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他宰不了你,那我呢?】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他宰不了你,那我呢?】

豪格近來過得非常不爽.{最快文字章節閱讀}

平民的身份,讓這個曾經的魔谷大首領,處處吃癟,無論是找工作還是學習,都受盡白眼.他有時候,真的很想沖那些有眼無珠鄙視自己的家伙大吼一聲:老是至尊五級的強者,要不是在人谷,你連給我**板底的資格也沒有……

奈何,這里就是人谷,一個完全無法使用武力的地方.

如果豪格以前很擅長傀儡戰偶,即使是平民身份,相信也能混出個人樣來.

可是偏偏他自小就鄙視那些動作遲鈍不具智慧的侈一儡戰偶,覺得這種不能升級的東東沒有前途,還不如培養個高潛力的戰獸,所以,身為修煉狂人的他從來不想在傀儡戰偶方面浪費時間.

現在要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要不是任天歌和銀瞳大賢者他們幾個同伴,不時出手照應一把,恐怕豪格會淪為乞丐.以他的脾氣,也根本沒有辦法,老老實實地替一些實力低下又勢利市儈的商人工作,更何況那些工作還是敲骨吸髓窮極折騰的剝削,他不是生下來就注定被人剝削早就認命的奴隸,他是一個擁有至尊五級實力的轉生者,無論現在生活壓力大到什麼地步,他都無法將自己代入現在這種受盡欺凌的平民身份中去.

"滾出去,你連小小的工作都做不好,還敢以下犯上的指責我的安排?賤民,你馬上給我滾出去,永遠也不要讓我再看見你!"在一家店鋪里,店長唾沫亂飛,用惡毒的言語噴著憤怒的豪格,讓他立即滾蛋.

"你這該死的蛆蟲!"豪格憤怒得臉都要變形了.

明明是這個狗屁店長沒有說清楚,安排工作對一塌糊塗,出的意外.

要不是豪格能力出眾,那麼批漏還會更大,可以說,是豪格以一己之力挽救了整件工程,讓店里的損失減到最小,按理要受到嘉獎對,但這個店長為了推卸責任,竟然把黑鍋放在豪格的身上.如果豪格現在能夠使用武力,憤怒的他,會把這家伙活生生地撕碎,再拼湊成三十個種不同的tǐn尸姿勢.

可惜,這里是人谷.

空有俯視整一個堅果城所有武者實力的豪格,現在只能做個被人掃地出門的打工仔.

本來豪格還想忍耐下去的,准備攢點錢購買個最低級的傀儡獸,再出去接一些傭兵的工作,將窘迫的生活漸漸扭轉過來.以他至尊五級的實力,雖然不能直接動手,但操縱起侈儡獸,那怕是最低級的傀儡獸,相信也能夠順利完成許多高難度的傭兵任務……問題是,現在的他,真是一刻也無法忍受了,自進谷到現在,這段時間,他就沒有一天過得舒心的,天天不是挨罵就是被人辭退,甚至當個乞丐驅趕!

"老馬上購買個傀儡戰偶,回來拆了你這間破店."豪格被趕出門,氣不過地大聲咆哮,因為身份低微又脾氣暴躁,經常與雇主大吵大鬧,豪格在堅果城也算是個'名人’了.

許多嘲諷的人還給豪格起了個外號.

叫他做'山炮’.

甚至,有好事者偷偷給豪格統計,看看這個游學歸來的平民,最後到底會被多少家雇主辭退.也正因為豪格的大名在外,許多小人也抱著戲弄他的心理,故意聘請豪格,然後出難題來刁難,迫豪格出丑,以僧加笑衙.

所謂人窮志短,豪格有時明知別人不安好心,為了攢錢,也不得不硬著頭皮接受.

比如今天的店長就是其中一人.

他毫無真正雇用豪格的意圖,只一心想辦法整人,結果差點把自己管事的店鋪也給弄垮.

在諸多惡意汙辱之下,豪格真是想不悲劇都難!

豪格出門後,同店的小工甘霖追上來,偷偷塞給他一小袋碎晶.

"這可是你和你姐姐十幾年的積蓄,為什麼?"豪格這輩從來也沒有感覺到錢囊是如此的沉重,重得連他的心都無法承受.

"姐姐說,你不是普通的游,你是一個有理想有追求的好男心……你與我們不同,我這輩,也就是個平民了,出身低微,又一無所長,估計這輩也不可能做出什麼大成績了.我和姐姐商量過了,把這些碎晶給你,購一個侈儡獸,有了它,你以後就有可能走出堅果城,達成你的目標,達成你的理想!豪格,我,我,我是一個連夢也沒有的賤民,希望這些,能夠助你達成你的夢,而且,我,我能夠做到的,也只有這一點點了!"身體瘦弱而且xin格怯懦的甘霖,是唯一會與豪格說話的人,但豪格沒有想過,這個怯懦的少年,竟然會把他家里所有的積蓄統統拿出來,資助自己.

小霖,這些,是你所有的積蓄,給了我,你和姐姐怎麼辦?"豪格看過甘霖的姐姐,因為先天不足,那位終年臥huan體弱得一陣風就可以吹跑的姐姐,是個盲女,雙目失明,每天除了ō索著編織紅繩和一些小手工物品幫補家境,再也無法做更多的事,甚至出門走走,也成了一個奢侈的舉動.握住手中的錢囊,感受著這既輕飄飄又沉重如山的碎晶.

到底那位失明的姐姐,要編織多少繩,要剪多少紙,要做多少小手工,能攢下這一筆碎晶呢?

還有這個甘霖,一直受盡欺凌.

非但干的活是最重最累的,還讓店長克扣工錢,甚至三頭兩天打罵……看著這瘦削的肩膀上,那因為長期背負沉重貨物而被繩索勒出的斑斑傷痕;看著這張挨打後浮腫的臉,以及對生活絕望仍然願意資助別人完夢的誠懇目光;看著面前這個饑餓卻從來舍不得吃飽,身體一直處于虛弱狀態,和手中這不知攢了多久的碎晶袋囊.

豪格有種想放聲大哭的沖動.

他恨自己,為什麼沒有能力讓這對姐弟過上好日,反而要他們用畢生積蓄來資助自己.

"我們習慣了,沒關系,糧食還有,而且快到拿工資的日了,你不用為我們擔心.小霖帶點怯懦地回望了一眼店鋪,確定店長不會拿出掃帚打出來後,悄聲道:"我們自然也希望你成功,你要是成功了,以後可能就是一個傭兵團長,到時,讓我追隨你吧,我一定給你好好干活,保證不拖後呢……姐姐說了,你一定會成功,因為你是勇于追求的人!"

"是."

豪格的聲音有點顫刮:"我一定會成功的!"

"我要回杏干活了,否則,店長又要打我了."廿霖聽見店鋪里傳出詛咒聲,趕緊與豪格告別.

小霖."豪格忍不住叫咕.

"什麼?"膽怯又瘦弱的少年驚訝地回頭.

"等著我,我一定會回來的!"豪格用力握緊裝有碎晶的袋囊,他很想許給少年一百個承諾,可是他怕自己實現不了,讓少年失望.但豪格絕對可以肯定的是,無論如何,成功是否,自己都一定要回來,改變這個少年和他姐姐的生活和命運.

"加油,你一定會成功的……小霖生怕聲音被店長聽見,聲音盡量壓低.

同時揮了一揮手,算是給豪格加油打氣.

看見他的背影,消失在店鋪.

豪格覺得自己的眼睛,有點發熱.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淪落到讓一對連地階實力都沒有的姐弟相助,再且,那個姐姐還是個失明的殘疾人,終年臥huan的病人.

但不接受這份好意更不行,如果浪費了他們的好意,那麼自己窘境將持續更久,成功之期更遠,而返過來改變這對姐弟的生活,也要遠遠地延後.兩者相權衡,豪格這個擁有至尊五級實力的超級強者,低下了頭,接受了這對姐弟的心意,他需要這筆錢,他需要少得可憐的碎晶改變這該死的命運!

傀儡公會.

豪格費盡了所有的積蓄,連身上所有能夠抵押的東西,都統統典當了.

好不容易購下一個連青銅級都不到的鐵爪狼.

這種在人谷外面,他打個噴嚏就會震成粉齏的弱小傻儡獸,huā光了他身上最後一塊碎晶,接下來,他將無處寄居,三餐無繼……

唯一值得豪格慶幸的,是終于有傻儡獸了.

有了傀儡獸,就可以戰斗,就可以接傭兵任務掙錢了,也就是說,成功之道,現在已經邁出了一小步!

"不錯嘛,山炮竟然擁有傀儡獸了,哎呀呀,今天是咸魚翻身的日嗎?"有個尖酸刻薄的聲音在豪格的身後響起來,緊接著,有個嘴hun刀削兩眼細長鼻扁平的青年男,在三名驃形大漢的簇擁下,走了過來.他自.中嘖嘖嘖地嘲諷著豪格,聲音惡毒地挑釁.

"哼!"如果不是在人谷這里,豪格一只尾指也可以秒殺這家伙,但現在還真拿對方沒夠法.

這個一看就是個賤人的家伙,是堅果城主的親戚.

堅果城城主表兄弟的兒手.

名叫牟巴,是堅果城中最喜歡恃強凌弱的小貴族弟,平時,最喜歡欺負豪格這種不甘現狀的平民,以踐踏他人的尊嚴為樂!

"賤民,就應該做一個乖乖聽話的賤民,為我等貴族出賣一輩的力氣,做我們忠誠的狗奴,像你這樣不安分守己的賤民,最讓人討厭了!好嘛,你不是想翻身嗎?本少爺就給你一個機會!"小貴族牟巴拿出一張挑戰卷軸,故作瀟灑地一展.

有奇光閃現.

連接在豪格和他的身上.

這,是雙方同意決斗的挑戰卷軸,由一方邀戰,即時作小規模不傷xin命的決斗卷軸.

豪格臉se大變,想立即飛奔出傀儡公會,然而這個反應已經太遲,牟巴以及他三個隨從身後的傀儡獸,已經包圍住豪格剛剛購得的鐵爪狼.

連反抗的可能都沒有,一只白銀級獵犬傻儡獸和三只青銅野豬傻儡獸,秒掉了豪格那只鐵爪狼.

別說四打一的群毆,就是單挑,對方任何一個傻儡獸也可以完虐鐵爪狼.

"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我從來沒有同意過你的挑戰."豪格心中完全絕望了,他幾乎瘋掉,甘霖姐弟的十幾年積蓄以及自只忍與吞聲積攢下的碎晶,傾家dan產的投入購下的鐵爪狼傀儡獸,承載著自己和甘霖所有希望的鐵爪狼,還沒有一分鍾時間,就變成一堆廢你……

"打工時簽的短工合同,上面有你的簽名,哈哈哈,我是不是很聰明?法則也為我所用,你這樣的賤民還有什麼希望?你這輩,注定要做一個奴的,這,就是你們這些賤民的命運,你任何的反抗和掙紮,都是天大的笑話!"牟巴得意洋洋地狂笑起來他最喜歡摧毀別人的夢想,別人越痛苦,尊嚴越受損理想越破滅,那麼他就越高興,越覺得有成就感.

"你……"豪格睚眦yu裂,他這輩還從來沒有這麼恨過一個人.

"生氣你又有什麼用?你能咬我一.?有本事,你將我踩到腳底下,要真是那樣我一定學狗叫,讓你高興高興,可惜,現在是你,像一條狗那樣讓我踩在腳板底,像狗一樣可憐!要少爺可憐可憐你嗎?跪下來吠吧,討得本少爺高興了,說不定可以賞你一根骨頭!"牟巴肆無忌憚地嘲笑著幾近發狂的豪格,對手越是痛苦那麼他就越是得意.

"少爺,那甘霖和那盲妹怎麼處理?"有個隨從討好地問.

"男的扔進黑牢,給他按個偷盜的罪名,讓他一輩蹲在黑牢里,一輩不見天日,直到變成白骨.那盲妹太瘦,一把骨頭玩起來沒啥意思,按個次品賠償貨款的罪名,扔進鼠洞里給我挖礦……你說什麼?她是個瞎挖不了礦?哈哈哈,我就是要她挖不了礦一輩呆在里面喂老鼠,讓她的手乎腳腳全部讓老鼠啃掉!夢想,真是好笑,夢想也是你們這些賤民可以擁有的嗎?"牟巴張狂地沖豪格叫囂著,而他面前的豪格,直氣得揮拳擂xōn,活生生地打斷了自己一根肋骨.

"你們敢?"豪格恨得身體幾乎要爆炸了,鮮血也自雙目中滴淌出來.

"還有反抗之心啊?啊哈,好玩!"牟巴伸出一條tuǐ,脫掉鞋襪,lu出肮髒發臭的腳趾,冷笑道:"馬上給我跪下來,tǎn我的腳趾,否則,我就用傀儡獸強jān那個盲女一百遍,玩得她渾身上下爆殘……"

"tǎn,tǎn,tǎn,一定要連腳趾縫也要tǎn乾淨!"三名隨從連聲呼和.

"不tǎn,那個盲女馬上就會被我玩死掉."牟巴細長的眼睛如同毒蛇獠牙般,閃著yīn險的光芒.

"我要宰了你……"豪格憤怒得失去了理智,他現在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死面前這個賤人,不管什麼手段都好,一定要殺了這個連人也不配做的家伙.

"那是你在做白日夢!做夢很美好,但是醒醒吧,現實是很殘酷的!哈哈哈,現實中的你,非但傷不了我一根毫毛,還注定了會被我蹂躇一輩,你什麼親人朋友,統統都會成為我的腳底泥,任我踐踏,任何玩弄,身為一個毫無依靠的賤民,這,就是你的命運!"牟巴聽了冷笑連連,絲毫不懼.

"他宰不了你,那我呢?"正在這時,有個清澈如泉的聲音,自傀儡公會的門口響起來.

接著,有個臉佩戴著精美銀面具的貴族領主,在十數位衛士的伴同下.

闊步而進.

他無視驚愕的牟巴,也無視周圍所有人.

直接走到絕望的豪格面前,hun角lu出了一種比陽光還要燦爛的微笑:"你就是我偉大的泰坦家族失散在外多年的堂兄豪格吧,在外吃盡苦頭的游,現在已經苦盡甘來,我終于找到你了.鐵獅,給豪格老爺拿上貴族徽章,衣服以及專屬的黃金級戰獸,雖然是失散多年,剛剛認回,但畢竟是我榮譽的泰坦家族一員,任何時候也絕對不能有損我們泰坦家族的顏面."

眼睛都瞪圓了的豪格,開始,還不敢置信.

但很快反應過來.

先是咧了咧嘴,似乎想笑,但兩行熱淚嘩啦地下來了,那怕拼命壓抑也壓抑不住.

佩戴精美銀面具的貴族領主卻在笑,那種微笑,比陽光還要燦爛,似乎能一直照進人的心里.

豪格揪住銀面貴族領主的衣領,咆哮如雷地吼道:"如果有人惡意地損害了我們泰坦家族無上的榮譽呢?"

銀面貴族領主,就像吩咐下人拍死一個蒼蠅那樣淡然地回答道:"誰敢那樣做,那就把他滅掉好了,我們泰坦家族是不容挑釁的!"

"那好,這個雜種歸我了!誰敢跟我搶,我就跟誰急!"豪格在鐵獅在自己腕上佩戴上一個黃金腕輪後,就迫不及待地召喚出一頭黃金級獅傀儡獸,一同撲向發現形勢急轉臉se劇變有如死灰的牟巴:"你個王八蛋,你不是要跟老單挑嗎?好,老滿足你這個願望!——!.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馬馬虎虎也可以收貨的!】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這就是人與神的差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