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你人很瘦卻有胸肌?】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你人很瘦卻有胸肌?】

傀儡學院,南殿.

仲華操縱著銀楓城標志的'劍舞者’,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地守在門口,無數的傀儡獸如潮水洶湧而來,但劍舞者有如礁石屹立不倒.在強大的黃金級戰偶面前,青銅級傀儡獸再多也不夠看,而且又在仲華這種牛人的意識指揮下,更是只有被虐的份兒.只見劍光層層疊疊,閃爍如電,仲華駕駛的劍舞者如大山屹立,守禦著南殿大門,任何接近的傀儡獸,皆被那削鐵如泥的劍光分尸.

一時間,火huājī濺,那些撲上來的傀儡獸,肢斷身裂,殘骸直拋得滿天飛灑.

有了仲華的超強防禦,南殿的學子們頓時歡聲雷動.

紛紛驅使自己的戰偶上前助陣.

各出奇招.

攻擊南殿的傀儡獸,盡管多如潮水,但攻擊撞在仲華銅牆鐵壁般的防守中,也不得不為之一滯,難以寸進.

西殿,此時的金奇正得意洋洋地駕駛著他的'滴血天王’,擁有黃金級強磁戰偶的他,覺得沒有必要使用強磁能力來對付這些炮灰傀儡獸,僅用一雙巨臂,就可以做到摧枯拉朽.

"窮鬼傭兵,你們現在怎麼不囂張了呢?"金奇在攻擊之余,還不忘對青魔和豪格等人冷嘲熱諷.

"真臭,原來你用嘴巴來放屁!"豪格豈會忍耐,立即舉chun反諷.

"信不信我現在就滅了你們?"金奇的聲音yīn森無比.

"現在大敵當前,不要自相殘殺.也許你們聽說過,我是炎陽城的陽泉,如果你們願望.我願意一直守禦在門口.給各位學弟創造一個相對安全的戰斗環境.不管大家在外面有什麼恩怨是非,在這里,我們必須團結,同心協力地戰斗,否則,很容易全軍覆沒."在陽平身後,有個相貌威武的男子,越眾而出.聲如洪鍾,這個男子,正是他的哥哥陽泉公子.

能夠與遲暮,明珠和赤晷一起稱為光盟四公子,陽泉公子當然不簡單.

他這次拿出參戰的,是一個無論等級還是戰力都絲毫不弱于金奇那個強磁戰偶的黃金級戰偶'噴火’.

在翻身上去,駕駛'噴火’戰偶戰斗之前,陽泉公子除子阻止金奇要攻擊自己人的舉動,還掃了青魔和豪格他們一眼,眼神深處對豪格他們一身傭兵打扮帶點傲視,但口中卻足夠謙虛:"在戰場上曆練.是每個學員成長的必需,我只不過是稍微地走在你們的前面,積蓄了少許經驗,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可以上來與我並肩戰斗,大家相互學習,共同進步."

金奇哼了一聲:"他們也配?"

但因為陽泉公子的身份,暫時還不是他可以得罪的,所以聲音盡量壓小,勉強是他身邊周圍的幾個人聽見.

青魔行事較低調一些.不到重要時刻,即使有黃金戰偶也不用,反而是弄了最初那個用盡所有碎晶積蓄購買的青銅戰偶出來.金奇身邊那些學子,個個暗中嗤笑不止,就憑這個僅比白板好點的破舊戰偶,也敢跟金奇少爺叫戰?

真是太不知死活了!

豪格卻沒有太多這方面顧忌.

有好的,自然是用好的.不過.他再沖動,也不會影響岳陽的評定計劃.

沖上來參戰的豪格並沒有把黃金戰偶早早拿出來,而是駕著一頭白銀級鋼鐵巨狼.一見此白銀之狼,金奇雖然依舊表示不屑,但陽泉公子也微微動容,盡管這不是黃金級戰偶,可是戰力已經非常接近,而且看豪格操縱戰偶的技巧,也是頂尖的高手,不容輕視.

一個僅是傭兵身份就能擁有白銀之狼的頂尖高手嗎?

毫無印象的巨漢,看來還是個新人.

擁有白銀戰偶的傭兵?

還是新人?

陽泉公子忽然覺得一陣的牙疼,不簡單,這個表面粗魯行事莽撞的巨漢絕不簡單!

任天歌和銀瞳大賢者他們更加低調了,一個個躲在人群後面,他們駕馭的不是買來掩飾的白板戰偶就是青銅戰偶,反正在南殿的戰場中,無人注意到他們身上有何特異之處.

其實,躲在西殿里低調戰斗的人,不僅是他們,還有幾個.

如果讓岳陽同學來看,一定能認出其中兩人,就是〖中〗央神殿的火殿主燃烽和暗殿主萬魔……明珠公子的情報上,已經百分百肯定了,燃烽和萬魔兩人,已經蓄謀已久,各種擁有了黃金級的'烈火戰偶’和'血肉戰偶’,是這一屆評定冠軍最強力的競爭對手.

比起岳陽和明珠公子兩人原來所呆的東殿,仲華所在的南殿和青魔,豪格,任天歌,銀瞳大賢者,燃烽,萬魔,陽泉公子以及金奇所在的西殿,沒有高手防禦的北殿,算是悲劇了.

潮水般的傀儡獸,攻擊北殿大門.

里面的學子,無論是第一次進的新丁還是老資格的學長,皆無法抵擋這一股鋼鐵洪流,被迫步步後退.

退得稍慢,幾個學員的傀儡戰偶被鋼鐵洪流淹沒,血huā飛濺,尸首分離,殘肢拋飛,轉瞬間就葬身于傀儡獸的潮水攻擊中.

北殿,並非一個高手都沒有.

不過像幽靈王虛影,剝皮王血剃和骷髏王金骸等人,都在北殿內,但他們似笑非笑地看著.

對于身邊的死亡,完全無動于衷.他們幾個,本來就不是好人,一個個都是那種邪惡頂透的家伙,要不是被迫與岳陽合作,估計他們早就走上開天魔尊那種叛軍的道路了.世間什麼秩序,守則,法律,對于他們來說都是廢話,要不是覺得跟岳陽合作更好混,他們連天坪山古樓台都懶得來,更別說什麼評定測試.按照虛影和血剃他們的想法,學子死多少無所謂.關鍵是如何在這里yīn姬無日或者仲華一把.

之前在魔谷之中的挫敗.讓虛影,血剃和金骸恨得牙癢癢的.

泰坦那小子太變態,注定是爭不過的.

那就算了.

不過,像姬無日和仲華的'大仇’,怎麼也要討回的,如果有可能,開天魔尊那個家伙也不能讓他好過!

"救命……"北殿里的學子讓面前的鋼鐵洪流嚇得hun不附體,一個個東奔西逃.

"我們愛莫能助!"虛影他們視而不見,任憑傀儡獸將學子屠戮.

"複仇之光!"

就在最危急的時間.忽然,在東殿內部,有個隱匿其中的影子自黑暗中飄出,他渾身上下,散發出堪比神明一般的光輝.任何人一看見他,都會有種莫明其妙地頂禮膜拜的沖動,仿佛多看他的臉一眼,就是一種不可饒恕的褻瀆似的.

與他同時出現的,還有一個十五米之高的精美戰偶.

其se金黃,威武無比.

背部.更有一雙銀翼插于脊背之上.

雖然這不足提供它本體飛行,但也能大大地助佑它的彈跳和滑翔能力,而且看起來,格外的神聖莊嚴.

不等那個神明般的男子飛身飄上與主人形象有八分相像的精美戰偶.已經有學子jī動得難以壓抑地地吶喊了出來:"複仇王子,複仇王子姬無日!"

駕禦著複仇王子的姬無日,形象酷斃地彈跳起來,極速掠過大殿內的數十米空間.

不知何時.

已經擎劍在手.

由無盡能源神石作為能量的'複仇光劍’,輕輕一劃,就把高塔之狼米格窮以應對的數十個傀儡獸.全部秒于劍下.在高塔之狼米格狂熱崇拜的目光中,由姬無日駕禦的複仇王子,沖出東殿大門,落在台階上,擎手過頂,重重的往下一劈……整個天地,頓時陷入一陣耀眼的光華之中.

等眾人的眼睛恢複視力.

驚駭地發現.在東殿至北殿的數百米直線距離中,所有傀儡獸,全部一空.

潮水般的傀儡海中,清晰無比地劃出了一條恐怖的劍痕.在劍痕中,無論是青銅級傀儡獸,還是白銀級傀儡獸,甚至黃金級傀儡獸,全部化為廢銅爛鐵,變成地面鋪地的碎渣.

"神,不愧是最接近神的男人!"高塔之狼米格失神地喃喃,在他身後,許多學子已經嚇得軟跪下了.

"我的騎士們,你們在哪?"姬無日操給的複仇王子,瀟灑地一揮手.

"王子殿下,我們全部應召而來了!"有十位男子自東南西北四個大殿中飛出,疾馳而來,無視身邊不遠處的傀儡獸潮,恭恭敬敬地俯跪在姬無日駕禦的複仇王子面前.

"跟上."姬無日一揮手,竟然有十個騎士形象的黃金戰偶,自他的貯物戒指中飛出來,落在十人面前.

"是!"那十人全部翻身上去,駕禦著騎士形象的戰偶,緊隨姬無日的複仇王子,向北殿殺去,一起救援北殿那里正在不斷慘死減員的學子.北殿一些苦苦支撐的學員,看見姬無日率領著手下十名騎士,橫沖直撞地過來,頓時感動得熱淚盈眶.就算是拼命奔逃的那些懦夫,看見有救,也立即湧現希望,返回去與傀儡獸拼殺到底.

"……不能比,相差得真是太遠了,我努力了十年,連個黃金戰偶都沒有,但他僅來幾個月,非但制造出複仇王子,還擁有十名忠誠的騎士,就連騎士,也個個駕禦黃金戰偶……"高塔之狼米格,無力地跌坐在台階上.

對他來說,姬無日的出場,不僅是震憾.

還深深地重創了他.

原來的滿腔熱血,在絕對實力面前變成了虛汗,現在想想,除了打擊,還是打擊!

南殿中大發神威的仲華,看見這一幕,不由惱火地哼了一聲.

相比起姬無日的拉風出場,他之前的努力全部付之東流.

現在,不僅是東,西,北三個大殿的學子,就連南殿狂熱崇拜他的那些學子,也情不自禁地給震憾出場的姬無日歡呼,給他吶喊助威,而面前滅掉了數以千計傀儡獸的仲華.反而無視掉.

"開炮!"仲華憤怒地放出兩個黃金級噴射走獸.讓它們蓄能,向外面的傀儡潮轟出兩炮,意圖扳回一局.噴射走獸威力無比,曾與庫克船長的海洋戰士單挑也不落下風,兩個合力,爆發出來的能量,當然可怖.

天地間為之一暗.

轟隆隆的爆炸,震耳yu聾.

南殿台階前面兩百米.也清出兩條通道,里面的傀儡獸幾乎滅絕一空.

除了一間破損的黃金傀儡獸和幾個半殘的白銀傀儡獸,所有的青銅傀儡獸盡化鐵水,滅絕于噴射走獸的能量炮下.

不過,很可惜的是.

盡管這個聲勢足夠驚人,但也扭轉不了姬無日駕禦'複仇王子’所爆發出擎天一劍的聲威,剛才那一劍,實在太驚人太震憾,以至仲華現在兩個噴射走獸的齊射,也顯得相形見絀.南殿中.少數仲華的粉絲,也為此歡呼雀躍,但更多的人還沉浸在剛才那一劍中,無法清醒.

相比起姬無日.仲華雖然足夠優秀,但還是遠遠無法相提並論.

仲華看了,心中不禁一陣發苦.

本來以為自己再造出一個噴射走獸已經很快了,沒想到姬無日在短短的時間,竟然多了十個騎士戰偶,而且全部是黃金級以上的.比起噴射走獸,任何一個也不遜se.

這,就是姬無日的實力……這也是自己無法超越的距離!

救下了北殿的學子後.

姬無日並沒有像仲華那樣保守,守在一殿之門前.

他率領著十名騎士,直接撲向傀儡獸潮中,而且勢如破竹地突進,向距離最近的一個傀儡制造工廠沖擊過去.

"姬無日!"

"姬無日!"

"姬無日……"

開始也不知是誰.大喊姬無日的名字.

但,隨著這一句喊響,立即就有學子加入,而且越來越多,最後就像洪流一樣,幾乎所有的學子都齊聲吶喊起來,給姬無日助威.熱血如高塔之狼米格這樣的年輕人,又或者急于出風頭如金奇這樣的人,紛紛自傀儡大殿中殺出來,沖擊傀儡獸潮,全面反攻.

其中,沖得最快,實力最強的,當屬駕禦著劍舞者並且擁有兩頭噴射走獸的仲華.

仲華絕對不是想助姬無日一臂之力,他只是無法忍受姬無日一個人掠走風頭,掠走所有學子的人心.

除此之外,駕禦著'噴火’的陽泉公子緊隨其後……

"傻逼!"豪格和青魔他們卻沒有像頭腦發熱的學子那樣沖出去.

"這一仗會死很多人."任天歌皺著眉頭,他覺得姬無日這樣一you導,頭腦發熱又實力不足的學子會掛掉很多人,沖出去容易,回來就難了.現在兩三百人沖出去,最後能有十分之一的人回來就不錯了.

"如果不是這樣,姬無日怎麼救人?怎麼收聚人心?"銀瞳大賢者微微搖頭,他自然看得出,姬無日根本就是故意而為之.

姬無日帶人沖擊傀儡制造工廠,無論成敗.

都會贏盡人心.

如果返途中,再救幾個有潛力的學員,比如陽泉公子和高塔之狼這些精英,那麼極容易又收到一批'精英騎士’,就算陽泉公子和高塔之狼米格不加入那些騎士中,也念在救命之恩,會與姬無日結成鋼鐵同盟.所以說,死多少學子,對姬無日來說,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越慘烈的戰斗,越有利于姬無日施予恩惠……

在這場血huājī飛的大戰中,有兩個影子,正坐在傀儡制造工廠的頂上啃烤玉米.

吃得津津有味.

就像到大劇院看戲一樣.

左邊那個影子以手肘碰了右邊的影子一下:"看,多威風,你就不能學著點?"

右邊的影子很淡定:"別吵,專心看戲.你以為這種傀儡制造工廠是那麼好攻擊的嗎?嘿嘿,精英的好戲還要後頭呢!就算是姬無日那只雞,想動傀儡制造工廠,也吃不了兜著走……要不,我們打個賭!"

"賭什麼?"左邊的影子警惕心起來了,這小子一說打賭准沒好事.

"你要輸了的話,那你讓我打一拳."

"打哪?"

"臉."

"你敢打我的臉?"

"那你想讓我打哪啊?xiōng?咦,沒想到你人很瘦卻有xiōng肌!"

"簡直找死,好久沒有用黃金大錘給你加深印象就皮癢了是不是?你別跑!"!.

上篇: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樓外樓】     下篇: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行尸走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