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我不想活了,你們也別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我不想活了,你們也別想】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惡戰十分鍾,赤虯已經數十度被擊倒.「域名請大家熟知」

血灑一地.

三人聯手的圍毆,其中以北神主照曦的重掌攻擊,最具威力.照曦那種掌擊,表面yīn柔細綿,不驚一塵,其實威力直透身體內腑,更勝雷霆.岳陽看得皺眉不解,暫時也沒能想出好辦法,化去這個困局.尤其在不能暴lu自己之下,更是難上加難……如果換是岳陽自己對戰,或許有辦法應付照曦,霜寒和沙風的三人聯手,但奈何現在對戰的,是底細早被敵人mō清的東南神主赤虯!

"赤虯,愚蠢的家伙,去死吧!"沙風就像一頭餓狼,對赤虯窮追不舍.

"滾!"

戰斗到現在,赤虯早就有了死亡的覺悟.

他根本就不想著如何逃跑.在神滅這件遠古神器制造出來的神域中,沒有誰能夠輕易逃脫它的意志,更別說還有三位同樣實力的敵人,進行各種牽制.

赤虯想的,就是在三個對手中,如何拖一個下水,拼死,讓對手給自己墊尸背!

沙風閃電一般高速撲來,雙拳如雨.

擂在赤虯的後心.

血huā在赤虯的口中噴灑出來,但他紋絲不動,似乎重創的人不是他那般.在沙風暴風驟雨般的攻擊之下,赤虯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右手就像撫mō愛人那樣,探伸向前……沙風聞之se變,一個高高的倒躍,立即脫離了赤虯的攻擊范圍,小心謹慎地,退回到照曦和霜寒兩位同伴的身邊.

金光,迸發.

能量光柱自一本黃金寶典的上面升騰而起,直指天穹.

似龍又似焰的生命守護戰獸浮現,挾著雷鳴閃電,融入赤虯的身體里,瞬間將主人的能量提升十倍.領域隨之升起,那是一種金se的火焰領域,隱隱,翻騰著虯龍之首影像,或許這就是赤虯之神名的來曆吧!

赤虯左手輕輕翻過一頁.

一柄頗具靈xing的神兵利器,出現在他的左手.

似戟非戟,似鉞非鉞,雖然它沒有真正神器的無上威能,倒也獨具一格,成就了屬xing專有的神兵.岳陽初時甚至懷疑它是下品神器,但經再三確定,才發現它僅僅只是准神器.以准神器之階,即能散發出堪比真正神器的威力,這,就是赤虯萬年以來一直持之戰斗的神兵'吞龍’.

吞龍非是戰戟,也非一般斧鉞,而是形態似龍非龍的虯角長槍.

憑著它,赤虯才能坐上東南神主之位.

而萬年不失.

今天,赤虯又需要動用它來應敵……也許已經知道,這是主人的最後一戰,所以,擁有靈xing的'吞龍’震動起來,嗡鳴不止.

"老朋友,就讓我們一起迎戰這些命中的宿敵吧!自太炎和冰璃戰死,我其實就有了這種覺悟,只是當年答應過弑神,無論如何,也要堅持.今天,我的努力已經達到了盡頭,就算戰死沙場,我也可以安息了!"赤虯輕輕地撫mō著'吞龍’的槍身,就像對著知己好友那般,發乎內心的傾訴.東神主弑神不在,赤虯只能孤身作戰,他唯一永遠相伴並且永遠可以信賴的對象,就是自己手中的'吞龍’.

"我王,不要,不要拋下妾身……"

寶典世界里,也許感應到外面的危險,也許是因為戰獸的指引.

一個白衣nv子飄飛出來,哭喊著投入赤虯的懷里,她那梨huā帶雨的容貌絕美,若不是哀愁悲傷籠罩,實是一位可以輕易就傾倒眾生的大美人.

她雙手緊緊地摟住赤虯的腰身,泣不成聲.

聲如杜鵑啼血.

人若聞之,無不肝腸寸斷.

赤虯並非鐵石心腸,但形勢如虎迫人,他只有無奈地感歎時運不濟,緩緩伸出右手,極輕柔極輕柔地撫著愛人的長發,此時的他,不再是浴血奮戰,誓死不屈的東南神主,而是一位臨行前,與妻子深情告別的好丈夫.如果不是身處絕境,他又如何會這般英雄氣短?

"我王,妾身拜別了……妾身知道我王最怕孤獨,所以先走一步,前路不遠,妾身等著您,定不會讓我王路途空虛寂寞……我王,妾身走了!"

白衣nv子深情wěn別愛人.

又跪下來.

抱著愛人雙膝,淚流滿面地wěn著他顫抖垂下的大手,她知道,他心中也舍不得自己離開,卻無法挽留,正是如此,她才要更加堅定地拜別,以免拖累于他.

她wěn著他的大手,一遍又一遍.

怎麼也不夠.

最後,又恭敬地以大禮拜別,再三叩首.

等她再仰起小臉看他,xiōng口已經深深chā進一把貞烈匕首,直至沒柄.

"我王,如果有機會走,不要猶豫,妾身會在前面等您一萬年,十萬年!咳咳,妾身此志,永遠不移……妾身去了,我王保重……"她無力地牽著赤虯的大手,最後隨著身子不支地滑落向後,她還想抓住他的衣角,縱然決心先一步離開,但她,仍然是那般的不舍.

赤虯的手也伸出來,伸向緩緩軟倒地面的她,但沒有強行牽住她的小手,而是痛苦地閉上眼睛,任由她戀戀不舍地倒地.

他剛才就可以挽回她的生命,但他並沒有那樣做.

因為,他也知道.

她死意已決.

如果自己戰死在這里,她肯定不會獨活……與其讓她在黑暗的寶典世界里封印一生,或者被敵俘虜,受盡敵人的凌辱,還不如讓她安心上路,以後再與自己結伴同行!

這也是她心中最大的意願,所以,他那怕心中再不舍,再不忍.

也要尊重她的選擇.

"死得不夠悲情,這樣沒什麼意思,讓我來幫幫你們吧!"沙風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支閃閃發光的黃金三叉戟,在赤虯睚眦yu裂的注視下,冷酷無情地紮刺在還沒有氣絕的白衣nv人xiōng口,並且將她軟綿綿的身子叉起來,挑刺在半空中.

"沙風!"赤虯奮怒地撲向沙風,但霜寒一拉冰鏈,赤虯急怒攻心之下,非但沒有擊飛沙風,反而讓沙風側身一腳踢飛.

"現在總算有點慘了,但我覺得還不夠,其實還可以再慘一點!"沙風哈哈大笑.

"愛妃!"赤虯雙目流下了兩行血淚.

"我,我王…走,走……"被黃金三叉戟挑刺在半空中的白衣nv子,現在她的白衣已經染成了血衣,剛才那淚痕滿面的臉,卻用盡全力地掙紮出一絲蒼白又虛弱的微笑.

此一笑如百huā調零.

天地.

皆黯然失se.

白衣nv子的手指微微顫動,似乎還想安撫憤怒得臉孔扭曲卻情急之下無法掙脫冰鏈牽扯的赤虯,不過這輕輕的動作,也耗盡了她最後的生命力.螓首無力地垂下,眼睛緩緩閉合,chun角尤帶一絲微笑的她,已經無力再堅持那怕多一秒,香消yu逝……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赤虯一下子瘋了.

身體爆發出百倍的力量.

纏繞套索在全身各處關節的冰鏈,讓他憤怒地崩開,寸寸斷裂.

拉扯著他的霜寒,直震得虎口流血,就連一直毫無表情的北神主照曦,眼神中也流lu出jǐng惕的光芒.

沙風來不及將挑刺在黃金三叉戟上的血衣nv人的尸體絞碎,臉上就挨了赤虯憤怒的一拳……伴著隨這含恨的重拳,兩顆牙齒也爆裂折斷,飛she半空,與血水jiāo織共舞!

赤虯的'吞龍’直刺,沙風險之又險的躲開,以黃金三叉戟勉強抵住這穿心一刺.

另一邊卻沒能防住赤虯的頭錘.

xiōng骨爆裂.

整個炮彈一般jīshe入遠方的岩壁之中……

"愛妃,幽冥黑暗,你不要走遠,就在前面一點點,等著我,等我滅了沙風,再來找你!我知道,你最怕黑了,我不會讓你久等的!"剛才瘋子一般的赤虯,忽然不瘋了,他恢複神智,紮刺吞龍在身邊,伸出雙手,接住空中飄降下來的愛人.赤虯虎目含淚,輕柔無比地把她,放在地面上,又極輕極輕,極溫柔地替她拭去臉上飛濺到的血汙.

沙風閃電而返,黃金三叉戟暴怒地重砸在赤虯的額頭.

赤虯卻置若罔聞.

血水,自額頭上泉水般滴淌下來.

沙風發現一擊不成,立即又以三叉戟tǐng刺,赤虯左手抱著愛人,右手伸出,等黃金三叉戟中間長刃穿透右手掌心時,用力握扭,神力爆發,將那准聖級的黃金三叉戟擰成一根麻huā,最後嘣地一扭而斷……赤虯收回了鮮血長流的右手,雙手抱著愛人,走向岳陽藏身的這邊岩壁.

輕輕地把她放在距離岳陽不到百米的一個小凹坑,俯身,最後一次wěn別愛人.

憤怒的沙風,搬起一塊巨石.

重重地砸在赤虯的頭頂.

赤虯也視若無睹.

直到巨石幾乎要掩埋兩人,才發力,硬破巨石,重拳將那個糾纏不放的沙風擊飛千米之外.

"你們都給我陪葬吧!"一身是血的赤虯,返回到紮刺吞龍的位置,緩緩地chōu起這支相伴一生的神兵,抬首向天,滿面堅毅:"我不想活了,你們也別想活下去……"

"笑話,就憑你?"西北神主傲然舉步前來,他的右手,不知何時已經纏繞著一條神兵,同樣是准神器級別的寶物,無論威力還是品階都絲毫不輸給'吞龍’虯角長蒼槍的'鎖魂’天心寶鏈.他毫不畏縮地迎向因為絕望和傷心百倍提升的赤虯,昂首闊步,又冷笑連連:"不要以為只有你才有准神器,也不要以為只有你才有寶典,連沙風都打不過的你,根本沒有資格挑戰我,更別說照曦!赤虯,你其實是八位神主中最弱的一位,要不是弑神,當年你早就讓我們給宰了,還有命多活上萬年?"

轟,轟!

另一邊的沙風和照曦,也不再保留實力,齊齊召喚寶典和神兵,爆發提升,准備給予赤虯最後的致命一擊!

岳陽沒有注意他們三者的戰斗,更多的心神,是投向那個被埋葬在碎石底下的nv人……

赤虯為什麼要把她埋在這里?

難道這有什麼秘密?

這是暗示?

還是赤虯隨便做出來的一個毫無意義的舉動呢?

這是補更的第二更,兩個通宵下來,今天還沒恢複到最好狀態,明天繼續補更!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赤虯,神戰,困局】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誰敢動我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