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敵退】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敵退】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毒蛆正在亡命奔逃.書mi群4∴⑧0六5

本來,以他的不死之軀和成千上萬個嗜血蛆人的戰斗力,即使比他稍勝一籌的敵人,也奈何不得.可是毒蛆這回倒了十八輩子的大黴,對上了金屬小獸,星羅天蠍,饕餮和吞天獸它們幾個,金屬小獸不用說,上天下地獨一無二的通天戰獸,現在還只是幼體,如果長大了,絕對是俯視世間萬千生靈的通天神獸,毒蛆這輩子想打敗它是沒有指望了.

如果僅是這個小東西,那也罷了.

畢竟它還小.

但經過岳陽反複煉化和培養的饕餮,那可是超級強悍的地神兵,威力吞天噬地,無可匹敵.

星羅天蠍它同樣是地神兵,是與饕餮並駕齊驅的存在,或許,它在某些方面稍遜饕餮一點點,但在毒xing,符文以及襲殺等方面,卻是遠遠勝出,誰敢小瞧它,那就等于一只腳踏進了棺材.

在它們一群搗蛋鬼中,只有剛誕生不久的吞天獸稍遜一籌.

當然,毒蛆心中可不會那樣認為.

他所有的攻擊,都讓吞天獸給吞食腹中,仿佛這個小東西的嘴巴,咽喉和xiōng腹是神滅秘金所鑄那般,永不損壞.毒蛆永遠不會知道,吞天獸之所以可以吞食他攻擊的能量,無視一切攻擊傷害,是因為它本身就是虎獄神劍的劍鞘,即使是神劍,也不可能傷害的存在.

區區幾bō能量攻擊,又怎麼可能損壞它的身體呢?

幸虧嗜血變異的蛆人足夠多,奮不畏死地前來救援,引開了饕餮它們的注意力,否則毒蛆想逃走,還真有點兒困難!

等毒蛆狼狽不堪地逃出到懸天母艦的出口時,對面站著幾個'熟人’.

其中一個,就是死對頭哨牙鼠.

平時自認為是五大惡人老大的毒蛆,對于五官將老大哨牙鼠那個猥瑣男一直保持著仇恨狀態,任何時候,都想落井下石.哨牙鼠對于毒蛆亦然,恨之入骨,一直想找機會算計一把.除了哨牙鼠之外,還有同屬五大惡人但對毒蛆毫無敬意的飛尸……再稍微遠一點,站著若隱若現的冥火和渾身透明且沉默寡言的幽靈.她們兩個,因為身體的特殊xing,看不出任何異樣,飛尸也沒有很大的問題,僅是衣服上微微髒luan,但哨牙鼠卻好像在戰場的尸堆里爬出來一樣.

好不狼狽!

"哈哈,我看見了什麼?一只掉進糞池里的老鼠!"毒蛆忍不住開口嘲nong.

"某條惡心的蟲子,比我好不了多少,你以為剛剛在糞池里吃飽了,就可以出口成髒嗎?我哨牙鼠好歹還拉了同伴一把,不像某條fei蟲,一看見強敵,就自顧逃跑,真虧那條fei蟲還自認為是老大!"哨牙鼠毫不客氣地反諷.

其實,哨牙鼠並沒有伸手拉大耳蝠一把.

在看見岳陽的超強實力後.

他第一時間選擇逃跑.

不過沒人看見,也就沒人能夠指責他拋棄同伴臨陣逃脫的行為.倒是毒蛆,此前被飛尸,冥火和幽靈三人深深怨恨,覺得這個所謂的老大毫無義氣,遇見強敵避而不戰,還用變異蛆人阻路,陷害同伴……

毒蛆聽後臉se大變,他覺得自己真是冤死了.

他開始根本不知道餓鬼會敗北.

只是貪小便宜.

用尸體來培養變異蛆人,後來飛尸,冥火和幽靈三人逃跑,他根本不是想用變異蛆人阻路,而是習慣xing地派出去搜索敵人,誰知道塘鵝里突然會有那樣的強敵出現?變異蛆人由原來搜索塘鵝幸存者的立功舉動,變成陷害同伴的笨招,雖說很失敗,但他真是無心所為,這只是nong巧成拙!

"不用解釋,我們相信自己眼睛所看見的東西."飛尸冷哼一聲,現在要不是局勢未明,他都要跟毒蛆翻臉.

"毒蛆老大做事就是有魄力!"冥火從來沒有叫過毒蛆為老大.

她這樣說.

是反話.

越是這樣笑意盈盈,那麼代表她心中的火氣越大!

毒蛆長歎一口氣:"我知道怎麼說也沒用,但我真是無心的.現在局勢不太好,我們必須聯手禦敵,希望你們暫時放下成見,先把這一仗打完再說."

冥火若隱若現的臉lu出一絲諷意:"那當然,以你的心機和實力,我們不叫你老大不以你馬首是瞻都不行!"

飛尸哈哈大笑,拍手道:"同意."

幽靈沒有開口說話.

也沒有表態.

但毒蛆覺得最不可能原諒自己的人,就是這個最沉默寡言又最具實力的幽靈!

哨牙鼠已經讓岳陽嚇破膽子,再加上他剛才進艦內,悄悄地查探到長舌蜥和鼻涕蟲正陷于苦戰,他趕緊退了回來.現在哨牙鼠只等一個人,那就是他的上司,西神國的右元帥萬惡.如果萬惡大人都無法對抗那些不知自哪里冒出來的強敵,那麼他絕對不會再逗留,這里可是一個死地!

大耳蝠完蛋了,邪眼猴也已經死翹翹……五官將,已經去其二.

這一仗還怎麼打?

更別說,剛才飛尸說五大惡人的餓鬼也掛掉,更讓人聽得心底發寒!

!

一陣豪氣沖天的笑聲,自艦內響起來,震dang回鳴,久久不絕.熟悉這種笑聲的人都知道,這是西神國右元帥萬惡的笑聲,臭名昭著的萬惡,殺人如麻,嗜血如狂,但並不等于他表面上就是一個吃人魔般的狂徒.相反,萬惡是個帥哥,在西神國那是出了名的英俊,自數千年前就已經名氣遠揚,現在稍微成熟了些,但帥氣豪邁的外表絲毫不減,甚至更多了一種久曆風桑的睿智和穩定.

每當萬惡舒懷大笑,就是他最抓狂最想殺人的時候.

他笑得越開心,就會殺掉越多人.

哨牙鼠作為下屬.

對于自己這個臭名遠揚的上司,最是清楚不過了.

是什麼原因,讓萬惡大人笑得這麼'開心’呢?難道萬惡大人遇見上那個深不可測的年輕人?

"風耳兄,好久不見了,小弟正想與你一聚,沒想到今天這麼有緣,哈哈哈,所謂相請不如偶遇,不如我們坐下來,好好地喝一杯吧!"哨牙鼠聽見艦內通道里傳出這樣的說話.

"萬惡兄有心相請,風耳要是推托不去,那就太不給面子了,我也是極希望與萬惡兄斗酒,不醉無歸的.但奈何有差事在身,請來塘鵝這里,接幾個老朋友回去.上頭jiāo托的任務沒有完成,風耳如何敢貪杯,所以,還望見諒!"另一個溫文爾雅的聲音響起來,彬彬有禮地拒絕了萬惡.

接著,看見一個白袍中年和一個青袍男子並肩步出.

左邊那位白袍中年老帥哥,正是哨牙鼠的頂頭上司西神國右元帥'萬惡’;而右邊那位青袍男子,哨牙鼠他們也是認識的,這是東神國有千里耳之稱的'風耳元帥’.這位風耳元帥實力不在萬惡,古骸任何一人之下,甚至還稍勝一籌.如果萬惡,古骸聯手,自然能穩穩壓過風耳一頭,但現在僅是萬惡一人,又如何能夠擊敗這位據說能聆聽到人心底嘀咕的東神國元帥?

再在後面幾十米,三個遍體鱗傷鮮血淋漓的男子相互攙扶著,走了出來.

正是萬惡前去擊殺的翼虎,風魔和火烈鳥.

沒想到他們被風耳所救.

還沒有被殺.

萬惡看都不看翼虎他們一眼,仿佛剛才出手把翼虎他們打得重創瀕死的人不是他那般,倒是沖著風耳元帥見禮作別,呵呵笑道:"既然如此,我們約定時間,改天再聚,到時開懷痛飲,一醉方休!"

哨牙鼠知道萬惡大人是什麼意思,既然計劃有變,東神國chā手進來,那就暫時放棄這艘塘鵝和這個計劃.

"大人,我們……"哨牙鼠現在有點明白了,剛才那個深不可測的年輕人,是東神國弑神的族人,難怪氣息和氣質都那麼獨特.五官將折了大耳蝠,後來又失去了邪眼猴,甚至長舌蜥和鼻涕蟲危在旦夕,身為五官將之首的哨牙鼠,不得不硬著頭皮,向自己的頂頭上司彙報道.

"嗯?是嗎?"聽見哨牙鼠用秘語彙報消息的萬惡,他的臉se毫無變化,一直都帶著微笑.

保持著謙如君子的風度.

他對于長舌蜥和鼻涕蟲危在旦夕的情況,也毫無表示.

哨牙鼠mō不著頭腦,只好暫且忍下,反正有危險的又不是自己,掛了他們,自己還沒有了之前的競爭……萬惡看也不看飛尸,冥火和幽靈一眼,仿佛三人都是不存在似的.

他向青袍的風耳告辭,飄然而去.

哨牙鼠趕緊跟上.

就連飛尸,冥火和幽靈三人,看見風耳出現,也趕緊尾隨著萬惡,走出好長的一段路,再分道揚鑣.

風耳神se微帶複雜地看著萬惡的背影,搖搖頭,微歎道:"這一仗是打不起來的.就算沒有那個年輕人出現也打不起來,西神主黑晝太小心了.不過,那個年輕人又是什麼來路呢?赤虯不可能培養出他那樣的年輕人,而我們的主上弑神,也沒有這樣的族人才對……好久好久,山外山都沒有出現過這麼出se的年輕人了,難道是從人谷那邊來的?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

"風耳元帥,你是要把我們帶到東神國嗎?"翼虎極目搜尋著同伴的蹤影,別的同伴他不敢說,但渡鴉和鵜鶘聯手,一個謹慎細微一個勇猛果斷,應該不太可能出事才對.

"不,我對你們沒有興趣."風耳元帥微微一笑:"我真是路過,事前也不知道情況,只是眼看局勢惡化,不能坐視西神界把黑黑的鍋灰塗抹到我們東神國的面上罷了.對了,那個年輕人是你們什麼人?算了,我不問,每個人都有保守秘密的權利,我雖然好奇,但不會勉強xiōng們!"

"……"無論是翼虎,風鷹又或者火烈鳥,心中都不由松了一口氣.

他們最怕就是風耳對岳泰坦感興趣.

以東神國的條件.

如果想吸引岳泰坦加盟,那幾乎是鐵板釘釘的是,幸好這位好風度的東元帥主動放棄了拉攏……

遠方,遙遙傳來了一聲震天巨響,一道金光流星般破空而去,那道金光于亢極高空飛行時,還頗帶郁悶地厲嘯了一聲,聽聲音,似乎是西神國左元帥古骸!

截殺獅鷲元帥和金雕將軍的古骸也退走了嗎?

翼虎等人大喜過望.

塘鵝劫持計劃的確是失敗了,但好歹沒有全軍覆沒,尤其是當翼虎他們看見渡鴉和鵜鶘他們渾身是血地帶著仍在顫抖的huā鴨他們出來,更是jī動得擊掌相賀……因為那個年輕人的出現,西神國的計劃失敗,甚至就連原來不打算出手的東神國,也看得心動,橫伸一腳,將原來不可逆的失敗,不可思議地扭轉過來,變成了一個不輸不贏的平局.

東神國風耳元帥,在這一仗中固然有功.

但真正發揮主導作用的.

其實.

是那個貌似菜鳥卻深不可測的年輕人!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看什麼看?一眼瞪死你!】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最可怕的陰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