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老天爺,你開開眼吧!】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老天爺,你開開眼吧!】

接近中午,岳陽才起來,隨著另外十幾位同樣自外地看見告示趕來的傭兵,一同進入礦區.

這十幾位傭兵,無一人是轉生者.

全部是轉生者的後代.

在人谷,轉生者雖然禁武,但本身實力還有,再貧困,要想完全餓壞凍死也不可能,遭點罪倒是肯定的.而且作為一個轉生者,多少也有點人際關系,否則誰敢單獨挑戰人谷這種地方?想當年已經成功通關了第六關魔谷的沙羅曼婆婆,面對人谷,也不得不知難而退.

由此,不想可知人谷通關的難度.

通關難度越大,那麼停留在人谷的時間就越長.

許多挑戰的轉生者,可能終其一生也無法離開人谷,也有些轉生者,雖然自己能夠離開,但因為在人谷生活了很長時間,中間耐不住寂寞,有了婚姻和後代……因為帶人離開的條件要求太高,那怕是最重要的親人,轉生者要帶著離開人谷,也要經過慎重考慮,更何況時間不斷流逝,轉生者的後代可能已經繁衍了數代甚至數十代,開枝散葉,直系親人旁系親屬一大族群,人數成千上萬計,那是不可能全部帶走的.

那麼,這些不得不留在人谷的轉生者後者,又一代一代地結合.

子嗣代代相傳.

如果遠祖時代的轉生者地位很高的話,說不定直系親人還能沾點光,但如果遠祖時代的轉生者都是平民,那麼傳下來的後代就不得不到處奔走,為生存努力了.

混得好的,能成為商人或者傭兵.

普通的,持平為平民:再差點,是個出賣苦力替別人干活養活一張嘴的貧民;最後,就是純粹失去自由徹底賣給別人換取金錢讓另外一些親人活下去的奴隸……

與岳陽一起進谷謀生的十幾個傭兵,可能是旁系或者隔了很多代的後人.

在他們身上,轉生者的血脈已經很是微薄.

實力也很弱小.

最強實力,不過是地階五級左右.

如果拿這實力到通天塔,那麼還不錯,但這里是人谷,轉生者動輒就是至尊境界強者即使最弱的那些渣渣都是天階五級以上的地方,地階實力,根本不夠看.

幸好人谷這里禁武,否則別人一只手指就可以把他們給碾死.

"你有沒有動物戰偶?"在他們中的頭領,還有點瞧為起岳陽同學,因為在他們眼中看來,個體實力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擁有什麼,他們每人都有個戰力不一的動物戰偶,也算戰力不小,自然覺得跟岳陽同學這個掛劍為飾品的江湖小蝦米不在一個層次了.幸好他們身為傭兵,本身地位就很低微,也談不上有什麼心高氣傲,頂多有個底氣在岳陽這個小蝦米面前擺擺老資格.

"有."岳陽很想說沒有,但覺得如果說了,對方肯定拿出'我是前輩,的姿態說教,為了耳根清淨,岳陽同學決定說句真話.

"什麼等階?"那個頭領嚇了一跳,難道這小子不是窮得喘不過氣的那種傭兵小蝦米?

"你問的是青銅的,白銀的還是黃金的?"岳陽反問.

"你都有?"旁邊無意中聽見的一個傭兵嚇傻了,普通的傭兵,能夠有一個動物戰偶就很牛氣了,兩個已經是限,這還得是奮斗一輩子的結果,年輕人不可能有.在人谷里,除了那些掌握軍隊的權貴,還有誰會隨身帶著一群動物戰偶啊?

"我有位祖上是專門研究戰偶的."岳陽表示自己的祖上也闊綽過,只是自己混得比較慘.

"難怪!"領頭的傭兵恍然大悟地點頭.

此時,聽見岳陽的祖上曾經是個戰偶大師,諸位傭兵對岳陽的態度立即改觀,無形中,升起一種敬意.無論後代混得怎麼樣,人家祖輩畢竟輝煌過,有一定的底蘊,這是再多的金錢也買不來的存在.

等到正式進入礦區登記身份時,大家都自覺地排在岳陽身後.

就連領頭的傭兵,也曾謙讓.

但岳陽擺手,依舊請傭兵頭領排行第一,表現出一今年輕人並不多見的謙和態度和良好教養,更讓傭兵們為之折服.

試問自己,如果擁有幾個動物戰偶,還會全部收起來,一個不拿出來展示,只是裝個掛劍傭兵嗎?

世間,又能有幾人,可以做到真正的韜光養晦?尤其是正值心高氣傲的年輕人!

"進入礦區並不等于我們就接受你們安排的工作啊!再說了,這一晶的押金是怎麼回事?我還從來沒有聽說有礦區需要交付一晶才能進入的!你們這里招人,就是這等態度嗎?"傭兵頭領一看入谷條件,頓時冒火了,還沒有開始工作,就要交出一天晶的押金,這是什麼道理?

"不干就滾!"駐守的值班門衛態度惡劣得就像狼狗一樣,開口就吠人.

"什麼?"傭兵們雖然經常被人汙辱,但多半是吃了敗仗或者產生某種失誤的時候,如果自己理虧被人罵也就認了,現在門口未進,就讓人罵個狗血淋血,能不生氣?

"這幾天老子心情很不爽,你們立即滾蛋,否則,全部把你們抓起來做奴隸!"駐守的值班門衛凶神惡煞.

"鬧成這樣子,你看?"傭兵頭領知道自己帶隊來這是找工作,求生計,不是來爭吵的,身為一個頭領,自己必須有更好的忍耐力.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按下滿肚子的惱火,再轉臉向岳陽這邊,征求一下岳陽的意見該怎麼辦?是走是留?

"再不滾,老子放狗咬人了,你們不要以為有幾個破戰偶就可以在這里拽,告訴你們,只要你們敢反抗,馬上就會以進攻貴族領地的罪名,關進黑牢里!"駐守的值班門衛只有四個人,但他們的態度很囂張.

一副吃定了面前這群傭兵的模樣.

的確,如果坐實了'進攻貴族領地’的罪名,那麼是一個誰也承受不起的重罪.

雖然不算謀反,但已經跟謀反罪接近……抓住了,關黑牢還是輕的,扔到特定的刑台上處決都有可能!

傭兵頭領聽了眉頭大皺,趕緊揮手示意同伴立即後退,千萬不能與這四個無賴發生沖突,以免讓對方使用陰招將己方坐實進攻貴族領地的罪名.

正當傭兵頭領准備帶隊離開,忽然,自礦區里面傳來一陣騷亂.

人聲喧嘩.

雜亂又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地傳過來……

僅僅十幾秒,就可以看見有兩個影子向這邊狼狽地奔逃,後面追著數個眼睛冒著紅光的動物戰偶.

岳陽先看遠方,發現最後面還有一片黑影移動,每個人都衣不蔽體,渾身上下肮髒無比,估計是礦區內的奴隸礦工.最前面奔逃的兩個黑影,也是如此.左邊的黑影,雖然蓬頭垢面,但看得出是一個女子;右邊黑影,是個高瘦的男人,他的懷中,還摟著個髒髒的小黑團.岳陽猜測,這個在逃跑中也不忘保護得心髒寶貝似的小黑團,應該是兩人的孩子……

經過長時間的奔逃,兩人的氣力漸弱,口中狂喘,也難維持,腳步漸漸凌亂.

速度,越來越慢.

動物戰偶是不知疲倦的,它們的速度不會颶升,但也不會退減.

轉眼間,就追近了比較落後的女人,張口,就幾乎可以咬到她的小腿……男人大急,奮起余力,拉了女人一把,險險地把她自戰偶的嘴巴里救出.但沒有意識到,陰險的駐守值班門口早就已經派出了動物戰偶攔截,只顧後面沒有注意前面突襲的他,被一頭狼形的動物戰偶撲中.

一下子撲倒在地面上.

男人反應得快,及時用手捂住了小黑團.

但那只狼形動物戰偶已經張開大口,鋒利的牙齒,在男人的手臂上,輕易地撕咬下一塊肉,血花四濺!

"不可能!"有個傭兵驚叫起來:"如果沒有攻擊的理由,戰偶是不可能傷害人的!"

"這,這是因為,這對夫婦被坐實了罪名."傭兵頭領打了個寒噤.

"怎麼可能,他們手無寸鐵,又沒有攻擊性,""之前的那個傭兵仍然不信:"法則是保護我們人類的,他們怎麼可以繞過法則傷害我們,這不可能!"

"其實,人谷早就有一個可怕的傳說."傭兵頭領帶點恐懼地壓低聲音:"在獲得戰爭之神意志的認可時,他們把我們所有的平民,都認定為敵人.法則的確是保護人類生存的,可是,他們欺騙了法則,為了某些人的生存將絕大多數的人當成了可以攻擊的'罪人"

"……"傭兵們聽到這個秘聞,一個個如墜冰窖,渾身顫抖不止.

在岳陽面前不遠,幾頭動物戰偶向男人撲上去,准備把他以及他懷中的小黑團撕成碎片.

男人拼命掙紮,但一時間怎麼也無法掙脫狼形戰偶的按撲.

他低吼一聲.

拼起體內最後的力量,一手將懷中的小黑團推出去,讓小黑團滾出攻擊的范圍.一頭動物戰偶,發現了漏網的目標,立即跟過去,張開血盆大口,准備一口咬碎小黑團的頭顱.

被幾只動物戰偶圍攻的女人,不知哪來的力量,飛快地沖過去,將小黑團抱了起來.

她高高地把小黑團舉起來.

除了這種最弱小的保護,身為母親,她無法做到更多……

"啃她的腿,哈哈,先自腳面開始啃,慢慢啃,等她的腿啃光了,再吃那個小孩,千萬別咬死了她,一定要讓她看著孩子全部吃掉……哈哈,太精彩了,這真是感人的一幕啊!"駐守的四個值班衛士,哈哈大笑起來.

"不!"那個男人發出一聲悲吼,血淋淋地爬起來,沖過去,將女人和孩子全部托起來……

身為一個男人,他無力保護妻幼.

能夠做到的,只是讓她們死在自己的身後.

盡管生活早就絕望,但他的心中仍然有一絲絲的希望,希望神明制訂的法則產生一次奇跡,讓壞人不再鑽到漏洞,讓貧賤的民眾也能擁有一條活路.最少,不能這樣死在為虎作倀的動物戰偶口中,想當年征服女王制作動物戰偶的初衷,可是為了保護平民啊!

"老天爺,你開開眼吧!"被眾多動物戰偶包圍的男人絕望地發出了一聲悲吼,聲音響徹天地.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消息,明察暗訪】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對小孩子溫柔點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