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地谷,山外山】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地谷,山外山】

全文字無廣告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地谷,山外山. 全文字無廣告

雖然真正的人才在哪都受歡迎,但相信世間再沒有一個比'山外山’更加重視人才的地方了.

山外山本來有十位神明統治,但其中最強大的兩位,因為爭奪主宰之位,厮殺萬年,帶給地谷和山外山難以估量的損失,也正因為這樣,在萬年戰爭中殃及池魚的八位神明,才決定聯手一起,趁兩位相互厮殺得身受重創的最強者處于虛弱期,一舉反難,將他們的神軀打個灰飛煙滅,再將兩者的神識深深地封印在山外山之下……當兩位最強者隕落,八位勢均力敵又在聯手封印大戰中身受創傷的神明,決定分管山外山的'八方世界’,同時引進地谷中的優秀人才,希望能夠早日恢複因神戰而滿目瘡痍的山外山.

萬年來,無論什麼專長什麼類型的人才,只要自地谷前來到山外山,都會受到不拘一格的聘用.

八位神明位居八方,在和平時代,他們決定建立的神國,需求大量的人才.

所以,任何人才來到這里,都會身價百倍,各方爭相聘任.

山外山的接引台.

當值的接引使'老矛’整天唉聲歎氣.

這里的規矩,每年,每方代表的接引使可以在此值守一個月,期間所接待的人才,除非早早簽下另外一方的神契,否則,人才全權歸屬當值代表所有.

一年中剩余的四個月,則八方接引使聯合起來,共同招募,價高者得.

問題是,隸屬東南神國的接引使'老矛’,已經在此值守了二十八天,還沒有接待到一個人才,遠遠達不到上面交下的'三名人才’的任務,怎教老矛不著急?怎教他不整天喝酒,又兼唉聲歎氣?達到任務這種事,老矛已經不指望了,他只希望自己有接到一個人才,不至于吃蛋!

"現在的人才,越來越少了.六千年前可不是這樣的,不論是天界,還是通天塔,都源源不斷地給我們地谷輸送人才,就算他們很多人不願意長期留任,最少曆煉一段時間是完全沒有問題的.現在,就連來山外山試煉的小年輕都沒幾個,唉,真是一年不如一年!"老矛搖頭歎氣,拿起酒葫蘆,往嘴巴里倒了一通酒,他估計自己從不破蛋的接引生涯要保不住了,早知道在三年前退休離任就好了,現在簡直就是晚節不保!

"大人,那邊好像來了一個人!"作為神使級別的老矛,在山外山算是個中層,接照身份地位,手下也能有幾個仆人,現在說話的,是一個擁有鷹眼般超強遠視能力的小機靈鬼.

這個小機靈鬼名叫'蟈蟈’,實力並不強,還沒有能力成為一名人才進入山外山.

但他能說會道,又有超強的遠視能力.

也算是一個人才.

因此,老矛在地谷出差時看中了他,將這個僅三百歲的年輕小機靈鬼,帶回到山外山,收為仆人.

老矛一聽,正往嘴巴灌酒的手,頓時為之一滯.

來人了?

不會是真的來人才了吧?

難道上天有眼,不忍看自己晚節不保,在即將恥辱吃蛋的最後時刻,送來了一名'人才’?

"看清楚,也許是前往地谷出差返回的神仆,千萬不要弄錯!"老矛強忍心中的激動,他其實已經運起最大目力看清楚了,來人真是一名全新的從來沒有登記過人才,而不是往地谷出差的神仆.只是讓老矛困惑的是,這個似乎從天而降的人才,真是太年輕了,根據他身上自然散發的生命波動,老矛發現這個年輕人竟然只是二十歲左右.

才二十歲?

簡直年輕得不可思議!

要知道,在地谷這個地方,三百歲也剛剛成年,二十歲連小屁孩都不是,說句不好聽的是,這個才二十歲的年輕人,說不定還沒有斷奶呢……

"歡迎歡迎!"不管對方斷奶沒斷奶,老矛覺得自己一定要把這個年輕得嬰兒般的年輕人拿下,否則,自己數千年來從來不吃蛋的接引生涯,就無法輝煌地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老矛平時接引人才,還有點自恃身份的,首先接觸肯定是派出仆人,但是現在,他不管自己是神使的身份,搶上去,一把握住來人的手.

"這是哪?"來人不僅年輕,而且迷糊,他來到了山外山,竟然連這里是哪都不知道,真讓人無語.

"歡迎,這里是山外山的接引台,我是東南神國的接引神使矛破地,你可以叫我'老矛’."絕對不容話自己吃蛋的老矛,堆出滿臉笑容,握住來人的手不撒手,熱情得不行.

"山外山的接引台?"

來人一聽就楞了.

半晌,才喃喃自語道:"我竟然讓那家伙拋扔到了山外山?"

老矛身邊的小機靈鬼蟈蟈一看不對,這人太年輕,而且好像是個路癡,迷路走錯路了,才莫明其妙地跑到這接引台來的,並非是達成條件才傳送而來的人才.

他趕緊給老矛這個主人提醒道:"大人,這,這好像有點不對啊!"

老矛是何等人物呢?

數千年來,還從來沒有走過眼的超級人精!

身為接引使,要是不能一眼就看出其中的不對勁的話,那他就白活了幾千年,也白瞎了一對接引使的眼睛!

不過,為了那個即將誕生的恥辱紀錄,他決定裝一回瞎子,反正面前這個年輕人還太年輕,就算現在實力沒有達到人才的標准,也有培養價值.不是有句話,說年輕就是最大的潛力嘛!他大手一揮,打斷了蟈蟈的話:"沒有什麼不對,這就是人才!小朋友……啊不,小兄弟,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姓岳,名泰坦."被人認為是路癡的來人,是個俊得不行的帥哥,不笑還好,一笑起來簡直不得了,老矛慶幸自己不喜男風,又不是個女人,否則都要讓這小子給迷倒了.

"岳泰坦是吧?我就喚你小泰坦好了,小泰坦啊,你有什麼特長呢?"老矛示意蟈蟈進行人才登記備案.

"特長?帥算不算?"這位岳泰坦一開口,負責登記的蟈蟈就一頭栽倒在地上,差點沒有腦溢血.

"咳,咳咳,帥不用說了,大家看得出,除了帥之外,你還有別的特長嗎?"老矛毫不生氣,一來他必須岳泰坦這個人才來保住完美的接引生涯不至于蒙上恥辱;二來年輕人嘛,總是臭屁一點點,才二十歲的小孩子,跟他計較什麼.

"除了帥之外,我還會許多東西的,我可不是那種除了臉一無是處的小白臉……"岳泰坦同學抓著頭皮,半天說不出自己還擅長什麼東東來.

"那特長就先寫上帥吧!"老矛覺得自己不用為難這位小朋友了,才二十歲,能戒奶就很了不起了,能有什麼特長呢?問他這種東西那不是有心為難人嗎?老矛大手一揮,讓蟈蟈在登錄特長一欄寫上'帥’,蟈蟈不情不願地填上,撇著嘴,覺得帥有個屁用,帥又不能當飯吃!

"謝謝,我以後想到了自己的特長,一定告訴你!"岳泰坦同學很感激地向老矛道謝.

"不用客氣,你有這個特長就已經足夠了."老矛拍著岳泰坦的肩膀,表示這個特長也很有價值,尤其是那一笑就比陽光還要燦爛的笑容,殺傷十足,女人根本抵擋不住,老矛覺得以後要小心點,最好不要帶這個岳泰坦回自己的家飲宴,否則自家一屋子女人都可能讓這小子的笑給勾走了心.

"能告訴我們籍貫在哪嗎?如果需要保密不說也行."蟈蟈很不爽,本來他在矛破地大人身邊,算得上是最帥的一個,年紀也小,周圍許多人,包括矛破地的家人都倍加寵愛自己,甚至有人說自己是矛破地大人的私生子,現在,這個岳泰坦一來,自己的地位就有點不保.

比年齡,這個岳泰坦更加年輕,才二十歲,年輕得不像話.

比相貌更不能比,這小屁孩是個真正的帥哥.

帥得讓人嫉妒.

一笑,就會讓人窒息!

要是矛破地大人特意引進這位岳泰坦,那自己的地位,恐怕會被這個小屁孩所取代……

心中雖然很是不爽,但他可不敢表面呈現出來,而是旁敲側擊,希望多了解一點對方的資料,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嘛!

"像我這樣光明磊落的人,沒什麼可保密的,無不可對人言."岳泰坦同學拍著胸口,表示自己是一個正大光明的正人君子,經得起組織的考驗,上對得起天下對得起地中間對得起人民,不過,他這種態度,並沒有讓蟈蟈心中的不爽減少半分,反而覺得越發討厭,心想,不就是一個才二十歲的小屁孩嘛,你這才活幾天啊?你才經過多少事啊?你就算想有秘密,也得多活幾天經多幾天的風浪!

"通天塔?"老矛聽了岳泰坦的回答後,卻皺起了眉頭:"通天塔近幾千年,好像很少新人,你們那里發生了什麼事?"

"啥事也沒有發生,挺好的!"岳泰坦表示通天塔木有問題.

"你是怎麼來到山外山的?"蟈蟈忍不住問這個問題,本來這是不能仔細追問的,涉及到個人修煉私隱,但對于岳泰坦這個迷路迷到了山外山的路癡,蟈蟈還真忍不住要問.

"我也不知道,本來,我正在一個地方修煉,就差一點要修煉好了的時候,忽然有個不知名的家伙,估計是個毫無人性又毫無感情的混蛋,把正吸收能量吸收得很爽的我,拋扔到了這里,還讓我拿什麼東西."岳泰坦雙手一攤,比糊塗蟲還要糊塗地搖頭:"天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反正莫明其妙就來到了這里,我也不太清楚……"

"啊,不錯!"老矛呆了半天,要不是為了自己的接引生涯,他肯定不會接收這樣的糊塗蛋,但現在沒有選擇的余地,只好睜一只眼睹一只眼,而且,對方雖然年輕,但有潛力,是個路癡沒錯,但可能背後有大人物罩著,要不然能送到山外山這里來?

這樣的人,當成吃閑飯的,多收一個也不多.

而且他背後的那位大能,說不定是位神明,甚至有可能是東南神國的那位,要不然會在自己當值時送到山外山這里來?不管如何,收下這位岳泰坦是必須的,能不能拉上他背後的那位大能的關系,暫助不說,最少,那種可以輕易將人送到山外山的超級大能,不能得罪!

蟈蟈是個機靈鬼,也想通了這一層.

他對于岳泰坦的嫉妒尚在,但原本想偷偷出手使個絆子的心思,卻立即嚇沒了.

"小泰坦,按照你的年齡和實力,距離我們的標准,尚差那麼一點點,但我們東南神國不拘一格用人才,你有潛力,我們決定聘用你,只要你同意,就可以簽下這份神契.當然,這是臨時的,等你的實力提升了,證明了你的價值所在,你會得到更高的薪俸和更高的代遇."老矛給了岳泰坦同學一份蟈蟈盼望了多年卻一直沒能獲得的特殊人才聘用神契.

"臨時見習神仆?"岳泰坦掃了神契一眼,卻不滿地搖頭:"我才不給別人當奴才,我在家可是少爺!"

"……"蟈蟈又一頭栽倒在地,你是個紈绔少爺,瞎子都可以看得出,不管你在家是什麼身份,來到地谷的山外山,沒有實力你就連個屁都不是!雖說是臨時見習神仆,但代遇要比現在已經給東南神國貢獻了幾十年勞動的蟈蟈的代遇要好一百倍,這小子竟然還不知足,真是活見了個鬼!

"神仆不是真的奴才,而是一種等階的稱號."老矛苦笑地解釋道:"神仆最初是沒有的,只有神侍,神使和神將,但因為要大量引進達不到神侍標准的人才,所以才特設神仆這樣一個比神侍更低的等階稱號."

"神仆,意思就是代神在世間行走的仆人,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神的意願,哪里差了?"蟈蟈忍不住抓狂地大吼起來.

"反正我不做仆人,就算是神的仆人也不做!"岳泰坦表示這個沒得談.

"你想做也沒有資格!"蟈蟈徹底火了,你小子還能有一點自知之明一點慚愧之心不?給臉不要是吧?

"那我回去."岳泰坦同學轉身就走.

"別!千萬別回,來到這里,就是一種緣份嘛!"老矛趕緊攔住他,轉念想想,背後送岳泰坦來這里的那位超級大能,萬一真是自己上面的那位,自己把送來的潛力種子打發回家,估計任務完成不了挨批是輕的,說不定還會遭到雷霆暴怒的重責,這可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他這一想,暗暗打了個寒噤,趕緊堆出笑臉:"我老矛只是一位接引神使,權限其實比較有限,不過,我盡我個人最大的能力,給你一份見習神侍的神契,你看如何?"

"大人?"蟈蟈差點以為自家的大人瘋了.

"你閉嘴!"老矛卻覺得這時候,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為了留下這個岳泰坦,稍為出點血也認人,反正是不拘一格錄用人才嘛,不管如何,先把人才拿下再說!

!@#

(全文字電子書免費下載)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心,照亮,閃閃】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人生何處不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