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預知天賦】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預知天賦】

在確定動手之前,開天魔尊還想作出最後的探問.

"你所圖,不過是天魔珠罷了,假如我將天魔珠送給你,作為雙方聯盟的禮物,如何?"開天魔尊這輩子對人的條件從來沒有試過如此優厚,面前這個年輕人,可以說真是動了他的愛才之心,也作出了最後的試探.因為像岳陽這樣的年輕人,開天魔尊很明白,如果殺不死對方的話,必定成為終生都為之頭疼的宿敵.開天魔尊打心底不希望事情會演變成那樣,尤其是自己的'神識’還封印在天魔神殿里面不出的情況下.

天魔珠是什麼東東呢?

在通天塔的時候,天誅曾送給岳陽一顆'大天魔珠’,以這稱之為鎮殿之寶的亞神器,為第二號人物天譴換取兩只鬼火烏鴉作為戰獸.

當時在場的冥皇也以'冥界之眼’換取戰獸,正因為兩件寶物的特殊性,岳陽還拿過兩件寶物去問陛下.

把陛下得罪慘了的岳陽,自然得不到答案.

但兩件寶物的謎團,一直在他心中藏著.

極盼解惑.

現在,想不到開天魔尊也口出'天魔珠’這個名詞,讓岳陽怦然心動.

"你會把天魔珠給我?"岳陽自然不會告訴對方自己壓根不知道天魔珠是何物,還冷笑一聲,表示自己對于開天魔尊無聊又低下的誘囘惑手段極度鄙視.不過他一句話剛落,開天魔尊心中,就多了一物,一顆貯藏著無盡能量散發出幽幽奇光的神珠,出現在開天魔尊左手的兩指之間.

"把天魔令拿出來,我甚至還可以告訴你怎麼使用它."開天魔尊誠意十足.

"我不是傻囘子."多疑的岳陽同學一口拒絕了.

無論他怎麼渴望知道真相,警惕性也是絕對不會隆低的,再說,信任人也得看對象,現在面前的可是意圖征服整個天界的開天魔尊,一個活了數萬年的老怪物.最恐怖的是,他的那種征服還不像費雯麗女皇,費雯麗女皇的征服,主要是推囘翻中央神殿的統囘治,成為天界第一的強者,而開天魔尊的征服毀滅天界一切阻撓力量,徹底占領天界,成為整個天界的唯一主人,禦萬千種族為奴.

像這種胃口大得可以吞下整個天界的老家伙,岳陽要是跟他合作,那就等于給開天魔尊賣了還幫他數錢!

岳陽可以跟世間任何人合作,但有幾個人絕對不可以.

一是中央神殿的神殿至尊;二是全力挑戰試煉之地爭奪最後神典的姬無日;三就是這個胃口大得裝得下整個天界甚至還不滿足的開天魔尊.

這三個人,都有個最大的共同點.

那就是欲壑難填.

野心太大的人,岳陽可不敢跟對方合作,因為這種人都是永不滿足而且無情無義的瘋子!

開天魔尊微微一笑,忽然把手中這顆不知價值多大但足可冠絕世間萬物的神器寶珠,就像拋顆石子那樣,隨手拋過來.岳陽在伸手之前,還以閃電般的速度,想過這是否是一個陷阱?一旦接下來,又會如何?最終,在領域能量的無害試探和神器寶珠的誘囘惑之下,輕輕伸手接住.

甭管天崩地裂又或者洪水滔天,岳陽現在要的,就是神器在手.

神器在手,天下我有.

最讓岳陽心動的,不僅僅是神器那麼簡單.

真正讓岳陽舍不得放手的是,這顆天魔珠有一種呼喚,似乎等待了千萬年,就是為了等待岳陽似的.這東西應該屬于自己,它就像身體分離出去的一部分,現在,正是它的回歸之期.

"天魔珠是無主的神器,我一直想契約,但不成功.也許,它屬于你吧,這些年來,我已經把它看開了.你把它握在手中,再把天魔令取出來,以天魔珠的力量解開封印……"開天魔尊沒有任何的隱瞞,直接把秘寶真相說出來.

"……"岳陽現在心中很是緊張,要不是寶物就在自己的手中,岳陽是絕對不會相信開天魔尊的.

問題是,對方把天魔珠這顆神器都給了自己.

自己要不要照著做呢?

解封天魔令,這,就將是自己打破天魔神殿之後的通關獎勵?

難道天魔令還是第二件神器,又或者,必須是天魔令,自己才能契約天魔珠這件極品神器?

開天魔尊搖頭:"我明白你的謹慎,也理解你的心情,你不願意相信我,的確,我沒有讓你信任的基礎,但我真的很想跟你合作.現在神器在你的手中,解不解開封印與我無關,我只希望你給我一個承諾,雙方聯盟,互利互助.最少,你不能與我為敵!"

岳陽思考了許久許久.

最後,謹慎地作出了一句承諾:"如果我成功契約天魔珠這件神器,獲得天魔神殿的通關獎勵,那麼,我保證不與你為敵,並且在某些情況下,與你結盟."

可以很肯定地說,岳陽不相信開天魔尊.

一點也不相信.

他知道,敵人的嘴巴說一萬句話,也不會有一句真話.

但現在他也不想翻臉,不想與開天魔尊為敵,畢竟現在他最想做的就是解開封印,契約神器,提升實力.

"你慢慢解封吧,我回去看看任天歌他們打得如何,要是他們肯放下貪婪之心,我會放他們一馬的,畢竟在天魔神殿里殺戮越大,我神識的封印力量越大,若不是他們圖謀在先,我還真不願意大開殺戒."開天魔尊瀟灑地揮揮手,身形就像影子一般,消失在無盡的虛空中.

"……"岳陽又沉默了許久.

直接感覺開天魔尊不可能再躲在黑暗中偷襲自己了,岳陽才緩緩地離開.

離開第二重傳送秘門,離開第一重傳送秘門.

返回到暗空巢穴那個遠古地下城廢墟.

岳陽發現周圍一片寂靜,空無一人.

終于,忍不住心中的渴望,狂喜地把天魔珠拿了出來……這可是神器,什麼時候神器可以像便宜的大白菜那樣隨手送人了?不管開天魔尊玩什麼陰謀,最少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現在天魔珠入了自己的手!

天魔珠這件神器,屬于自己了,那麼天魔令呢?

它是否就是第二件神器?又或者是契約天魔珠的關鍵物品?

不知道!

岳陽心中充滿了各種謎團.

好奇心可以殺死貓,岳陽強行壓抑,退出到暗空巢穴這個遠古廢墟後,再也忍不住,把天魔珠和天魔令都掏了出來.

經過謹慎地思考,又經過仔細的搜索,周圍空無一人.

安全.

一切都顯得那麼的安甯.

岳陽按照開天魔尊剛才所說的辦法,將天魔珠握在手心之內,以最純淨的能量,慢慢地激發它,再把激發出來的天魔珠能量,注入那貌不驚人的天魔令上.開始,岳陽顯得小心謹慎,稍微注入一絲,立即停止下來,左右仔細觀察,以防敵人偷襲.

然而,周圍的環境空寂無人,岳陽警惕之心,謹慎動作,完全落空.

原來貌不驚人的天魔令上,注入一絲天魔珠能量後,忽然有了不小的變化,似乎在延伸,又似乎有無窮無盡地能量,要沖突封印,噴薄出來.假如全部爆發出來,相信這件天魔令,絕非一件普通的神器那麼簡單.

即使擁有天目慧眼的岳陽,此前也沒能看得出來.

這個小小的天魔令,竟然擁有如此威能.

岳陽壓下狂喜,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他立即催發能量,將天魔珠所貯藏的巨大能量,飛快地注入那個正在變形的天魔令上.

初時,還帶有一定的謹慎,時刻注意控制,但隨著天魔令越來越大的變化,岳陽一貫的小心謹慎,也漸漸放松開來.天魔珠的巨大能量,就像洪水那樣,瘋狂地注入天魔令之內,本體能量非但不減,反而越發巨大,似貯藏著無窮無限的威能.岳陽另一只手握著的天魔令亦然,它不斷地延伸拉長,漸漸變形成一柄神劍模樣,隨著天魔珠的能量瘋狂注入,上面的封印力量,漸漸的融解.

天魔令內里的能量更加活躍,就像活火山受到沖擊似的.

在極限的界點到達的一刹.

轟地一聲.

完全沖破封印力量,瞬間爆發出來,其威力比火山爆發還要恐怖,沖擊波席卷整個地下城廢墟.

天魔令的真面目,也同時還原,那是一把斬盡世間萬物的神劍,色澤紫黑,劍刃狹長,鋒利無匹,劍氣劍芒劍能劍識形如生命,貫天徹地.

此神劍一出世,整個暗空巢穴搖撼不止,似乎在神劍出世的威能下顫抖哀鳴.

"解封成功,好,好一柄天魔令神劍."岳陽看著飛升天空威懾天地的神劍,激動地伸手,似乎想把這一件神器,握在手中.神劍忽然一陣震鳴,散發出萬丈光華,讓岳陽也無法正視.很顯然,這柄神劍在抗拒著岳陽,神器擇主,別說是擁有靈識的極品神器了,就再低一級的聖器,也不會輕易選擇主人.

岳陽自然明白這個道理.

他沒有放棄.

繼續伸手,想捉握住這一柄抗拒自己的神劍.

只要持有這把神劍,那怕花再多時間,也要把它契約成功……

就在岳陽嘗試接近神劍之際,忽然,一個影子瀟灑地出現在岳陽的面前,完全無視神劍的抗禦,向面前的神劍隨便一伸手,就把它握在手中.而握在影子手中的神劍,也像寵物看見了主人那樣,發出一陣歡喜的震鳴,聲音久久不絕.

來人,正是開天魔尊.

此時的開天魔尊,正閉著眼睛,以手輕輕摩挲著神劍的刃身,其動作之溫柔,仿如摩挲情人的肌膚.

"好伙伴,分別了數萬年,你終于回來了."開天魔尊感慨無比地歎息道:"雖然我的預知天賦早就預知你會回到我的身邊,但是,這個小心謹慎到了極點的年輕人,還是讓我提心吊膽.我真害怕他把天魔珠和你永遠地封印起來,那樣的話,我們就永遠不能再見面了.沒有你痛飲敵人的鮮血,我就算當上世界之王,也不會開心的,歡迎你回歸,伴我縱橫天界的天魔劍……自今天起,我發誓,再不會有人可以把你我分離!"

"嗡嗡嗡嗡嗡!"那柄由天魔令解封形成的神劍,也不住地囘震鳴,似乎在回應開天魔尊的話.

"你妹啊,你個老鬼竟然借我的手來解封你的劍?"岳陽現在火大了.

"為了感謝你的解封,我會盡量無痛苦地結束你的生命.在沒有天魔劍在手之前,我不敢說這句話,不過手中重握魔劍,我敢說一句,上天下地,誰人是我敵手?"開天魔尊傲慢地擎起天魔劍,向天輕輕一指,數千近萬道雷電如靈蛇交織,形成一條巨大得恐怖雷柱,重重地轟擊在地面上.

轟隆!

僅是一擊,暗空巢穴這個遠古廢墟,就不複存在.

地面上的一切,都歸于虛無,在雷柱之下,除了一個洪荒怪獸嘴巴似的巨洞,一切都不複存在.

"臥囘槽!"岳陽嚇了一跳,沒劍在手的開天魔尊已經夠牛逼哄哄了,現在有天魔劍在手,這個老鬼的實力最少飚升十倍,這樣還打個屁啊!不過,因為被敵人利用,心情很不爽的岳陽同學,腦子讓怒火燃燒發熱,壓根就沒空想打不打得過的問題,現在他想的只有一點,那就是把這個擁有預知天賦的恐怖老鬼干翻在地上,最好讓這老家伙跪在地面上哭著哀求自己.

"除了被封印那一次,我一輩子,從來沒有敗北過."開天魔尊傲慢如狂地以眼角稍微掃了岳陽一下:"擁有預知天賦的我,戰無不勝.除了遠古之神,任何人都不可能打囘倒我,即使是你這個萬年不遇的絕世天才,也不會例外!"

"你已經預見了我的失敗?"岳陽冷笑:"如果你真的預見了,還拿預知天賦來嚇唬我?"

"的確,你,是預知天賦唯一漏網的雜魚."開天魔尊不屑地撇撇嘴,傲氣沖天:"也許你有特殊的天賦,可以影響我的預知,但是,以你現在的實力,我現在用一只手指,就可以將你碾死一百遍."

"那就試試看!"

岳陽忽然把平時極少使用一般只拿來給岳霜小丫頭砸栗子的'獄皇神印’變了出來,滿臉戰意地回應道.

如果茜茜公主她們在旁看見,那麼就發現,岳陽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認真過.

那不是受騙的憤怒.

而是一種極限燃燒的戰意.

開天魔尊一看,臉色忽然陰沉下來,怒意狂爆:"什麼?難道你是故意幫我解封天魔劍的?"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打開天窗說亮話】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凡事都有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