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我,一定要殺了你!】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我,一定要殺了你!】

"我,一定要殺了你!"這是開天魔尊在被岳陽踩背汙辱後第一分鍾說的,當時他氣得咬牙切齒.

"我,一定要殺了你!"這是開天魔尊在連續攻擊一小時,但岳陽仍然屹立不倒時說的.

"我,一定要殺了你!"這是在一天後說的.

開天魔尊,萬萬沒有想到.

戰岳陽,不是他原來意想中一招就可以秒殺對方的一招之戰,也不是貓捉老鼠般戲弄敵人的十招之戰,更不是惱羞成怒一定要滅了對方的百招之戰.甚至,不是暴風驟雨般連續不斷地攻擊對方,窮盡一切手段,但對方仍然屹立不倒的千招之戰.

這,是一場連擁有預知天賦的他都不可以預見的持久大戰.

目前整整持續了一天.

但對方屹立不倒,不知道還將持續多久.

開天魔尊腦海中已經沒有別的想法,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把這個一次次推翻自己極限估計的小輩殺死,不顧一切手段地殺死……遺憾的是,實力可以碾壓對方的他,在攻擊了一天之後,仍然沒能達成目標.

無數次,開天魔尊以為這小子會失敗倒下,再也無法起來.

他的心底甚至都是那麼期盼的.

然而,這個在任何攻擊中受盡死亡威脅仍然沒有任何表情的年輕人,讓他失望了.

這小子一次又一次地站起來,開始打倒在地後,開天魔尊還有開口嘲諷的時間,後來,幾乎是一打倒,就立即站起來,

開天魔尊有時感覺很無奈,為什麼會這樣?

他想不明白.

這個殺不死的年輕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為什麼會打不死,何解能抗得住自己無數次滅頂之災的打擊?

一切,都是秘密.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這小子在打倒後,那清澈冷酷的眼神,在眉間滴答的鮮血間,依舊無情地凝視著,從來不曾透出異樣的波動,就像天空永遠不隕的星星,似乎映射著對方那永琱ㄩ隍漸糽R.

連續攻擊一天,窮盡一切手段,數千近萬種致命打擊.

即使是神明,相信也會隕落.

然而.

對方始終屹立不倒.

究竟怎麼樣才能殺死這個年輕人,有時,開天魔尊都懷疑,這小子是不是讓遠古之神用法則重塑過,身軀是永遠不死的不死之身,否則,他怎麼可能抗得下自己的萬招攻擊?最讓開天魔尊感到恐怖的是,無論怎麼打擊,這小子都沒有召喚生命守護戰獸,都沒有使用寶典,甚至沒有使用任何戰技……他唯一使用的,就是臨時偷學過來的各種戰技.

戰斗中,這個年輕人就像海綿那樣吸收水分那樣吸收著自己的各種戰法.

每打倒一次,他就多學得一分.

如果不殺掉這個年輕人,讓他安然離開,再消失吸收掉所有戰場收獲,開天魔尊真不可想象,這個年輕人未來能成長到什麼程度……

陪練!

開天魔尊有時感覺自己就像一個陪練,所做的一切,就是給這小子成長提供經驗.

轟隆隆隆!穹頂忽然又崩塌下大片,出乎意料地露出了一個星空.深深隱藏在地底數十近百公里的暗空巢穴地下城廢墟,竟然讓大戰打穿了穹頂,崩露出了天空.開天魔尊看見天空時,一愕,隨即深深呼吸,將心底的憤怒和各種負面情緒壓下.

他決定不生氣了.

因為憤怒無用,憤怒是絕對不能殺死面前這個年輕人的.

要殺死對方,任何負面情緒都不成,唯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拼消耗’!

這小子是絕對不可能一招秒殺的,雖然他反映出來的最大實力,只有至尊五級,可是對方的基礎之雄厚,仿如城牆,任何在意志或者境界上的打壓,都毫無作用.如果打一個比喻,開天魔尊覺得自己就是十萬名騎著駿馬的鋼鐵騎士,所過之處,無不毀滅.唯有這個年輕人,像一座雖然只有千人防禦但堅固得難以想像的城堡,無論怎麼攻擊,都屹立不倒.

如果要征服對方,要滅掉對方.

強攻,碾壓,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

只有無限期的消耗,以最大的實力對拼,拼盡對方最後一絲一毫的生命力,才能讓對方倒在自己的腳下.

"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對手."開天魔尊不想承認,但這是事實.封印他的那個人不用說,甚至,那不是開天魔尊可以想像可以挑戰的存在,真正稱得上最大對手的人,不是以前那些一起在天界逐鹿爭霸對手,而是面前這個打不死的'小輩’.

"你不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對手……"岳陽卻不這樣認為,開天魔尊的確有夠強大,但最讓岳陽感到頭辯的還在後頭,比如中央神殿那個最牛逼的神殿至尊.那個家伙,才是最恐怖的.相比起神殿至尊,開天魔尊和姬無日最多算是小BOSS,稱不上是終極大BOSS.岳陽這樣說,並非有意貶低,頓了頓,他又認真地點點頭:"如果你不是神識被封印在天魔神殿,實力一直在巔峰狀態,數萬年來,倒有可能成為我人生最大的對手,可惜,你在封印之中大損,已經不知不覺地讓人超越了."

"即使我不在巔峰,你也一定會倒在我的腳下."開天魔尊發誓,不管用多少時間,用什麼手段,一定要殺掉這個年輕人.

絕對不能,讓這小子成長起來.

這小子成長起來,恐怕會超越一切前輩,成為任何人都無法仰視那樣的存在.

別的不說了,僅是在戰場中無盡學習提升這一點,就足夠恐怖,開天魔尊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學習提升的人!

"你打了我整整一天,現在,輪到我反擊了!"岳陽一整天都讓對方瘋狂地攻擊,幾乎沒有還手之力,並非他不想還擊,而是不能.開天魔尊的實力,完全可以碾壓至尊九級以下的一切,抗衡這樣的敵人,岳陽覺得之前對戰太陽王的難度,簡直比吃豆腐還輕松.

盡管對戰太陽王,也血戰了數小時,數十次幾乎喪命.

但,現在對戰開天魔尊,隨時隨地都有死亡的危險,任何攻擊都是致命一擊,尤其是開天魔尊憤怒爆發,數千上萬種不同的遠古殺招,在他的手中施展出來,千奇百怪的殺人技巧都有,讓岳陽防不勝防.

換成另一個人,早就沒命了.

岳陽苦苦咬牙支撐.

直到一天後.

開天魔尊攻擊停止下來,岳陽才真正等到了反擊的一刻.

"你還要反擊?"開天魔尊聽了,心中不可思議之極,換成平時,他一定冷嘲熱諷,鄙視對方,然而現在卻不,他覺得對方可能真的還有反擊的力量,而且還不小.

"當然,我要打到你媽媽都不認得你!"岳陽同學從來不是那種好說話的人,絕對不會讓你打過就算,和氣生財什麼的,給開天魔尊狂毆了一天,他心中非常的不爽,如果不十倍打回來,那還是他嗎?岳陽將身上所有破破碎碎已經分不出是什麼裝備的戰鎧統統脫下,赤著身子,以涅盤之火,凝聚出最強的'涅盤之鎧’,左手持印,右手擎舉出還沒有打到龍頭的獄皇神杖.

達到了聖典的召喚寶典,在這場戰斗中,第一次浮現.

光華萬丈.

金色的能量光柱,直沖九霄.

百米之內的破碎天地,忽然誕生了無數的星辰,岳陽的創世領域,模仿了夜後獨有的星空力量,無數的星星凝成星座,展現出無窮無盡的星力.

一個金色的巨人站了起來,這並非岳陽失去意識或者達到極限時才會爆發'命運巨人’,而是岳陽自己通過創世領域以及無窮星力,再加上災厄神力的威能,直接創造出來的一個'毀滅巨人’.毀滅巨人的威力,當然不可能與掌握命運力量的命運巨人相比,要知道,當初命運巨人一擊,沒有全力而發,與岳陽血戰數小時大占上風的太陽王就即重創瀕死……但是,經過岳陽自己費盡心力創造出來的毀滅巨人,也非同小可,任何輕視它的敵人,必將死于它的拳下.

開天魔尊如此狂傲之人,看見毀滅巨人誕生,臉上也微微色變.

法則力量,他感到對手正在使用法則力量.

直接創造生靈般的能量巨人!

雖然,這種法則力量還非常微薄,稱不上是真正的法則力量,但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足夠駭人聽聞,最少像擁有至尊八級實力的任天歌和幽靈王虛影等人,是不可能使用這種小法則力量的,更不說還如此熟練!

"加持!"

岳陽吶喊一聲,同樣有如千軍萬馬在咆哮,有如霹靂雷霆炸響,搖憾天地.

他輕輕地揮舞著獄皇神杖,聖典在他的指揮下,翻開,翻過了一頁,一個特殊的巨人影子,飛快地湧現,投入那個百米之高的毀滅巨人身上,瞬間,毀滅巨人提升了數十倍,接近百倍……

開天魔尊萬萬想不到,這小子的生命守護戰獸有如此神妙的加持威力,頓時為之色變.

百倍加持?

這也太誇張了吧?

尤其是已經達到了毀滅巨人那種能量,還能百倍增幅,這簡直中作弊一樣的能力!

"一斬,山河缺!"岳陽高高擎舉起獄皇神印,毀滅巨人做出同樣的動作,但它手中不是獄皇神印,而是一把以災厄神力凝聚而成的巨大斬刃,災厄上弦月!

"哼!"開天魔尊很想硬接,但看見這種毀滅性的力量斬劈下來,還是理智地選擇了躲閃.

硬接這種攻擊?

那太傻了,逞能不是這樣逞的!

開天魔尊剛剛躲過這記無限恐怖的一斬,忽然,感覺自己還是被對方的神識鎖定,心中一愕,發現自己的腳底下,不知何時,有一把烏黑的神劍穿出,直斬雙腿.他不知道這是岳陽的黑歸藏劍,但知道這招厲害,急退,心中的輕視,早不翼而飛.

轟!

岳陽現在施放的黑歸藏劍,是不可能躲過的,更何況開天魔尊的心神,在硬接和躲閃毀滅巨人的一斬山河缺時猶豫不決,錯過了最佳的反應時間.

一招得手.

岳陽得勢不饒人,白霜華劍,赤宵練劍,接二連三地爆發.

開天魔尊又驚又怒,要不是擁有絕對壓倒性的實力,說不定還真讓這小子干掉了……他拭去唇角湧出的一縷血絲,深深地吸氣,壓下幾乎要喪失理智的憤怒,回複冷靜:"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年輕人,你比我想像中還要優秀得多.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如果能夠殺死,我這輩子也會回味無盡,又或者說,摧毀你這樣的後輩,那跟征服整個天界一樣,同樣有意義……我發誓,不管是一天,兩天,十天,二十天,一個月,又或者一年,我都無所謂,只要能夠殺掉你,我不介意是一百年還是一千年!"

"我,一定要殺了你!"這是開天魔尊在被岳陽反擊後第一次斬釘截鐵地立下的誓言.

"做夢!"這是岳陽的回答.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凡事都有第一次……】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章:【圍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