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複活?】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複活?】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複活?

青萍醒來.

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巨蚌里面.這個蚌的體型是如此的巨大,即使是可以容人的內部空間,也最少有二十米左右的長寬,內壁顏se雪白,邊緣沿帶紫金.白河內周圍的水域,最少有一千種貝類,但青萍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巨大又如此美麗的巨蚌.

等她清醒過來,忽然驚疑.

自己不是已經爆體了嗎?怎麼還能夠活著?

而且,怎麼會躺在這個根本不認得的美麗巨蚌里面?

啊,冷靜……青萍努力地回想起前事,自己認識了那個大壞蛋和他的同伴,在煙bō海,元帥要將他們變成鮮血祭品,而自己卻擅長救人,被元帥拿下,而且還啟動了叛族體內最可怕的遠古詛咒!在水蜘蛛惡毒的yīn謀下,好不容易逃出虎口,自己將計就計地坐船逃到煙bō海,再用血葉浮萍把海胖子,葉空他們統統送走,只留下那個大壞蛋陪著自己.

記得當時的他,好像還說了什麼抖m和實驗,還伸出狼狼之手,在自己身上不住地使壞.

最後是?

啊,最後應該是沒有時間了,在快要爆體的時候,自己准備跟他做一次,以填補心中的遺憾,只是後來遠古詛咒發作,剛剛脫下衣服,似乎等不及和他那個,就已經崩潰……

昏mi前好像還tǐng後悔的,真想和他做一次,可惜時間不夠了.

現在是怎麼回事呢?

自己還活著?

青萍努力掙紮想要坐起來,但無濟于事,她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和這個巨蚌融合在一起.它貯藏的巨大能量,還有那種感覺特別清涼的珍珠液,正包裹著自己的全身,不停地融合,不斷地修煉自己破碎的身體.遠古詛咒的力量還在,不過,它已經轉移到巨蚌的貝殼外側,已經不再在自己的身體發作.

究竟是誰,在用這種奇妙的方法挽回自己的生命呢?

難道,是那個大壞蛋?

他還這種本事?感覺不太可能啊!

像遠古詛咒這種,除非是神明,否則不可能抵禦住如此恐怖的詛咒,自己那脆弱的身體,明明已經爆體,怎麼可能逆向挽回?這簡直就是神明才能達成的奇跡!

"你醒了?恢複得還不錯!"有個頭戴皇冠身穿帝袍手持聖杖的女海皇忽然出現,俯視著青萍.

"啊,你是?"青萍看見她,立即大吃一驚.

一是青萍根本不認識這個女海皇;二是聽對方的口氣,似乎是她救了自己;三是因為這個女海皇的接近,青萍驚駭地發現,自己的生命竟然與對方緊密相連,仿佛就是對方身體的一部分似的.雖然意識沒有相通,但靈hun是絕對相通的……這是怎麼回事?自己變成了這個女海皇的奴隸嗎?但是奴隸也不可能是靈hun相通的啊!這種靈hun相通,甚至比契約的戰獸那種生命能量相通,還要奇奧神妙,估計也就是傳說中的生命守護戰獸和它的主人,才能達成這樣的效果吧!

想到這,青萍又是一驚.

自己變成了這個女海皇的生命守護戰獸?

難道自己死了之後,就像傳說中靈hun轉生那樣,已經轉世重生了?

但自己現在明明不是一個嬰兒,原來的身體也還存在著,只是讓遠古詛咒弄得破破碎碎了,正在讓那些珍珠液般的靈液,不停地修補融合.

"我叫海藍,是通天塔內所有海族的女皇,只要是有水的地方,就歸我管.不知何故,突然飛進我的蚌後體內並且與它融合一體的你,究竟是誰?"女海皇威嚴地問.她的話,讓青萍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這里,竟然是通天塔!自己竟然自西天界的天華域白河城來到了通天塔,難道是遠古詛咒的力量促使自己返回通天塔的嗎?

"尊敬的女皇陛下,我,我叫做青萍,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來到你的宮殿,更不明白為什麼會與你的蚌後融合,這簡直就是一個神跡!"青萍還沒有說完,眼淚,已經有如泉湧.

她現在想到了他,那個願意讓他使壞一輩子的他.

已經莫明其妙返回通天塔的自己,又與這位女海皇的戰獸蚌後融合一起,恐怕再也沒有機會與他重逢了.通天塔和天界之間,被封印了幾千年,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順利通行.無論是通天塔的叛族,還是遺族,都不可能再返回故鄉.

那個大壞蛋,留在了白河城外面的煙bō海.

自己卻回到了通天塔.

這,這如何是好!

如果換是以前,能夠重返故鄉,那自然是一件值得慶幸的好事……元帥不止一次說過,如果以白河城的實力重返通天塔,必定可以統治整個通天塔,甚至,有可能打開傳說中的眾神廢墟.

通天塔,自己是回來了,但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反而覺得無限悲傷.

沒有了愛人,就算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就這樣與他永遠相隔兩地,即使僥幸地自遠古詛咒中複活,也注定是悲劇一場,上天啊,這個安排太讓人絕望了!

既然讓我複活過來,為什麼要放在通天塔呢?

哪怕在天界任何一個角落都好啊!

最少那樣,自己還能回去找他,還有與他重逢的一天……

"你哭什麼?"女海皇似乎對于青萍蘇醒後的哭泣感到mihuo,她皺起了好看的眉頭,問道.

"我,我丟了一樣東西."青萍越想越傷心.

"丟了什麼東西?"女海皇又問.

"丟了一個人!"青萍大哭.

"哈哈,那你說說看,你是怎麼丟人的?"女海皇一聽青萍的話就樂了.

經對方一問,青萍心里的痛苦就像決堤的洪水那樣爆發,忍不住號啕大哭起來.也不知哭了多久,青萍才意識到女海皇正看著自己,耐心地等待自己的回答.也許是因為靈hun相通的關系,也許是因為壓抑在心中太難受,想找個人傾訴下,也許是抱著一絲希望,盼望通天塔還有與天界相互連通的其它通道……總之,青萍忍不住,在這個還算是陌生人的女海皇面前,說起了自己的事.

帶著抽泣,青萍斷斷續續地把自己近期發生的一切,跟面前的女海皇海藍說了一遍.

女海皇沉吟了好久,幾次開口yu言.

卻舉言又止.

青萍抱著最後一絲希望,詢問道:"女皇陛下,請問通天塔還有沒有空間通道,可以直通天界?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喜歡的人,我不能沒有他!求求你,告訴我一個好消息!"

女海皇斷言拒絕:"別說天界之門已經關閉,而且空間通道虛空破碎,根本不可能逾越,就算可以,我也不會讓你離開.為什麼?難道你現在還不明白你的身份嗎?你與我的蚌後融合一體,以後就是我的生命守護戰獸了,你說,我有可能讓你離開嗎?"

青萍呆了.

盡管之前就猜測過這種可能,但聽到了真相之後,仍然禁不住一陣的絕望.

果然,自己的複活並非沒有代價的!

遠古詛咒沒有殺死自己,還將自己帶回了故鄉通天塔,但是,也將自己融合在別人的生命守護戰獸身上,從此之後,完全失去了自由!

最可怕的是,變成了生命守護戰獸的自己,就是想自殺也不可能!

為什麼會這樣?

青萍越想越難過,她淚流滿面,最後禁不住絕望地悲呼起來……也許,這就是遠古詛咒的終極懲罰,它不是殺死自己那麼簡單,還要讓自己永遠痛苦一輩子,自己的後半生,永遠在絕望和思念中渡過.沒有那個大壞蛋,自己一天也活不了,以後到底該怎麼辦呢?

哭了一會,青萍忽然抬起頭,停止哭泣,堅定地看向女海皇這個新主人:"女皇陛下,請你賜予我自由,你也是女人,應該明白,愛情對于一個女人意識著什麼!我不能沒有他,求你,賜予我自由,讓我重返天界,我在這里發誓,只要我找到他,必定和他一起回歸通天塔,以後但憑你的驅使,絕無二話.求求你,讓我走吧,我要是沒有了他,就連一天都呆不了!"

女海皇緩緩搖頭:"就算我給你自由,你又能走嗎?以你現在的身體,根本就無法離開.我估計,最少還要一年時間,你才能完全融合蚌後,才能在落星珍珠液中修複身體……"

"不管是一年,還是十年,只要能夠行動,我都要去找他!"青萍現在動不了,但她希望女海皇賜予自由.

"你可知道,天界通道早化成破碎虛空,任何人一踏入,即讓時空漩渦絞成齏粉."女海皇還是搖頭.

"那怕粉骨碎身,我都要去!"青萍斬釘截鐵地表明了自己的決心.

"哈哈,你還真是固執."女海皇哈哈大笑起來:"好吧好吧,如果你的身體已經完全恢複,我考慮一下是否賜予你自由."

青萍狂喜,趕緊道謝:"女皇陛下,你是世間最善良又最美麗的女皇,我祝您以後也找到屬于自己生命中的真愛,並且與你的愛人,永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謝謝你,真的,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成功,但是您的寬容,已經讓我感jī終生."

女海皇擺擺手,很大度地表示自己已經有愛人了,不用再找:"雖然那家伙平時很忙碌,天天都在外面跑,沒幾天在家陪我的,但偶爾也會哄哄我,還馬馬虎虎吧!我唯一的擔心,就是擔心他,會不會在半途中,被哪個長得漂亮的女妖精給勾引走了.好男人的確很難找,那個家伙又長得馬馬虎虎,很容易被人盯上,再說他本身也是個天生的大se狼,自制力非常差勁,只要別人輕輕一勾引,他就會上鉤……對于那個壞家伙,我真是又愛又恨,心情特別的複雜!"

聽到這個如此幸福的女海皇也吐苦水,青萍也tǐng同情的.

是這樣沒錯!

好男人的確多人競爭,誰都希望找個好男人,疼愛自己一生一世,但誰都不是瞎子,好男人就像漆黑的夜晚劃過的流星那麼罕見,又那般顯眼.

一旦出現,要不讓人盯上是幾乎不可能的!

自己找的那個壞蛋,就算他整天戴著面具或者墨鏡,遮掩住真實的相貌,還不是有柳葉妹妹競爭.

要不是自己臨死前鼓起勇氣跟他表白,可能他一輩子也不會接受自己.

要是嚴格算起來,自己似乎也算是半途殺出來搶走他的女妖精,尤其是柳葉妹妹,她要是知道了真相,說不定會很生氣……假如能夠重返天界,一定要好好地向她道歉,最多,便宜那個大se狼,讓柳葉妹妹那個徒弟轉變到新的身份,到時一起伺候他!

想到這,青萍心中一陣羞意.

不過,她也因此想到了某種辦法,決定給女海皇一個小建議:"女皇陛下,如果你想他更多地留下來陪你,何不給他生個王子,只要做了父親,再好動的浪子也會收心戀家的."

"好辦法!"女海皇表示這個想法不錯:"下次等他回來,那我就想辦法實施一下,不過……"

"女皇陛下還擔心什麼?"青萍暗中感到奇怪,想生孩子還用猶豫?

"其實,是這樣的,我喜歡的那個大壞蛋,其實不止我一個,我雖然也是妻子,但排名比較靠後,估計生孩子這種事,還得是正妻先生,或者排名靠前的幾個姐妹.我要生,當然也可以,但這似乎對排在前面的幾位姐妹不太公平.如果排在前面的幾位姐妹對我不好,那倒也罷了,但她們對我很好,我不好意思逾越."女海皇稍稍地解釋了一下.

"……"青萍明白了,為什麼這位女海皇說她的愛人老不在家,原來喜歡的不止是她一個啊!

這樣的男人,還真是一個花心漢!

也不知道,這樣的花心漢,是怎麼讓這位女海皇看上的.

青萍默然了許久,她想想自己還不是那樣,明知柳葉妹妹和他是一對,卻硬是沖出去,不惜背棄族人,拼死也要跟他在一起.

女人,有時候還真是一個傻瓜.

心中一念及此,青萍又勸女海皇道:"既然如此,那你們姐妹商量下,哪個願意的,那就一起生唄!"

女海皇微笑著搖頭,又擺手:"不用著急,因為他與眾不同,如果實力越高,那麼跟我們生出來的小寶寶就會越強大,潛力也越高.等他遲些修煉到神聖至尊,我再給他生個神子好了!"

青萍一聽,大驚失se:"你的丈夫快修煉到神聖至尊了?通天塔不是沒有強者嗎?"

遠處有人哼了聲,似乎對這話非常不滿.

女海皇趕緊向青萍揮手告別:"那個大壞蛋回來了,你好好休息吧,千萬不要亂說話,那個大壞蛋的脾氣非常不好,火氣上來了,動手虐人也是有可能的!"

青萍聽了女海皇這些話,不知怎的,腦海中浮現出之前的他,伸手進自己xiōng衣內使壞的舉動.

那種感覺還真是……

如果那個大壞蛋在這里就好了!

要是他在身邊,就算讓他欺負一輩子,也心甘情願啊!

補昨天的第一更.

幾天通宵碼字,霞飛沒怎麼睡好,加上家里的事影響心緒,霞飛遲了更新,非常抱歉.很想繼續爆發的,原本想在一段時間保持過萬更新,回報一下大家的支持.現在親人還在住院,急等好消息傳回來,心里tǐng亂,希望大家繼續給予支持的動力,以及真誠的祝福!RO@.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傳說中的抖M屬性?】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一輩子沒見過這樣的白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