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凡事都有第一次……】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凡事都有第一次……】

岳陽不答.

但開天魔尊早猜到了答案,心情更是郁悶.

從來都是擁有預知天賦的他算計別人,又何曾試過讓別人算計自己?最郁悶的是,明明是他用陰謀算計這小子來解封天魔劍的,現在,卻讓人識破後,反過來出乎意料之外地助自己解封了天魔劍.這小子是什麼意思?莫不成還有什麼陰謀?

可是解封天魔劍這件事,無論怎麼看,對自己都百利而無一害,這小子怎麼會如此配合?

預知天賦幾近無敵.

它可以預見未來的大部分真相,即使不能以力改變,也能在預知真相後,將危險減到最低,又或者將利益擴到最大.預知天賦從來沒有失靈過,預知就是事實,它只對神明無效,想不到在今天,也無法預知面前這小子的未來……這小子明明不是神明,為何預知不到他的未來呢?更加詭異的是,任何與這小子聯系在一起的事,都會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真見鬼,難道這小子的天賦是陰影或者迷霧嗎?

"不管你做什麼,你的結果,都是死路一條."開天魔尊心中念頭千百轉閃過,但口中,卻冷酷地打擊岳陽.

的確,在實力方面,他擁有絕對的優勢.

岳陽仍是不答.

他將手中的獄皇神印擎舉起來,無限地爆發提升自己的能量.

開天魔尊心中微微一凜,這小子擁有神印契約,絕非簡單人物,可惜太年輕,實力不足,否則還真是一個難纏的勁敵.同時,他對獄皇神印這件神器,也產生了一絲警惕,因為這件寶物產生的神器威能和封印力量,讓他打心底感到危險.

如果這小子能夠最大地發揮這件神器,那麼拿它跟自己戰個平手也並非不是可能.

開天魔尊心念閃過,冷傲地笑道:"你很不錯,但太年輕了,小伙子,看看你與我之間的巨大差距吧!"

他揮起天魔劍.

輕輕一斬.

天地,立即裂開了一道寬十米長約千米的碎空劍痕.

這股毀滅性的力量比閃電還快,向岳陽迎面劈下.岳陽的殘像消失,閃現于萬米之外,但同一瞬間,開天魔尊出現在他的身後,沒有握劍的左手,直接按在岳陽的後腦.

轟隆隆!

被開天魔尊按中的岳陽根本無法施展身法逃走,被對方無上至尊意志鎖定的岳陽,只能硬接.整個身軀讓開天魔尊按砸在地面上.這恐怖的力量,將整個廢墟都搖撼起來,地面比十級大地震爆發還要可怕,岩石粉碎,岳陽箭矢般沒入大地,他摔下的地面,出現了一個深達百米的巨大坑洞.這個沖擊,並不等于結束,相反,這只是開天魔尊'天魔擒月’這一式攻擊的開始.

摔入地底深處的岳陽,忽然感覺地底產生了一種反彈的力量.

而體內原來的抗力,也盡讓對方牽引.

身不由己.

逆沖,由原來的砸摔變成倒沖.

轟!在岳陽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之前,他的身體已經逆沖向暗空巢穴廢墟的穹頂,直接倒撞在堅硬的岩壁上.

又一次直撞入石……地面上的開天魔尊,傲慢地收劍在背,單手一按,逆沖撞入岩穹的岳陽,轟地摔在他的面前,渾身上下,好不狼狽.

"看見了吧,這就是我與你之間實力的差距."開天魔尊眼睛也不看痛苦的岳陽一下,冷笑道:"我不知道你出于什麼原因,但解封天魔劍,絕對是你最錯誤的決定.因為,手持天魔劍的我,不僅是現在的你,就是比你更強的任天歌,或者幽靈王虛影,也接不住我三招.要不是本尊的神識封印在天魔神殿不出,我甚至比你所聽說過的那些神明還要強大,我想我說得很清楚了,怎麼樣,螻蟻一樣的年輕人,你還要與我開戰嗎?"

"……"岳陽不答,硬咬牙關抵抗著痛苦,站了起來.

"剛才那一招,要不是你有神器護體,早就死了."開天魔尊撇了岳陽手中的獄皇神印一眼.

岳陽默不作聲地走向開天魔尊,眼睛依舊堅定.如果說一招就可以摧毀至尊強者的意志,開天魔尊自己也是不信的,畢竟每一位達到至尊境界的武士都是絕對的強者.

但是,像岳陽這樣.

明明打不過,還依然無畏無懼地沖上來對戰,這種說不出是愚蠢還是堅韌的勇氣,開天魔尊還真是很少見.

開天魔尊揮劍,並非攻擊岳陽,而是在虛空中輕輕一劃,再在破碎的千米劍痕中間,劃出一道同樣威能的劍痕,自地下城崩塌的廢墟天地間,形成一個恐怖的'十字’.

仍是同樣的招數,開天魔尊出現在躲避中的岳陽身後.

左手虛按在岳陽後腦殼.

天魔六式之中的'擒月式’再出,岳陽破地而入,在達到砸擊極限,開天魔尊單手上揚,岳陽身軀倒飛,逆沖在穹頂,裂石而入.再等力量達到極限,開天魔尊單手虛空,岳陽轟隆一聲,又再次狼狽不堪地摔倒在他面前的腳邊,痛苦得全身都在抽搐.

"還不明白嗎?我的實力其實比起一些神明還要強大,要不是我的神識封印在天魔神殿之內,我一劍就可以將你和任天歌他們秒殺."

"哈哈,如果本尊在巔峰狀態,整個魔谷,只需要三天時間,就可以毀滅成混沌狀態."

"掙紮是無用的,因為你再怎麼努力,對我來說,也只是螳龘臂當車."

"哭泣吧,小蟲子!"

開天魔尊狂傲又得意地將岳陽反複打擊,肆意地折磨對方的意志.天魔六式中的擒月式,反複使用,一點兒也不急于殺死岳陽.

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次……同樣的招式,同樣的施展,岳陽一點辦法都沒有.開天魔尊反反複複地用同一招打擊岳陽,並非他沒有別的有效攻擊招式,相反,他有無數種招式,但他想用這一種方式,告訴面前這個怎麼也打不死的年輕人,在絕對實力面前,任何的掙紮都是無用的.

岳陽面不改色.

臉色平靜,毫不生氣,眼睛一如既往的明亮清澈.

仿佛被對方連續八次打倒在地的不是自己,而是別人似的.

開天魔尊很討厭岳陽臉上這種表情,雖然他自己是打擊的一方,但看見被打擊的岳陽表情如此平淡,心中真的很不爽.最讓他感到不滿意的,是面前這年輕人的意志,完全無法想像,在這種打擊下,竟然絲毫也不動搖?

難道這小子意志都是鋼鐵澆鑄的?

第九次.

開天魔尊同樣使用了擒月式.

這次,他用上了比起之前更強十倍的力量,即使有神器護體,開天魔尊估計,對方最少會折斷一只手或者一條腿,弄不好,還會折斷脊梁骨.

有神器護體,死,倒不太可能,而且這也不符合開天魔尊的心願.

他可是有好好地折磨的,不能輕易就讓對方死了.

劍痕,虛空中劃出.

開天魔尊如常,閃現岳陽的身後,左手虛控在他的後腦上,無論速度還是力量,都不可能抗禦,這種攻擊接近是神明的法則力量,勢不可擋.與前八次稍有不同,這第九次加大了十倍力量的擒月式,忽然按了個空,原來倒地八次的岳陽,忽然化成殘像,消失了.

他出現在開天魔尊的身後,一直沒有開張的獄皇神印,就像平時給岳霜小丫頭砸栗子那樣,砸在開天魔尊的後腦殼上.開天魔尊臉色微變,似是錯愕.時間不足千分之一秒,開天魔尊的身軀已經仆倒在地面,轟地在堅硬地面砸出蛛網般的裂隙……開天魔尊並沒有像岳陽那樣深陷地底,而是以單手撐住地面,同時,天魔劍揮舞,意圖切斷岳陽的雙腿.

岳陽飛起一腳.

就像踢足球那樣,把開天魔尊踢飛.

轟!

開天魔尊流星般撞在萬米外的岩柱上面,瞬間將岩柱撞碎.

不過,他在身軀撞斷岩柱的刹那,已經轉回來,怒氣沖沖地逆沖回去,准備一劍秒掉岳陽.

岳陽此時就站在他的身下,極力模仿著開天魔尊之前那種手勢,以巧勁牽引著開天魔尊的身軀,讓臉上呈現驚詫的他,啪地摔倒在面前.

開天魔尊立即彈起來,閃出百米之外.

此時他的表情,怒發沖冠:"擒月式,你竟然用我的擒月式反過來攻擊我?大膽!"

"好吧,雖然我不是聖斗士,但你老是用同一招,那樣很膩味的!"岳陽忽然歎了一口氣:"你就不能弄點新鮮的玩意兒嗎?"

"你!"開天魔尊臉上怒極反笑:"好個小輩,那麼本尊就如你所願."

他的話還沒完.

已經來到岳陽的面前.

天魔劍仍舊不出,劍刃在背.

單手,輕輕地劃過了岳陽的喉嚨,五道指印瞬現,鮮血激濺.

天魔六式中的'摘星式’,要不是岳陽反應極快,及時後仰,那麼開天魔尊摘下來的不是五道傷痕,而是岳陽的喉骨,又或者是更後面的頸脊.岳陽正要反擊,開天魔尊已經冷笑哼了聲'太慢’,依然是左手,摘星式後,接著又來了一招'破獄式’.

腳高高抬起,踹中岳陽的同時,把他整個踩在腳下.

劍不出,單手挽在身後.

左手,擎舉起來.

天魔六式之中的'裂日式’蓄勢待發.

開天魔尊俯視著腳底的岳陽:"小輩,你現在可以說遺言了!"

轟!

正當開天魔尊准備秒掉腳底下的岳陽之際,忽然,後腦挨了一記重擊,另一個岳陽出現了,他右手擎舉著獄皇神印,狠狠地砸在開天魔尊的後腦上.在開天魔尊一個踉蹌,立足不穩之際,岳陽又旋出一記摘星式,左手按住對方的腦袋,直接按在堅硬的地面上.這一次,開天魔尊僅來得單臂撐地,來不及揮劍反擊,而在他單臂撐住地面的一刹那,岳陽高高抬起大腳板,仿模'破獄式’式,重重地踩在開天魔尊的脊背上.

因為過猛,岳陽腳上白金級別的靴子都踩成了碎片,露出了腳丫子.

開天魔尊撐地的單臂深深入地.

不過,他沒有等到岳陽再偷學裂日式砸擊下來,就吶喊一聲,比千軍萬馬地咆哮還要巨大,比霹靂雷霆貫空還要響亮,身上能量如火山爆發,輕而易舉地將踩在背上的岳陽震飛千米之外.

"好大膽,從來沒有人踩過我的背!"開天魔尊一輩子也沒有這麼生氣過.

"凡事都有第一次的……"岳陽同學表示習慣了就好.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預知天賦】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我,一定要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