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情報?誘餌?】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情報?誘餌?】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情報?you餌?】

同樣是一百零八連式,卻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戰斗網》網7*

一種是讓人為之窒息的華麗.

另一種是完美無瑕得讓人黯然神傷的神妙.在看過小泰坦的連技之後,所有的旁觀者,都會有一種錯覺,那就是感覺,即使神明親來,恐怕也不可能做得比他更好更妙.此前,人們會以為,青魔那種華麗的連技,已經是世間武者的cao縱極限,誰不知,在看了小泰坦的連技後,大家發現,連技的cao縱,其實還僅僅是邁進另一個武技世界的men檻,無窮無盡的玄妙,還在後頭……

同是一百零八連技.

誰強誰弱?

沒有人敢給出肯定答案.

但現在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在cao縱白銀之狼的情況下,小泰坦以連技干掉了擁有黃金戰偶'棘背’的陽平.

而青魔,只是干掉了同階的白銀戰偶!

並非說青魔的戰技就一定遜se于小泰坦,但戰績上,目前的確是小泰坦更加驚人!

其實,一百零八連技,這個還不是最震憾最爆炸的消息……最驚人的是,擁有白銀之狼的不僅是小泰坦,青魔,還有天歌,銀瞳,虛空,血剃,金骸等學子,甚至以前奪過冠軍的明珠公子和光盟四公子之一的暮se公子也擁有同樣的白銀之狼.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這些人都可能掌握了那種一旦施展就讓對手毫無還手之力的連技!

也許不一定全部人都是青魔和小泰坦那種變態,能一出現手,就是一百零八式,但天歌,銀瞳,虛空,血剃和金骸他們能夠連上十式八式的,也會讓對手頭大三倍.

還有一點.

假如這些白銀之狼都是出自同一個人之手,那麼這個創造者,將是人谷中最優秀的戰偶制造大師.

因為他開創了'變形戰偶’這個新領域……這個新領域,代表著新戰法的開創,青魔和小泰坦的戰偶連技之所以那麼華麗那麼神妙,就是因為他們的白銀之狼可以'變形’.青魔當初的連技太過華麗,人們只注意連擊的閃光和碰撞的火huā,只記得計算連式的次數,加上速度過快,並沒有意識到青魔的白銀之狼在戰斗過程中進行過極速變形.但經過了小泰坦與陽平一戰,後者同樣是施展了一百零八式,卻因為對戰難度不同,干掉陽平的黃金戰偶並不容易,黃金戰偶的防禦不像白銀戰偶那樣一觸即潰,而是堅持到了最後,讓圍觀的學子和老師們,完全看清了小泰坦的每個步驟,完全看清了他的每一式連擊和cao縱中戰偶的每一次神妙變形……

是誰制造了這些白銀戰偶?

能夠使用變形連技的人,還有多少?

最後,小泰坦和青魔他們的極限戰斗能力,又會是什麼境界?

這三個問題,深深地困擾了古樓台上每位老師和學子的心,沒有人知道答案,又或者,有人知道,他也不會說出來……

"情況似乎有點不妙!"燃烽和萬魔得知消息後,深深地皺起了眉頭.(《7*

"不可能!"陽泉公子等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哈,我早就知道."仲華聽後,仰天大笑.他其實不知道岳陽會有這樣驚人的表現,但作為一個中央神殿的光殿主,姬無日的競爭對手,聰明的他,心中有一百個理由相信,身為東方隱族傑出後輩的小泰坦,不是人谷隨便的小魚小蝦就可以欺負的,再怎麼說,人家也是東方一族.仲華不僅沒有懷疑岳陽使出一百零八式的可能xing,而且相信,那些可以變形的白銀之狼,全是自己這位'老友’之手所創作的傑作.

"有人說小泰坦只是一個會創造聖級鵝mao筆的廢材,這句話尤在我的耳邊回響,不過,低調的我,並沒有去糾正那些蠢材.小泰坦說得對,你不可能跟一些小老鼠或者小蛆蟲計較,誰要是跟那些卑賤又肮髒的家伙生氣,就是自我墮落,我身為一個高貴又優雅的貴族,怎麼可能做那種掉價的事情呢?那樣,實在有損我光盟四公子之首的身份."遲暮騎在白銀之狼上,得意洋洋地向圍觀的學子炫耀:"我是很低調的人,要不是我如此的低調,如此的謙遜,我早就告訴你們我與小泰坦的親密關系了,對,沒錯,我跟他是鐵哥們,啊不,比鐵哥們還要鐵,是兄弟,我們是兄弟,你們懂嗎?難道他隨便送我幾個黃金戰偶這種事,我會隨便到處跟人說嗎?"

"小泰坦還有黃金戰偶?"高塔之狼米格嚇了一大跳.

"拜托,你們的腦子不要用來種草,偶爾也開下荒,上天給我們一顆腦袋,不是只用來喝水吃飯的,它還能夠思考."遲暮拽得二五八萬似的,冷笑著指著眾人:"聖級鵝mao筆才是最難制造的,你們該不會不知道吧?"

"……"圍觀的學子們讓這厮噎得直翻白眼,但誰也不承認自己無知.

聖級鵝mao筆是最難制造的嗎?

想想.

好像還真是那麼回事.

制造一個聖級戰偶,感覺上的確要比制造一個聖級鵝mao筆要容易,一個是戰偶擁有'智慧’,另外一個是一支筆擁有'智慧’!要是這樣想來,靠夭,這個小泰坦還真是一個變態的妖孽啊!難怪天驕會長等師長會直接把創意和創造的冠軍給他,敢情人家跟普通學子壓根就不是同個級別的存在……

高塔之狼米格,猶豫了半天,忽然問道:"如此說來,能夠制造聖級鵝mao筆的小泰坦,也有聖級戰偶了?"

遲暮同學lu出一臉的賤笑,欠揍地反問對方:"你說呢?"

看這厮xiōng有成竹的樣子,米格他們倒吸了一口涼氣:"真有?不會吧?那這決斗還打個屁啊!"

遲暮欠了欠肩膀:"也許受虐是你們的愛好,我怎麼知道.《再說,就算我在這里跟你們賭一萬天晶,也有人不相信,覺得我們在嚇唬大家,故意迫大家退賽,好得冠軍.哈哈哈,世間就是這樣,有時你想做好心,人家反而會當你是驢肝肺.看在曾經跟你們一起喝過huā酒的份上,哥哥在這勸一句,別說小泰坦了,就是另外幾個,你們一個也惹不起,信不信由你們,喜歡找虐也可以,只是事後不要哭鼻子,說哥哥我不罩住你們!"

"好大的口氣,我還以為是哪只癩蛤蟆在打呵欠,還來是光盟四公子之首,什麼時候由你排名最末的暮se公子排在首位了?真是笑話!什麼聖級戰偶,世間怎麼可以會有擁有智慧的戰偶?你干脆說小泰坦是神明好了,吹牛也不打草稿!"不知何時來到的金奇,越眾而出:"可惜本少爺是嚇大的,不受某些人口臭的影響,退賽我是不可能退了,不過在這,可以反過來告訴你們一句:無論是雕蟲小技的連技,還是什麼變形,都是小丑耍nong的笑柄,有我金奇出馬,一切都會人谷的笑話!"

"哎呀,嚇死你爹了!"遲暮也不生氣:"白癡,希望你明天還能站在這里大放厥詞.好吧好吧,無知不是你的錯,但出來賣nong就是你的不對了……"

"有本事你親自下場與我對戰一場,所謂的光盟四公子之首,本少爺隨時恭候."金奇似乎信心十足.

"我不跟將死之人廢話,那樣只會lang費我的時間."遲暮騎著白銀之狼,瞎間離開.

金奇冷笑一聲.

也轉身離開.

在兩人身影消失在遠處的街角,高塔之狼米格皺起了眉頭:"小泰坦擁有聖級戰偶的事太驚人,我現在有點難以相信,最詭異的是,金奇竟然毫不擔心自己會輸,這個,真是太反常了!"

陽泉公子自遠處飄來,接口分析道:"有兩種可能,一是金奇還有底牌,擁有絲毫不懼小泰坦可能存的聖級戰偶的強大戰偶.二,是金奇知道小泰坦的底細,有足夠的信心和擊破之法,能夠在面對小泰坦一百零八式連技時輕易反擊取勝."

眾人一聽,皆大搖其頭:"不可能!"

無論那種猜測.

都太過匪夷所思了!

學子居,聽到了遲暮返回報告的岳陽和明珠公子,陷入了沉思.

之前,遲暮並非純是炫耀,而是有的放矢,故意放話出來看周圍的反應,吸收各方情報.

銀瞳大賢者,與任天歌相視一眼後,似乎想通了什麼,慧光自眸中一閃而過,只是觀眾生相,心中秘密不立即分享,只是微笑不語.

而同樣前來作客的虛空,血剃和金骸他們幾個,眉頭緊鎖,還沒有找到最後的答案.

青魔沉默是金,豪格腦子hun沌,惱火地站起來一拍桌子:"想個鳥啊想,金奇這孫子就算惡神附體,他也不可能贏得了我們.老子是隱藏實力,留著對付姬無日,否則,一只手都可以榨出他的蛋黃來."

他的髒話一罵出來,虛空和血剃他們立即跳了起來:"就是這個,惡神附體,如果沒有這一點,給個水缸做膽子,金奇也不敢跟我們吱歪.我們敢肯定,惡神jiāo易,必是涉及到這一方面,在他們這些惡神代言人遇到困境,惡神就出跳出來,給他們擦屁股,否則,金奇是絕對不可能如此有信心的!"

"惡神附體不太可能……分身都有可能!"岳陽擺擺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金奇是個渣,不足為懼,我們要想的,是跟惡神作了jiāo易的姬無日.我敢肯定,這個兩面三刀的家伙,不安好心,他極可能借惡神,來算計我們一把.但在哪方面著手,又是什麼時候,這個我還沒有推理出來."

"姬無日想動手,我們想阻止,不太可能,不過,我們可以設伏,試一試能不能you到他上鉤."明珠公子想了半天,作出個提議.

"比如什麼you餌呢?"銀瞳大賢者有點猜到了明珠公子的計劃.

"比如一根惡神的封印柱!"明珠公子此言一出,四座皆驚,包括對明珠公子最有信心的岳陽同學.

"再想想,姬無日可不是普通人,就怕偷jī不到蝕把米,我們現在最需要的是拖時間,太著急的表現,姬無日一眼就能看穿,他是不會上當的."岳陽趕緊示意明珠公子冷靜一點,如果這個計劃要對付燃烽和萬魔,又或者仲華,岳陽都不會太反對,但要用它對付姬無日,還真是危險!

"you餌一定要有,否則,以姬無日的多疑,我們啥都不做,就知道我們正在准備對付他的計劃,所以,即使明知他不會上當,就算是白送個魚餌他吃,我們也要這樣做.一定不能讓他知道我們真正的計劃,否則,他會不顧一切地廢了整個人谷的,我知道這種人,絕對是他吃不大餐就廢了全桌酒菜的賤人!"明珠公子似乎對姬無日有一定的了解,言語之中,而極是厭惡.

"我們還是先頭疼惡神分身這邊的事吧,我和天歌商量過了,我們退賽,隱藏實力,爭取有機會一次干掉萬魔和燃烽.剩下的,就由青魔和小泰坦來發揮吧,反正你們正擅長毀滅xing地打擊敵人的士氣!"銀瞳大賢者,忽然說出了一個他思考已久的計劃.

"聽起來,好像還不錯."豪格抓抓後腦殼,反正不用自己開動腦筋,只要舉手支持就行,這樣再好不過了.

千言萬語道不盡,總之很抱歉.

如果可以選擇,霞飛會選擇一直更新,畢竟斷更意味著書友怨念和收入減少,但生活迫人來,比起金錢,比起個人的臉面,親人的健康更加重要.有的書友也許會懷疑,有沒有那麼誇張,一個月多少天病假啊?霞飛也想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億萬不換的平安和健康啊……事實就是如此,自年初起,一個月得走兩趟廣州,半月一次,健康的人,很難意識到自己擁有一筆多麼大的財富!

有時候,霞飛會請假,有時候心里痛苦,情緒低落,不願意說話.

霞飛不是某些作者,頭疼牙疼指甲裂口頭發開叉也拿來求月票,失戀要月票安慰,泡妞成功也開單章要月票求祝賀……這不是說他們不對,相反,這樣有助于作者與讀者之間距離的拉近,但霞飛個人不喜歡那樣.sī事,偶更喜歡獨自解決,大家喜歡書就行.

有時心情變化,也會發個貼子,這也不奇怪,霞飛不是一團火也不是一塊冰,只是一個普通人,而且很矛盾.

碼字苦惱時,幾個月走不出痛苦怪圈,霞飛從來沒有跟讀者說過自己的痛苦和失落.

有時高興,爆發幾章,如果有書友表揚,高興得小時候拿一百分似的.

最怕,就是辛辛苦苦兌現了承諾,卻換來書友'灌水’兩字的評語.好多好多次,霞飛家里沒有網,騎車到數公里的鎮上網吧更新,風里雨里都有,黑古隆冬也有,霞飛沒有害怕,憑著心中的一股氣,覺得這樣很值.可惜有時會遇上這樣,無論更新多少,又或者費了多少心思都好,換來的是惡毒的人身攻擊,又或者惡意的人物情節扭曲,甚至是最無聊的造謠……霞飛曾經在騎車更新時,黑暗中,跌得渾身是傷,膝蓋和手肘傷痕累累,原以為會破相的臉,倒是奇跡地複原了,那時候,霞飛想哭,但沒有哭,倒是咬牙忍痛跟家人解釋是自己開車太快,從此將車速改成二十公里或者以下……

這樣的霞飛,為了什麼?

就是為了做某些讀者口中的一條狗嗎?

有時候,想一想,如果說到尊重讀者的話,也許霞飛算得上是比較尊重的作者了,霞飛當大家是朋友,分享的是幻想,獲取的是共鳴,金錢名譽看得很淡,但有些書友,應該想一想,也許尊重是應該相互的.霞飛錯了,大家可以批評,但霞飛真不是大家的奴隸!

霞飛希望,大家能夠當霞飛是一個朋友,最少當霞飛是一個人.

在某些人誤解的時候,霞飛希望,有人站出來,替偶說一句話;當有人攻擊霞飛時,有人站出來,替偶說一句話.霞飛希望,無論在今天,或者在明天,在霞飛有困難的時候,有人站出來,說一句支持,說一句體諒.

最後,感謝一些書友一路同行,是你們,給予霞飛繼續前行的動力,謝謝你們.

你們也許永遠不會知道,你們的支持,會有何等的份量和光芒……那真是霞飛一生中最寶貴的財富之一!

霞飛沒有一片楓林,但是,最少還有一片楓葉!

謝謝你們!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連擊,一百零八式】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今天我是給自己帥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