子塞得滿滿的.但是下人嘛,有時候,不能拒絕得太多,必須給他們一點點發揮的機會.

"這龍須赤斑魚蒸得不錯,很新鮮."岳陽同學很難得地表揚了一句.

"是!"葉大管事聞言大喜,同時暗暗記下,泰坦公子比較喜歡吃新鮮的蒸魚,兩位夫人也不抗拒這道菜.

"頭湯也還行,就是最後的甜品,稍微甜了點."口味極之挑剔的鳳仙美人能夠這樣評價,就已經是最大的恩賜了,葉大管事已經准備好要聽她一通批評的,沒想到這次過關了,真不負自己費了一晚上的心神啊!

"菜式的品種tǐng多,味道也還過得去,只有一點,過多的副菜,有點顯不出主菜了,大家盡力服務的心意還是好的,值得表揚,繼續努力吧!相關的人員,統統獎賞,葉大管事,你就不賞了,暫時給你記下,待你再立新功時再賞吧!"妖王的話,讓葉大管事趕緊鞠躬謝恩,他不缺錢,但最怕主人記不住自己,只要主人心中還記得自己這個屬下,那就比什麼都要強.

不過,妖王接下來的一句話,讓他嚇出一身冷汗.

當場跪下.

因為妖王說的是:"把給我們做mi汁沖天雀的那個廚子斬首示眾.我不知他究竟是誰派來的jiān細,也不想知道,但他膽敢做出下毒這種無聊之舉,就饒不了他!"

葉大管事又驚又怒,趕緊磕頭請罪,又發誓要揪出所有的刺客,還微風女王陛下一個安全禦廚.

岳陽漫不經心地擺手道:"不用興師動眾,那道菜的毒必定是在剛剛做好的一刹那下的,否則掩蓋不住,下毒的人只能是廚子,把他斬首示眾就行,無需擴大化,免得影響人心.你回去,跟大家說,只要好好做事,女王陛下不會虧待他們,下毒之人,應該是受到某些人指使潛進來的刺客,與他們無關."

鳳仙美人笑了:"如果那些家伙,以為弄這麼一手,就能毒倒我們,那就太可笑了,天華域所謂的強者,就這麼一點小伎倆嗎?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十分鍾後.

葉大管事押著一個被縛龍鏈捆著偽裝成廚師的大胖子刺客進來請罪.

這次擒下刺客的,除了重冠,黑土,白馬三人之外,還有兄長逝去後舉族前來投靠新女王又立功心切主動請纓出手擒敵的鬼狼,他是青狼的弟弟,實力雖然只是天階三級,但因為有不錯的潛力,岳陽決定暫錄為觀察新人的對象……這樣,鬼狼他能不拼命效力爭取轉正嗎?

"斬,將首級送到東城門示眾,某些人的臉該打一下了,否則,不知天高地厚."妖王一揮手,決定了那個家伙的命運.

"我的主上,會替我報仇的,你們這些女人,遲早會成了……"那個刺客汙辱xing的說話還沒有說出來,就已經讓鬼狼一巴掌扇了回去:"口多身賤,這里有你說話的地方嗎?"重冠他們身為下屬,自然也極恨別人以言語攻擊自己的主上,立即將這家伙拖出去,先暴打一頓,直接活拆了這家伙的骨頭,再斬首示眾.經過這個小小的立威後,不少人對于微風女王的強勢,已經有了一點點了解.

果然不是猛龍不過江啊!

微風女王,她敢以一個止風沼澤之主的國主身份,直接碾壓三位排行天華域前百的大國主,豈是一個小小的刺客以下毒這等下三濫手段可以嚇唬的?

雖然人們不知道這個刺客是誰派的,但對于微風女王毫不猶豫地處決,就可以知道.

這位微風女王,絕對是個強硬派,除非擁有遠勝她的力量,否則,估計閃耀,墨焰和狂力他們,會弄個灰頭土臉!

血淋淋的首級懸掛在東城門的城頭之上.

任何人抬頭,一眼可見.

鬼狼和十幾個同是主動投靠新女王的天階城主,組成微風女王的值守衛士,站在東門城樓上,以防有人盜走這顆首級,要是那樣,實在有損微風女王的威儀.除了他們,還有兩名輕紗meng面的女親衛,在國主府內飛出來,估計是微風女王親自指派,鬼狼他們雖然不認識,但個個恭敬有加,半分也不敢怠慢.

兩女神情淡漠,僅僅是點頭回應,再無言語.

看她們表面的實力.

完全隱匿,根本看不出來,似乎極高,又似乎不足天階……當然,不管如何,既然微風女王親自指派,那就是真正的親衛,比起鬼狼這個暫時記名以待考察的准新人,地位自然不是一個層次的.

"我說是誰,原來是鬼狼你啊!掛顆血淋淋的人頭在這里,真影響我們吃飯的胃口!"有個木口木面的高瘦個子站在人群中,yīn笑連連,沒事找事地挑釁.這人實力足有天階四級,而站在他的身旁,還有十幾個,竟然無一弱手,全是天階三級以上的天階武者,一起揚聲起哄.

"有本事就解除變形術,恢複原來的面貌說話,藏頭lu尾的家伙,敢用真面目說句話嗎?"鬼狼大怒,站前一步,指著那木口木面改變了相貌的高瘦個子道:"我鬼狼把丑話說在前頭,敢碰此人頭,就是惡意挑釁微風女王的尊嚴,殺無赦!"

"哎喲,我很害怕啊!"改變了原來面目的高瘦個子反諷道:"憑你天階三級的實力,也敢逞能,你想嚇死我們嗎?"

"有本事的,你就下來單挑,老子讓你一只手!"

"一看就是個沒種的懦夫!"

"鬼狼根本就是天閹嘛!"

"微風女王座下,只有戰死之士,絕對嚇退之將.我鬼狼不才,若人有冒犯女王的尊嚴,唯有一死!你們這些掩藏真面目的家伙,要是敢搶人頭,我就敢動手,你們還真以為憑你們背後的主子,就可以挑戰微風女王的尊嚴嗎?微風女王登基之日,就是天罰女皇統治我們天華域之始,你們這些家伙,若不歸順,必定全面清洗,不信,你就上來試試!"鬼狼按下火氣,斬釘截鐵地放出聲明.

"誰跟你說什麼天罰女皇了,現在是微風女王要不自量力地挑戰三大國主."

"我們是什麼人你這個狗tuǐ子管不著……"

"搶人頭,那多無聊,說什麼冒犯微風女王的尊嚴,那種事,我們是不會干的,我們只是觀眾,來看看不行嗎?鬼狼,不要給我們按大帽子.再說了,就憑你這種無能之輩的駐守,說不定一陣大風就能刮跑這顆人頭呢!哈哈哈!"

人群中,忽然卷起一陣狂風.

瞬間,飛沙走石.

場面一陣混亂,那個木口木面的高瘦個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躍上城樓,他不向人頭伸手,只向鬼狼伸出手來:"鬼狼兄弟,好久不見,哥哥請你去喝酒,你千萬不要推辭."

鬼狼狂吼,與十幾名天階值守,同時爆發全力攻擊向這個高瘦個子.

然而這個高瘦子身體有金光一閃,竟然僅以身體散發的氣勢,就將鬼狼等人統統震退.

高瘦個子哈哈大笑:"哈哈,太弱了,簡直不堪一擊……"

他的話還沒完.

忽然,城樓下面爆發出一聲震天的轟響,儼然是天崩地裂時所發出的震動,強烈的沖擊bō爆炸開來,震得周圍上千個天階強者全體炸飛數十米外,空出一個圓形場地.于那圓場的中心,有個meng面的女孩子,以穿著精美銀靴的纖巧的長tuǐ,踩著一個四腳朝天肚皮陷凹吐血不止仿佛被巨石砸扁的癩蛤蟆那樣四肢抽抽的肥胖男子.

口吐血沫的肥胖男子兩眼翻白,陷于瀕死的暈厥狀態.

在他身下,地面微微陷入一個圓坑.

圓坑有裂痕,如蛛網擴散,直接數百米外,仍然蔓延不止.

因為失去了意識,瀕死的肥胖男子再也掩藏不住原來的面目,面孔肌肉不斷地變形,漸漸地恢複自己原來的面貌.眾人一看清此人的面孔,頓時不自覺地驚呼起來:"河馬狂獠?竟然是狂力的弟弟狂獠……"

狂獠是什麼人?

在場幾乎沒有人不認識,他是狂力的兩個弟弟之一,實力高達天階五級,雖然不及哥哥,但也是國主級的天階強者.

沒想到,國主級的河馬狂獠,竟然連對面那個小姑娘的一招也接不住就倒地瀕死.

這個小姑娘到底是什麼人?

她就是微風女王?

不對,如果她是微風女王的話,又怎麼會親自來守一顆斬首示眾的人頭呢?但如果她不是微風女王,又會是什麼身份呢?難道說,她是微風女王身邊的shi女?區區一位shi女,也能秒殺一位國主級的狂獠嗎……shi女已經如此強大,那微風女王豈不是……

一念及此,所有人都覺得頭皮有點發麻.

好家伙,原來這個不聲不響的小姑娘,才是近千位天階武者之中的最強者啊!

鬼狼他們也嚇出一身冷汗,幸好自己剛才對她的態度足夠尊敬,否則的話,真是太無禮了!

高瘦個子打了個寒戰,太可怕了,此地不宜久留.他立即騰空而起,身法一展,整個人快如閃電地飛掠,意yu逃離東門城樓這個危險之地.

然而,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無比地看見到這一幕.

在他沒動前,東城樓上另外一個meng面的女子沒有任何動靜,但當高瘦個子一騰空而起,她比他的速度更快十倍,直接一掌按在高瘦個子的背心,快得連他察覺襲擊的時間也沒有.剛才挑釁的人群中,兩個影子飛起來,攻擊那個meng面女子,想救回同伴.

"找死!"meng面女子身形一閃,出現在來襲的兩個影子背後,直接按住兩個影子後頸,無情地將他們的腦袋撞碎在眾目睽睽之下.

在兩人尸體往下掉的刹那,高瘦個子就像一顆流星那樣,砸在地面上.

雙手撐地.

口鼻中噴血如注.

明眼人可以看得出來,他的心髒和肺腑,早就讓那個meng面女子一掌震成了碎片,而且那種毀滅xing的力量,帶有無上的意志威能,根本不可能逆轉恢複.

高瘦個子極力支撐著身體,想站出來,但就像有一座大山壓在他的身上,根本不可能完成直腰.

他的面孔漸漸變形,原來木口木面的模樣恢複原貌,又引起了一陣的驚呼.

"是邪蜥!"

"原來是這個擅于偽裝的家伙啊,明明擁有天階五級的實力,卻偽裝成天階四級,還真是狡猾呀,難怪鬼狼剛才根本打不動……不過,再狡猾也沒用,遇上了克星,嘿嘿,邪蜥也要死了,綠柳城的微風女王,竟然又拿下了一局,看來天華域的風真要變了,哈哈!"

"不知剛才掛掉的兩個是誰?"

"應該是和他同一個級別的國主吧,算了,已經死掉的人,就算是國主也毫無意義了!"

"我,是不會認輸的!"高瘦個子邪蜥拼命地提升自己的力量,他希望直起自己的腰,但這比以背扛起一座大山還要難,因為,meng面女子的腳,就踩在他的脊背上.

有她踩著,邪蜥的脊柱撐得格格作響,卻毫無作用.

meng面女子漫不經心地用力一踩:"無聊,明明已經是死人了,還要掙紮!"邪蜥的脊椎當場踩斷成無數截,肋骨破脅,整個人就像踩成了渣的死蜥蜴.

邪蜥狂噴鮮血,以最後的氣力揚聲大喊道:"我,想知道,我死在誰在手中……"

meng面女子冷哼一聲,與另一個明顯稍小些的女孩子轉身離開:"就憑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高瘦個子邪蜥聽了之後,吐血而亡.

死不瞑目.

更新遲到了,本想碼夠六千字分成兩章,但想想算了,難得湊個大章.

明天,會盡量提前些更新.RO@.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七章:【女王登基,第一戰】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九章:【友情?見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