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臭味相投?】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臭味相投?】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臭味相投?

金葉城的交流會,正式揭幕.

雖說掛名這是天驕游子的交流會,其實是各大勢力暗中競爭或者互通有無的一個契機.外圍場地,臨時搭起了不少大棚,這些屬于平民,傭兵和某些小商人的展售點,他們是沒有資格進入場內的,更別說只有貴族才能進入的交流會中心會館.

上流圈子,對于場外大棚平民們出售的各種物品是視若無睹的.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些平民會帶給交流會更多活力,收入和選擇,任何一地舉行了成功的交流會,都會增加不少商業的繁榮度.

對于商業貿易和稅務收入,任何人都不會嫌多.

"小泰坦,這兩天的收獲如何?"校長大人帶著岳陽,前往中心會館參加揭幕儀式,半途記起,隨口一問.

"啊,還不錯,我已經花出去四百天晶了."岳陽這麼一回答,在旁邊准備冷嘲熱諷的范議事,差點沒有一頭栽倒在地面上,你這是什麼花錢速度啊?揮金如土也沒你這麼誇張好不好?兩天時間不到,你就花了四百天晶,你這不是花錢,你這是將錢扔進大海!幸好岳陽花費的天晶不是范議事有份的款項,否則,身為紅se執政官的范議事大人非活生生地氣死不可.

"……"黑須老人,也倒抽了一口涼氣,四百天晶,到底買了什麼寶貝?

"很好,天晶在手就是拿來花的,不是拿來放的."校長大人點頭,他還怕自己的得意門生舍不得花錢呢!

在他的心目中,岳陽同學是世間最好的學生,最孝義的孩子.

花錢什麼的,他最是放心.

一句話,就怕這孩子舍不得花!

校長大人並沒有追問岳陽的購物用度,他覺得肯定是有用,在學習或者研究上的必需品,而不是什麼無聊的奢侈品,這孩子才會下單訂購.

對于校長大人的寵信,范議事眼睛都嫉妒得快冒出血來.

為毛自己當年上學時沒有校長如此看重自己?

真是氣死人了!

中心會館,形象有點像個足球場,只是更加巨大,下面是個寬闊無比的豪華大廳,上不開頂,裝飾有小半個城堡形建築和幾根尖柱形細腰塔,只有身份地位最尊貴的貴族,才有資格上到上層城堡聚會.像范議事這樣的執政官,本來也算是個人物,但想進入上層貴族聚會,根本沒有這個資格.銀楓城親來的那麼多官員名人之中,只有校長大人這樣的'名士’才有資格進入.

"你先在下面逛一逛,我先找幾個老朋友聊聊,如果有可能,我給你介紹幾個."校長大人自然是想帶著岳陽到中心會館的上層去的,但岳陽現在還不願意曝lu星鑽城堡主人的身份,推了.

校長以為他是想低調地研究飛行戰偶,又怕別人探知情況後會強搶自己的得意門生.

所以,也沒有堅持.

對于岳陽同學還想聆聽千歲大賢者授課解huo的願望,校長大人自然是盡力玉成,如果可能,他還想請千歲大賢者單獨給岳陽上一課……

金葉城主,在數十個權貴人物的陪同下.

主持了交流會的揭幕儀式.

一頓例牌式的開場白,一番jī情洋溢的鼓勵,一通回憶過去展望未來的演講,聽得岳陽昏昏yu睡,這種話在天朝的官場會議上,絕對是天天上演,都成了官方的套話.岳陽同學有時會慶幸,幸好自己穿越前只是個宅男,並非官場中人,否則天天說,或者聽那種令人腸胃翻騰的空話套話,還真是生命中最大的折磨國;而穿越後,無論是君無憂那個處事穩重講求實際的大夏皇帝,還是天天躲在海市蜃樓里懶得上朝的天羅陛下,都不是那種說話等于廢話的前輩上級……

當講話完畢,熱烈的掌聲如潮響起.

接下來又是幾位'領導’的發言,下面眾人表面聽得津津有味,但一個個神游天外,其實跟已經無聊得不停地打呵欠的岳陽同學差不多一個德xing.

再下來是某些代表的發言,比如天驕游子的精英學子代表,金葉城主的第四子'金奇’.

一個據說發明了'強磁戰偶’的轉生者.

岳陽開始覺得這個金坷垃還是不錯的,能發明強磁戰偶,戰場上的威力,發揮出來估計不比開天魔尊研發的那個'隱形戰偶’遜se半分.半途中,岳陽還打聽了一下關于強磁戰偶,誰不料校長大人卻無比的鄙視,他沒有明說,但暗指那個強磁戰偶的真正制造者另有其人,而非那個金葉城主第四子'金奇’.

聽到這個內情,岳陽同學立即覺得自己沒必要花太多的時間在這個金坷垃的身上.

如此弄虛作假欺世盜名之輩,難怪校長大人會鄙視.

不過,想想也是.

像開天魔尊那樣的牛人,數萬年的知識積累,才勉強研發出一個'隱形戰偶’,這個幾近無名小卒一般的金坷垃憑什麼研發強磁戰偶?區區一個金坷拉,也能跟開天魔尊,姬無日他們相提並論?即使是光殿主仲華,天域皇庫克船長,也沒有那麼大的口氣,敢說隨隨便便,在人谷里研發一種全新的史無前例的戰偶……世間真正變態得已經到達妖孽境界的天才,只有一個,那就是獲得知識傳承,遠古符文烙印,黃道十二宮全通,世界樹天梯共鳴,天空巨陣遠古核心醍醐灌頂等等無數奇遇的岳陽同學.

要換另一個,還真做不到穿越男這樣隨意整出批飛行戰偶來!

而且,人家岳陽同學還有費雯麗女皇陛下和四娘姐姐在人谷如何成功的雙重經驗呢!

"你這人怎能如此無禮?當權貴講話,你不抱有尊敬之心,已經罪無可恕,還連基本秩序都不遵守,故意作出種種輕挑行為,劣行讓人側目,真不知你這個貴族是怎麼得來的,也許,你就是傳說中那種專門假冒貴族的低等騙子!"與岳陽站在一起的,是代表炎陽城的學生精英,這個年輕人估計與金葉城的金奇是一對好基友,看見岳陽同學不停地打呵欠,心中極為惱火,要不是矜持于貴族身份,他都會把岳陽扔到外面去.

"留級生?"岳陽用眼睛的八分之一,掃了這家伙一眼.

岳陽說的留級生,就是在新人生活評定儀式上,進不了前十的人,無法獲得優秀,也就無法正式獲得生活評定的精英認可.

假如這個標准拿到傭兵身上,他們可不在乎.

能早畢業就行,越早越好,前十啊優秀啊這些跟生活壓力一比,都是他喵的全是浮云.

貴族可不行,尤其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貴族,進入生活評定儀式後取不了優秀,只是拿個合格,他們是不會甘心的.反正毫無生存壓力,干脆留在學校里,像岳陽班里的那些蛀米大蟲留級生一樣,翻來覆去的複讀,一次又一次地熬下去,直接拿到前十的優秀為止.

如果是轉生者的話,那麼壓力還會大些.

但假如是人谷里出生的轉生者後人,他們從來就沒想過離開,時間有的是,根本不著急,只在乎眼前的榮譽和以後在社會圈子中的地位.

岳陽蔑視對方是一個留級生,無疑就是在對方這個貴族那高傲的傷口上撒鹽.

是一種讓人內心刺痛的精神打擊!

你算什麼貴族?

那份兒傲慢又裝給誰看呢?

連個前十都拿不到,與平民有何分別?

"很好,原來你是新生,我就看看你這個豆芽菜新生,有什麼本事!除非能你在新生評定儀式拿個冠軍,否則,你沒有資格嘲笑一個精益求精為了鑽研專業不息留校而又不得不忍耐小人惡意嘲諷的貴族名門之後."炎陽城的學生代表,冷笑連連地反擊.

"說得再漂亮,也掩飾不了你在生活評定儀式上沒能取得名次而無法畢業的事實."岳陽這話噎得對方夠嗆.

"你是故意來找碴的嗎?"炎陽城的學生代表大怒.

"我只是想說一句,既然你是個名門之後,那就別像個瘋狗,胡亂咬人."岳陽眼角也不瞄他一下:"招惹不該招惹的人是不明智的,希望你有自知之明,別淪為他人笑柄."

"你,我懶得與你這種騙子口舌之爭."炎陽城的學生代表身邊的同伴暗拉他一下,極力忍下了這口氣.

"除了秀你無下限的智商之外,你還會什麼?"向岳陽挑釁?找穿越男的碴?簡直找死,穿越男在天朝經曆過多少網絡毒蛇和噴子的戰斗,這還沒認真,因為對手太弱,要是真的發揮,估計對面那貨已經躺倒在地上氣得七孔流血了.

"口胡!"炎陽城的學生代表有種想吐血的感覺.

"這位同學,不知來自哪里的新生?本人是銀月城的遲暮,能否相互認識一下?"人群中,有位氣度非凡的錦衣青年步出,瀟灑地向岳陽致意,又表示了善意,似乎對岳陽感興趣,想結交個朋友.

"咳,暮se公子,請不要做讓我們困擾的事情好嗎?"炎陽城學生代表身邊,有個身體中等但頗帶yīn沉的伙伴,力勸那位銀月城的遲暮,不要結交岳陽,尤其是在岳陽與他們已經翻臉並且惡言相向的情況下,更不要做出這樣接近背叛同伴的行為.

"我遲暮已經成年,做事可以有自己的決斷,好像不再需要別人的指點了."錦衣青年輕笑地搖頭,又瀟灑地聳聳肩膀.

"真的一點也不念光盟四公子的舊情?"炎陽城的學生代表,生氣得臉都有點扭曲.

"大家各交各的朋友嘛!"錦衣青年遲暮仍是一笑.

"那好!我陽平就與你決絕,以後大家各行各路."炎陽城的學生代表強按憤怒,與同伴含恨離開,那個yīn沉的同伴回頭看了岳陽一眼,似乎想把岳陽同學這個罪魁禍首牢牢地記住.

對于同伴的憤怒,錦衣青年遲暮依舊笑容滿面.

他後面也有個秀氣如同女子般的同伴,細聲細氣地問:"小暮,這樣做真的沒有關系嗎?"

錦衣青年搖頭:"光盟四公子,又不是他陽平,如果他的大哥陽泉公子這樣說,那倒也罷了,他只不過是一個庶出的次子,算得了什麼!"轉過臉來,又跟岳陽打招呼,還老熟人般向岳陽介紹他身邊的同伴:"這一位是來自寶石城寶石谷的明珠公子,雖然看起來像個小姑娘,但一到戰場上,就是個人人畏懼的狂人,天驕之子新人挑戰賽冠軍,個人王者賽的總冠軍,還有人谷評定儀式最大挑戰的一百零八戰偶最快擊倒記錄,也是他創造並保持的.雖說我這個暮se公子,在人谷也算有點名氣,但單人對戰上跟明珠公子還真沒法比."

岳陽聽後,上下打量了那個秀氣得如同女子似的俊美男子一眼,忽然笑道:"要是穿上女裝,估計沒人能認得出你是個男的."

那個俊美男子臉se紅潤起來,臉se就像美玉讓胭脂染上一抹紅意,他拳頭微握,隨即又松開,用一雙比女子還要美麗的眼睛瞪著岳陽:"放肆,你太無禮,要不是看你是一個新人,如此失言,我非向你發出戰斗挑戰不可!"

岳陽同學趕緊舉手:"好吧,我道歉!"

名叫明珠的俊美男子聽了,仍然非常生氣:"你,你的道歉根本就沒有誠意!"

"沒有誠意的道歉,也是道歉."岳陽同學用的就是歪理.

"你,你……"俊美男子明珠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了.

"有趣,陽平那個蠢貨也就算了,但我還真的很少看見有人敢對明珠公子無禮的,不得不說,你的膽子不是一般的大.對了,有趣的新生,你叫什麼名字?來自哪里?誰又是你的師長?我真想知道,是什麼樣的老師,才能教出如此膽大妄為又妙趣橫生的一個學生."錦衣青年遲暮大笑不止.

"現在暫時保密吧!"岳陽揮手與兩人作別:"世間上,有些事情,說出來就不好玩了,而且,就算不說,該知道的時候,還是會知道的."

"喂,你這也太神秘了吧?連名字也不能說嗎?"錦衣青年遲暮為之瞠目.

"他根本就毫無誠意!"俊美男子明珠,直接判了岳陽死刑.

等岳陽離開後,兩人又相視搖頭.

俊美男子明珠皺著眉頭.

如果普通男子那樣皺著眉頭,估計立即就會變成一張囧臉,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但偏偏這一位明珠公子不會,他皺眉的模樣一點兒也不難看,甚至比許多美女皺眉還要讓人怦然心動,真是怪事!

錦衣青年遲暮也皺著眉頭苦瓜般苦苦思考半天,忽然一拍手:"想到了,這小子,我們好像哪里見過!"

俊美男子明珠立即否定:"不可能,我們之前從來沒有見過他!"

遲暮反問:"那為什麼我會有一種熟悉感?"

明珠馬上冷笑:"熟悉感?你確定?你確定不是同一種傻瓜的臭味相投?"

xxxxxxxxxRO!.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人道之劍】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強磁戰偶與戰爭卷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