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不用求人,求我就行了】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不用求人,求我就行了】

堅果城."文字閱讀新體驗"

干掉牟巴以及那幾個狗tuǐ子後,豪格連一秒鍾也等不及,趕回店鋪去找甘霖.但,甘霖已經不在,而且店門口多了一灘猶帶潤濕的血跡,顯然是不久之前灑落在這里的.豪格沒有指揮黃金獅子獸摧毀這一座讓人深感恥辱的店鋪,也沒有擊殺那個讓人厭惡得一看就想嘔吐的店長.

他現在只想知道,甘霖他在哪里.

"他,他,他剛走不久,是牟巴少爺的人,把他帶走的,不關我的青!"滿臉是血的店長抖作一團.

"什麼不關你的事啊?豪格,地上的血,就是他打的!牟巴的狗tuǐ子帶走了甘霖,他追出來,拿著平時打我們的那支傀儡杖,一杖砸在甘霖的頭上……"與豪格同樣干過小工的一名店員,看見豪格翻身了,擁有一只城主才有資格擁有的黃金級獅子傀儡獸,頓時來了勇氣,立即tǐng身而出,指證店長的暴行.

"如果甘霖有事,你必死無葬身之地!"豪格如怒獅般迫視著嚇得尿了ku子的店長,他真想一下把手上提著的爛人摜在地面上,像捏死一只蚤子那樣,把這家伙滅了.

不過,他經過秒掉了牟巴之後,憤怒反倒冷靜下來.

滅掉對方容易.

可是真正折磨人的,還是讓對方活下來,慢慢清算舊帳,相信到時,不僅自己,許多人也有血淚申訴.

最重要的一點是,豪格現在想盡快找到甘霖,而不是折磨店長這種不配多看一眼的垃圾.豪格把店長隨意一扔,決定把這種爛人交給鐵獅那些傭兵來處理他翻身騎上黃金獅子,用最快的速度沖出去希望能夠趕在牟巴的狗tuǐ子下毒手前救下甘霖.

堅果班郊的貧民區,是一片窩棚區,肮髒雜亂,垃圾滿地,汙水橫流.

事實上,這也是堅果城用來堆放生活垃圾的地方.

也只有這種連狗也不願意多呆的地方,才能成為貧民們的棲居之地,才不會讓那些貴族派人驅逐.也是這一點小地方,生活著接近半個堅果城的人,而亦是這些赤貧的貧民,用他們的雙手和血汗供養著許多趴在他們身上吸血的jiān商,劣伸和汙知……絕大多數的貧民那怕眼睛每天都看著這近在咫尺的堅果城牆,但他們一年也可能沒有機會進城一趟.

甚至,有些貧民自出生到死去,也沒有進過城.

甘霖的姐姐,甘草.就是這樣的人.

如果沒有意外的事發生,那麼這個失明的目盲之女,將在chuang上度過一生,她出門最遠的距離,也不過是那距離柴門幾米之外的臭水渠;坐過最舒服的椅子,亦將是豪格搬回而且用蠻力打造的粗糙石凳.

現在意外的事已經發生了,但對于甘草來說,卻不是什麼好事.

原來病體難支身體虛弱無比的她讓人粗暴地揪住頭發,自那破舊卻還算溫暖的被窩里揪出來,重重地扔在肮髒的地面上.而她家那扇經過豪格修好的柴門,早就破爛成粉,木屑jī飛半天.她的弟弟甘霖,頭破血流,努力地掙紮,想向姐姐爬過去,可是他的背上,有一只腳踩著,沉重如山.甘霖雙手用力刨著泥土,拼命想掙脫背後的重壓,可是一切徒勞.

他的雙手,已經刨冉了血口,鮮血儒濕了肮髒的泥水.

"姐……姐,放開她,放開她!"甘霖無力地掙紮,但弱小的他,在野妾的力量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我們做錯了什麼?"甘草卻迅速冷靜下來,雖然眼睛看不見,但她准備利用法則來保護自己,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在敵人還沒有讓她封口之前,她必須努力自保,如果還有自保可能的話:"我們沒有違反任何規定,一向安分守己!"

"瞧瞧,說得多好聽啊!"將她自被窩里揪出來的魁梧男子卻無情地嘲笑.

"螻蟻臨死前,也會掙紮一下的."他的同伴,則這樣輕蔑地回話.

"不如聽聽她會說什麼吧?"又有人這樣提議.

"我們雖然是平民,但也是神的子民,我們沒有犯罪,你們不能這樣攻擊我們,神的意志,是憐憫,神不會傷害我們,你們不能違背神的意志!"甘草看不見面前的敵人有多麼強大,試圖用法則的力量保護自己.

"真聰明,我們當然不會違背神的意志,不過,你們不是神庇護的對象,你們是神要懲罰的目標,我們只是代神來懲戒你們罷了.你們沒有罪?啊哈哈哈哈,真是好笑,難道你不知道,所有生活在垃圾堆這里的貧民都是罪人嗎?好了,不說那些,你說你沒有罪,你的弟弟偷東西,偷了你們用一生氣力來償還也賠不了的貴重物品,你是他姐姐,犯了教唆和窩贓罪,現在,被我們捉個正著,你還想抵賴?"那個踩在她瘦削脊背的魁梧男子得意地狂笑起來.

"我沒有偷東西,我沒有,我沒有!"甘霖拼命掙紮,尖叫不止地自辯.

"罪證確鑿,豈容你們這一對盜賊姐弟否認?"他背後那人重重一踩,甘霖痛苦吐血,再也無法開口說活.

"你們……"甘草現在明白了,對方這是硬給自己按罪名,即使自己和弟弟有一千張嘴巴,也辯白不清,對方是存心置死自己的.

"貴重的金項鏈已經捏到."屋里有人喊了一聲.

"還有珍珠耳環和翡翠手鐲,統統在這破屋里捏到了."又有人拿了個用破衣服包裹著的精美盒子出來.

"好一對小偷姐弟,竟然偷盜如此貴重物品,看來不把這種猖獗的小偷處死都無法震懾宵小,無法維護堅果城的治安了."魁梧男子稍微用力踩了下甘草即使他用的力量不算大,但對于瘦弱的甘草來說也幾乎是滅頂之災脆弱的脊椎格格作響,差點折斷.

"認罪,立即招認,你們是怎麼偷盜的,是什麼時候起的意,又是什麼時候動的手?"有人用腳尖有一下沒一下地踢著甘霖的臉,命令他當眾招供.

圍觀的貧民,都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肯定是甘霖姐弟,得罪了權貴,才招來這一場橫災.

至于偷什麼金項鏈之類沒有人會相信這是真的因為大家都知道,就給個水缸甘霖做膽子,他也不敢偷東西,更不可能有機會偷竊到珍珠耳環和翡翠手鐲這種貴重物品.區區一個小工,一個苦力,甘霖這輩子也許都沒有近距離見過金項鏈那些,又怎會有機會出手偷竊呢?

這,擺明就是那些權貴借題發揮,來迫害十草甘霖姐弟!

大家都明白.

但再明白又有什麼用呢?

身為貧民,他們連說話的資格都沒有如果誰敢站出來申辯,只會多一個小偷的'同黨’而已.

"不,我不招我沒有偷,是你們冤枉我的,我絕對不會招認的'我沒有偷!"甘霖死也不肯招認,他也知道這一點,一旦招認,自己和姐姐就絕對死定.

"還真硬氣的嘛,不招也沒關系,大爺有的是讓你招認的手段!"魁梧男子並不意外,畢竟這種事他做得太多了,有這種反應他一點兒也不意外,要是甘霖一口承認,那才叫奇怪呢!不招沒關系,一番皮肉之苦後,再假意許諾不會處死對方的意志就會立即崩潰,松口招認,再稍加you導,那麼今天這一切,就能做成完美的鐵案,沒有任何破綻!

"我們招了,只是,在招之前,我想不明白,為什麼?"甘草忽然尖叫起來:"我們一直沒有得罪別人,為什麼?為什麼?"

"很簡單,牟巴少爺想讓倔強的豪格像狗一樣生活在堅果城里,整天跪在牟巴少爺的腳下,你們竟然不知死活要資助他?讓他翻身?這,就是死罪一條!"魁梧男子俯下來,悄聲在甘草的耳邊說了句,囂張的聲音,就像奴隸主決定處死幾個看不順眼的奴隸那麼理所當然.

"姐,姐……"甘霖一聽姐姐願招,立即大哭起來:"我沒偷,我沒有偷東西,不能招!"

"我知道你沒偷,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甘草忽然笑了,沾上肮髒泥沙的小臉笑得格外淒美,她那失明的眼睛,仿佛能透出一種光芒來:"阿弟,我們沒希望了,招不招我們都是死但沒有關系,豪格,豪格他一定會成功的!他會成功的,他是有夢想的人,再困苦的環境也只是困他一時,他以後一定會成功的……我們永遠都不可能完成不了的夢,他會幫我們完成……阿弟,姐姐讓你這樣做,你會後悔嗎?"

"姐,我聽你的,我不後悔!"甘霖讓背後的人用力踐踏,踩得一陣痛嚎,但死命吼出了這麼一句:"我,我不後悔!"

"本來,我還希望他成功後帶上你,那樣你就不用再挨餓了,可惜你沒這個福加……"甘草也淚如雨下.

"這就是你們的遺言嗎?"jiān梧男子面對哭得淚人兒的姐弟倆,他心如鐵石,毫不動容.

"豪格一定會回來的,一定會給我們報仇,你們,終有一天,會有人審判你們,你們違背了神的意志,破壞了神制定的秩序,你們這些蛀蟲,終有一天會受到天譴的!"甘草用盡生平氣力,尖聲叫嚷起來:"就算死你們也休想讓我們低頭屈服,我們沒有錯,你們即使殺了我們,我們也沒有錯!"

"真是振聾發聵啊,你們中有人也是這樣認為嗎?"魁梧男子yīn森森地環視著身邊那些圍觀的貧民.

……"貧民們嚇得趕緊退後,一陣的sāo亂.

很明顯,在強權和野蠻面前,無人能擋.

貧民們是敢怒不敢言.

一個個低下頭去.

不敢與這些強權者的目光相接觸,以免連自己一同遭殃!

魁梧男子很滿意看見貧民們這種表情,他緩慢地召喚出一個青銅傀儡獸,帶點喃喃自語道:"可惜太瘦了,玩起來一把骨頭,不爽,否則還可以留著玩幾天.算了,干脆直接完事回去報告得了,老二,你對那小子的**有沒有興趣,要不讓你過把癮,說不定比牟巴少年家里養的那些孌童還好玩呢!"

甘霖一聽,正yu咬舌自殺.

甘草也不知何時,自地面mō到了一塊尖石,拼起最後的力氣,砸向自己的額門.

"玩?我玩尼馬啊玩!"天地間傳來了一聲暴吼,如霹靂雷霆炸響,整個貧民區的窩棚都顫抖起來,聲浪比颶風過境還要可怕.

一只黃金級獅子傀儡獸,躍過了數百米的超遠距離.

遮天蔽日的yīn影在魁梧男子恐懼的注視下.

轟然降臨.

巨爪,僅僅是一拍,魁梧男子連同他腳下的青銅傀儡獸就像蒼蠅那樣,拍扁在地面上.

獅背上的男子,直接翻滾下來,轟然砸入地面,完全不嫌棄地面肮髒的泥沙和臭水,他只是拼命地伸手,在甘草用尖石砸中額門的一瞬,將那瘦弱的手牢牢地抓住,另一只手緊接著,搶過那顆沾染了一絲鮮血的尖石.那顆帶血的尖石,讓憤怒的手活生生地捏成齏粉,而虎立而的男子,仰天發出了如雷的咆哮:"王八蛋,竟敢鑽法則的空子來殘害平民,今天,如果神不懲罰你們,那我就代表神來懲處你們……統統去死吧,你們這些比垃圾還不如的***!"

"是,是豪格?"立即有人認出了獅背下來的男子是豪格.

"怎麼回來,他怎麼會有黃金俱儡獸?"魁梧男子的同伴直嚇得hun不附體.

"把他們統統拖下去,我要讓用他們的肉喂飽我獅王!"豪格一聲令下,幾個騎著白銀之狼的傭兵,自遠飛馳而來,輕易就將魁梧男子的同伴拿下,拉到窩棚的外面處理去了.

豪格著手,扶起了甘霖.

他緊緊地擁抱這個頭破血肉又泣不成聲的少年:"兄弟,不要怕,以後你就跟著我,我豪格有一口飯吃,就有你的一口.你沒有哥哥,我就是你哥哥!以後,誰也別想欺負你,我保證,我豪格只要還有一口氣,就沒有人能夠欺負你,也絕對不會再有今天這樣的事發生……"

甘霖渾身都在顫抖,他聽了豪格jī動的言語,嘴chun顫得厲害,一句話也說不出.

只是嗚哇一聲,放聲大哭起來.

等稍稍安慰好了甘霖.

豪格又走到還倒在地面上,怎麼也爬不起來的甘草面前.

面對著這個失明的目盲之女,他緩緩地跪了下來,兩行熱淚,無聲地滾下來.

他伸出大手,就像捧著一個瓷娃娃那樣,生怕輕輕一用力,對方就會碎掉似的.赤發如魔的豪格一輩子也沒有過如此溫柔,他輕輕地,輕輕地把失明的甘草扶坐起來.

比起弟弟,甘草的情緒控制力要好得多.

她眼眸中雖然有淚不止地奔湧而出,但臉上,還是努力地擠出了一絲笑容:"你回來了?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但沒想過,你會回來得這麼快……我眼睛看不見,但我心能看晨……我知道,你打敗了壞人,豪格,像你這樣的人,一定會成功的,我早就知道你會成功……"

"這不是我的努力獲得的成功,但沒有關系,你只要知道我已經成功了就行!我有一個最強大的朋友,他就像神一般優秀,在我最絕望的時候,他找到了我,給予了我希望!"豪格用他的大手,帶點笨拙地替失明的女孩擦著眼淚,又把一捧天晶自貯物戒指中變出來,塞在甘草那瘦弱的小手中,讓她感覺手上的天晶:"這,這些就是天晶,我有錢了,甘草,你和甘霖以後都跟著我,以後,我們都不會再挨餓了……怎麼樣?是不是很高興'我現在有錢了'這些是我給朋友打工的預計款’我決定了,不能什麼都不做就接受他的贈予.我給他干活,我現在是星鑽城堡的大執事,管所有的傭兵,手下有數百上千人之多,以後,還會更多!我有錢可以養活你和甘霖了,甘草,你肯跟我一起走嗎?"

"以前,我的品xing不太好女人,在我以前的觀念中就是一個可供發泄yu望的玩物.直到遇到了你善良的你,讓我明白,什麼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什麼才是生命中最珍貴的東西……沒有你在我身邊,我以後說不定還是一個為非作歹的壞蛋,禍害一方,所以,甘草,你能不能伴在我的身邊,一直讓我做今天這樣的豪格?你的眼睛看不見我來做你的眼睛;我的心看不清未來你用你的心來幫我看清未來,好嗎?"

"你是我目前遇到最重的一個女人,甘草,跟我走,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讓我照顧你一輩子,好嗎?"豪格跪在地面上,雄渾身軀就像小山似的,轟立在弱比小草的目盲之女面前,靜待她的回答.

"姐!"甘霖感動得無以複加忍不住高聲叫喚,提醒姐姐.

"你別說話."甘草擺手,阻止了甘霖她似乎在思考,臉上一會兒笑,一會兒哭,一會兒思考,一會兒輕輕地搖頭,似乎遇上了人生最難決斷的難題.

"答應我,甘草,我是真心的."豪格他第一次低下了頭.

"可是,我是一個瞎子,而且隨時都會病呢……"甘草臉上帶點掙紮的猶豫.

"我剛才就說過了,我來做你的眼睛,而且甘草,我不會讓你死的,在我死之前,我是不會讓你死去的!"豪格趕緊表明心跡,作出保證.

"能先讓我mō下你的臉嗎?"甘草忽然伸出手,想撫mō豪格的臉.

"這,甘草,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我長得有點,我是說,如果你不介意我長槍……"這回,輪到豪格有點遲猶豫不決了,因為他知道自己的長相是什麼樣,別說跟岳陽同學這種帥得mi死滿街小姑娘必須戴面具出門的帥哥了,就是普通人也比不了,豪格長得比許多惡魔還要難看,如果自容貌來評分,他絕對是負分.

"其實我早就mō過了,在你睡著的時候."甘草忽然笑了:"你和甘霖睡在冰冷的地面上,呼嚕響得就像打雷一樣,我睡不著的時候,就在想,是一個什麼樣的游子,才會放棄外面的好環境,回來人谷做個平民呢?明明是心高氣傲的人,卻能委屈在我們的窩棚里,穿最破的衣服,吃最爛的食物,甚至還經常給我們省一口,自己挨餓,是什麼力量,支撐這樣的男人如此艱苦地生活呢?我後來想到了,是'夢想"你是為了實現夢想才回到人谷的,所以,在那一天起,我就決定了,無論如何,也要助你達成夢姐……可惜,我只是一個弱不禁風的藥罐子,而且雙目失明,什麼都看不見,豪格,我能夠為你做到的,只能是那一小袋碎晶,再沒有更大的能力幫你了,你需要的不是我,而是真正幫到你的女人啊!"

"我需要的只是你,世間的女人千百萬,真正合適我的,對我有幫助的,只有你!"豪格急了,趕緊將她的手拉到自己的臉上:"如果你不介意我的丑臉,不會因為它嚇著,那麼就答應我好嗎?我可以治好你的病,也會求人治好你的眼睛,讓你看看,這個七彩繽紛的世界,是如何的精彩!"

"不用求人."一個臉上佩戴著精致銀面的年輕人,自人群中,大步而出,笑道:"你求我就行了."

"真的?"豪格聞聲欣喜若狂.

"你拍馬屁說我就像神一般優秀,我當然要展現一點接近神一般的手段,否則又怎麼對得起你的吹捧?甘草姑娘,你現在可以幫助並且改變他命運的人,只有是豪格一個;而以豪格的能力,他可以幫助的人,現在是一群傭兵,以後,肯定會有更多的人.也就是說,你的決定很重要,如果你答應下來,那麼豪格就會安心給我工作,難道你不想他達成夢想嗎?"佩戴銀面的年輕人如此笑問道.

"大人,您是可以讓他實現夢想的人嗎?"甘草一聽,臉上喜形于se.

"豪格說我像神一般優秀,能夠給予別人希望,哈哈,雖然這些話有點拍馬屁,但既然他都這樣說了,那我就做點實事……甘草姑娘,這樣說吧,我不僅可以改變豪格的命運,給予他希望,實現他的夢想,還能改變你的命運,給予你希望,實現你的夢想,甚至,我可以改變許許多多人的命運,給予他們希望,實現他們的夢想.不過有一點,我需要很多人的幫助,豪格,你以及你的弟弟甘霖,還有更多的人,大家都加入來,發揮你們的力量,才能更快更好地步向成功……如果你願意看見一種全新的秩序誕生,不會再有剝削和迫害,不會再有像你們這樣痛苦掙紮的貧民和像豪格他們這樣絕望的游子,那麼,就追隨我吧,我會給你們一個全新的秩序,那些違背了神明法則拼命鑽空子的家伙,我保證,他們會受到天譴!"年輕人的言語震驚了全場.

"大人."甘草jī動地俯拜在地面上:"豪格的成功,就是甘草這輩子最大的心願,如果能在大人的領導下實現,甘草願意與豪格一起,為您效力,那怕甘草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盲女!"

"好,那本領主給你們的第一個指令,就是給你和豪格賜婚!"年輕人說完,轉身瀟灑而去.

"大大大人,能不能告訴小人,您的名字?"甘霖一輩子也沒有這麼崇拜過一個人,在他的眼中看來,這個佩戴銀面具的年輕人,就是神明的化身!

"聽著,大人名諱尊貴,必須心懷敬重,不能亂叫,但因為你是剛加入的新人,本隊長可以告訴你.

我們的領主大人,就是偉大的星鑽城堡主人,世人稱為'泰坦男爵’."虯髯大漢鐵獅現在是岳陽同學的衛隊長之一,自豪又敬畏的他,絕對不容任何人對岳陽不敬.對于甘霖,他沒有當眾大聲回答,而是揪起甘霖,在其耳邊,秘密地告訴他〖答〗案.

"是,是!"甘霖看著岳陽禦風而去的背影,一種希望的美好感覺,于心xiōng內油然而生,追著這樣的主人,還用擔心挨餓嗎?不,一定要追隨在他的身後,改變人谷,讓更多的人,像自己一樣"…………!.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這就是人與神的差別嗎?】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小人的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