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章:【吞噬,岳陽終極大暴走】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章:【吞噬,岳陽終極大暴走】

在鋼鐵堡壘中意圖複活詛咒一族遠祖的近千名變異魚人精英守衛,祭司,以及統領他們的大元帥老鐵錨,被岳陽斬殺之後,通天塔拿下白河城,已經沒有行何懸念.

時常利用'隱霧’這個傳說來害人的白河城城主,在鳳仙美人與南疆妖王的聯手打擊下,失手被擒.

即使有透明人般來去自如的mi霧領域.

白河城的現任城主mi霧,也無法在鳳仙美人這個天罰女皇的面前逃脫生天,更別說,還有一個實力大進的南疆妖王在旁牽制.最強大最隱蔽的白河城主落敗,最謹慎最聰明的大元帥倒下,近千精英和祭司們被一網打盡,剩下在外面的那幾個叛族高層,比如鋼鐵公會的會長古錠,白河城主的親衛隊長藍鯨以及城內第一監獄長暗門,也在天誅,龍皇,冥皇等通天塔強者的打擊下翻身落馬,無一幸免,或降或擒.

群龍無首的白河城變異魚人們,雖然數量眾多,但毫無斗志.

當發現絕無可能逃離,又得知鳳仙美人發出了一個'投降免死,抗拒屠城’的女域皇令,他們馬上就派出代表來降,根本無須失擒的白河城主mi霧,會長古錠,隊長藍鯨和獄長暗門等等叛族首領的勸告.

白河城這個點,已經宣告正式拿下.

但是,這次勝利,並不意味著清除了所有的通天塔叛族.

這僅僅是一個開始罷了,更多的通天塔叛族,還躲藏在天界的其它地區,隱藏蹤跡.甚至,最強的通天塔叛族還在中央神殿任重要之職,實力之強,非現在的通天塔可以抗衡.

怎麼在最隱匿的情況下處理這些變異魚人?這個問題,岳陽撒手不管.

他才懶得管這些事.

有那時間,還不如和柳葉一起去遠古藏寶區域探索,看看是否有什麼驚喜在里面.

而且這一次清洗大戰,天誅等人也沒有拿出通天塔武者的名義,而是以天罰女皇征服天華域的名義.表面上對外界而言,是新來准備接管天華域的天罰女皇,對不聽命令妄想獨立的白河城首腦高層殺一儆百式的征伐.誰也不知道,誰也不會想到,其實這是通天塔武者與當年叛族的戰爭.白河城中的變異魚人也是一樣,他們同樣不知道真相,還以為城主以及高層首腦們,得罪了天罰女皇,招來如此禍患.

只有失擒的白河城主等人,才知道真相.

當然,他們永遠也沒有機會說出去,等著他們的,將是一場大快人心的審判……通天塔各族沸騰了,除了派出代表列席參與或者旁聽審判,也用這次審判,當成天界遺族們的正名和歡迎.

流浪在天界數千年的天界遺族,終于可以舉族重返家鄉.

也因此獲得正名.

他們不再是無依無靠的遺族,而是立誓斬盡所有背叛者的執刑手,永遠無忘通天塔的忠誠戰士.

各個種族的代表舉起了最隆重的儀式,歡迎天界遺族回歸,尤其是對于出身本族的戰士,通天塔的各族王者更是不遠萬里而來,親自來到龍騰大陸,迎接榮歸故里的英雄……

"幾萬個老家伙一起號啕大哭的場面太恐怖了!"岳陽同學本想不參與,但奈何必須是他才能把天界遺族給接回來,不想參加也得參加,更何況,他還掛個名是新一代獄皇,他要是不出席的話,人家那些為了上一代獄皇遠征天界而不得不留下在天界成為遺族的老家伙們,怎能高興得起來?所以,岳陽再怎麼偷懶,抽空接見一下那些天界遺族還是必要的.

當年遠征天界的戰士們,許多都還活著,變成老家伙.

當各族的王者一來,彼此相認,發現許多兄弟姐妹或者父子爺孫,自然免不了一場相擁大哭.

幸好,這些獲得岳陽認可和授勳的老家伙們比較敬重和理解岳陽同學這個新一代獄皇,沒有過于糾纏,在岳陽承諾會在通天塔六層的大廣場中心建起一座'戰hun碑’和一個'勿忘館’後,他們就自覺地放了岳陽同學一馬.

他們對于岳陽的敬重,還保留在以前獄皇的那個虔誠和忠貞,卻不想岳陽這個新一代獄皇和上一代獄皇完全不同,非但是個懶鬼,還毫無成為獄皇的自覺.

"小岳陽他現在最需要的是成長."南宮老人替岳陽同學辯解.

"的確,新一代獄皇與上一代獄皇還有不小的距離,勤奮修煉是好事."天界遺族的老家伙們聽了,對岳陽同學的勤奮修煉紛紛表示欣慰.如果讓他們知道,岳陽同學每天大部分時間是泡妞,小部分時間是尋寶,偶爾才抽點時間練功,估計會氣得把頜下的胡子都拔掉.

不管如何,他們對于岳陽的寄望那是極高的.

尤其是聽說了岳陽的成長奇跡,更是盼望這個萬年不遇的變態天才,能夠超越上代獄皇,直追征服女王,再次帶領大家,三征天界.

岳陽同學不好打擊這些老家伙的積極xing,畢竟他們剛回來,還不知道通天塔的窘境.

就靠通天塔現在的實力,三征天界?

就送菜的資格也沒有!

要真的那樣做了,就是沒事找虐……中央神殿的那些家伙絕對會笑得很愉快!

"尋寶?不,現在我沒興趣."對于岳陽要到遠古藏寶探索的提議,南疆妖王這個琵琶妞一改以前,搖頭拒絕了他的邀請.

"我這些天也沒有空閑."鳳仙美人也表示自己很忙,因為天華域的事,都幾乎沒什麼時間睡美容覺了.

"你們以前不是很喜歡尋寶的嗎?"岳陽同學大訝.

"如果有那麼容易,它就不叫遠古藏寶."南疆妖王去看過那個解開封印的紅se能量晶柱後,就徹底打消了退堂鼓.光是打開封印,都這麼困難,更別說進去探索了.有即使干掉太陽王在神典空間還是被阻門外無可奈何的例子在前,鳳仙美人和南疆妖王她們對于遠古藏寶什麼的就抱有謹慎的態度.有肯定有,而且說不定極好,但最後能不能拿到手呢?卻不好說!

"你們似乎想我這個小苦力一個人進去拿到了秘寶再過來分成?"岳陽同學看出了她們的狐狸尾巴.

"大爺真會開玩笑,小女子又怎麼會是這樣的人."南疆妖王還死活不承認.

"不是最合適我們用的,我們絕對不要."鳳仙美人這個天罰妞也說得富于技巧,不適合她們用的,她們想用也用不了,自然不稀罕,說這話的人得有多狡猾?岳陽同學算是見識到了!

"我和你去吧!或許我的穿障之鹿,能發揮一點作用."還是柳葉這個小妮子有同情心,決定陪岳陽一起出發.

"不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了."南疆妖王摟住岳陽笑嘻嘻地親一口,飛快溜人,生怕被岳陽逮住.

"祝大爺馬到功成,滿載而歸."鳳仙美人伸了個懶腰,回去睡美容覺去了.

"等我滿載而歸,不看見兩個光滑滑的**跪在我的腳下獻媚求我鞭笞蹂躪,是絕對不會原諒她們的!"岳陽同學大怒,一不心小把心底話說了出來,聽得邊間的柳葉臉se緋紅,大羞難禁.

雖然南疆妖王和鳳仙美人她們不肯陪同,沒辦法一邊尋寶,一邊享受xing福生活.

但還是個乖乖的徒弟跟著.

倒也不太無聊.

一一開啟了封印後,那些紅se晶柱的能量,直沖云霄.

那些光柱,能量相互交彙編織,于極高的天空上面形成一個龐大得無法想像又極其玄奧的遠古巨陣.看見這個寬闊最少可達千里的天空巨陣,岳陽不禁暗抽一口涼氣,看來這次尋寶,還真不是輕松出手就能有收獲的.不過現在都已經啟動封印,再打退堂鼓就遲了.

要是沒有第一個進入,取出秘寶,讓中央神殿那些家伙知道,洶湧而來,估計就沒自己什麼事了.

有這麼巨大又如此明顯的天空異象,岳陽知道瞞不了多久.

外界的冒險者就會蜂擁而來.

先下手為強!

岳陽帶著柳葉,一直往天空巨陣的中心飛去.

他可不指望自己的天目慧眼能夠完全觀察遍整一個天空巨陣,這個巨大又複雜的遠古圖陣,就算岳陽有天目慧眼,要全部看完,估計沒有一年兩年也夠嗆.

岳陽沒有這種耐心,也不可能等一兩年後弄清情況再尋寶,要到那時,黃菜花也涼了.

天空巨陣的中心區域,極其複雜.

它不僅僅是一層的符文圖陣,而是立體的,足有數百上千層無古符陣層層疊疊交織而成,每一層又在作不同的旋轉,與周圍作出相互wěn合痕跡的同時,又變幻出不同的形態.岳陽看了幾秒鍾,直接放棄了,原來以為一兩年可以看個遍,現在看來,一兩百年也未必能夠全部弄明白……有了這個遠古符文交織而成的天空巨陣,估計病美人會最高興,因為,她終于可以有個花長時間去研究的目標了.

"我的頭好暈."柳葉跟在岳陽身後,看著這個天空巨陣,她覺得眼花繚亂,目不暇接,也不知從何看起.

"你在外面等一下,等我信號,再傳送過來."

岳陽自然不會輕易讓她冒險.

畢竟柳葉的實力,還遠遠無法與南疆妖王和鳳仙美人她們相提並論,萬一在天空巨陣的里面,遇到什麼危險的話,岳陽擔心她會受到傷害.

柳葉點頭.

表示自己會在外面耐心靜等,讓岳陽不要著急.

岳陽升起創世領域,自遠古符文巨陣的間隙,滑入那到處旋轉無處不奇的天空巨陣里面.僅是中心區域,數百上千層的遠古符文圖陣,就足有三十平方公里那麼寬闊,上頂下底高度最少有十公里,壯觀無比.偷溜進去的岳陽,感覺比一個爬上那種五層生日大蛋糕的小螞蟻還要小得多,柳葉緊緊地抿著嘴chun,她沒有阻止他進去,但內心免不了擔憂.

中心區域內,還有一個光熾如陽的核心.

那核心散發出來的威能,簡直比神明的意志更加強大,岳陽生平第一次覺得難以接近.

比生死門那種考驗,還要困難,這是實力不足就絕對無法接近的地方,那種威能,讓任何的進入者,都會生出一種卑微和自慚形穢,覺得自己太渺小,不配接近它.

"不管你是什麼,我,都是碰定了."岳陽從來都是甯折不彎打著倒退拖著前進的驢子脾氣,這個威能萬丈的核心,阻止他接近,他偏偏就要伸手去觸碰它.涅盤之火騰地燃起,自創世領域中形成一只涅盤火鳳凰,岳陽飛躍在其上面,駕禦著涅盤火鳳凰,左右手各擎出黑歸藏和白霜華這兩劍,爆起生平最大的力量,疾沖向那顆巨大如摩天大廈又光熾如太陽的遠古符文之核.

比神明威壓更加可怕的威能,如山降臨.

岳陽覺得身體極沉,就連靈hun也有種被巨手按住,無法動彈的感覺.

要不是有涅盤火鳳凰和兩劍護體,岳陽估計自己會輕易讓這種威能吹飛,就像颶風中的一顆稻草那樣!真是太大的差距了,岳陽生平第一次感覺自己的力量是那麼的渺小.

又或者是守護遠古秘寶的意志?

到底是誰留下的?

是那個曾令魔龍也聞之se變的龍神至尊嗎?還是將費雯麗女皇陛下封印的那個牛人,又或者別的?

岳陽越接近那顆核心,速度就越慢,在距離核心不足一百米時,他感覺前進的速度比蝸牛還要慢十倍,而且每前進一厘米,就覺得身體沉重十倍.

不可能,這核心根本就不可能接近……

即使是擁有絕不動搖至尊意志的岳陽,心中也禁不住生出這一種置疑自己的想法.

"赤宵練……"

岳陽大喝一聲,雙手合攏,重新凝聚出第三劍赤宵練劍.

但這全力凝聚的宵練劍,僅僅是助他向前突進半米,就再也一動不動,停滯在半空中,要沒有創世領域相助的話,岳陽恐怕早就讓那種威壓彈開出萬米之外.

小文麗自動在寶典世界飛出來,她在天空中凝聚出一個數百米之巨的蛇妖女戰神像,高高擎舉起雙手,竭力將岳陽的身體向前推動.即使是能夠破碎虛空幾乎可以洞穿黑洞的蛇妖女戰神像,也僅僅是將岳陽推前三米,就完全停滯下來,再也無法寸進.

現在,距離核心區域的表面,最少還有九十米.

這九十米,就是岳陽不可逾越的天塹.

"橙宏光劍……"岳陽爆發出一聲響徹云霄的怒吼,金se的巨劍,幾可粉碎天地,出現在岳陽的前方,它帶著岳陽和背後極力前推的小文麗,又向前推進了一米……僅僅是一米,橙宏光劍就達到了極限,再也無法寸進.在岳陽幾近脫力後退的刹那,原來躲在寶典世界里休眠的金冠刺花皇後朵朵,忽然驚醒,飛出寶典之外.

"綻放!"朵朵散發出一陣沁人心脾的清香,無數的鮮花,在她的身體周圍綻放,將整個創世領域,變成了花的世界.

岳陽感覺力量無限恢複,能力大升.

心中一陣狂喜.

這個朵朵,平時不顯山lu水,低調無比,但她此時的助力,不在小文麗之下,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在金冠刺花皇後朵朵的助力之下,岳陽距離核心區,又緩緩地推進三米.

小文麗或許是感到了朵朵對岳陽的巨大助佑,好勝的她,絕對不容許還有別人,對于岳陽的幫助,能夠排在自己之上.她先是沉默思考,想出了操作辦法後,再召喚出寶典,在石化美杜莎,風暴美人魚,雷霆娜迦和冰霜蛇妖的輔助下,伸手按向岳陽的背心.

一道足可淨世的白光,在她的小手心射出.

穿透岳陽的身體,直照靈hun.

岳陽情不自禁地大吼起來,身體瘋狂地推進了五米,而小文麗和朵朵她們,則無法追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岳陽,再也無法作出一絲一毫的幫助……大家都已經支持了最大的力量,奈何這個距離,還足有八十多米.

要放棄嗎?

岳陽心中不願意放棄,他從來就不是那種做事中途放棄的人.

但他回頭看看,小文麗和朵朵她們,身體的透支都達到了極限中的極限,尤其是連續兩次透支的小文麗,更是隨時都可能暈厥.

"好玩,我也試試看!"有個好久沒有聽過的聲音響起來,接著,岳陽感覺自己被什麼東西一撞,整個人又情不自禁地飛出數米之外.忍痛回頭一看,發現是麒麟女冰吟那個小調皮,她第二次又沖過來,用頭上的小角,第二次撞中岳陽的背心,岳陽痛得大叫,這妞簡直就是謀殺,她也不想想她那角撞中別人的身體得有多痛……

麒麟女冰吟第三次沖過來,再把岳陽撞前五米.

一下子脫力了.

她退回小文麗和朵朵的身邊,喘著大氣,朝岳陽揮手道:"你自己上去吧,我累壞了,這一點兒也不好玩!"

岳陽無語,自己要是能夠再前進,還用你拿角來撞,弄得腰酸痛疼你以為這樣很舒服啊?

但現在要他放棄,心里又有點舍不得.

不僅是小文麗和朵朵,難得麒麟妞冰吟也出來助自己一臂之力,現在距離核心最多只有七十米,僅僅是這麼一點點距離,自己難道就要放棄?

"燃燒吧小宇宙!"岳陽同學大吼一聲,斗志再度爆發.他不是聖斗士,當然不會燃燒小宇宙,不過他還有一個絕招,那就是暴走.在喪夫理智的情況下,他能發揮出比平時更強數倍的力量.雖然這樣做很冒險,但最少得試一試.

"這個家伙要發瘋了,我們快走!"麒麟女冰吟趕緊拖著憂心的小文麗和朵朵撤退.

岳陽目中神智漸失,他感覺心底有種隱藏的力量,就像火山那樣噴薄而出.

似乎有什麼東西被自己召喚出來.

一種從來沒有感應到的天賦,被喚醒出來.

在此同時,岳陽聽見天籟般的鳳凰清鳴,在最後的意識,似乎看見有兩個小蘿莉足踏鳳凰,挽著自己向核心區域飛行……六十米,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

當她們的力量達到極限時,岳陽在神智完全陷入暴走的刹那.

似乎感覺到自己被一把劍穿透了.

那劍似乎穿過身體,帶著自己一同前行,牢牢地釘在那遠古符文的能量核心之上……岳陽無法思考,完全喪失理智的他,只剩那種毀滅xing的暴虐,他憑著身體的本能和意識自然失控的沖動,作出一個舉動,就那是要將面前這個巨大的遠古符文能量核心,一口吞掉!@.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祝福你,我的女兒】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聖典在手,天下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