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傳說中的抖M屬性?】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傳說中的抖M屬性?】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傳說中的抖屬xing?

天羅王子搖頭道:"這位水蜘蛛小姐,非常感謝的你的好意,不過,我們不需要!"

葉空冷笑接口:"沒錯,你不過是想讓青萍失去帶一個人離開的返回機會,什麼幫助出逃,簡直是笑話,你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嗎?我們不會離開,青萍,你帶海胖子走吧,那樣做,最少有兩個人可以獲得安全!"

水蜘蛛一愕.

旋轉囂張無比地狂笑起來:"你們猜到了我的用意,那又怎麼樣?你們現在手腳發軟,有如軟腳蟹,毫無反抗的力量,我們把你們統統抓出去,再扔到救生艇上.誰要你們配合,我強迫執行不行嗎?再說,就算這一趟出逃是由我策劃的,你們難道就舍得放棄它?只要你們離開牢房,上到救生艇,那麼元帥就會認定浮萍死不回頭,無論你們能不能安全逃離,結果,都會是一樣的.相反,如果你們把握住了這一次機會,你們就可能有百分之一的機會逃出生天!"

青萍看葉空要反駁,趕緊揮手阻止:"她說得沒有錯,雖然這不是我們希望看見的,但的確是一次機會.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要拼一把!水蜘蛛這樣做,就是想徹底堵死我重返白河城的可能,為了讓我徹底決裂,她一定會替我們弄到救生艇的."

水蜘蛛哈哈大笑:"聰明,不愧是號稱年輕一輩中最具智慧的浮萍啊!沒有錯,元帥根本舍不得殺死你,他視你為女兒,只要你帶人離開,那麼他肯定會饒恕你.但是,我不會讓你回頭的,我要將你送離這條船.浮萍,如果你不那樣做都不行,你必須給我真真正正地決裂白河城,徹底與元帥反目.當然,你可以反過來,利用這次機會來挽救他們的生命!你自己做一個選擇吧!是回去認錯,繼續做你年輕一輩中最具智慧的浮萍,還是做犧牲自我偉大地以自己的生命拯救這幾個帥哥的青萍呢?"

"別答應她,這是個瘋子!"葉空急叫.

"這麼漂亮的妞,瘋掉可惜了."海胖子流著口水地喃喃自語.

"閉嘴."水蜘蛛瞪了海胖子一眼:"如果誰不老實,我立即送他上路,最重要的是,你們誰不配合的話,我就找幾十個守衛來,盡量地蹂躪犧牲自我來保護你們的浮萍!立即給我一個答案,是返回白河城,還是離開?"

"我選離開."青萍緊咬著牙.

一字一句地作出回答.

她知道這是一條不歸路,明知水蜘蛛是故意陷害自己的,但她沒有第三個選擇.

而且,為了盡可能地挽回海胖子和葉空他們的生命,那怕是萬分之一的機會,她都要拼一把.

水蜘蛛好不快意,瘋狂地大笑起來.

隨即閃電般抓起青萍的手臂,冷冰冰地沖著海胖子和葉空哼道:"跟上,如果我發現你們有誰敢耍花招,我就把浮萍變成世間最悲慘的女人,不信,你們可以試試!"

她的威脅,就連好脾氣的天羅王子也怒了.

天羅王子肅容,決然地立下誓言:"今日之仇,如果尚有重逢之期,必定十倍返還!"

雪貪狼眸中的寒霜,簡直可以滅絕天地.

但這個冰塊男忍了下來.

沒有大爆發!

水蜘蛛對于天羅王子和雪貪狼他們,完全無視掉,不屑地冷笑:"你們還是先期望能夠順利逃脫生天吧!煙bō海的漩渦處處,水怪無數,如果你們真的那麼幸運,能夠逃脫,那麼,請一定記得來白河城找我,姐姐一定會請你們吃死亡盛宴的大餐!"

有了水蜘蛛的掩護和安排,果然很順利逃出了船底牢房.

在船尾,一艘細小狹長的救生艇,靜靜地停泊在那兒,周圍一片寂靜,整個逃脫計劃,格外完美,可謂神不知鬼不覺!

事以至今,也不容猶豫.

葉空,海胖子他們七手八腳地抄起船槳,奮力劃水,盡快讓救生艇離開豪華游輪.

水蜘蛛高高在上地站在游輪的船舷,俯視著.

本來大家還以為這個毒女會高聲喊叫有人逃跑了,誰不知沒有,水蜘蛛一直冷冰冰地看著青萍乘船離開,一言不發.比起走脫幾個人類囚犯,水蜘蛛她更在乎的是浮萍這個深受上層欣賞的宿敵.如果喊有人逃跑,浮萍很容易就會追回來,追回來,那她就不可能會死.

上層必定會留下她的生命.

為了讓這個宿敵,永永遠遠不可能再返回,水蜘蛛決定,把這個宿敵放走.

讓她遠離……

只要一個小時過去,得到不變異魚人男的詛咒之血中和的話,那麼浮萍就會變成一灘血水.在這個期間,絕對不能讓她呆在船上,否則,上層隨時都會改變主意,饒恕她的生命,將她挽救過來.

"再見!"水蜘蛛嘿嘿地yīn笑起來.

沒有了浮萍這個宿敵,以後的白河城,就將是自己的天下.

未來的白河城城主夫人,未來白河城城主的母親,那個位子屬于自己!

水蜘蛛盯著救生艇滑入黑暗,直到遠遠地離開,完全看不見影子,才覺得計劃成功,得意又無聲地笑了.她又呆了接近五分鍾,才悄然離開.而在她離開後,黑暗中躡手躡腳,一個鬼鬼祟祟的黑影走到船尾,往救生艇離開的方位,遠眺了一下.

天上,月亮自層層的烏云中上鑽出,僅僅是幾秒的時間,就可以清晰地照映出黑影的真面目.

這個黑影真面目就像個肌肉橫生的大猩猩.

他,正是之前與青萍敵對的水猿.

"到嘴的肉,想跑?沒門!"大猩猩般的水猿,眼中盡是yu望,他的臉孔因為心理扭曲而顯得格外猙獰.趁左右無人,大猩猩水猿無聲放下一只救生艇,輕盈地躍上去,以手一撥,救生艇立即以如離弦之箭的速度,追向岳陽所乘坐的那條救生艇.

"唉……"船上的黑暗之中,似乎有一聲歎息響起來.

若有若無.

轉瞬,消失無蹤.

岳陽他們所乘坐的救生艇,前進了十分鍾,遠古詛咒全面爆發的青萍,再也忍不住,櫻chun內噴出了一口鮮血.

大家圍上來,青萍卻搖頭又擺手,表示大家安靜,先聽自己說幾句.

青萍拭去chun角的血漬,又自懷中掏出個小鏡子.

趁有月光,一邊照鏡子,一邊以梳子仔細地梳理好自己的長發,整理好儀容,似乎想在最後時刻,給大家留下最佳的印象,最好的記憶.她臉上綻放出微笑,心情愉快地問:"怎麼樣?我稍微打扮一下,還可以吧?"

海胖子毫不吝嗇地豎起一個大拇指:"美,你是我在白河城看過最美的美女!"

他說是白河城最美,不是說天界最美.

但青萍不介意,能夠做到白河城最美就已經足夠了.

她眉開眼笑地向海胖子點頭,連聲致謝道:"胖子,謝謝你!在這,除了想說謝謝,還想跟你說聲對不起,一直以來,我都對你提不起好感,但在這最後時刻,我對你完全改觀了.雖然你是一個看起來很欠揍的胖子,但真正了解相處過後,就會發現,你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朋友."

海胖子大汗:"這種表揚,我還真是第一次聽到,好吧,我全部收下了."

"葉空."青萍轉臉,向葉空道:"你就像木頭一樣,當然,比你更木的是厲氏兄弟,你們三個,根本不會討女孩子的喜歡,如果哪個女孩子要跟你們戀愛,那就可憐了,你們根本就不是一個好情人.不過,不會是好情人的你們,卻會是最好的丈夫,如果哪個女孩子嫁給你們的話,一定會幸福終身的.我在一開始看見你的時候,心里就有這種感覺,我知道,你以後一定會是一個好丈夫."

"謝謝,我現在才知道,我以後會是一個好丈夫."葉空大笑.

"你不是看上葉空這個猴子了吧?你這是什麼審美觀點?猴子剛在五指山爬出來,瘦得皮包不住骨頭,不中看又不中用,哪有我海大少這麼優秀,不如選我吧!"海胖子毛遂自薦.

"我不選你……"青萍這一說,海胖子就沮喪地蹲到船尾畫圈圈去了.

青萍看著葉空,忽然一笑:"葉空,別緊張,我也不選你……"葉空立即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要知道,剛才她說他是個好丈夫時,他可是背心都冒了冷汗.青萍看見葉空這副模樣,樂了:"你以後會是一個好丈夫,但我想過了,我是欣賞你的品格,不是喜歡你,你這種人雖然特別可靠,但不適應我,所以,你不用緊張."

葉空想了想,忽然也沮喪地蹲到海胖子的身邊一起畫圈圈.

有時候,做人就是這樣.

如果有美女揚言要嫁給自己,還不稀罕,覺得單身自由更可貴,但如果美女說不是真的想嫁,只是欣賞你的品格,那麼沮喪是一定的.

讓人瞧不上,這能高興得起來嗎?

海胖子熱烈地歡迎葉空的到來,難兄難弟啊!

"王子."青萍看向天羅王子,大家都覺得她其實是看中了這個又帥又溫柔從來不會向女人發火的殿下,天羅王子臉上不像葉空那樣苦著臉,保持著優雅的微笑,靜靜地等著青萍的下一句.青萍看了他很久,又轉頭去看冷酷如冰的雪貪狼,忽然笑了:"在你們一群中,胖子會是最好的情人,而葉空和厲氏兄弟,會是最好的丈夫.冰塊你則相反,你不會是好的情人,也不是好的丈夫,你就是一塊冷死人的冰塊,在沒有遇到可以融化你的女人前,估計沒幾個女人,能受得了你……王子與你相反,他會是很好的情人又是很好的丈夫!如果讓女人來選擇,可以說,王子會是你們之中,最佳的選擇!"

"你選他?"雪貪狼問.

"雖然這樣說,有點不太謙虛,但我比你強點是事實."天羅王子看見雪貪狼郁悶的樣子,哈哈大笑起來.

"王子的確比冰塊好,比葉空和胖子你們都要好,是個理想的人選!"青萍點頭肯定,就在大家以為大局已定的時候,忽然,她的話調一轉:"不過,王子,我也不選你!"

天羅王子頓時愕然.

大家也不明何故,齊齊看向青萍.

青萍笑了,一邊笑一邊搖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幾天,我做了許多件一生中從來沒有做過的傻事,比如為了剛剛認識幾天的你們,就背棄生我養我的白河城族群.一個現實無比的女探子,一個被詛咒的魚人女,竟然渴望自由,渴望變成人類!明知與你們一起就會死,我竟然也傻乎乎地來了,仿佛腦子成了擺設.明知道做這個沒有希望,但我還是跟願意這樣做……你們問我理由是什麼?我答不上來!"

"另一件傻事,我知道,最好的選擇是王子,他會是很好的情人,也是很好的丈夫,應該是最佳選擇.但我想了很久很久,用了無數的理由,想勸服自己,可是都沒有成功.如果讓我不違背心志地選擇,再選一次,我也不會選擇王子!"

"王子,不好意思,或許大家都覺得我應該選擇你,但是我不能,因為,我真正喜歡的,不是你……"

"那你喜歡的人是誰?"天羅王子沒有生氣,反而就像兄長關心妹妹一樣詢問.

"我真正喜歡的那個人啊,是個混蛋,是個se狼,是個讓人非常討厭恨不得一口咬死他的家伙!"青萍這麼一說,大家都看向岳陽.正在打瞌睡的岳陽同學,立即高舉雙手,表示自己真是躺著也中槍,被人喜歡得很無辜有木有啊!其實不僅是岳陽同學,就連葉空和海胖子他們,也莫明其妙,按照說,青萍最討厭最仇視的人,就是他,怎麼會喜歡他呢?

"是因為他mō了你的xiōng?"海胖子惡意地猜測.

"不是."青萍大羞.

"那是他夠壞?"葉空也有點懷疑,壞蛋總是比較討人喜歡.

萍搖頭.

"是因為他長得最帥?"雪貪狼也忍不住提出了疑問,青萍還是搖頭,表示與長的樣子無關.

"那會不會是因為柳葉妹妹的原因呢?"天羅王子最善于觀察,大家一聽,覺得有點道理,因為柳葉妹妹的存在,彼此之間有個競爭關系,自己得不到的總是最好的,這樣,讓青萍更多地注意岳陽.

"沒有,不是,與柳葉妹妹無關.我承認,看見柳葉妹妹與他在一起有點泛酸,但那個絕對不是我喜歡他的真正原因."青萍沒有去看岳陽,但大家都明白了,一個女孩子心中有一個人,她不用看也有他,相反,一直看著的反而擺不進心里.青萍帶點羞赧地笑笑:"這些話,要是平時,我是絕對不敢說出來的,因為到了最後時刻,我再不說,就沒有時間了,所以,我決定鼓起勇氣,說出來……我喜歡他,雖然岳陽這個大se狼,讓我很討厭,什麼都讓我看得不順眼,有時候,甚至很想咬下他身上的一塊肉.雖然是這樣的一個人,但我就是喜歡他,沒有特別的理由,也不需要理由……現在,我已經明白了,愛一個人根本不需理由,喜歡就是喜歡,外面的條件再複雜,也無法影響內心深處的真愛!"

"啊,請等一下,青萍同學,你說了那麼久,說喜歡我,但你有沒有想過,我對你的感覺會是怎樣的?你覺得你喜歡我,我就一定要同樣喜歡你嗎?如果你不怕聽真話,我想跟你說,非常抱歉,我不喜歡你!"岳陽毫不客氣地拒絕了青萍的表白.

"太過份了,你怎能這樣,你果然是一個混蛋,青萍妹妹,不要緊,他不要你,你可以選我,胖子這寬闊的xiōng襟和強力的臂灣,永遠為你敞開."海胖子儼然就是個情聖.

"謝謝,就算岳陽不喜歡我,我也不會再次選擇的,我就認定了是他."青萍笑而擺手,謝絕海胖子的好意.

"我要自殺……"海胖子內牛滿面.

"你們都是不錯的男孩子,我能夠有你們這樣的朋友,這一生再沒有遺憾了."青萍忽然噴出一口血花,讓它變成妖豔的葉形,她身上的能量爆發,紅光沖天而起,遠古詛咒百倍地爆發.青萍將那妖豔的葉子,彈出,在擊中海胖子時,瞬間化成一張巨大盈丈的血葉浮萍:"胖子,希望你以後找到最好的伴侶,我沒有什麼送給你,只能以最後的力量送你離開這個煙bō海……這血浮萍會帶著你,一直滑行,返回白河城,在那里,應該還沒有開戰,你迅速離開吧,祝你一路順風!"

她的手一揮,海胖子身不由己地讓那血葉浮萍帶著,極速滑水而去.

第二,第三張血葉,分別彈射在厲氏兄弟的身上.

厲氏兄弟也身不由己地離開了.

因為凝聚這種血葉浮萍,青萍的能量極度透支,再加上遠古詛咒瘋狂爆發,整個人痛得渾身顫抖.

葉空想開口勸止,但青萍苦笑地擺手:"我已經沒有時間了,讓我為你們盡最後一點心願吧!你們現在應該明白,為什麼我會同意水蜘蛛的計劃,就是因為,我有她不知道的秘技.如果不能把你們送走,我死不瞑目.葉空和王子,還有冰塊,你們都要好好地活下去,以後一定要幸福……"

三個血葉浮萍,同時閃現,幾乎透支完了青萍身體所有的能量.

遠古詛咒,已經吞噬了她身體大半的肌膚.

在葉空,雪貪狼和天羅王子他們滑水而去時,青萍雙手產生了一連串的爆炸,原來只能啟用一張血葉就會大損的她,連續透支了六張血葉,過度透支,引起了能量反噬.

不過,就算沒有反噬,體內遠古詛咒已經全面爆發的她,已經不可能撐過十分鍾了.

青萍咽了一口鮮血.

第一次轉臉,看向岳陽,努力想向他展現一個微笑,卻因為過度的痛苦,讓她無法輕易達成心願:"你,你是不是想罵我?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氣,對不起,我再沒有力量凝聚血葉了……我喜歡你,本來,應該把你第一個送走的,我心里也是這樣想,但是,最後卻莫明其妙地把你留了下來.跟我喜歡你一樣,沒有原因,把你留下,也無法解釋……"

"如此看來,你的確是一個很別扭的人,可能有點抖陽同學嘗試分析青萍的舉動.

"什,什麼是抖m?"青萍從來沒有聽過這個詞.

"就是特別喜歡別人虐待,越虐越有快感,如果一天不虐,就渾身不舒服……你是不是這樣?如果別人對你很好,你就會覺得渾身不得勁,如果別人賞你幾耳光,你就會覺得特別舒暢?"岳陽裝成一個記者的模樣,把雞tuǐ當成話筒,伸到青萍的面前.

"才沒有,我不是那樣的人!"青萍聞言大羞,不過回頭想想,她又有點暗怕,難道自己真是這樣的人?

"你把我留下來,可能潛意識就是想留下我,在這最後時刻爽一把."岳陽同學可以冒充專家了.

"不,絕對不是那樣."青萍無地自容,她找不到原因,生怕自己還真是那樣子.

"那做個試驗."岳陽同學要是戴上眼鏡就是叫獸.

"……你,你別太這樣,啊,太用力了……"青萍感覺這個se狼的手,肆無忌憚地伸進xiōng衣,那狼狼之爪撚住了某一顆小小的櫻桃,輕輕一捏,那種難過的痛楚,幾乎壓過了遠古詛咒的吞噬,讓青萍渾身也為之顫抖.

"什麼感覺?是爽還是痛?"岳陽同學拿個筆記本准備記錄.

原來趴在船上睡大覺的灰太狼一

獻媚地遞上筆.

卻讓岳陽一腳踹進水里去了,大膽,這種劃時代的重要實驗時刻,你這死狗竟然還不消失?簡直找死!

灰太狼臨走,尾巴將岳陽當成話筒的雞tuǐ給卷走了.主人的實驗當然不好打擾,但雞tuǐ得吃,剛才已經瞄准好久了,要不是主人要進行重要的實驗,還無法偷吃呢!

最後一個電燈泡也沒了,青萍原來大量失血後蒼白的臉,忽然浮起一陣潮紅.

呼吸也急速起來.

心跳加速.

身體遠古詛咒吞噬的痛苦,似乎無限地減輕了,現在最大的感覺是他那狼狼之手在身上使壞的痛苦……那種感覺特別古怪,除了痛楚,還有一種難以言哈的難過,隱隱,似乎還有一點舒服?難道,自己真的就是他所說的那種什麼抖m屬xing嗎?

"感覺怎樣?"岳陽同學一絲不苟地實驗.

"啊,好難過,要不那個吧,我,我不想在臨死前,還留下遺憾……沒時間了,我想……"青萍真願意一輩子都這樣,那怕讓他'實驗’一輩子,都心甘情願,但是沒有時間了,生命最多剩下十分鍾,如果再不那個,就會留下最大的遺憾.

要能死在他的懷里,自己也無憾了!

如果說有,那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時間更多地陪在這個男人的身邊,甚至,都沒有時間多看他一眼.

站在遠處的救生艇上,大猩猩般的水猿,看得怒火中燒,這個該死的婊子,竟然甯願讓別人虐,也不願意看自己一眼,這個賤人,不殺她誓不為人!

就在大猩猩准備爆發全力轟殺過來的時候,水下,灰太狼的尾巴卷上了他的小tuǐ.

直接將他拖下水.

打擾主人那麼重要的'實驗’,你賠得起嗎你?

吃了一個雞tuǐ還不夠塞牙縫的灰太狼,張開血盆大嘴,無視落水後戰力提升了十倍的大猩猩,直接將他一口吞掉,在水底下,還打了個許多泡泡的飽嗝.

六千字奉上,兩章合一.

通宵,三更的承諾已經兌現了,希望書友們也給予霞飛一些支持,盼祝福.RO@.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越獄?】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複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