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這就是人與神的差別嗎?】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這就是人與神的差別嗎?】

紅沙城.

剛剛做完傭兵任務的任天歌和銀瞳大賢者,自傭兵公會里走出來.

雖說任務完成度簡直完美,任天歌他們負責采集的藥草,比原來的目標還要高出兩個品階,但吝嗇的商人並沒有額外的獎勵,只是一句'所有的報酬按著合約支付’,就把任天歌打發了.

"這趟任務用了八天,但只有三枚天晶收獲."任天歌覺得自己的勞動太廉價了,做個傭兵真心不容易.

"如果你知道,那幾株超出目標品階的藥草最少價值五百天晶以上,會更加沮喪."銀瞳大賢者微微一笑,他沒有理會停下腳步的任天歌,瀟灑自若地前行.

"為什麼?"任天歌追了上來,連聲叫道:"你知道它價值那麼多,為什麼不告訴我呢?價值五百天晶,我們干脆悔約得了,就算任務失敗,也只是賠償對方一枚天晶的誤時費,我們完全賠得起啊!我的天,那可是五百天晶啊,為什麼要這樣白送給那個吝嗇胖子?"

"因為,我正在遵守人谷的秩序."銀瞳大賢者神se淡然.

"我明白你是什麼意思,如果對一個遵守規則知恩圖報的雇主,我們當然可以這樣做,但那個吝嗇胖子先不遵守規則的,明明有規定說如果任務完成度高,雇主要給予合理的額外獎金……那個胖子根本就沒有這樣做,他雇用了我們三次,但他每一次都只是強行按照那並不公平的合約條件來支付酬金,要知道,我們這些小傭兵為了謀求生活,根本不可能向他們討價還價!所以說他們根本就不遵守規則甚至制定了不合理的錄1削合約,來欺壓我們,來剝削我們的勞動成果……像他們這樣的人,我們還要必要跟他們談信用嗎?不,他們那些jiān商,根本不值得我們這樣做,而且我們這樣做了,他們也絲毫不會感jī,他們根本就不懂得什麼是感恩!"任天歌氣急敗壞地大嚷大叫起來.

"你說得沒錯,是的他們是不遵守規則的人但是,我們要與他們一樣嗎?"銀瞳大賢者搖了搖頭:"我們是轉生者,來這里是曆煉的,不是掙錢的,金錢的多少,根本不重要,我們要的,是同化人谷,通過考驗."

"哎,我沒有說你說得不對."任天歌是從來不會懷疑銀瞳大賢者的但現實迫得他的確有點煩惱.

走了一段.

任天歌輕聲歎息:"如果我們有五百天晶,那麼就能購買許多東西,甚至可以給你做個戰偶研究室稍作我們自己的戰偶了.還有,豪格他過得非常不好,我擔心他會熬不下去,如果我們有五百天晶,栩信豪格也不用再忍氣吞聲地給人打工掙錢了,像他那樣火爆脾氣的人,做苦力還真是難為他了……"

銀瞳大賢者微微點頭,道:"是的,讓豪格做苦力,的確是一種折磨.但是,這就是人谷設立的原意啊!來到這里,不管是什麼人,都要受苦受累,都要嘗試過人間百味,這樣,才會懂得做人的艱辛,才會珍惜以後所擁有所獲得的一切.一個強者很容易獲得金錢,地位這些,但如果不懂得珍惜,不理解物質的價值,那麼收獲再多,也不會快樂的,一個生命是否幸福,完全在于他對價值觀的理解,而不在于擁有多少物質.我們來到這里,就是要自一個超級強者的位置上下來,親身到最低層,深入體會,將這些東西,融入自己的價值觀和思想境界,這樣一來,以後那怕是離開了人谷,也會懂得珍惜,理解卑微,感恩生命,而不是做一個高高在上俯視眾生擁有一切卻毫不快樂的孤獨王者."

任天歌聽呆了.

他萬萬沒有想到人谷設立的意義是這樣.

難怪像岳陽那小子,明顯可以有最好的條件,卻沒有兌換,只是繼承了母親留下的領地.敢情他和銀瞳大賢者這些聰明人,來人谷是為了體驗生命,而不是純是掙錢通關人谷的.

銀瞳大賢者腳步漸漸的緩了下來:"在普通人的眼中,'神明’可能是高高在上的,光芒萬丈,一出現就輝煌神聖無比;在超級強者的心中,'神明’除了不可思議的強大,還是孤獨的,因為他們想像,神明肯定是拋棄了人世間的一切一切,才晉身達到神境.這兩種想法,都有偏頗之處,事實上,我猜想,神明也許是最理解人的一種超級強者,無論人有多麼的苦,多麼的難,多麼的不幸和多麼的悲傷……他們都是理解的.為什麼神明,不出手相助苦難的人呢?因為,他們希望人在苦難中站起來,戰勝苦難,戰勝自己,超越自我,向脫離了苦難的神境進發,而不是在人世間享受沉淪,無論人世間的享受有多麼快活,最後都逃不過生老病死都逃不過悲劇的結局,怎麼樣才能擺脫人的不幸呢?那就是晉升神境,提升到'神’的境晨……為什麼設立這個人谷呢?經過我這些天的觀察,體驗以及思考,我覺得這就是一個'考驗’."

"不僅是人谷,整個試煉之地,都是這樣的考驗.遠古巨神們創立了試煉之地,不是為了讓人變強的,而是為了讓人脫離不幸,晉升成神.當然了,只要不斷地接近神境,自然就會變強,可惜許多人眼中,就是看見了這一點,誤會了."銀瞳大賢者的解釋,讓任天歌聽得滿頭大汗.

"既然你明白了這些,為什麼自己不去做?還要告訴我?"任天歌不覺得自己有這種悟xing和能力晉升成神.

"其實,我跟你是一樣的."銀瞳大賢者笑了:"我明白得太晚了,而且,就算明白,也無法做到.必須是具有更大悟xing和更強能力的人才能完全達成遠古巨神們的期望.

"這樣說可讓我松了一口氣,我看我還是做個平凡的人好了成神這樣的重任我承任不起."任天歌擦了一把冷汗.

他真怕銀瞳大賢者說自己就是那樣的人,要自己按照那種高標准去做.

晉升神境,可以說,是任天歌一輩子的夢想.

但任天歌夢想歸夢想,要他立即就按照成神的標准去生活,他心里可受不了,沒有那麼高的悟xing和沒有那麼強的意志,他覺得自己做不到,要是強行來做,說不定會瘋掉!夢想這種東東,不—定要實現,慢慢接近,已經是生命中最大的動力和樂趣了.

要一下子就達成,還真沒有那種心理准備!

銀瞳大賢者聽了一陣大笑:"哈哈,我還不明白你嗎?其實我剛才那樣說,是怕你以後看見別人晉升時會產生嫉妒心,神境,那不是普通人可以追求的,就算明白了道理也不行.我不行,你也不行,要真能做到的,必須是那種比我參悟得還要多,參悟得還要早,無論學識,智慧,悟xing,意志以及能力等等等等方面,都是絕世天才,都是人上之士,才有那種可能!這種人,無論是自己的苦難中,還是別人的苦難中;無論是自己的生活中,還是別人的生活中;無論是自己的戰斗中,還是別人的戰斗中,都可以悟道,都可以將那些東西,學習轉化為自己的觀念和信念,從而凝聚出他自己永琱變的神念,確定他那種獨一無二的神格,這些不是任何力量可以代替的,也不是任何外力可以幫助轉化的,必須是他自己的成果,才能永固永存……人為何那麼弱?會有可能晉升神境,原因,就是他們有可能用大智慧,在最苦最難的境界走出來,直達神境!而這一點,是別的強大種族夢寐以求也盼不到的,為了晉升神境,無論戰獸還是別的種族,最終也要這樣走,來到這個'人谷’,當一回人,體驗一回人生,明悟什麼是人,為什麼做人,然後才能真正走向神呢……"

任天歌緊緊地閉著雙目,他太感動了.

原因,真相是這樣.

在這一刻,他深深地為'人’這個種族感到自豪,深深為自己是'人’而感動.

人是最弱小的,但所有生命都必須像人這樣,自最弱最苦最難走出來,才能走向更高的神境,否則,擁有再強大的力量,也只是可憐的下界生命,與永,永生,永存這些無緣.

"我們去找豪格和青魔吧!既然我們已經悟到了人谷的真義,那麼也要告知他們,讓他們不要再走沒必要的彎路.既然來這里是體驗生活,那苦與樂也就無所謂了."任天歌放聲大笑,他現在覺得前來人谷的壓抑,所有的沉積一掃而光,仿佛xiōng膛內的心房擴闊了許多,能夠再容納進無數的東西.

"你覺得豪格的悟xing會跟你一樣?"銀瞳大賢者輕輕搖頭:"我覺得,他必須擁有了一切,才能勸導,否則的話,他心中有怨氣壓抑,根本聽不進任何道理.如果豪格現在很有錢,已經沒有追求,可能會反思,但現在他一貧如洗,讓他明白受苦其實是曆煉,有點難.

"那我們去做一個可以明白道理的人……找那小子!"任天歌急不可待想看岳陽聽了這番大道理的表情.

"不用了,你覺得他會悟得比我還晚嗎?那個年輕人,才是我們難以仰視的存在啊!"銀瞳大賢者忽然輕輕的歎息了一聲:"正是因為他的選擇,我百思不解,才在昨天想明白的,你說他的參悟,會比我還慢嗎?也許還沒有進谷,他就明白了這一切!"

"什麼?"任天歌狂汗,泰坦那小子不會這麼變態吧?

"去找他也好,最少,豪格就很需要他的幫助.等豪格安頓下來,我們再看看,在人谷,我們能幫上點什麼忙吧!"銀瞳大賢者眸中恢複了睿智的慧光,chun角,也恢複了那一抹萬事不驚,xiōng有成竹的微笑.

就在任天歌應好,准備轉道堅果城時.

前面,忽見有人在等候.

那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年輕人,穿著普通傭兵的衣飾.

不等任天歌他們開口,他就趕緊上前見禮:"兩位可是任天歌大人和銀瞳賢者?我是星鑽城堡麾下鐵獅衛隊的文心,領主大人命令文心在此等待兩位."

任天歌愕然,星鑽城堡的領主認識自己?

旋即反應過來,肯定是泰坦那小子!

來不及開口詢問什麼事,文心已經自懷中掏出兩個黃金腕輪呈上:"這是領主大人送給兩位的黃金腕輪,里面已經各自封存了兩個黃金級戰偶.任天歌大人的是黃金獅王以及用以水戰的黃金角蟒;銀瞳賢者您的是黃金猛犸以及水戰的黃金虎鯊,請兩位大人驗收.對了,領主大人,丁囑文心,一定要將此信交到銀瞳賢者手中."

說罷,年輕的傭兵又撕開衣服,在隔層里取出一封書信,恭敬地呈給銀瞳大賢者.

"我累死累活干了快三個月,才攢錢弄個白板戰偶,連青銅戰偶也不是,現在一來就送我兩個黃金戰偶,泰坦那小子想讓我慚愧得上吊自殺嗎?"任天歌一佩戴上黃金腕輪,立即發現了自己戰偶的特殊功能,巨大的驚喜擊倒了他,要不是得在文心這種小衛兵面前保住個臉面,任天歌都會脫衣狂奔,以發泄心中的jī動.黃金戰偶,任天歌感覺要是自己攢錢買,估計沒有一百年根本拿不下來.

"信我收到了,請回去告訴你的領主大人,說我們一定准時到場."銀瞳大賢者飛快看完信,點頭回話.

傭兵文心,召喚出一頭白銀級的戰狼,正准備騎離飛馳離開.

"等一下."任天歌叫住了他:"我想知道,你的領主大人,有沒有派人前往堅果城呢?在那里,我們還有一個朋友."

"您是說豪格大人吧?"文心恭敬地鞠身道:"因為聽說了豪格大人的事情,領主大人非常的重視,他已經親自前往了,現在,估計豪格大人已經與領主大人會合了,請無須擔心.另外,我們還有幾位兄弟,已經分別派往綠竹城,炎陽城,血岩城,黑霧城等等地方,迎接青魔,虛影,血剃等幾位大人了."

"哎呀,難道這就是人與神的差別嗎?"任天歌有點頭昏地搖了搖腦袋:"我們還在想,怎麼攢錢弄個青銅戰偶的,這小子倒好,挨人給我們發兩個黃金戰偶,他當這些東西是大白菜,可以直接在地里種出來嗎?"

"現在我有點替姬無日擔心了,哈哈哈!"銀瞳大賢者樂了,大笑不止.!.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他宰不了你,那我呢?】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不用求人,求我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