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章:【嘿嘿,又有好戲看了……】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章:【嘿嘿,又有好戲看了……】

第一千零一十章:嘿嘿,又有好戲看了……

"單挑我嗎?你可真會挑!"岳陽同學有點汗,本來他想低調點,坐在紅轎里面一起陪著琵琶妞的,但奈何女王陛下說登基的話,還是要注意形象,把他趕了出去外面.

因為要讓某個穿越男留在轎子里,她擔心他說不定會用狼狼之手做出什麼來.

車震啊,轎震啊這些什麼的.

sī底下偷偷試一試,不是不行,但還是不要公開表演的好,尤其是剛剛登基的第一天,那樣實在太影響形象!

閃耀准備單挑岳陽這個護衛隊長的邀戰,一說出來,全場為之嘩然.誰都不是傻瓜,自然明白閃耀他安得是什麼心,不就是怕死,站出來搶先挑戰那個最弱的小白臉護衛隊長嘛!狂力的臉se鐵青,有種准備向愛妾介紹自己的過命兄弟卻發現那家伙正睡在自己的chuang上的恥辱感……虧自己那麼相信閃耀這個'兄弟’,誰不知,就在這種時刻,閃耀將廉價的友誼出賣個乾淨.

"口胡!"狂力現在忽然不恨微風女王了,心底反而有一種感jī,要不是她制造出來的威懾,還無法讓閃耀這個無恥的家伙顯現.

他恨不得生撕了閃耀.

但狂力畢竟是國主級的強者,還有一定的自制力.

狂力緊握雙拳,在眾目睽睽之下,他怒火中燒地瞪了眼閃耀,接著,大步走出來,單膝下跪致敬:"狂力誤信小人之言,在此,為之前的無禮冒犯致歉.微風女王登基,威儀八方,狂力願意以鮮血榮譽恭賀,在微風女王腳踏天華域諸位強者登上寶座前,狂力不自量力,願挑戰微風女王麾下最強者……如果僥幸不死,狂力必定全力支持微風女王以及天罰女皇在天華域的征服之旅,絕不虛言!"

前來觀禮的天階們一聽,又是全體嘩然.

別看狂力長得像個腦子也塞滿了肌肉的野蠻人,但事實上,這貨聰明得很,甚至比那個jiān滑的閃耀還要聰明三分.

狂力下跪致歉,給足微風女王面前,又擺明車馬支持她,微風女王之前再生氣也不會讓手下殺了他.

肯定會留下狂力一命.

如此一來,這個狂力反而成了最安全的一個.

同時,還徹底地堵死了閃耀再投降的路子,畢竟同樣的方法再來第二遍就行不通了.

閃耀的臉se也瞬間黑了起來,再看向狂力的眼神,簡直比殺父奪妻之恨還要怨毒,同樣恨不得生吞了狂力這個反戈一擊而且打了個漂亮的反身仗的家伙.

特瑪的,剛才說好了投降,你說再看看,弄得老子現在里外不是人,你倒好,一膝頭跪下了博大家同情,什麼意思?故意讓老子做叛徒惹人討厭然後你裝好人是不是?特瑪的軟蛋,別以為投靠了微風女王,就能保命,想想回去怎麼向上面交差吧!

你的國土領地距離止風沼澤那麼遠,還真以為微風女王可以保得了你嗎?

閃耀暗中決定,只要自己一回去,馬上興兵攻打狂力的領地.

你不是要投降嗎?

那就讓你變成一個光棍司令!

兩個原來並肩作戰共同進退的鐵杆老友,瞬間拆伙,變成了彼此仇視非殺了對方而後快的死敵……

所有人都關注他們倆,場中的墨焰,反而讓大家差點給忘記了.換成平時的話,墨焰肯定會大為光火,讓人無視絕對是一等一的恥辱.但是現在,墨焰卻希望所有人都不要再關注自己,最好把自己給忘了,全副身神統統投放到閃耀和狂力這兩個家伙的身上.

"轟,轟,轟!"

墨焰面對死神螳螂妹妹,根本就不敢進攻.

別說打不過,就算打得過,他也不敢真的動手打傷微風女王的shi女……以黑火罩包裹全體的墨焰,讓死神螳螂妹妹一掌擊破防禦,再來個美妙的翻身,腳後跟倒掛出一道彎月形的光弧,重重地翻掃在墨焰的下巴上.

一顆黑se的流星,疾飛九天之上.

死神螳螂妹妹身體的殘像消失,真身早就已經在千米高空等著.

雙拳抱錘.

重重地擂擊在墨焰的後背心.

那一顆黑se的流星,頓時又以更快的速度飛墜而下,挾著呼嘯的恐怖破空音爆,整個人,大字形砸在堅硬的擂面上,深深地陷入巨石壘成的擂台中.

墨焰感覺全身就像被一萬只黃金猛犸踩過一樣,全身骨頭最少碎了一半.

破碎的內髒差點沒有自喉嚨中震飛出來.

還好,還活著……

這一點,比什麼都重要.

至于什麼當場慘敗,不自量力,自作自受,顏面掃地這些的恥辱,都顧不得那麼多了.面子,還可以在以後挽回,擁有國主級的實力,被人打敗了,還可以做個國主,沒有哪條規定國主不可能戰敗.只要還活著,只要不再與不可戰勝的敵人敵對,那麼一切榮譽都會回來!

"墨焰國主,希望你以後記住一點,別胡亂出頭,有些事情不該你管,就不要多管閑事."紅轎之中,妖王那天籟般的聲音再次響起,她,毫不客氣地呵斥了墨焰一頓.

"謝謝微風女王的警醒,墨焰非常慚愧,在此向女王致歉,並謝過女王不殺之恩."

墨焰不是傻瓜,他知道自己之所以還能活著.

主要不是自己的實力,而是對方那個小姑娘手下留情.

對方最後那一招,完全可以用手刀斬下自己的首級,但那個小姑娘沒有,僅僅是抱拳在背後重轟了一擊,要不是微風女王事前叮囑,估計結果絕對是兩個樣.

如此一來,尚且不知感jī的話,那墨焰就是一個天生的傻瓜了!

他的朋友紛紛飛上擂台,先是向紅轎致敬,又向死神螳螂妹妹致禮.他們看見墨焰生還,非常高興,趕緊攙扶墨焰下去,將擂台交給閃耀.如果墨焰死掉,他們無疑是崩塌了一座最大的靠山,現在墨焰雖然顏面受損,但到底還是在微風女王麾下shi女抗過了三招才落敗的,也算雖敗猶榮,要知道之前的河馬狂獠,同樣是國主,同樣是這個小shi女出手,那家伙卻是秒殺當場.

"這……"閃耀感覺壓力如山迫來,墨焰這家伙沒有死,證明微風女王的氣還沒有完全消去,立威還不夠徹底.

最頭疼的是,狂力那個家伙又無恥地下跪求饒了.

狂力應該死不掉,就算傷得比墨焰還要慘,但生命多半是無憂的.他不死,墨焰又沒死,那微風女王最終要殺來立威的,豈不是自己?如果說以那個小白臉護衛隊長的實力,多半是傷不了自己的,但架不住微風女王在背後的使招,萬一她以偏護手下為名,暗中出手秒了自己,估計全場人也會裝著沒有看見,如此一來,那自己豈不是白白的冤死了?

不打也不行啊,剛才話都已經說出口了.

現在,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膽小鬼!"狂力冷笑一聲,忽然搶在閃耀的前面,躍上擂台,向岳陽身邊的紅,恭敬地見禮道:"雖然不知道尊姓大名,但狂力在此,不知天高地厚地求教,請不吝賜教."

要是沒看見狂力的人,說不定人們還會誤會他是個說話文縐縐的學者.

當然了,狂力為了活命,連下跪致歉都做了,還在乎一點低姿態?再說他挑戰的是一連秒殺包括邪蜥在內三位國主的超級強者,這一位的實力,感覺上要比剛才那位小姑娘強上許多的,換成另一個,還真不敢挑戰她!

紅的雙手一抬.

滿天,像羽毛般的火焰飄飄而降.

不僅是狂力大驚,全場所有的武者也嚇了個半死,這位shi女絕對是參悟了'神念’的超級強者,沒能突破天階五級沒能參悟神念的國主級天階,根本不可能戰勝對方……再多的國主,在這種參悟了神念的強者面前,也只不過是送死而已.

這個差距,比天階與地階的差距還要大,根本就是天階武者一輩子都不可逾越的鴻溝.

狂力當場就跪下了.

他不敢反抗.

當然,反抗也毫無意義可言.

紅的右手緩緩的揚起來,就像花園里的公主拈起一株鮮花那麼輕盈,天空中的火焰羽毛瞬間聚變,尚來不及眨眼,就已經形成了一條火焰鞭子.

啪!

火焰鞭子抽打在狂力身上,狂力硬生生地咬碎了一口鋼牙,才勉強忍耐下來.

第二,第三鞭,挾帶著毀滅xing的力量,呼嘯而來.

狂力的眼神已經絕望.

閉目待死.

在隨後兩鞭的打擊之中,他感到不僅是身體,就連隱深的靈hun,也受到了莫大的鞭撻,痛苦得難以言喻!他忍不住發出震天的哀號,將皮開肉綻的身體,不斷地在擂面翻滾,徒勞無功地作出希望緩解痛苦的掙紮,鮮血沾染了擂面,但鞭笞在他身上的烈焰,卻一直熊熊不熄地燃燒,絲毫不受到翻滾的影響,也沒有加速燃燒,只是不緊不慢地燃燒著狂力的靈hun和肉體.

外人不知道,只有天誅和龍皇他們這些通天塔的武者才知道.

這,就是紅的'痛苦之鞭’.

除了岳陽,就只有她才懂得掌握這種直接鞭笞靈hun的鞭子.

狂力的朋友左右為難,他們想上去救回狂力,但對于這種鞭子的威力卻束手無策,按照這樣燃燒下去,狂力就算救回來,也必死無疑.而且,微風女王沒有開口寬恕,他們根本不敢上去救人.

在狂力的靈hun和身體都燃燒到極限,就快要撐不住靈hun湮滅死亡之際.

紅打了一個響指.

痛苦之鞭所造成的靈hun鞭笞效果消失了.

能將靈hun也同樣燃燒的痛苦火焰,瞬間熄滅,讓差點爆體死亡的狂力險險地撿回了一條命.心急救人的狂力朋友,幾個人飛上來,沒有來得及向微風女王所在的紅轎敬禮,就急急去攙扶狂力.紅不滿地哼了聲,左手再打了一個響指.

人們發現,那幾個魯莽的家伙,在一陣熾烈的白光閃動後,竟然變成了可憐的綿羊.

圍在狂力身邊,咩咩叫,不知如何是好.

頓時,全場哄堂大笑.

笑完後,許多原來對微風女王心中不敬的天階武者,紛紛鞠身致敬,深恐這位掌握了'神力’的shi女,一怒之下,將自己也變成了綿羊.

"狂力國主,我也希望你記住一點,不管你是誰的下屬,都不要做那種意圖以身阻擋曆史洪流前進的無知狂徒,相信你自今天起,也會明白什麼叫做螳臂當車.鑒于你之前的態度,還有你轉變態度的速度,我尚未看到你最大的誠意,所以,你還不算是我們姐妹可以信任的國主,請你以後好自為之."妖王對于狂力,也是毫不客氣地批評一通.

雖然她批評得毫不留情,態度非常嚴厲.

但觀戰的人們,都覺得狂力這個家伙非常幸運,他已經沒事了.

狂力和墨焰一樣,雖然沒有獲得微風女王的信任,但最少已經生命無憂……只是不信任怕什麼,那就拿出最大的誠意做事,獲得微風女王的信任,這其實就是一個最好的機會,換成別人還沒有呢!

"感謝微風女王您的寬容,狂力,此刻真是無地自容,以後,狂力定盡力效死,以報陛下活命之恩."狂力顧不得重創,艱難地翻身爬起來,直接向紅轎叩謝,又感謝紅最後時刻的手下留情,要是最多遲上三秒鍾,他就會達到極限,忍耐不住爆體而亡.

"靠,狂力這家伙走了狗屎運!"

"我也要歸附微風女王,什麼破城主,老子不當了,反正天天打仗,朝不保夕的."

"要是能在微風女王座下的護衛隊擔任個小隊長,我這個領主也不當了,管再多的人,也比不上在女王陛下的座下當差那麼有前途啊!"

"拉倒吧你,就你一個小小的領主,還擔任護衛隊的隊長?國主級別的人家都瞧不上眼好不好,如果我這個國主,能夠進護衛隊,那怕是預備役的,我也認了.你們都給我一邊去,沒有實力還癡心妄想,別笑掉別人的大牙好不好?現在這里有一萬多人,你們好好想想,你們能排在第幾名?還想當隊長,快滾蛋!"

擂台下的那些天階武者議論紛紛,既是羨慕,又是不安.

微風女王的shi女已經這麼強.

那麼微風女王呢?

還有,比微風女王更加強大立志要統一天華域成為新一代域皇的天罰女皇呢?

這些東西,大家連想也不敢想,但大家終于明白了,為什麼微風女王登基,會有那麼大的儀仗,會有那麼多的東方妖族和天階強者前來恭敬……原因很簡單,人家兩姐妹壓根就是域皇那個等級的存在,就算微風女王可能稍遜一些,但也絕對不是國主級的天階可以挑戰的存在!

身邊隨便站出來的一個shi女,都是擁有神念的超級強者.

如果還有人不認為微風女王和天罰女皇姐妹,不是來自天上界,那麼,那個家伙肯定是一個大白癡!

雖然大家不明白,為什麼這對姐妹,為什麼要接管天華域,但肯定有她們的理由,也許是她們看不順眼,覺得天華域亂得太久,亂糟糟的沒人管,影響西天界正常發展,又或者是影響了她們家族的什麼,甚至,可能沒有什麼理由,就是路過這里,忽然生起一個念頭,接手這里,也不是不可能……既然天罰女皇和微風女王兩姐妹要接管這里,那大家還能說什麼呢?

要不支持,要不趕緊溜人.

誰會那麼白癡,站出來做那種頑固不化的阻擊者呢?

狂力和墨焰就是明擺的例子,要不是微風女王今日登基,心情比較好,估計這兩個家伙,都追邪蜥他們投胎轉世去了……

說到這,大家忽然想起,悲劇的人,不僅僅是狂力和墨焰才怪.

不是還有一個'聰明人’閃耀嗎?

那看看他會有如何的收場!

許多人惡意地想,閃耀這家伙會不會當場嚇尿了?狂力和墨焰不死,現在斬敵立威的重任就不可避免地落在閃耀的身上,他還能好運地幸存下來?估計不太可能,因為閃耀的狡猾,極可能已經觸怒了微風女王,像她那樣的強者,最討厭就是小蟲子在面前耍心機.

像立場轉變極快的狂力,就虐得體無完膚,差點一命嗚呼;而比較老實的墨焰,反而沒有那麼嚴重.

現在最jiān滑的閃耀,想在微風女王的面前耍小聰明?

他真是活膩了!

"好了,終于輪到我出手了.雖然我有點懶,不喜歡打打殺殺,只喜歡風花雪月,但既然你已經決定挑選我來對戰,身為微風女王麾下的親衛隊長,身為一個地位很高的大人物,我自然是不能退縮的."岳陽同學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于眾目睽睽下,阿蠻,紅和死神螳螂妹妹她們幾個,動作非常利索地給他換上一套華麗的戰鎧,又把上弦月掛在他的腰際,在臨走前,紅還大膽地湊上來,半掀起面紗的一角,在他的chun上飛快地親了一下,就像個溫柔小妻子那樣預祝他大勝而歸.

"……"下面全體天階的眼珠子掉了一地,不過很快,人們都反應過來了.

這個貌似小白臉的年輕人,根本不是一個普通人.

如果他真是護衛隊長,不可能在微風女王登基的時候胡說八道,必須是與微風女王地位等同,甚至更高的存在,才敢這樣說.而且,也只有這樣,那些shi女,才會嫻熟無比地服shi他穿戴衣甲,才會臨陣給他親wěn祝福!這小子要是一個普通的小白臉,那些可以秒殺國主的shi女會看上他才怪!

別的不說,一句話,閃耀要挑戰這個年輕人,他絕對是踢到了鐵板!

嘿嘿,又有好戲看了……RO@.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九章:【友情?見鬼去吧!】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那我要數一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