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摸摸,再摸摸】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摸摸,再摸摸】

青萍返回房間,躺在床,合雙眸,很安靜地休息,呼吸均勻悠長,如同入睡了一般.

她給人的感覺是,仿佛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

一切如常.

幾小時過去,除了中途起來接過值守在門口的衛士敲門送來的晚餐.

她一直保持著這種沉眠姿勢,一動不動.

夜幕,漸漸降臨……經過兩天盡興的狂歡,船的游客精力再好,也難免有點疲乏.跟平時不一樣,今天的晚間舞會,只到十點左右,就宣布結束.各人擁著自己的伴侶,回去休息.只有極少數精力特別旺盛的年輕人,還不想睡,幾十個人,帶小妞和酒水,跑到船頂的望海塔去看星星.

看星星這種文藝的東西,從來就不是群體活動.

但在高空,迎風群戰.

這種舉動倒比較符合年輕人的興趣愛好和旺盛精力.

在他們玩得最瘋最激動的時候,一群不速之客闖了進來,卻不是加入,而是揮動收割生命的鐮刀,帶走了一條條正在狂歡中的生命.鮮血,如花綻放;生命,卻如落葉枯萎.

殺戮,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了,無聲無息地,不斷演.

原來一直緊閉著眼睛睡眠的青萍.

眼睛忽然急劇睜開.

精光閃閃.

比煙霧還要輕盈,比狸貓還要靈巧,青萍無聲無息地打開房門,閃電般出手,擊在守衛後頸,輕輕地將那個鯰魚般的家伙,拖進房間.一分鍾後,一個穿著守衛裝扮的影子,走出房間.只見這個影子微微低著頭,高速又無聲地,向前滑行.

在遇見每一個船的巡邏守衛,影子都會發出渾厚的男聲,先說一句:"先祖榮耀."

而聽見的守衛,則立即會恭敬地立正,回答:"輝煌至今."

影子地越過了僅供富豪休息的貴賓區.

沿著走廊一直向里飛馳.

直到一間鑲飾著金桂葉的豪華套間,才站定腳步.影子在伸手去碰門把時,曾經有一秒鍾的猶豫,似乎想放棄自己的計劃.但在一秒後,影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將猶豫排斥掉,堅定了自己的理念.在握住門把,打開門之前,影子還謹慎地看了看周圍,夜深人靜,看起來非常安全,沒有任何人在這個貴賓區出現,也沒有任何可疑的東西潛藏在黑暗中.

影子輕輕地一咬牙.

握住門把,一扭,整個人飛滑進去,在無聲無息地隱進里間的同時,巧妙地把門關,不發出一絲聲響.

"啪啪!"

黑暗中有人拍手,鼓掌.

接著有明亮的燈光照耀了整個豪華套間的廳堂,影子在短暫的適應後,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有三個人.一個是大猩猩般的肌肉男,他的眼睛充滿了嘲諷;另一個是這兩天占盡風搶走了岳陽同學的水蜘蛛,她的眼眸中沒有嘲諷,反而是一種理所當然,似乎覺得青萍一定會這樣做似的;最後一個人,是穿著大副服裝的老鐵錨,現在的他可不是一個水手苦力的潦倒模樣,而像個不怒而威的國王.

老鐵錨看向青萍的眼神跟前兩人不一樣,是充滿了沉痛和歎惜.

影子一看見他.

整個人微微地晃了下,似是恐懼,又似是獲得解脫.

頭盔,讓影子緩緩地摘下來,顯出她的真容,正是一直佯裝安靜思過後忽然襲擊守衛逃出來的青萍.

"為什麼?"老鐵錨帶點不明白地問.

"我也不知道……沒有特別的原因."青萍蒼白的臉露出一種讓人看起來會立即心生惻隱的慘笑.她的嘴唇有點抖,手也有點抖,似乎有點承受不住打擊的樣子,整個人有點搖搖欲墜.

"原因?我知道,你是一個淫龘蕩的賤貨,喜歡那些小白臉,為了他們的臉,你可以出賣族人.臭婊子,我早就說你靠不住,現在我沒有說錯?當聚血計劃開始,你卻佯裝思過,還以為可以騙過我們,偷偷的跑來這里釋放你那些奸夫.可惜,你的計劃永遠不可能得逞,我早就識破你了!明明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婊子爛貨,還裝什麼聖潔的珍珠女,也就是我哥哥那個白癡,才會相信你!"大猩猩肌肉男惡毒地嘲諷起來.

青萍嘴唇微微動了動,最終沒有辯白.

妖豔的水蜘蛛嘖嘖嘖地笑道:"愛情的力量,據說是世間最偉大的,浮萍她做得沒錯,為了情人付出自己的生命,為了情人,背叛自己的族人,多麼的感人,我都快要感動得落淚了."

老鐵錨看著青萍.

良久,才長長地歎息道:"其實在年輕一輩中,我最看好的,就是你.相比起年輕一輩中實力最強的風猿,相比起吸收能量最多為了族人貢獻最大的水蜘蛛,我最看好的,依然是你!雖然你不是我生的,但我,一直都當你是我的女兒.你的所有知識,生活技能以及戰斗技巧,都是我教的.你無疑是年輕一輩中,最聰明的一個,我和幾個老家伙,一直覺得,未來接任城主之位,會是你這個繼承遠祖之血最多的聰明女.就算你當不聰明,相信也會是城主的妻子,城主的母親."

"你的前途,無可限量啊浮萍,你為什麼要走這條道路呢?你知道你這樣做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你要背叛生你養你栽培的族人!"

"我非常痛心,在你回房思過的期間,我一直希望,你能夠聽令."

"但你,偏偏出現在這里,你太令我失望了."

"還記得我是怎麼教你的嗎?我告訴你不論什麼種族什麼樣的男子,都不會接受我們詛咒一族的.我們詛咒一族,也永遠只能在族內通婚,不可能外嫁,也不可能外娶.我早就告訴你,在執行任務時,不要動真感情!你一直做得很好,為什麼會輕易地淪陷在幾個小白臉的手中?他們除了一張臉長得好看,還有什麼?他們沒有實力,沒有經驗,如果不是背後有個族群在支撐著,他們恐怕早讓傭兵或者盜賊劫殺了.就是這樣的一群二世祖,你竟然喜歡了他們,真是讓我很不明白!如果你喜歡一個天階五級以的強者,那我還勉強可以理解,浮萍啊,我的女兒,你怎麼變得如此愚昧呢?"

"……"青萍聽了,默不作聲,沒有辯解,也不全部認同老鐵錨的說話,還是堅持己見.

"愛情總是讓人盲目的,哈哈哈,其實我也挺喜歡那個小白臉的,可惜他今晚就要變成血漿,否則,我還真想吸吸他的能量,除了臉長得帥,他那里也特別棒,無人可及,讓他變成鮮血祭品,還真是可惜."水蜘蛛看著青萍的臉色,故意這樣說,故意這樣去刺激對方.

可惜,青萍依然不為所動!

大猩猩般的肌肉男,得意地走出來:"臭婊子,跪下乖乖受死!"

老鐵錨哼了聲,大猩猩和水蜘蛛趕緊閉嘴,低頭肅容,等待他的發令.老鐵錨盯著青萍那蒼白的小臉,殺機陣陣閃動,一只大手已經抬起來,似要立斃青萍于掌下.大猩猩和水蜘蛛低頭不語,臉卻暗露喜色,靜等青萍的死亡.然而,老鐵錨最終卻沒有動手擊殺,甚至把手放了下來:"浮萍,我最聰明的女兒,現在,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只要你親手殺掉他們,那我就原諒你這一次錯誤……"

"元帥?"大猩猩和水蜘蛛慌了,趕緊勸阻.

"你們閉嘴."老鐵錨怒哼,兩人嚇得渾身發抖,如同暴風雨中無處容身的小雞.

青萍忽然跪下來.

恭恭敬敬地給老鐵錨叩首,開始,老鐵錨的臉還有一絲喜色,還以為青萍決定回頭是岸,但是,青萍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他怒發沖冠.因為,青萍說的是:"元帥,我的授業恩師,我最尊敬的父親,請您原諒,我不會那樣做."

老鐵錨憤怒爆發的能量,幾乎要將整間廳堂震成齏粉.

好不容易,才勉強壓抑下來:"為什麼?你告訴我,這是為什麼?以你的聰明,應該知道我已經把他們統統地抓了起來,他們已經死定,你為什麼還要執意這樣做?不論你是否親手動手,他們都死定了,你是知道的!"

青萍慘白的臉,露出一絲苦澀的微笑.

搖搖頭:"自門外,我就猜到會這樣,但是,我還是進來了.元帥,如果你問我原因,我說不出來,我與他們僅僅是認識幾天,又是執行任務,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要讓感情影響自己的任務.但是,我做不到,我發現,自己很向往他們那樣的生活,那怕他們是在爭吵,也比我們在歌唱,還要讓我感到安心……他們是完全無害的,我們這里,任何人的生活,都有目的,都有目標,為了目的和目標,都會做出某些傷害別人的行為,包括我自己以前也是一樣.以前,我不覺得這樣是錯的,但是認識了他們之後,我才覺得,自己這樣的生活,非常無聊.我希望像他們一樣自由自在地生活,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喜歡誰,就喜歡誰,想到哪里去玩,就到哪里去玩……我不想做個叛族,我覺得這樣活很累,我要像個正常人那樣活,我要像個正常人那樣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

"你覺得他們會接受你?"老鐵錨憤怒地責問:"你覺得他們哪個會喜歡你?"

"沒有,他們沒有一個喜歡我,他們個個都待我很好,當我是朋,但他們沒有人喜歡我……這才是我痛苦和可悲的地方!"青萍蒼白的臉,顯現一片坦誠.

"這就對了,他們根本不可能接受你,根本不可能接受我們詛咒一族,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傻?"老鐵錨大吼.

"我也不知道原因!"青萍痛苦地搖頭道:"我的理智也明白,他們與我是完全不同的,是兩個世界的人,我不應該跟他們在一起.但我的理智,讓我心中的希望擊敗,我希望跟他們在一起,那怕他們不會接受我,那怕我是詛咒一族,不可能跟他們在一起,但我仍然有這種渴望."

"殺了他們,你重新變成我們的一員!"老鐵錨沉聲喝道.

"不!"青萍搖頭拒絕:"那怕死,我也不會傷害他們……元帥,我的父親,請允許我最後一次叫你父親,請你原諒我的任性,以後,請當沒有過我這個徒弟和女兒!我,我真的很希望自己變成一個人,而不是魚人,我知道不可能,但我還是希望能夠更加接受人,我希望,下輩子變成一個人類,可以跟他們生活在一起."

"簡直不可理喻!"老鐵錨氣得連肺都要炸了,好幾次想動手斃了青萍,最後還是壓下怒火,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我給你最後的機會,你說出你喜歡那個男子,我用詛咒之血,把他變成我們的一員!"

"元帥?"大猩猩和水蜘蛛驚極,竟然到了現在,元帥還希望挽回這個浮萍?

"……"青萍也驚愕莫名,她先是湧現一陣的歡喜,認為事情有了好轉的契機,隨即又搖頭:"我,我不能那樣做!他們可以死,但不能讓我們汙染!我沒有喜歡那一個,不,不,我沒有特別喜歡的,盡管殺了他們,我甯願他們死去,也不願意看見他們變成魚人……"

"反對無效,將她扔進牢房,找出她最喜歡的那一個男的,別的全殺了."老鐵錨以手按在青萍的頭頂,一種特殊的能量,打開了她身體叛族的遠古詛咒,讓青萍痛苦地尖叫起來,渾身湧現出紫黑色的遠古符文.

"我給你一個小時,你可以帶你喜歡的男子,回到我的面前.過了這個時間,你不回來,你就會讓遠古詛咒化成一團血水."

老鐵錨的大手,重重一揮.

水蜘蛛立即像老鷹抓小雞那樣,把全身虛脫無力的青萍抓在手中,嘿嘿陰笑幾聲,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大猩猩肌肉男帶點焦急:"大元帥,浮萍明明是我哥的,怎麼便宜外人?就算那小子在詛咒之血下,變成我們一樣的身體,也難免包藏禍心啊!而且浮萍她身體的遠古詛咒,已經打開,一小時內沒有男性的詛咒之血中和,就會融成血水而死,就算那小子接受詛咒之血,也在變形中,哪可能立即與她那個……我哥又不在這里,這,這,就這樣死了也太可惜了!"

老鐵錨瞪著他:"水猿,你的意思是,你想代勞?"

大猩猩肌肉男不敢與老鐵錨正視,低頭,吶吶地回答道:"浮萍是年輕一輩中最漂亮的,又因為要培養成未來的城主夫人,一直沒有破身,要是融成血水死了,那太浪費了.我哥不在,你看是不是?元帥,我對您可是一直忠心耿耿的!"

"水猿,坦白說,我要浮萍帶個情人出來,是個緩兵之計,我根本就不會信任和接受一個人類.而且,複活遠祖的血液,需要大量的純正人類鮮血,他們這些是最合適的選擇,少一個都不一定夠滿足複活的條件.浮萍是一時糊塗,我希望她迷途知返.水猿,你對她的追求,我是知道的,雖然你不是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一個,但你的確夠忠心,為了族人百分百地付出,我對你的表現,還是比較滿意的.這樣,假如你的哥哥風猿,趕不及,我考慮把挽回浮萍的任務交給你,但僅限這一次,她是注定要成為未來城主夫人和未來城主母親的,我們費了多少心血培養她,就是為了下一代的延續!"老鐵錨既示恩于屬下,又警告對方不要貪婪.

"謝元帥,水猿必永忠效死!"大猩猩喜極,跪下來,瘋狂地磕頭,頭如搗蒜地感謝.

一排陰暗的底艙,暫設為牢房.

不時有變異魚人進去,將某些軟綿綿毫無反抗能力的人類拖出去,戮頸放血,大量地收集鮮血,以待後用.

水蜘蛛,來到一間小小的底艙牢房前,命令守衛打開鋼蓋,將青萍直接扔進去,嘿嘿地陰笑:"我最漂亮又最聰明的好姐姐,請和你心愛的小情人,愉快地享受生命中最後的這一個小時!"

青萍身不由己,'啪’地摔在一個人的身.

抬頭一看,發現自己砸中的人,竟然是那個最為討厭的大色狼.

"這是神馬情況呢?坐牢還有美女投懷送抱,這牢坐得值!"岳陽同學把懷中的青浮放在冰冷的艙底,細心的天羅王子,還不忘先在面鋪下他的外套,讓青萍差點沒有感動得掉下淚來.不過,她的感動一秒內,就讓岳陽同學的舉動給破壞了,因為他的狼狼之手,按在她那高聳的胸前,佯裝感覺心跳的樣子:"還好,這個天掉下來的美女還有心跳……"

"廢話,瞎子都可以看得出她是活的!"海胖子大怒:"就算是死的,你也不能摸她的胸!"

"如果她死了,還在乎我摸嗎?"岳陽同學表示死人不會反對自己的襲胸.

"但她現在沒死!"海胖子快氣暈了.

"她是沒死,不過貌似也沒有反對,她喜歡我摸她!"岳陽同學說青萍不說話就是默認,這種野蠻的色狼理論讓青萍差點沒有要一腳把他踹飛天九霄云外,摸了你直接承認好色不就完了,還要賣乖?

"啊,她要是不反對,那我也摸摸看……"海胖子挽起袖子,但沒等伸手,就讓葉空一腳踹趴下了.

"豬啊你,這是青萍妹子!"葉空似乎現在才認出是青萍.

"是青萍妹子,但我摸摸也沒關系?我這是關心她."海胖子還強詞奪理地爭辯.

"關心你的頭啊?"葉空讓海胖子思想有多遠就滾多遠,這樣一來,海胖子可委屈了,他指著岳陽大叫不公平:"剛才他摸了,你怎麼不說?便宜都讓他給占了!"

"八戒,我是真關心她……你看她渾身長滿了紫斑,估計快死了,摸摸她,是滿足她一輩子沒有男人摸過的遺憾,這要冒很大風險的,要是這紫斑會傳染怎麼辦?不好,你看這紫斑不斷地延伸,估計會傳染,我們還是離她遠一點為好."岳陽同學表示青萍這妞死了五成,另外五成也快死了.

"有沒有辦?"雪貪狼忽然問.

這個冰塊男的關心,讓原來想咬死岳陽的青萍,忽然感動不行.

想不到啊,這個冰塊也會關心自己,如果說王子殿下關心,那也就罷了,但冰塊這個家伙可是不會關心人的!

天羅王子仔細地看了青萍皮膚滲出來的紫黑符文斑痕,輕輕搖頭:"一種很強的詛咒,應該自靈魂,血脈里爆發的,爆發期非常短,就像決堤的洪水一樣凶猛,根本是針對她這種族群身體的毀滅,根本不可能化解.別說化解,就是想緩和,也不太可能!"

岳陽同學不知什麼時候掏出一個雞腿,大啃起來:"我早就說過了,她死定了,不用一個小時,就會融成一灘血水,而且死時,會極其痛苦."

海胖子看不過眼:"她就要死了,你還吃雞腿?"

岳陽奇了:"你的意思,我要號嚎大哭?我跟她又不熟,她死了,我最多回去告訴柳葉,讓那個同情心特別強的小丫頭掉幾顆金豆子."海胖子聽到這,又怒了:"你跟她不熟,你跟她不熟你摸她的胸干嘛啊?我跟她那麼熟都不好意思摸,你太過份了!"

岳陽同學聽了這個批評,滿不在乎地叭嗒著嘴巴:"摸摸又不少一塊肉,這有什麼,不怕傳染你也摸摸?"

海胖子立即如同蛇咬般縮手:"我可是正人君子,像乘人之危這種事本大少是絕對不會做的!王子,摸摸會傳染嗎?"

"應該會!"天羅王子一說.

"我的媽啦,我可是自小就立志要做個乖孩子的!"海胖子立即嚇得怪叫一聲,趕緊躲到葉空的背後.

"摸摸其實沒啥,反正快死了,不摸白不摸……胖子同學,你以為我們還能活著走出這個牢房嗎?反正就快要死了,干脆爽一把,雖然那些詛咒很嚇人,但其實手感還是不錯的."岳陽同學不同,他的膽子比天還大,竟然又一次當眾襲胸.

"你,你摸夠了沒有?"青萍差點沒有氣得當場暈過去.

"你不說,我還以為你喜歡?剛才我以為你暗爽中,所以又過來配合你一下,你不喜歡嗎?"岳陽這話,簡直能雷死人,青萍都氣得翻白眼了,他最後卻一本正經地勸告:"你胸前的規模其實不是很大,你應該多吃點木瓜燉奶,據說有助發育!"

"木瓜燉奶有助發育嗎?好,我記下了!"海胖子拿出一個筆記本,認真地記錄下來,估計這秘笈以後是要傳給子孫後代的.

"配合睡前按摩,最少要二十分鍾."岳陽同學毀人不倦地傳授.

"謝謝老師!"海胖子的表現,如果在讀幼兒園的話,絕對可以拿小紅花了.

"別鬧了,能不能讓我說幾句話?"青萍這輩子沒見過就快死的人還能鬧成這樣的,真是哭笑不得.

六千字奉,二章合一.

嗯,那等于昨天更新了四章喔,同學們,票呢?

……未完待續.如果你喜歡這部作品,歡迎你來到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你讓我很失望】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越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