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岳陽,一絲神秘的微笑】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岳陽,一絲神秘的微笑】

杜麗管家因工作需要離開後,岳陽自己一人,在銀楓城里逛了一圈-

在這,分有四大區域.

分別是平民區,生活區和商業區,至于貧民區則在城外,那一大片亂七八糟的窩棚就是.貧民,他們根本沒有資格進城,無論是轉生者還是原駐民,地位低下的他們,除非有錢在城內購買房子,脫離貧民藉,才有資格升為平民.

至于貴族,那是天生的,原駐民不用多說,挑戰者們也自轉生的那一刹那就決定好了……那就是說,無論一個貧民,或者平民,以後如何努力,掙了多少天晶,擁有了何等財富,也沒有資格再晉升成為貴族的.

就算平民擁有超龐大的財富,能夠組成巨大商團,甚至成為是某個行業龍頭壟斷一切那般的存在,也沒有成為真正貴族的可能.

他們必須依附在貴族之下.

像給岳陽的星鑽城堡服務那樣,平民們有機會成為一鎮之長.

當然,那已經是平民們所能成就的極限,大多的平民,頂多混個溫飽.

在人谷,平民即使有機會進入貴族的社交圈子,在貴族的眼中,也只不過是一些暴發戶罷了.

想今天岳陽如果很和悅顏色地對那些鎮長衛隊長,估計對方就會打心底輕視岳陽,覺得他不像個一個貴族領主的後代.貴族的特質是什麼?那就是傲慢!

越傲慢的貴族,那麼代表越是高貴!

身份不同的生活差距.

成長差別.

這,也就是人谷轉生的殘酷命運……轉生者不僅要有實力,還要有關系,背後有人,有家族力量助佑,才能擁有上等的身份,才能擁有閃亮的未來!雖然,平民有平民的活法,貴族有貴族的活法,各有各的優勝,各有各的劣勢,但無論如何,身為一個貴族,起點要比平民高出百倍.

比如身為一個平民的豪格,這輩子再努力,在人谷這里也不可能再追上岳陽.

因為,在轉生的那一刹就已經決定了.

"少爺,您需要飛行掃帚嗎?"在路過一間寶物商店時,岳陽聽見有個頗帶猥瑣的聲音,在耳邊響了起來.

"……"岳陽用了眼睛的八分之一瞄了那家伙一眼.

"請您好好地想一想,飛行掃帚,那意味著什麼?世間最佳的飛行用具!沒錯,你想得一點兒沒錯!這絕對是女巫們最愛用的飛行器具,不但摩擦力強,還能帶來高空狂颼的快感,一杆在騎,繞城而飛,就等于擁有了全城男人的戰斗力,它持久,永不萎縮,無論什麼時候需要都百分百滿足!什麼黃瓜茄子統統一邊去,那些雜果蔬菜能跟這飛行掃帚相提並論嗎?少爺,我知道,你不使用它,但它可以成為你生活上的工具,請你想一想,世間還有比飛行掃帚更佳的調教工具嗎?我們不說飛行,那是基本的功能,無需多說,我們只說它的輔助功能……"

"您不用嗅,也可以知道上面的味道是什麼!這是處子女巫的味道,百分百的美女體液香氣殘留!"

"還有女巫的祝福,任何女冇奴一旦騎上它,就會快感如潮,連綿不斷!"

"它是讓女人發狂的寶物,少爺,您值得擁有."

"像如此珍貴的寶貝,我們店里最貴的一支,銀楓城最美的女巫布萊兒騎過的,帶有最佳的體味,這樣的寶貝也僅售十五顆天晶,如果您立即決定買下,我們還贈送女巫布萊兒的體液一瓶,以及她制造的女冇奴鎖鏈一根.親愛的少爺,如此之多的優惠,你想不動心也不行……對了,為了紀念我們飛行商會一萬零七十六周年,我們還給每位消費超過十天晶的貴客,贈送豪華大禮包!"

"只要您一點頭,那麼全部東西都將屬于您了!"

"少爺,您怎能拒絕這份天賜禮品?"

"請您稍微地給小人點下您那尊貴的下巴,那怕只是一厘米,您也將獲得今天最好的收獲……"

岳陽根本來不及說話.

面前這個家伙,就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

簡直有如長江之水,連綿不絕,又如黃河決堤,一發而不可收拾.

如果,可以動武,岳陽同學會一巴掌將這個蒼蠅拍死,又或者掐住它的脖子,捏爆這家伙的肚子,讓腸子飛濺出來,再繞上脖子,打個結,然後一扯,整條舌頭都伸了出來,最後手起刀落,總算還朗郎乾坤一個清靜的世界.

可惜在人谷不能動手打人.

岳陽第一次覺得在人谷生活不太方便,尤其是對于自己一個這麼喜歡用暴力解決問題的人來說.

那個聒噪的家伙,完全沒有自覺.

還要那里口水花嘖嘖.

"高貴的少爺,一看您就知道,您是那種最高貴的上等人,真正的貴族,正宗的爵士,絕非外面混日子的那些冒牌貨可比.咦,你竟然是一個轉生者?"這個聒噪個不停的家伙,岳陽總算看清了,是個藍衣徠儒.它原來的實力不知道有多強大,但估計不是一個普通的轉生者.這家伙大耳彎鼻,嘴巴像吃了兩根香腸似的,牙齒鋒利,長長的舌頭能輕易舔到自己的鼻頭,眼睛大得可怕,似乎能散發出金色的光芒,再加上滿臉皺紋,這副尊容要是分開來看還好,可是組合起來,簡直就慘不忍睹.

"嗯?"岳陽這回用了眼睛的四分之一看它.

"小人真是太崇拜您了.如果說您是原駐民的土著少爺,那倒也罷了,但你是一個轉生者,竟然也擁有貴族的資格,天哪,我簡直不知道該如何評價您!沒辦法,除了膜拜之外,我再也沒有辦法表達我此刻激動的心情.像您這樣的大少爺,一定是天上界那些大家族的名門之後,絕對是,除了他們,又有誰有資格成為人谷里的轉生者貴族呢?"藍衣誅儒沖過來,抱住岳陽的膝蓋,用衣袖拼命地給岳陽擦鞋,仿佛岳陽的靴子有一點灰塵,就是它生命中最大的罪過似的.

"你是想我給你買個飛行掃帚吧?"岳陽冷笑一聲,你這種傻冇逼的銷售手段在電視廣告上早看多了,真當本少爺是腦殘?

"像您這樣的貴族少爺,怎麼可能買一把破掃帚!"有個白衣的誅儒沖過來.

一腳踹飛藍衣徠儒.

他恭敬地行禮,努力裝出文明人的樣子.

語氣簡直比小公務員看見市長書記還要謙虛,對于同伴的介紹,則不屑一顧地鄙視:"別提掃帚,那是下人才用的東西,在少爺面前提掃帚,簡直就是一種褻瀆,一種犯罪,一種汙辱.如果我在這里可以動手,會直接用繩子絞死'藍帽子,那個白癡口飛行掃帚算什麼?什麼女巫,什麼體味,那統統都是垃圾!首先一點,飛行不穩定就是致命傷,負重也是一個大問題,難道單人的飛行掃帚能夠載乘少爺和女冇奴一起在天上飛行嗎?不行,更別說還要在上面一邊飛行一邊享樂……那種超負荷的危險,那種無能的飛行掃帚,只會危害少爺您的生命,影響少爺您的個人聲譽,退一萬步說,就算能超負荷載重,高難度姿勢的危險也不提,僅是那樣的行為就有傷風化,對于少爺的名聲是個致命的損失.別說選擇晚上沒人的時候,那種時候也不行,刺骨的寒風,影響少爺您的身體健康."

"白帽子,你想找死是不是?你喋喋不休,難道不是想向少爺推介一個'充能飛毯,?充能飛毯哪里好?價錢貴得要死,最便宜的也要二十天晶,你當少爺是什麼人?是隨便可以欺騙的顧客嗎?他可是我的貴賓!"藍衣徠儒藍帽子憤怒地沖回來,與同伴白帽子扭打成一團.

"我的飛毯,可以解決負重問題,兩個在上面,無論什麼姿勢都沒有問題,就算少爺有興趣,帶上三個四個女冇奴一起玩,也沒一點難度.難道你的飛行掃帚也可以這樣嗎?呸,便宜貨就是便宜貨,你以為少爺對垃圾也會有興趣嗎?我的飛毯不僅可以解決載重問題,還非常平穩,任何高空都如履平地,而且在休息時還可以保暖,不會像騎著傻冇逼掃帚那樣感受著刺骨寒風,冷得渾身發抖."白衣徠儒白帽子表示使用充能飛毯功能多多,就是載頭大象也沒有問題,更別說幾個女冇奴.

"沒有更好的嗎?"岳陽同學聽得恨皮也不抬一下,快要睡著了.

"當然,無論多貴的都有."兩個徠儒異口同聲地回答.

它們發現異口同聲.

立即住口,默契地向對方呸了一口.

又各自扭頭,眼睛不與對方看著同一方向,決心與對面這個**誓不兩立.

也許是生怕岳陽不耐煩地離開,還是藍衣誅儒反應快,立即開口介紹:"白帽子說的飛毯根本就是渣,如果想真正享受高空作樂,我必須向您推薦一輛飛行馬車,由兩匹飛馬拉動,車廂寬敞無比,設定居室各種豪華設室,佳肴美酒俱全,溫度四季如春,任何時候使用,都方便無比,又不失貴族身份……少爺如何需要一個飛行坐騎,我極力向您推薦這種飛行馬車,這可是玩車震的極品器械!"

岳陽佯裝出考慮的樣子.

那個白衣誅儒的白帽子生怕岳陽心動會購買,趕緊阻止:"呸呸呸,飛行馬車算個屁,簡直是垃圾.馬車再怎麼吹噓,也只不過是一輛馬車,它天生就是狹窄和局促的代名詞."

"難道還有比飛行馬車更好的?"藍帽子冷笑.

"當然,在我們總店,有一種豪華飛艇,那個簡直就等于是半個莊園,別說帶幾個女冇奴游玩了,就是在上面舉行沙龍舞會也沒有問題.馬車里能安裝游泳池嗎?馬車里能進行鴛鴦浴嗎?馬車里能躺在甲板上與美女一起曬太陽或者數星星嗎?不能!但豪華飛艇可以做到這一點,只要少爺願意,甚至還可以特別設計定做.像這種極品神器般的豪華飛艇,最高金額也不過一千天晶,對于少爺來說,根本就是小意思."白帽子立即舉唇反諷,又接二連三地拍岳陽同學的馬屁.

還好,岳陽同學的頭腦很是清醒,馬屁神功完全無效.

一千天晶?

你妹啊,星鑽城堡旗下所屬全部收入才一千天晶,你當本少爺是個精子游上了大腦的色胚嗎?

不動聲色的岳陽同學,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最後隨兩位誅儒進店里去看圖樣,然後,表示自己不太喜歡有限的三種款式,並且當眾執筆露一手,花五分鍾設計了一個新的豪華飛艇圖樣.

在兩個誅儒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岳陽同學稍微整整衣領,風輕云淡地說:"非常感謝兩位的極力推薦,你們拿這個設計圖去找總店,假如你們的總店能夠制作這種飛艇,而且價格可以控制在一千五百天晶以下,那麼本少爺就訂購一架."

岳陽同學瀟灑而去.

良久,回過神來的藍衣侏儒才喃喃自語:"不是說富二代們都是揮金如土的冤大頭嗎?怎麼這位看起來有點不像啊?"

"不是不像,人家根本就不是."白衣誅儒覺得自己剛才賣力的表演白費了.

"銀楓城怎麼來了個這麼出色的轉生者,莫非他真是天上界那四大家族來的小孩?"藍衣誅儒很是懷疑.

"無論他是哪里來的,給我的感覺都非常不好.我有種讓他耍了感覺,但願這是錯覺,喂,白帽子,你覺得這架豪華飛艇真的可以控制在一千五百天晶以下嗎?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特別的設計,它真的能飛起來?"藍衣誅儒越想越懷疑.

"瞎猜什麼啊!把圖給總店的大師看看不就知道了,是不是被他耍了我不好說,但我感覺以後還會與他見面的,相信我,我的感覺一直很准.

好吧,上次預感出錯弄得你鼻子折斷是個小失誤……"

"該死,你永遠不要在我的面前提你的狗屁感覺!"

"我不想跟你爭吵!"

"剛才你踹我一腳是什麼意思?你不想吵,你這是心虛……"

"那是表演,配合你的表演,你不也咬了我一口,而且咬得好疼,混蛋,你竟然敢動手,我跟你沒完……"

在店里這陣陣的吵鬧聲中,岳陽,漸行漸遠.

他的唇角,浮現出一絲神秘的微笑.

在人谷.

他已經發現了一點有趣的東西,如果能夠把握住,以後的開展,也許就會順利起來.

姬無耳,開天魔尊,還有許多潛在的對手.

也許你們還沒有注意到.

我已經來了!

還真期待接下來的交鋒呢!

……(未完待續).

更多到,地址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好吧,我是少爺!】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誰會笑到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