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誰會笑到最後?】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誰會笑到最後?】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誰會笑到最後?】

岳陽一直沒有到銀楓城的城主府去報道.

三天時間,他一直留在銀楓城.

沒有人知道他在這三天里做過什麼,杜麗管家也讓岳陽打發回星鑽城堡了.直到第三天的黃昏,就在夕陽即將落下之際,岳陽終于來到銀楓城的城主府前,遞上轉生卡片,證明自已的身份,求見城主.

身為一個貴族,而且還是擁有城堡和領地的男爵,衛士當然不敢怠慢.

不僅如此,銀楓城主也親自出迎岳陽.

以表示他的熱情.

銀楓城主是個胡子雪白飄垂于胸身穿長袍手持龍頭拐杖的老人,他看起來就像個智慧淵博的大賢者,而不像是一城之主.人谷里雖然有一位毫無實權的皇帝,但那只是個負責給各位領主蓋章封爵的傀儡皇帝,岳陽感覺有點像秦秋戰國時代的周天子,徒有虛名.人谷里真正的實權者,是三位諸侯國的國王以及幾位親王,銀楓城主就是其中的一位實權親王,麾下擁有上萬精銳和數萬奴隸兵,勢力最少能排進人谷前五名.

如此位高權重的人物,竟然對一位年輕的新人領主隆重出迎,禮賢下士,此可見他對身邊人的籠絡之心.

不僅是對岳陽.

對他身邊的人也是一種最大的籠絡.

"年輕人,我一看見你,就打心底喜歡.你和你的母親一樣的優秀,可惜她追求更高的境界,無意留在谷中奮斗,否則,一位新的女王就會像美麗的星辰那樣冉冉升起.我喜歡你,多過我的兒子,那些不成器的家伙,不談也罷,倒是你,年輕又優秀的領主,能讓我如此的投緣……來來來,年輕人,我已經命人准備好了酒宴,哈哈,我得用最隆重的歡迎儀式,歡迎銀楓城新的領主,新的貴族.請坐,親愛的年輕人,請坐到我的身邊來,沒錯,你有這個資格對于優秀的年輕人,我總是願意不遺余力地幫忙他,我對年輕人的喜歡,超過一切"銀楓城主像個慈祥長者,鶴發童顏的他,示意岳陽坐到他的旁邊,以示恩寵.

"雖然是您的心意,但貴族的禮儀告訴我,我應該坐在合適自已的位子上."岳陽趕緊道謝,在一片殺人般嫉妒目光中,他不可能真的**地坐到銀楓城主的身邊去.

一,那只是銀楓城主的試探,看看年輕人是否心高傲不知天高地厚.

二,坐到銀楓城主身邊非但沒有好處,反而會得罪他的寵臣.

與其與為眾矢之的.

不如拒絕這份表面的恩寵.

銀楓城主,是否真的那麼喜歡四娘的姐姐呢?

岳陽同學覺得這也未必,以此前各種收集到的信息來看,銀楓城主極可能'仇視’星鑽城堡的原主人,也就是岳陽名義上的媽媽,四娘的姐姐,那個神秘得不能再神秘的女子

最少不太待見

沒有人願意一個如此優秀的人,在自已的地盤上建立起一個完全自由意志的星鑽城堡.

也沒有人願意,自已轄下附近的兩個城鎮,被劃歸別人所有.

毫無權力欲的人都做不到.

更何況,像銀楓城主這種喜好權力而且掌握實權一心擴張的上位者?

表面交好,私底下不一定就是如此,如果銀楓城主真的那麼好,白沙鎮出現海怪,黑岩鎮出現盜賊,怎麼不見他有所動作呢?

所以,無論是笑臉相迎也好,還是內心如何黑暗也好,岳陽都不會輕易地相信一個人,尤其這個人還是一個掌握生殺大權的親王.岳陽聽過一句話:沒有商人是慷慨的,沒有政客是乾淨的,沒有掌權者是仁慈的……相信上位者的好意,無疑就是與虎謀皮.

當然,直接翻臉也不行.

這里是人谷.

不能用武力解決問題,任何時候,都得用'智慧’來解決.

宴會上,主賓雙方把酒言歡,暢飲不止,表面上看起來一片和諧.

直到宴會快結束時,忽然,坐在銀楓城主左邊座下排行第三席的一位中年人,站了起來.此人臉皮白皙,目光銳利,唇薄如刃,一看就知道是個精明的智囊人物.

此前,銀楓城主曾經稍微地給岳陽介紹過他,說他是銀楓城議政官之一,名叫'范’.這位議政官剛才還臉帶微笑地向岳陽敬過一杯酒,似乎頗是友好,沒想到在酒宴結束之際,卻作出了一個出乎人意料之外的突襲.他先向銀楓城主行禮,又向岳陽舉杯作邀飲狀:"剛才,作為議政官之一的本議事,就對星鑽城堡的新主人表示最大的敬意和歡迎,我們衷心地希望,有更多的貴族新血加入我們的行列,比如像星鑽城堡主人這樣的優秀領主,更是我們夢寐以求的盟友.其實,早在上代星鑽城堡主人期間,我就表達過同樣的善意,要不是上代星鑽城堡的主人,急于離開,以尋求更高的境界,恐怕我們之間的關系,會更加密切."

岳陽一聽,感覺不對勁.

在這里,敢沖自已這樣說話的人,是敵非友,表面偽裝得再好,也掩飾不住那種想連自已骨子都吞進去的貪婪之心.

難道這個紅色議政官范是四娘姐姐的仇人?

能夠忍到宴會結束後,再作出反擊,這個家伙的隱忍功夫,也算不錯

"不知議政官大人,有什麼提攜我這個後輩新人呢?"岳陽從來不畏懼挑戰,無論是武力,還是智慧的交鋒.

"作為您的近鄰,再加上我們雙方世代交好的忠實友誼,本議事聽說星鑽城堡的男爵大人近來有點煩事,剛剛游學返回,接管星鑽城堡,就遇上海怪和盜賊這種事,的確有點煩人.更何況,男爵大人還需要學習試煉,沒有正式接掌領主的權力.在最少三個月的學習期間,如果對轄下事務視而不見,顯然不太好,如果星鑽城堡的主人男爵先生,認可我這個近鄰加朋友,願意接受友誼之手的幫忙,本議事願意免費派出人手,除去海怪和盜賊,也可保我方轄區的安甯."這個紅色議政官'范’儼然像個活雷鋒.

"謝謝,這真是一個好消息."岳陽淡淡地回應了一句,沒有生氣,甚至也沒有否定.

"雖是近鄰,但領地所屬,如果由范議事派出人手,進入星鑽城堡轄下區域,似乎有點不合規定."馬上就有人站起來反對,抗議這種派兵進入他人轄區的惡劣行為.

一句話,這人並非是看不慣范議事恃強凌弱欺負岳陽這樣的新人.

而是擔心規則一旦打破,實力較弱小的自已,也會受到牽連.

所以堅決反對.

又有幾個議政官員,紛紛站起來,為自已的利益開口.

有人贊成,也有人極力反對,雙方各持己見地炮轟對手,企圖最大程度地維護自已的利益.

岳陽冷冷地看著這些人,一言不發,仿佛這事與自已無關似的.銀楓城主看在眼里,暗中閃過一絲異色,對于岳陽這個新人,他身上有太多反常的東西.

比如寵辱不驚,身為一個心高氣傲的年輕人,這一點極是難得.

又比如臨危不懼,鎮定自若.

岳陽這一手內涵極佳的養氣功夫完全出乎銀楓城主意料之外,他本來以為岳陽一聽范議事的話,就會暴跳如雷,最少也色變而怒,畢竟有人想侵吞自已的財物,身為一個年輕人,沒理由忍耐.然而,令人出奇的是,這個年輕人仿佛沒有事發生似的,對于別人的挑釁置若罔聞,態度也模糊兩可,沒有肯定也沒有斷然拒絕.

這小子,到底什麼意思?

難道他看穿了此事其中的計中計?

又有人站起來向銀楓城主見禮,這人正是城主座下右邊排行第一席的黑須老人,他微微笑道:"自銀楓城這個自由城邦建立,兄弟友邦們就一直團結友愛,萬年來,從沒有試過內部斗爭.正因為我們從來不把精力,浪費在內耗上,所以我們時至今日,才能在諸多強敵面前,站穩腳跟,持續發展.我們首先感謝范議事的熱心,正有了這種為朋友兩肋插刀的正義之心,我們才能一直走到今天.不過萬年前的前人規定,約定俗成的東西,我們不宜改變太多,以免走上錯誤的道路,例不可開.對于范議事的熱心我們要表揚,對于星城城堡主人,男爵大人轄區下面的暫時困難,我們也要幫忙,希望大家都主動地伸出友誼之手.我們幫助朋友,其實也即是幫忙我們自已,我們的朋友越多,我們的朋友越團結,那麼我們城邦就越強大.我在這里,有個不太成熟的建議,也許,我們可以每個人都出一分氣力,臨時集于城主麾下,免費幫忙星鑽城堡的主人,解決這小小的難題,也算是我們對星鑽城堡主人在學習結束接掌領主權力之前的一個小小的鼓勵."

"同意,有城主牽頭,這樣再好不過."有人一聽,這個辦法好,立即同意.

"必須是城主出馬."眾人紛紛附和.

"我也同意."只剩下范議事一個,他臉色陰沉,但無法與大眾抗衡,只好佯裝喜悅地擠出笑容,點頭同意.

"那麼領隊的人選是誰呢?如果還是范議事擔任的話,那麼我是堅決不同意的."有人注意到這個問題,趕緊把范議事給否決出去,免得這貪婪的家伙借題發揮.

議事冷笑一聲,計劃無法得逞,他自然不會再自討沒趣地開口求官.

"要不老夫提個人選?"坐在銀楓城主左邊排行第一的禿頂老人忽然老成持重地擺擺手:"大家何必苦惱,其實有個最佳的人選,本來我還想請他出馬,替老夫押運寶物前往'天都’,但如果星鑽城堡主人的事情更急,不妨讓他先領軍一試."

"是誰?你說的到底是誰呢?"在座的人聽了,都有點好奇.

"那還是誰,當然就是剛剛游學歸來的城主第十子仲華."禿頂老人哈哈大笑起來.

"……"岳陽一聽,終于明白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了,原來是這樣啊幸好,銀楓城里出現的不是開天魔尊或者姬無日,否則還真有點麻煩.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既然在座的權貴一致通過了提案,那麼立即請出日後領軍的統帥人選仲華.至于岳陽同學這個星鑽城堡主人的意見,完全讓大家忽略掉.好吧,一個剛剛加入的貴族新人,還沒有學習試煉結束,還沒有正式接掌領主的權力,說話能有什麼用?

再說,仲華可是銀楓城主的第十子,剛剛以優異的成績通過試煉,據說在所有游學回歸的新人試煉中,仲華以絕對優異的成績,排行第二,僅處于號稱千年不遇的絕世天才少年'天都王子’姬無日之下.

這樣的實力和名聲,擔任一個小小的剿匪統領,自然不在話下.

仲華被請出來.

豐姿神駿,氣宇軒昂,果然人中龍鳳,真不愧是銀楓城主最出色的兒子.仲華一出場,其魅力即傾倒滿場的男女,尤其是那些伴隨各位領主的女奴,更是看得兩眼發直,迷醉不已.對于擔任剿匪統領一職,仲華謙遜推辭再三,表示自已剛剛游學歸來,不足承擔重任,然而在眾人盛意強迫的情況下,勉為其難地接受下來了.

他當場表示一定努力領軍剿匪.

不負眾人重托.

最後還向岳陽保證,行軍不擾民,後勤軍需完全由銀楓城自備,無須岳陽這個星鑽城堡的新主人花費一分一毫.

"男爵大人的意見是?"銀楓城主一直笑眯眯地看著,最後等眾人忙完了,才轉問岳陽.

"非常感謝城主,以及仲華伯爵大人的義助.作為轄下管區的事務,身為領主,那怕本人還沒有完全接掌管理領地,也責無旁貸.這一次剿滅匪患,星鑽城堡願出一百天晶,以作資助."岳陽同學自然拍手,表示歡迎.他笑得很真實,完全發乎內心,因為站在面前的人是仲華,不是姬無日和開天魔尊.更讓他感到開心的是,不知道是相互猜忌的原因,又或者別的,姬無日沒有與仲華互通信息,所以仲華竟然不認識自已,也不知道星鑽城堡上一代的主人其實是通天塔的武者.

無論仲華怎麼猜疑岳陽的身份,他都永遠猜想不到.

所以,岳陽笑得很開心.

仲華在過來給岳陽敬酒時,似帶好奇地詢問道:"同是轉生者,兄弟來自哪里?怎麼看起來有點面熟?"

看起來面熟是假的,仲華不知道岳陽的事,只是拿話來試探罷了.岳陽笑了,舉杯回應道:"不敢,仲華殿主大名鼎鼎,小子早就如雷貫耳,但因為在外面,家族身份俱不值一提,還是不忍獻丑,以免貽笑大方."

身為中央神殿光殿主的仲華,自認為直追姬無日即將問鼎神境的他,發現了疑點,自然不肯輕易放棄追問.

能夠一進來,就繼承星鑽城堡,這豈會是普通人?

估計是天上界的哪個名門大族之後.

只是不敢與自已競爭,故而低調行事,拒絕把家族門派報出來罷了.

岳陽被再三追問,佯裝迫不過的樣子苦笑下,悄聲在仲華耳邊說了一句,讓仲華頓時滿臉恍然大悟,連聲稱是,又換上一副熱情臉色,親切地向岳陽點頭:"兄弟,銀楓城有仲華一天,就無人能動您的星鑽城堡.范議事不過跳梁小丑罷了,真正能夠成就輝煌的,還是我們這些轉生者.兄弟,只要你我聯手,強強聯合,別說范議事,就是那個傲慢如雄雞的姬無日,也有可能落敗在我們之手,有你背後有家族實力,又有我為內應,天上界始早是我等稱雄之地.好,多的不說,仲華絕對是有心結交的,兄弟請看仲華今後的誠意即可."

與岳陽作別,仲華就像大力水手吃了菠菜似的,滿臉紅光.

原本他想謀奪一個新人的領地.

不過,現在的他,完全不想那樣做,因為他發現這個新人是個寶藏,尤其是他背後的家族勢力,更是天上界難以搖撼的龐然大物,如果獲得了他的友誼,得到他的幫忙,以後與姬無日競爭,還真能先掙到一點底氣.

人谷里的東西,與以後天上界比起來,傻子也知道該怎麼選.

再說仲華沒有信心獲得神典,他主要來這里,是想狙擊一些有可能獲得神典的對手,比如那個所謂的絕世天才姬無日.

有了這個家族和這個年輕人的鼎力相助,天上界許多東西,將會無形中改變.

當然,首要目的,就是如何取得這個年輕人的信任.

畢竟對方有著相當大的戒心.

仲華親送岳陽出門,又作了幾次暗示,表明自已志不在人谷之內,一心只願在天上界發展,如果有可能,將盡力相助岳陽.對于這樣的承諾,岳陽同學自然是笑納:"仲華殿主,人谷的一切只不過是一場試煉,長輩常說來此悟道,參悟人心,細察人意,品味人生,才能懂得什麼才是真正的'人’.無論條件優越還是艱苦奮斗,對我來說都無所謂,快速參悟成功,離開此境才是我的目標,所以,獲如多大榮譽對我來說,可有可無.合作方面,固然是好,畢竟強強聯合,總比孤軍奮戰要好得多,只是姬無日殿主非同一般,恕我暫時不能答應下來,此事必須與長輩商量,確定下來,才能給仲華殿主一個肯定的回答."

如果岳陽一口答應下來,仲華才要懷疑呢

這樣的大事,當然得問過家族.

仲華主要目的,不是想立即結盟,而是搞好雙邊關系,以待以後良機.

與姬無日競爭一事,他都蓄備那麼多年,根本不在乎多等一些時日,只要這個天上界的天子驕子,這個年輕人肯與自已合作,那麼就等于成功了一半.當這個年輕人與自已位于同一陣線時,讓姬無日發現了,就算這年輕人想否定,姬無日也不會相信.

總之,現在就像是坐船.

等對方上船,自已即時揚帆航行,那怕他發現這不是他要走的那個方向,那也由不得他了.

告別之際,兩人的臉都在微笑,現示出極佳的心情……

兩人各懷心思.

每個人心中都有個小秘密,誰也沒有道破.

不過,岳陽同學覺得,自已這個笑,應該會笑到最後.因為,聰明如厮的仲華殿主,沒有猜到自已是通天塔新一代獄皇,而錯誤地以為自已是天上界那個神秘家族的後人……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誰會笑到最後?】.

更多到,地址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岳陽,一絲神秘的微笑】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授業,解惑,千歲大賢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