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唯一的,帶痛楚的幸福】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唯一的,帶痛楚的幸福】

真心話大冒險,固然不成能只是緘默,否則還有什麼意思?當南疆妖王問起一些邪惡時,只要能夠跟她說的,岳陽同學還是會坦白地說出來,誘惑一下這位好奇心特別重的東方妖族公主也好啊!

其實自雪地溫泉後,兩人的關系就奔騰猛進.

除最後那一關.

戀人間會做的,都做了.

固然,面子掛不住的南疆妖王,還是借戀人雙修之名.

關系突飛猛進後嘗到了許多小甜頭又湧現更多好奇和渴望的她,固然對那些平時隱諱的工具產生求知欲,就算岳陽不提議真心話大冒險,有些工具,她還是會抑制不住悄悄地問他的.戀人之間,還有什麼需要保密,尤其是對彼此身體性格興趣快樂喜愛各方面,全部都希望彼此透明……

"壞蛋,人家對你那些無聊的工具才沒有興趣呢!"南疆妖王臉嫩,怕他笑話自己,禁不住朝他撒嬌.

"問了我好半天,輪到我問你了?"岳陽同學笑得有點壞,讓她好不心慌.

"如果問犯規的問題,那麼我有權利拒絕回答."南疆妖王怕他問一些特別邪惡的問題,就算自己可以全部秘密向他坦白,但那麼害羞的話,又怎能說得出口?

"既然如此,好,女王陛下總得有一點,特權才行."岳陽同學暗示自己胸襟廣闊不會跟她計較.

"哼,算你識相."她可愛地揚起小拳頭,概況雖然是滿意囂張,但心里更多是一種快讓他寵壞的感動.這個大壞蛋,他為什麼要對自己那麼好?東方妖族的公主殿下心里一陣感動,對他那偷偷潛入衣底攀香雪丘的壞手也沒有再捉出去,甚至,在他另一只壞手悄悄地滑下後臀,也只是白他一眼,意思是嗔他:貪心的家伙!

岳陽同學是妞高手,雖然他曆來不會認可,真正的高手,永遠不會像海胖子那樣嚷嚷的.

好,有時候低調才是王道.

采花賊,會公開嚷嚷嗎?

顯然不成能!

穿越男不算是一個采花賊,因為沒有采花賊會負責,但他推倒的妞已經很多,可謂經驗豐富這絕對是不假.

他要是在以前,也許沒有體例幾句話就哄得小美人心花怒放.

不過身為一個穿越男,又經過這麼多妞的曆練,要是連個情竇初開的東方妖族小公主都拿不下來,那他早就該吊自殺了……很快,他附在東方妖族的公主殿下耳邊,悄悄地問了十個問題.開始三個,南疆妖王樂了,捂嘴偷笑,不肯地搖頭,似乎在否認,但分明又是在認同他的提問.接下來的三個問題,南疆妖王不笑了,臉紅紅,最後就連眼睛也閉了,無論如何就是不回答,一副拒絕與他討論這種問題的模樣.

再接下來岳陽問的三個問題,雖然岳陽暗示她不回答又不接受賞罰,就不玩真心話火冒險了.手打點d

可是她堅決要玩.

東方妖族公主殿下的態度,是自己不回答,但他一定要問.

也許是感到他壞手的力量漸漸的大了,她以小手按在高聳胸前,把他的手按住,禁止他再使壞地亂動,讓她沒體例好好呼吸川…

那自褻褲鑽進去的壞手,在一陣探索後,讓她捉了出來.

恨恨地,在面輕咬了一口.

最後,發現某只手指還沾了點散發異香的不知名液體,更是佯裝大怒地瞪他.

他反而覺得此時的她,誘惑之極,禁不住輕輕地親吻她那徽開的櫻唇,野蠻地俘虜她狡猾的小香舌,直將這位東方妖族的公主殿下,吻成了一團軟面.固然,在快活的親吻後,她還不忘要他問自己最後一個真心話大冒險的問題,可是在他輕吻在她的小耳根,問了這個問題是,她卻不依,用粉拳不肯地揍他,暗示他犯規了,禁止他這樣無賴的問題.

"那就是有了?"岳陽同學哈哈大笑.

"沒有."她極力否認.

"沒有說實話的人,可是要受到最大賞罰的."岳陽同學哼哼地威脅她這個可憐的小羊羔.

"歸正就是沒有,人家才不會……真的沒有想過,就算再想也不會亂摸啊,沒有,我不是不敢認可,只是沒有你想像中那樣,禁絕你把人家想得那麼壞,你討厭……"南疆妖王羞得躲在他的懷里亂鑽,死活不肯認可他的問話,那怕此時兩個人的連心結已經相連,心聲彼此完全共鳴,再無一絲秘密,但她的口中,還是不肯意把那種羞人的話說出來.

"有也不奇怪,有時過于壓抑反而欠好,釋放出來後,肯定會輕松些."岳陽同學趕緊撫慰她,自己摸摸這很正常,要換成某些猛女,什麼茄子黃瓜胡蘿啊能用的統統用,弄得那些青菜一點食物的尊嚴都沒有.

"討厭,人家才不是那樣的人呢!"南疆妖王帶點生氣地揚起小粉拳打他,只是力量連一只蚊子都打不死.

"真的沒有?"岳陽同學佯裝不知,非要問個清楚.

"不會嘛,世界樹那次後,有時想你了就好難過,試過一次,但心里很害怕,怎麼也不可,人家是笨伯不可嗎?"南疆妖王羞得無地自容,她忽然想把這個說出來.因為,她怕以後真正與他一起,會存在什麼障礙,萬一自己不懂配合,他肯定會失望,要知道,天罰妞和小奴她們,個個都是伺候他的高手,就連身子原來最弱的無痕,也能配合默契讓他無比歡愉.南疆妖王知道身體沒問題,可是沒真正試過,心里仍然沒有底氣.

"這個很容易學的,再說,以後不需要自己解決,你不是有我嘛,我們一起研究!"岳陽同學暗示願意與新即位的徽風女王陛下一起學習研究,何等好學的好孩子啊!

"一定很疼的……"她其實不怕疼,但怕疼起來就會有所影響.

"我包管,會很溫柔,不要怕."任何沒有經曆第一次的處子城市有這種擔憂,他很理解,輕聲地撫慰她.

"她們第一次都很疼嗎?"東方妖族的公主殿下,忽然覺得情動如潮,原本還想與他多試幾次戀人雙修,享受一下熱戀的感覺,但現在她忽然改變了主意,要不,今天做他的新娘!

長疼不如短疼.

只要自己勇敢地邁過這一步,以後就再也不消怕了.

加油,就連以前水無痕那麼柔弱的身體都沒有任何問題,自己就更加沒有問題了,一定能行的!

南疆妖王鼓起勇氣,伸出小手,輕輕地碰了碰他那火熱的壞工具,明知無痕,落花,伊南她們都可以接受沒有任何問題,但她仍然有種感覺,那就是太大了,大得讓她心虛,大得讓她情不自禁地懷疑自己,疼是一定的,就是怕自己的太小,容不下,沒體例真正的與他一起……

岳陽知道她在擔憂什麼,輕吻她的眉宇.

寬慰她心中的憂慮.

又一把抱起這新即位的徽風女王:"女王陛下,入浴時間到了,請寬衣!"

也不知是怎樣洗完的,過程全忘了,南疆妖王只知道自己無比的舒服,就連眼睛也舒服得不情願睜開.她嬌柔無力地摟住他,心跳有如鹿撞,羞得躲著他的眼睛,不敢與他那燃燒著欲焰的眼神相接觸.

她知道,重要的時刻到了.

今天,會是她生命中一個很是重要的日子.

這,將是她由少女走向成熟的日子.也將是由原來零丁的一個人,融入他的生命中,與他永遠同伴再不分手的一天.

"不要怕,之前在雪地溫泉時,你不是用小嘴親過嗎?絕對沒有問題的,我包管!"他輕輕吻去她的緊張.

"那不一樣,下面太小了,再說,那天才一會兒嘴巳就好累啊!"她還是擔憂.

"安心,交給我,閉眼睛感受就行……"

他主動地引導起來.

戀人雙修的各種技巧,一一在她的身實施,她幾乎一瞬間,就沉浸于其中,不但僅是身體,還有心靈的完全共鳴,也能讓她明白他的渴求和歡愉.

她接受他的引導,雖然拙笨,但她願意學習,願意通過學習去進步,並且就像天賦覺醒似的,她學得很快,做得越來越好.

對自己的暗示,她更有信心了.

熱切地感應到他的愉快,她的心里甚至生出一份自豪.

這個壞蛋,就是自己的愛人,而自己同樣可以給他世間最大的快樂,做得其實不比任何人差勁……

最後的時刻.

這神聖的融合儀式,終于要來到了,在這之後,她將是他的妻子,將是他生命中不成或缺的一部分.盡管先前有許多擔憂,顧慮還有恐懼什麼的,可是經過他的引導和戀人雙修水到渠成的過渡,她現在已經不再害怕了.

"壞蛋,沒關系,你盡管使壞,我一定能行."最後她竟然還要反過來撫慰他,生怕他擔憂自己不敢用力.

"哈,你真是一個小傻瓜!"他忍不住笑了.

"你再笑,我就咬你!"她這不是生氣,而是實在太害羞.

當重要的一刻來臨之際,她感到了身體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痛楚,那種痛楚不像戰斗時受傷的痛苦,而是一種直接痛入靈魂最深處能讓記憶永琲漫_妙感覺,既痛苦又幸福,既難過又舒服,既羞恥又美妙,既排斥又不舍,既鹵莽又溫柔,既損傷又融合……即使窮盡世間一切言語,也無法描述那種感覺的萬一.她在這一刻,另外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一點,自己會永永遠遠地記住這份唯一的又帶痛楚的幸福,一輩子烙印在靈魂的最深處.

因為,這是自己生命融合另一今生命的開始.

自這一刻開始,這個壞蛋,他就不再是一個哄自己玩脫衣真心話大冒險的大男孩,而是自己的丈夫!

眼淚禁不住流淌出來,這絕對不但僅是因為痛楚,更多是因為心底的幸福……她說不清楚,歸正一種很矛盾的感覺,讓她發現自己似乎一刹那就長大了,並且成熟了許多.

他俯下來,輕輕地吻去她的淚痕.

吻得很輕很輕,似乎稍徽用一點力氣,就會吻痛了她似的.

她心中一陣的感動,笑了,雙臂緊緊地摟住他,用力地咬他的嘴唇,在他痛苦的一瞬間,又松開小白牙,小香舌溫柔地舔著自己留下的牙印:"好了,報仇了,壞蛋,我沒有關系,想使壞就使壞,我是你的徽風女王,是你的公主殿下,也是你溫柔的小妻子……"

當他真的開始使壞的時候,她卻皺起了眉頭:"哎呀,你這簡直就是想謀殺女王陛下,太疼了,誰說做這個很舒服的,哎呀,這輩子要都是這樣,我就死定了!"

"要不,停下來緩一緩?"某狼故作好心.

"疼了好半天你才說,禁絕裝好人!"她抹著眼淚批評他,好,女王有令,說不得停下,那自然只能繼續努力直到鞠躬盡瘁了.

河蟹章節,小朋及正人君子繞道而行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真心話大冒險】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真龍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