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人不如狗】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人不如狗】

原路折返.

柳葉現在特別的珍惜,因為尋寶之旅,很快就會結束.她和他兩人之間,很快就會恢複到以前的狀態,再不能像現在這樣無拘無束地手牽手一起前進.現在這種十指緊扣心神如一的尋寶,或許,會成為她一生中最難忘的記憶……她不想那麼快結束,但更不希望他遇到危險.在此之前,柳葉還從來沒有見過岳陽會有知難而退的時候,他根本不是那種輕易放棄的人!但是現在,他卻放棄了繼續前進尋寶.

這是為什麼?絕對不是因為他對人性弱點的畏懼.

相反,他應該是擔心自己,生怕自己敵不過人性弱點的考驗,在遠古藏寶空間中失敗,被驅!

當兩人重新走回黑白扭曲和通道,返回極晝的光明區域,再返回到那個永無光線存在的黑暗區域,岳陽腳步微微頓了下,可是不等柳葉發出疑問,又帶著她繼續前進.

"有什麼不對嗎?"柳葉小姑娘心細如發,已經察覺到了不同.

"不知道,只是心里有一種感覺."岳陽無肯定.

"我個小心的!"柳葉知道,岳陽也有著超強的預感,這種預感尤其在戰斗上,更加奇佳,雖然不比茜茜公主那種與生俱來感應極准的六識天賦,但幾乎不會出錯.他感應到不對勁,肯定是哪里出了問題.難道是遠古入口的外面,來了中央神殿的人?又或者別處的強者?

這個並非不可能!

天空巨陣,己經出現三天之久.

中央神殿如果有埋伏在白河城附近的棋子,應該早有發現,並且將這個超巨異象的消息上報.

也可能是別的隱族強者,原來一直隱世不出的,但看見了天空巨陣,聞風而來.他們來到這里,因為不清楚情況,守在遠古入口,以逸待勞,謀圖最大利益,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岳陽點點頭,安慰柳葉道:"不用擔心,我會帶你進行一個超遠的傳送,你保持心境甯靜配合我就行了."

擁有三界羅盤的他,完全不擔心有被人圍堵的一天.

只要能夠傳送,那就沒人能守住他.

"嗯嗯."柳葉也召喚出穿障之鹿,以便在岳陽最需要的時候,助他一臂之力,假如在使用三界羅盤時敵人有某種鉗制型的寶物或者能力,影響傳送效果,那麼她就可以先將岳陽敵人的鉗制范圍,再與他一同離開.關于類似的戰斗模式,此前,她已經訓練過不下萬遍,為了就是今天這樣有可能需要的一天.

"走!"岳陽帶著柳葉,一出遠古入口,即爆發起全部能量,升起創世領域,護住兩人,再瞬間傳送,極速離開這個讓他心底感到一絲不安的地方.

傳送成.

沒有任何人攔阻或者鉗制.

非常順利地傳送離開了,岳陽和柳葉,瞬間自遠古入口,傳送到一個遍地黃沙的丘陵地區.

當足踏黃沙丘陵,岳陽的臉色變了……不僅是他,感到不對勁,就連柳葉,也意識到情況不妙.白河城的周圍全是水,哪來的黃沙?而且放眼望去,面前不是一處黃沙丘陵那麼簡單,延綿千里,毫無半點蔥綠翠色,眺望所及,皆是黃沙世界.

岳陽的傳送,本意是傳送出十數公里之外.

即使是傳送時出錯,傳送出數百公里,也還是滔滔的白河水域范圍內,哪來的黃沙丘陵?這種黃沙丘陵,根本不不是以水為名的天華域所有的!

"我們,是不是閃進了敵人的寶典世界里面?"柳葉覺得,會不會是敵人提前做好了一個陷阱,將自己和岳陽兩人,一同裝了進去.

只要那樣,才能解釋為什麼比海還要巨大的白河區域,會出現一個無邊無際的黃沙世界.

"不,這不是寶典世界."岳陽搖頭,他再笨也不會閃進敵人的寶典世界里去,再說,有天目慧眼,即使是太陽王,也根本不可能欺騙到岳陽.在召喚寶典和異度空間的感應上,還有誰比岳陽更加精准?如果說世間還有一個人能夠騙過岳陽的感應,將他裝進寶典世界,那個人都不可能會是中央神殿的第一強者神殿至尊,而是一個真正的遠古神明.

"現在怎麼辦?"柳葉發現自己和岳陽的身體,還是一絲不掛的,想穿回月亮戰衣也不可能.

"我們應該還在遠古考驗中……即使是原路返回,也根本沒有走出它的范圍."岳陽最擔心的一點發生了,他此前就有種感覺,遠古考驗不會那麼簡單就結束,不是想放棄就能放棄的.

"既然如此,那我們繼續前進吧!"柳葉聽了,心里一陣高興.

又能和他一起冒險.

那是再好不過了,能不能獲得遠古藏寶,她不在手,只要他在身邊就行.

岳陽如何不明白小妮子的心意呢,寬容地笑笑,有這個心靈純淨的小妮子在身邊,自己應該可以闖得過遠古考驗中的人性測試吧!

黃沙世界,一望無際.

經過半小時的傳送和飛行,岳陽帶著柳葉,來到了一處黃沙堡壘.

那是個巨大的山谷,由無數個黃沙丘陵挖掘堆築而成,最難得的是,有一條嘩嘩的小河繞城而過.在岳陽和柳葉飛過的黃沙世界中,數百近千公里內,還是第一次看見水源,由此可見這條小河的珍貴.在小河邊緣,有無數赤身**的男女,正在河邊忙碌.

細細一看,讓柳葉感到極度震憾的是,這里身體最強壯的男人,竟然不是此處地位最高的,相反這些力量最大身體最壯的男子,是最卓賤的存在.

他們負責生活上的一切工作,無論翻土,計植,采集,收獲,釀造,還是養殖,屠宰,捕魚,烤肉等等,任何活計,都由他們勞作.但地位卻卓賤如泥,稍不順眼,即讓那些女子任意鞭打,就像一群奴隸那樣埋頭苦干,鞭打時,就連發出半聲哀嚎也不敢.

這些男人俯在地面上,面土背天,以傷痕累累的身軀在支撐著整個黃沙堡壘的延存.

讓柳葉感到最不可思議的是,那些任意鞭打他們的女子,地位竟然也不是最高的.

在個黃沙堡壘里,地位最高的,竟然是狗!

這里的狗,統統趴在人皮,人骨和人發編織出來的舒適寶座上,懶洋洋地躺著曬太陽,每一只狗,最少都有十個小孩,以人皮人發編成繩索,在拖動著那沉重的人骨寶座,稍微拖慢一丁點,那狗就會惱火地撲下來,狠狠地咬上一口,把那些小孩咬得鮮血淋漓翻地打滾……那些狗得意地汪汪直叫,而那些女人,也哈哈大笑,還罵那些小孩都是賤骨頭,惹惱了她們心愛的狗狗.

柳葉極少生氣,她是個心地善良的女孩子,那怕受到別人不公平的對待,也能做到寬以待人,不與人計較.

但,這並不意味著她不會生氣.

像柳葉這樣善良的人,一具生氣,那是極度可怕的……

看見那些女人如此無恥如此下賤的行徑,柳葉氣得肺都幾乎沒有炸掉,一輩子,她從來沒有如此生氣過,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人,將狗視得比人命還高?最讓她接受不了的是,那些女人,將那些小孩子視同豬狗,而將那些惡毒的賤狗,視同兒子,視同心肝寶貝!

到底要有多麼扭曲的心靈,才會做出這樣的事?

"寶貝,不要舔那些賤種的血,不要那樣,那些賤種的血,會讓你得病的!乖兒子,真乖,來,回到媽媽的懷里來!"有個女人看見她的狗在啃咬一個倒在血泊在的小孩,非但視如不見,反而擔心她的狗喝了人血會得病.

"啊!"痛苦的小孩,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

"啪啪啪啪啪!"

那個女人聽見呼痛聲,立即揮起人皮和人發兼指骨交織而成的鞭子,狠狠地抽打在那個小孩子的身上,一邊破口大罵:"賤種,像你這樣的垃圾,根本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你為什麼還不去死?這個世界,根本就不需要你們這些賤種,只要有我的狗稱就夠了,都是你們這些饑不擇食的賤種,才弄得這里資源不足,弄得我的狗狗一個月里沒幾天能夠吃到好東西!"

將那個小孩抽打得暈死過去後,又揮鞭將小孩的同伴,也一同連坐鞭打.

那些小孩將頭埋在黃沙下,不敢發出一聲哀鳴.

深怕打得更重.

要是惹怒了這些惡毒的女人,他們的結果,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活活地打死,肉和骨頭成為狗糧,皮膚和頭發再剝下來做成鞭子!

柳葉氣得幾乎沒暈過去,惡女人她看得多了,但像這樣的惡女人,她還真從來沒有見過.

以前遇見的惡女人,跟面前這一群相比.

那簡直可以稱得上善良的好人.

"殺了她們,這些人渣,不配活著!"柳葉生平第一次動了殺機,比起水蜘蛛那個毒女,面前這些惡毒婦人更加無恥,更加丑陋,柳葉覺得自己有可能會原諒水蜘蛛,但絕對無原諒面前這一群女人.不,這一群視狗為兒子視人為奴隸的惡毒女人,根本不配稱之為人!

"……"岳陽卻不太生氣,像面前這種女人,通天塔沒有,天界也罕見,但天朝有.穿越前他常常看到某些高速公路攔車搶狗的新聞,里面就有許多視**人還高的女人.生活中,許多家庭中,狗的地位跟兒女平等,甚至還高,又或者**全家人的地位還高,也不是沒見過,像貴婦們懷抱里狗狗,跟大街上擦鞋賣雞蛋送牛奶的勞動人民來說,地位那不是一般的超出!

對于那些視狗為命的人來說,狗不是看門的護衛,也不是人類忠實的伙伴,而是兒子,或者丈夫!

貴婦們喜歡養狗來彰顯她們所謂的愛心,對于別的生物,包括人類,則表現出極度的殘忍.

人不如狗,這在天朝中尋常可見.

當然,在國外也有,像學過一篇文章的《變色龍》,就是一個超強的諷刺,當然那個是借狗為題,比起貴婦們懷中的狗狗真寵那差得太遠了,那只是權勢的攀附,態度的奉承,而不是心理的扭曲,人性的扭曲……

"那個賤種好像打死了,哈哈,還真是一個短命種!你們過來,把他的皮扒了,我的鞭子,好久沒有新皮子纏添,都已經有點舊了.還有,記得把他的肉煮熟點,我的乖兒子可吃不慣生肉,萬一它吃壞了肚子,你們統統都得給它賠命!"下面那個懷抱著狗狗的女人這番話,徹底點燃了柳葉的怒火.

"你們竟敢拿人來喂狗?"柳葉憤怒得幾乎要爆炸,殺意如火山噴發:"殺了你們這些沒人性的狗奴才!"

"不用你動手,我來!"岳陽趕緊阻止她.

這個黃沙世界里考驗的是什麼.

岳陽已經明白了.

那就是嗔!

面對丑惡和不公的事情,岳陽的意志力足夠堅韌,擁有不動意志的至尊境界,可以讓他很冷靜地看待,但柳葉不行,心里純淨的她,容不下一絲的惡毒,更別說像面前這種天怨人怒的丑陋……

如要讓柳葉失控動手,那她就通不過考驗了,必須是自己動手.

心中不生氣,也可以殺人的,不是嗎?

…………

前兩天的的沒時間,不想找借口,但書友們提出批評,霞飛解釋下.

僅是昨天,僅是省二院跑到中山醫院,就跑了三趟,車費什麼的不說了,時間浪費也算了,最重要的是,去一趟說不行,少了玻片什麼的,再好不容易打車回來拿了,跑到中大,又說少了病理報告,不給辦,再跑回去,這邊省二院說就是不給病理報告的,讓中大那邊會診作出新的半斷,偶都無語了,這不是讓偶白跑嗎?沒有熟人的霞飛,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好不容易,才求到病理報告,再跑一趟,自早上九點多開始,一直跑到五點,回到旅館,已經六點多,再忙完生活瑣事,已經十點多,累得一邊碼字一邊打瞌睡,幾次險些趴在鍵盤上睡著……沒有得到最後確診,家人具體現在是什麼情況,是好消息,還是要進一步檢查,霞飛這些天煩惱極了.

又,昨天去了中山大學醫院,發現病人比商場買東西的人還多,天,這就是看病的醫院啊,所以說,有啥都別有病,一個健康的身體太重要了!

最後,今天還得等結果,可能會有點空,會盡量多碼幾章,補回之前的更新!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考驗?人性弱點的測試?】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感悟,生命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