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危機,無聲地襲來】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危機,無聲地襲來】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危機,無聲地襲來】

不到半天,進入天魔神殿的秘密傳送門,已經被五大首領找到.

那是一重掩埋在廢墟下面的傳送秘門.

要不是有銀瞳大賢者指引,挑戰者們即使再花十倍的時間,也休想把它找到,更別說挖掘出來.

"進入秘門後,也許會有危險,說不定有無數的遠古魔獸在里面埋伏,我建議,先派出精銳小隊,探明情況再作決定."那個帥得掉渣的劍客,向大首領任天歌提出了他的建議.

"我贊同."赤發如魔的豪格表示同意.

"……"青魔一言不發,雖不贊同,但他也不反對.

"你看如何?"任天歌這個大首領心中最看重的,還是銀瞳大賢者的意見.

銀瞳大賢者也不開口,僅是微微凳首.看見他點頭同意,任天歌一喜,揮手命令自己手下最精銳的一支天歌戰隊出發,進入那個遠古秘門.

半小時後,這支實力強悍的天歌戰隊返回來了.

向五大首領報告時,提到了第二重秘門.

在里面,還有更多更深的空間,甚至還有非常奇怪的迷宮和第二重傳送秘門,幸好隊中有人極其擅長探路追蹤,破解了那個迷宮通道,否則還無法完成任務.現在問題來了,明擺在眾人的面前.如果進入,除了迷宮讓人頭疼之外,還有第二重傳送秘門,甚至可能還有第三重……如果留在地下城廢墟外,五大首領離開之後,假如遠古魔獸們大舉反撲,無人能敵,那又該如何是好?

對此,五大首領找來近百名大大小小的營主以及隊伍中的重要骨干,商談大部隊的去留問題.

抱有謹慎之心的人願意留下,富于進取的人則希望進內.

意見分化成兩邊.

在極力支持留下的保守派,也有全力支持進內尋寶的樂觀派.

這樣的會議,像岳陽這樣的路癡新人,自然是沒有資格參加的,他所呆的團隊中,有資格參加商議的是獨眼大漢'本’.

與牛頭人北和怪人四條這種喜歡冒險的屬下不同,獨眼大漢是個典型的保守派.他與三十多個營主,做出了相同的決定,率隊留在外面,假如真有遠古魔獸反撲,則考慮進入傳送秘門,據迷宮通道而守.假如沒有遠古魔獸反撲,那麼留守在外面的團隊,則繼續在地下城廢墟里搜尋遠古秘寶……事實上,在這不足兩天的時間里,還真有不少挑戰者找到少量有小價值的遠古遺物.

不用太冒險,就可以有一定的收獲,何樂而不為呢?

假如全體進入,是否危險不說,利益如何攤分的問題就會立即凸現出來,遠古秘寶再怎麼多,也是有限,不可能人人攤分.支持保守派留下的挑戰者,就是不希望看見內部會有因為利益互相殘殺的一天,所以,他們甯願放棄一部分可能會很巨大的收獲.

"真倒黴,我怎麼會跟著你這樣膽小的首領."矮胖子發財非常不滿,因為他想進內尋寶,但因為五大首領指派安排時,將他們這種戰力不強的後勤人員,劃到了留守的這邊,所以滿腹牢騷也改變不了留下的事實.

"能活著就好."岳陽同學表示無所謂,事實上,他覺得無論留下還是進入,都同樣的危險.

當然,這種預感是不能說出來的.

一,是無人相信.

二是將這話說出來後,相信不用多久,銀瞳大賢者就會找上他.

岳陽同學絕對不出這個風頭,暫時,他不想暴露實力,得先弄清楚具體是什麼情況再說.進入天魔神殿是一定的,但絕對不是現在.

明知是陷阱,還一頭闖進去那不叫勇敢,而是傻冒!

留在外面,生活也還不錯.

岳陽呆了兩天,不時有挑戰者在廢墟之中找到某些遠古遺物,不一定很有價值,但這種收獲,已經讓留守的挑戰者看到了希望.肯定還有更多的遠古秘寶,埋藏在這一片廢墟之下,就看怎麼把它們找出來.貪心像矮胖子發財這種人,卻越發不煩惱,他覺得秘門里面的收獲肯定更大,留在外面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如果不是他實力不濟,又對迷宮通道懷有敬畏,他早就偷偷地溜了進去,哪里還坐得住."你不去挖點什麼?"獨眼大漢'本’對于悠閑啃著雞腿的岳陽感到奇怪,新人不是很喜歡挖寶的嗎?怎麼坐在這里一動不動?這幾天,根本沒看他出手尋寶,整天不是吃就是睡,懶人不是沒見過,但懶得像東風這樣的新人,還真沒見過.

"都是些垃圾,沒興趣."岳陽將手中啃剩的雞骨頭隨手一拋.

"說不定有好東西……算了!"獨眼大漢放棄了勸說,天天吃喝坐著不動,雖然看得有點不太過眼,但總比到處亂逛惹事生非要好,尤其是這里危險還沒有解除,萬一招惹來遠古魔獸那就完蛋了.

像岳陽這樣子的路癡新人,獨眼大漢覺得他最好不要走動,否則,走失了不知如何找他.

五大首領率大隊離開的第二天,正當地下城廢墟准備晚餐供應之時.

忽然,遙遠黑暗處,各個通道口,都傳來了一陣陣異響.

全體聞之色變.

遠古魔獸真的反撲來了?

獨眼大漢與留守的營主們,率領少量精銳,嚴陣以待的守在臨時宿營地之前,同時命令像矮胖子發財和岳陽這樣的新人,趕到傳送門前,一旦局勢不妙,必須進內,與五大首領的主力彙合.至于分散逃跑,這一點,在最早討論中就讓全體否決了,因為在這種地下通道里,再強大的人,單槍匹馬也敵不過潮水般的蟲子和怪物,更何況還有強悍的遠古魔獸!

"穩住,穩住."獨眼大漢高聲吶喊,他身邊的留守精銳也紛紛召喚戰獸,准備抵禦沖擊.

"轟隆隆……"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

那些蟲潮和怪物卻沒有往常一樣惡狠狠地撲上來,除了少量離隊,慌不擇路地沖到獨眼大漢他們陣前的蟲子之外,絕大部分的蟲子和怪物,根本不看這邊一眼.仿佛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背後追趕它們似的,比潮水還多的蟲子和怪物,漫山遍野地越過地下城廢墟,向它們認為安全的地方奔逃.

到了現在,瞎子也能看出不妙.

本來這些蟲潮和怪物就已經足夠可怕,但它們竟然是被更強的力量驅逐逃亡……在它們的背後,是什麼人所為呢?是天使聯盟中其余的挑戰者,還是另有其人?

不等留守的挑戰者反應過來,又有數百頭遠古魔獸,一身是傷地奔逃過來.

凶悍的它們,看也不看獨眼大漢他們一眼,而是以它們生平最快的速度,向遠方奔逃.幾只逃得稍慢一線的遠古魔獸,忽然發出慘叫,紛紛倒地,血肉模糊地滾作一團.

"骨龍!"

不知是誰,驚叫起來.

混在人群中的岳陽看見,有數百頭由天階三級到天階五級不等的骨龍,自遠古通道里魚貫而出.

作為黑暗陣營的主要戰獸之一,骨龍自然為魔谷世界每一位挑戰者熟識.只是,這些屬于黑暗陣營的恐怖戰獸,是怎麼來到暗空巢穴這個地下城廢墟的呢?要知道,這個地下城廢墟可是位于天使聯盟的范圍之內,距離最近的黑暗陣營地盤,也足有上萬公里.

如果不知道情況,敵人會派遣數百頭骨龍圍攻留守人員嗎?

話說回來,如果敵人知道情報.

那麼,敵人又是怎麼知道這里面的情況?

難道五大首領率隊清理遠古地道尋寶的消息外泄了?更可怕是,敵人是怎麼知道五大首領此時不在留守人員身邊的呢?如果五大首領俱在,別說幾百頭骨龍,再多幾百頭,也照殺不誤……現在敵人敢用幾百骨龍打頭陣,證明敵人對于己方的情況,簡直是了如指掌.

"幽靈王'虛影’,骷髏王'金骸’,還有剝皮王'血剃’,天哪,黑暗陣營的大首領都來了!"

留守的挑戰者看見足有近萬名黑暗陣營的挑戰者出現,心中已經絕望.

但當他們看見後面還有數位等同任天歌他們五大首領實力的黑暗大首領,都情不自禁地驚叫起來,士氣和意志都接近崩潰……這是一場根本沒辦法開打的仗,不用打,就注定了失敗.

對于足有八位黑暗大首領,任何一位,都足可橫掃全體留守者.

別說八位黑暗大首領,就是他們座下的精銳,派出數百,也可以碾壓留守的挑戰者,畢竟最精銳的挑戰者已經由五大首領帶走,自願留下的精銳不足百人,這又如何能夠與黑暗陣營的敵人相抗?比起近萬名敵人,比起數千名敵陣精銳,比起八位黑暗大首領,現在自願留守的天使聯盟挑戰者,弱小得就像車前擋道的小螳螂,下一秒,就會讓敵人輕易地碾壓成渣……"走,走得一個是一個!所有人都不要召喚主戰獸,不能讓敵人獲得積分,如果被敵俘虜,盡可能結束自己的生命.記住,死也都不要讓敵人得逞!"獨眼大漢發出了一聲驚天怒吼,他是第一個能夠燃起斗志阻敵的人.

"可憐的小蟲子,你以為說話大聲點就能嚇唬別人嗎?告訴你,任天歌都不敢在本王的面前囂張!"

有個根本看不清實體的巨大黑影,懸浮在敵陣前.

這個黑影的實力超強.

岳陽估計,這個家伙的實力,不亞于任天歌,如果不是屬性相克,要拿下這個家伙可不容易……根據這些天獲得的情報,岳陽可以判斷出,這個強大的黑影就是原來黑暗陣營的老大幽靈王'虛影’,要不是姬無日闖入,壓過他一頭,這家伙會是數千年來魔谷世界最強者.

站在幽靈王'虛影’左右,還有骷髏王'金骸’和剝皮王'血剃’.

這兩個也是高達至尊八級的超級牛人.

實力比起幽靈王甚至任天歌都要稍遜一籌,但在魔谷內,岳陽估計他們最少也是排行前五的高手,不容輕視.

再後一點,還有五位實力由至尊五級到至尊六級的黑暗首領.

因為岳陽情報不足,不知道這些人叫什麼名字,只能以天目慧眼暗中觀察對方的能力特點.

"屬下把這些雜碎統統殺光好嗎?"有位騎著骨龍的黑暗騎士彬彬有禮向幽靈王詢問.

"不用,把他們驅逐,只要不斷地獵殺落後者就行,我要看看他們的狼狽樣.哈,任天歌那個傻瓜,以為閉關幾天,就可以稱雄魔谷,真是笑話!本王會用事實告訴他,魔谷,就算姬無日走了,也輪不到他說話!什麼遠古秘寶,白癡,任天歌就是那種給人賣了還幫人數錢的傻瓜,無藥可救……"幽靈王虛影不說,大家也已經知道,這次行動是一場陰謀,暗空巢穴就是一個吃人的虎口,敵人已經布置好陷阱等著任天歌率隊往下跳.

現在聽他一說,人們更是倒抽一口涼氣.

似乎,還不止是黑暗陣營布置陷阱那麼簡單,似乎,還有個可怕的內奸隱藏在隊伍之中.

想想也對,如果沒有內奸,沒有人與黑暗陣營的幽靈王里應外合,敵人怎麼可能這樣精准無誤地殺上門來?

岳陽現在的想法卻是,陷阱是肯定的,內奸也是肯定的,這一切都在想像之內……唯一想不通的是,開天魔尊在這一場交戰中,扮演什麼角色呢?

如果說開天魔尊現在還封印在天魔神殿里,對外面的一切茫然不知,岳陽覺得自己傻了也不會那樣想.沒有開天魔尊的秘密情報,沒有他的指引,任天歌不可能大膽地率隊進入暗空巢穴.相同,黑暗陣營那邊的幽靈王虛影也是一樣,必定有人提供了情報,才會讓這位黑暗陣營的大首領肆無忌憚地率眾萬里奔襲.這樣的厮殺,對于隱在背後的開天魔尊,又有什麼好處呢?

難道,開天魔尊的真身沒有解脫封印,只能分身行事?

又或者,他需要這些挑戰者的血肉和靈魂獻祭,徹底解脫封印?

當然也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開天魔尊已經完全自由,只是出于無聊或者扭曲的心態,在離開魔谷前,故意制造這一場血肉厮殺,滿足他的嗜好……

假如是前兩者,岳陽還不太擔心.

假如是後者,岳陽覺得自己就要小心了,千萬別讓開天魔尊把自己也算計進去.

危機,無聲地襲來.

岳陽生平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心里沒底,開天魔尊,這個封印數萬年的老鬼,他到底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呢?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陷阱,危機,趣味?】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金劍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