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你的微笑,我一生的努力】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你的微笑,我一生的努力】

那三位白衣少女神使,卻—直沒有開口.

甚至,那個小圓臉,還以明亮的大眼睛向岳陽這邊看了一下,輕易就把躲在人群中的岳陽同學找出來.

這一瞥,讓意圖打醬油路過的岳陽同學大感頭暈,這三位,表面上雖是jiāo滴滴的白衣少女,但怎麼說也是神使,果然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不過,已經進了自己口袋的遠古遺物,等于進了肚里的食物,豈能輕易拿出來?繼續裝傻吧,反正她們不可能親自上來搜身的!

穿越男很淡定地以傳說中的四十五度純潔視角仰首向天,就差沒有在手中舉個上寫'我沒有在海底找到遠古遺物’的牌子.

金奇的朋友等了好半天,不見動靜,趕緊添一把火.

也許神使想在sī下無人時獎勵,想低調行事.

但身為貴族,爭的就是榮譽.

要的就是當眾獎勵,要的就是大家羨慕的眼光,要的就是人們心中的那份嫉妒恨……怎能不高調行事呢?必須在眾多學子面前,拿下這份委托的重獎!姬無日,仲華和庫克船長,甚至一直以來無數精英學子,無數絕世天才都無法完成的委托任務,今天若給金奇拿下,那相信聲望必定狂颮,追上甚至超過那位號稱最接近神明的姬無日也不是沒可能!

"恭喜金奇少爺,賀喜金奇少爺,我們此時真是等得心急,哈哈,我們迫不及待想知道三位神使大人會給您什麼樣的獎勵呢!到底會是什麼呢?聖器?白金戰偶?"金奇身邊的朋友已經急不可耐地意yin上了.

"小小任務,僥幸完成,如何敢得獎勵!"金奇嘴巴雖然謙虛,但臉上浮滿了'史上第一人’得意之se.

這時,不僅是金奇的朋友,還是心懷嫉妒恨的學子.

都想知道完成任務的獎勵是什麼.

金奇一方,拼命意yin獎勵更高,最好是聖級戰偶,不過如果給一百幾十個白金戰偶也勉強收貨.心懷嫉妒恨的學子們,卻暗中詛咒,一是詛咒獎勵極微,最好只是一句口頭表揚,雖然明知不可能,但還是希望金奇得不到重獎,現在僅有強磁戰偶就已經這麼提了,要是再得一件聖器或者白金戰偶,也不知要吹成什麼樣!二是詛咒金奇這個踩了狗屎的家伙,早日暴斃身上,最好高興過度,當眾手舞足蹈地癲狂而死,又或者回去慶祝時大醉,一腳踩錯樓梯,跌下來,嘴巴狗啃泥地跌死.

總之兩方意yin詛咒不斷,夾在中間的金奇,強壓著歡喜,努力裝出個謙虛模樣,但眼內流lu出的'我真心不想得到獎勵’不過,如果實在要重重獎勵我也沒辦法,的驕傲卻怎麼也掩飾不住.

除了這兩方的人,還有像明珠公子這樣的第三方中立圍觀人士.

圍觀不為別的.

純是看熱鬧.

看接下來金奇的臉se會如何精彩,事件又會如何的收場.

當然,像明珠公子這樣明明知道真相卻又不肯說出來光是在旁看金奇笑話的人很少.就連遙遠處暗中觀察的仲華,也不是其中之一.倒是與任天歌豪格等人,在另一邊出現的銀瞳大賢者,chun角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似乎將真相猜到了幾分.

還有就是,躲在一處黑暗中的青魔,也看了看人群中一邊看熱鬧一邊拿雞tuǐ出來啃的岳陽同學,隨後消失.

接下來,事情會如何發展呢?

微帶腹黑的明珠公子,很惡意地猜想.

委托任務不用說了,金奇肯定沒有完成,除非泰坦同學肯把遠古遺物拿出來,否則沒人能完成那個自古以來就沒有人能夠完成的任務.

誰會想得到,真正的遠古遺物,需要將四個傳送門的無限能源石集聚一起,傳送到新的空間,然後再在百名潮汐巨人戰偶的守護下,突進海底,搜取出遠古遺物呢?就算有人跟泰坦同學懷疑的目標一致,都是收集搬取了傳送石,傳送到了潮汐巨人守護的中心小島,也不可能獲得遠古遺物.因為,除了可以隨時隨地'種出’傀儡戰偶的泰坦同學,沒有人能夠突破潮汐傀儡戰偶的守護,沒有人能夠輕易地潛入海底,肆意地搜尋海底的遠古遺場……

還真別說,其實喜歡看別人悲劇的明珠公子想得可沒錯.

除了擁有天目慧眼的岳陽同學之外,自古以來,還真的再沒有第二人,會懷疑用來傳送出入的神石是獲取遠古遺物的先天條件.

這一種不可思議的懷疑,包括姬無日在內的所有精英學子也是從來沒有產生過的.

自古到今.

相信有不少人懷疑過委托任務的不忖.

可是誰也找不到真正的目標,諸多似是疑非的線索,再聰明的人也會mi失其中.要想真正破mi,必須擁有岳陽這樣的一雙看破真相的慧眼.還得擁有知識傳承和遠古符文洗煉等等條件相輔相成……缺一不可.普遍學子,根本不可能達成這種條件.就像一個從來沒有接觸過傀儡戰偶的普通人,不可能創造出地神兵一樣.

聞訊趕來圍觀的學子,越來越多.

最後,圍了個水泄不通.

三位白衣少女,相互對視後,終于開口了.

金奇等人心中狂喜,按住jī動和急劇加速的心跳,豎起耳朵,想一字不漏地聆聽完神使所有的表揚,在這種曆史時刻,那怕錯過一個字,也是終生的遺憾啊!

"關于遠古遺物的尋物委托一事,原來不想過多人參與,畢竟這是一個並非人人都能完成的艱難任務,如果讓所有人都參與進去,也許會極大地干擾了大家的生活和學習,所以,我們姐妹,一直僅是找些不容易影響學習和生活的學子,委托任務,進內尋物."中間那位最是溫柔最是優雅的白衣少女,以手指輕撫著銀se寶典,一邊解釋為何這不是一個普通人就可以接的任務.

"是是,三位神使大人所考慮的極是,與讓那些人浪費時間,還不如像現在這樣擇優而動,一舉成功."金奇一聽尋物非精英不可,更是洋洋得意.

"……"

眾多學子心中狂怒,關于三位神使只是尋找精英學子完成任務這事,大家並非想不通.

誰讓自己沒有足夠優秀,不找自己完成任務,那也是正常的.

但你金奇在這里拽什麼呢拽?聽說你那強磁戰偶還是別人做的,只是你盜用了那位制造大師的美名,僅僅是這樣掛了個欺世盜名的優秀外殼,就真的當自己是制作大師了?就真的當自己學子精英了?不揭穿你,是因為沒有那麼無聊,懶得舉報,但你真當自己是個人物就拽上了?

要不是三位神使就在面前而金奇只經找到遠古遺物,即將宗成任務,不可阻撓神使授獎大家都會活生生地用唾沫把這家伙淹死.

如果姬無日,仲華等牛人說自己是精英,那也罷了.

你金奇參與評定多少次?

何時得過一個優秀?

要沒有強磁戰偶在手,你丫的就是個廢渣,回爐再造都嫌浪費材料,還敢在這里裝胖子喘大氣?

幾乎所有的學子都對金奇怒目而視,這已經不僅僅是遠古遺物任務的嫉妒問題了金奇想自劃精英也沒有大問題,但他要當大家是傻瓜,這點誰也受不了!

"關于遠古遺物的尋物任務,我們姐妹在此再給諸位學子道歉."中間那位手握銀se寶典的白衣少女,與左右兩位白衣少女,微微作禮,周圍的學子們感動得要命,趕緊回禮,口中連稱不敢心里深處隱藏的那一絲不滿,瞬間,就煙消云散.遠古遺物任務,並非普通學子可接的,這也沒什麼,畢竟精英是少數,金奇這個狗屎運的家伙還不是攔住三位神使強討任務的根本就不是三位神使真心委托嘛!

"遠古遺物,完成過程中,極其危險,心智能力缺一不可."身材最高挑的英氣白衣少女肅容點頭:"這也就是為什麼自古以來一直無人能夠順利完成的原因.為了確保安全,我們盡量找些足可自保的學子這就是說,並非我們心中對學子有高下之分,純是出于安全方面考慮,所有學子的起點,其實是一視同仁的,但因為能力和成長方向不一,我們作出的選擇也不相同."

"原來是這樣啊!"學子們恍然大悟.

"可是,為什麼金葉城的少城主金奇同學,完成得如此輕松呢?根本就沒有什麼生命危險嘛!"明珠公子笑得一朵花兒似的,岳陽同學忽然覺得這個表面很乖的明珠同學,其實心地忒壞.

"咦?"學子立即反應過來,立即心帶狂喜地看向三位神使,莫非,事情還有變化?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金奇勃然大怒,你們這是要懷疑我嗎?

"我也不覺得會這麼簡單,誰不會在樹林里挖塊石頭啊!"岳陽同學本來不想開口,但明珠公子用力踩了他一腳,不得不站出來表態.

"真是笑話,嫉妒是人最致命的弱點,你們這是嫉妒我的成功!遠古遺物在我的手中,你們再想否認,也沒有用!"金奇心中出奇地憤怒了.在樹海中心挖出遠古遺物,這並不難,可是誰叫你們一個個想得太複雜,不願意將最簡單的東西當成真相,非要絞盡腦汁想岔道?現在自己把遠古遺物挖了出來,你們又覺得容易,你們能不能更無恥一點點?能將曆史上從來沒有做過的事做出來的自己,就是一種創舉,就是一種記錄,就是一種成功,也就是自己智商和能力的最大體現!

金奇和他的朋友,一起將那塊散發光芒的石像舉起來.

此時,出身于炎陽城的陽平,以及他那位神seyīn沉的同伴,死命地盯著岳陽,凶惡的目光就像刀子,鋒利無比的刀子.幸好這不是真的刀子,否則,岳陽和明珠公子兩個每人各有十條命都早玩完了.

岳陽同學完全無視那些殺人的目光,一邊啃著雞tuǐ,一邊搖頭:"是不是真的遠古遺物,你說了不算!"

他的言下之意,是三位神使說過才算.

你說了不算!

這句話輕描淡寫.

但極大地重創金奇那邊人的心.

金奇他們用噴火的眼睛,仇恨地瞪著岳陽,如果三位神使肯定了這個遠古遺物的話,估計他們都會迫岳陽把這塊石頭做的奇異雕像生吃下去……

最後,所有人都看向那三位白衣少女,金奇說了不算,大家說了也不算,只有她們說了才算.

現在就等她們來揭曉mi底了到底這奇異石像是遠古遺物,亦或不是?

"我們之所以跟莓位進入尋物的學子三個提示,其實是有原因的."岳陽同學最想調戲的小圓臉白衣少女,微微一笑:"大家如果知道三個提示,就可以反思下.我們所說的提示,一是遠古遺物並非一件:二是集齊後是開啟遠古開關的關鍵;三是有神秘的力量,能給人一個方向引晨……"

她還沒有說完,圍觀的學子們已經歡呼起來.

有些人還解恨地沖著金奇吶喊起來:"傻瓜遠古遺物不是一件,不是一件,不是一件!"

喊著喊著,還整齊地形成了聲浪,越來越大聲地爆發出來,一陣陣地撲向金奇他們仿佛要把他們淹沒似的.

金奇的臉se有如豬肝,但他還沒有認輸:"你們知道什麼啊,昨晚我已經進天驕學院看過了,里面也有一件同樣的遠古遺物!它的確不是唯一,還有一件在天驕學院里面,我沒有錯,弄錯的具是你們!"

他這一反擊,所有人安靜下來.

雖說金奇違反規定,進入天驕學院探測但照他這麼說,遠古遺物不是一件這點,還真沒有出錯.

"在這個遠古遺物之中,里面貯藏著神秘力量,只要和天驕學院里的那個合二為一,相信就能開啟神使大人所說的遠古開關,顯示出正確的方向引導!你們這些傻瓜再嚷嚷又有什麼用?你們以為嚷嚷就可以改變真正的事實嗎?你們以為嚷嚷就能改變智力低下的命運嗎?一群大嘴蛤蟆!"金奇得意地嘲笑起來,既然都已經翻臉,那麼他也不再客氣,直接反擊.

"啊……"學子們被噴得扛不住了只好帶點求救地看向明珠公子.

明珠公子旁邊的岳陽同學,他們不認得.

但明珠公子是什麼人?他們幾乎沒有誰不認識!現在看來只有明珠公子出馬,才能把這個得瑟的金奇少爺踩在腳下.

對于周圍一群學子們期待的目光,明殊公子昂起了小臉,頗帶得se地沖著岳陽同學哼哼一下.

岳陽同學趕緊拍小馬屁,于眾目睽睽下搬著椅子出來:"明珠公子是什麼人,救世主一般的人物,哪里用得了您出手,像金坷垃這樣的垃圾廢渣,我這個站在你身邊拍馬屁的小跟班也能一只手把他給干趴下了.您請坐,直接看我把金坷垃拿下就行了,保證不浪費你的時間."

明珠公子高興壞了.

想忍住笑裝得嚴肅點,但根本不可能.

拒絕了岳陽同學遞上來的那個已經啃了幾口的雞tuǐ,大馬金刀地坐下來,又架起二郎tuǐ,信手一揮,似乎很隨意地吩咐道:"給你個機會,好好表現,要是表現不好,你就別回來了!"

金奇現在氣得肚臍都歪了,奇恥大辱啊!一輩子也沒有這麼被人這樣輕視過!

這還有天理嗎?

明珠公子想跟自己爭吵,人家怎麼說也是個天才人物,也就算了,你丫的算什麼啊?一個小跟班,你敢說出這樣的話?簡直找死!

"站住,你說這遠古遺物是假的,你有什麼證據?"陽平現在卻暗暗高興,此刻正是踩死這小子最好時機.

"沒有證據."岳陽同學瀟灑地雙手一攤:"就像你是不是你爹的親生兒子一樣,我也沒有證據!"

"哈哈哈……"眾人哄然大笑.

"請不要隨便汙辱別人親屬,除非這就是你所謂的貴族修養."陽平氣得渾身發抖,但他不能翻臉動手,最少在踩倒面前這小子之前,不能那樣做.陽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冷笑道:"你說這遠古遺物是假的,你憑什麼?難道你見過真的?"

"沒見過真的!"岳陽同學不慌不忙地回答:"就算我沒見過豬是怎麼死的,卻也吃過豬肉."

"啪啪!"好些學子覺得這小子的反擊還不錯,開始拍手為岳陽鼓勁兒.

"你沒見過真的遠古遺物,又拿不出真正的實物證據,你憑什麼認定它是假的?"陽平覺得自己贏定了,環視周圍學子,大聲吼道:"不要因為否定而否定,事實就是事實,你們對別人完成任務而不爽,出于嫉妒心,故意歪曲事實,這也是貴族的行為嗎?除非你們也要像我面前這個無賴一樣,故意混淆黑白!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否定遠古遺物的存在嗎?就能否定神使大人心中的認可嗎?看看吧,它就在你們的面前,不管你們怎麼的嫉恨,怎麼的否定,它都不會消失,神使大人對它的認可,也不會改變,這就是事實,鐵一般的事實!"

"很精彩的演講,比狗吠動聽多了."岳陽同學拍手大贊:"不過,我想提醒一句,鐵一般的事實,有時候可能會是一樁過于貪婪和過于自信而形成的笑話."

"你胡說!"金奇和陽平齊聲怒喝.

"如果你們覺得我說了不算,那你們問問仲華男爵好了,身為上屆評定的亞軍,你們也承認的天才人物,他的話,應該不會有人懷疑."岳陽同學把遠處圍觀的仲華給拉了下水,聽到他這麼一說,原本只想看戲的仲華趕緊過來向三位神使施禮,又向眾多學子見禮,拿出一逼彬彬有禮的謙遜君子模樣.

"找誰來也沒有用,事實就是事實,不容你狡辯!"金奇強烈懷疑岳陽是不是故意這樣說,等自己扔掉了手中這個'遠古遺物’後,再乘機撿漏的.

"它的確是假的."仲華一開口,全場大嘩.

"什麼?"雖然學子們想聽到這個答案,可是當真正聽到了,又覺得不可思議.

"我之所以說這個遠古遺物是假的,因為我也上過當."仲華苦笑道:"這東西其實是姬無日自天驕學院中偷出來埋在樹海的,我也挖開來看過.其實關于樹海中心,是否真的埋藏著遠古遺物這一個懷疑,幾乎人人都有,不僅僅是我,就連姬無日相信也曾經上過當……反正又不費什麼力,挖開中心點看看,也沒有損失,雖然傻冒了一點點,我相信,進入東峰後,沒有幾個人不挖開中心區域看看的……我們都上過當,只是沒有傻乎乎地把這個雕像或者前人惡作劇埋的什麼東西拿回和……"

"姬無日為什麼要這樣做?"金奇尖叫起來.

"不僅是他,所有上過當的人,估計都會那樣做!"仲華一說,所有人都會意地大笑起來.

"不可能,你說謊!"陽平看見岳陽同學的微笑,心中覺得這微笑比對方拿刀子割自己的肉還要難受.

"我可以做證,在你們之前,我也挖開來看過."任天歌也走了過來,笑道:"我懷疑遠古遺物,根本就不在東峰之內,那里根本就沒有海,樹海不是海,只是一個名詞,真正的遠古遺物,也不可能埋在樹海的中心,無論哪個提示,對應起來都不成立."

"神使說的絕對不會錯,是你們幾個胡亂猜測的,事實根本不是那樣!"金奇氣急敗壞地咆哮起來,他死死地抱著懷中的石頭雕像,仿佛只要不松手,這個奇異雕像就不會變成假冒的贗品似的.

"我們沒有說謊,提示是對的."手持銀se寶典的白衣少女一說,金奇立即狂喜,如獲救生稻草,但她的話沒有完,接著又道:"但是,你們不能完全按照我們的提示去做,我們只能按照規定說一部分隱語,剩下的部分,必須發揮你們的智慧,去思考,去尋找.相信很多學子都明白了一點,東峰只是一個開始,它既不是全部,也不是唯一,遠古遺物,剛才就已經說了,不是在東峰挖個東西那麼簡單,它是非常困難的,甚至會有生命危險.否則,自古以來,也不會沒人完成……"

"啦啦啦,啦啦啦,從前有個大傻瓜,怎麼吹牛都不怕,來到東峰看見樹上結個瓜,摘下它,吃了之後覺得聰明啦,于是動手挖,挖呀挖,挖呀挖,挖出個寶貝爛泥巴,趕緊捧回家,歡歡喜喜去問媽,媽說就在天驕拿,一模一樣就是它,傻瓜心里高興呀,臉上笑出一團花,趕緊捧著它,去找獎賞啊,路上遇見你我他,一說立即笑掉了大門牙!"

岳陽同學拍手,唱起了改編的童謠.

聽得金奇差點爆血管.

想裝暈.

但偏偏怎麼也暈不過去,出奇的清胺.

金奇身邊的那些人,也恨不得立即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邊的學子,卻高興得不行,樂感好的人,聽岳陽唱了一遍後,立即學會了,馬上拍手接著咖……越來越多的學子加進來,就算樂感不好的人,也狂歡似的大喊著'傻瓜’,'傻瓜’來附和.

"明珠,我表現得怎麼樣?"岳陽同學這時得意地回頭討賞,那模樣就像一個跪搓衣板的丈夫問妻子'老婆我今晚能不能ang睡’一樣誠懇又討好.

"不怎麼樣!"明珠公子高興地自椅子上蹦起來,忘情擁抱他,又在他後背心捶了一拳,笑罵:"你真缺德!"

"你的微笑,是我一生的努力!"

岳陽同學做了個極其瀟灑又優雅的騎士禮,儼然就像個效忠公主的守護騎士.

這幾天斷更了,原因不說了,不想又讓人說找借口.

遲些會——補上的,暫時先六千字奉上.!.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好奇心不要太重!】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樓外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