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誰敢動我的兄弟?】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誰敢動我的兄弟?】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沙風,召喚出來的生命守護戰獸,是一只元素類的'旋風’.

合體之後,隨手一點.

地面即誕生數十條恐怖的龍卷風暴.

那怕在遠古遺物正體制造出來的神域之內,這個元素類的旋風,也能表現出超強的威力.

他的寶物更是奇怪,外形像一個飛輪,不停地旋轉著,以神力為動能,切割世間一切.比起赤虯的吞龍,這件准神器'旋牙’,絲毫不弱半分,詭異程度,尤有勝之.戰場另一邊的北神主照曦,他擁有一面無論品階和威能都在'吞龍’,'旋牙’和'鎖魂’三者之上的下品神器.

那是一面鏡子.

真妙神鏡.

這並非是准神器,而是真真正正的神器!

照曦的生命守護戰獸,亦讓下面觀戰的岳陽為之jǐng惕.

因為,這位北神主一體的生命守護戰獸是植系的'燈籠草’,一種表面看起來沒有絲毫攻擊力的戰獸.

身為北神主,照曦怎麼可能召喚這麼弱的戰獸出來戰斗?他這樣做,必定有他的原因,而且這個看起來極弱又毫無殺傷力的燈籠草,恐怕才是照曦壓倒別人,成為強大的北神主的真正原因.

"赤虯,你可以去死了!"沙風狂笑,他以手一指,自赤虯的腳底,立即誕生一道龍卷風暴.

那怕身為神主,赤虯也無法抗禦這種吸力.

瞬間被抽離地面.

半空之中,赤虯揮動吞龍,撕裂空間,穿透龍卷風暴而出.

但沙風早就等候多時,手中的'旋牙’重重地斬在赤虯的腰標上,意圖將赤虯剛鑽出一截的身軀,一斬兩半!

霜寒比沙風還要快,他的鎖魂鏈如蛇捕食般纏在赤虯的左臂,在赤虯揮槍攔阻時,那鎖魂瞬息萬變,變成一張漫天巨網,將赤虯整個包裹其中,再拖下地面.

地面上,冰封千里.

西北神主霜寒的生命守護戰獸'冰川’屬于超巨型元素類戰獸,它張口仰天一噴,天地間即變成冰雪世界.

天空冰雹驟降,一團又一團地砸向地面……天空中的氣溫低得難以想象,滴水成冰,遠遠觀戰的岳陽,都感覺有種僵木麻滯感,敏捷不再,行動力大減.比起天空,地面上的攻勢更加可怕,千萬把冰刀鑽地而出,長長地誕伸,怒刺蒼穹.

赤虯自地上一彈即起,但全身也被冰霜凝結,變成了個雪人.

除了手中的吞龍,別的地方全部冰封.

就連眼睛也不例外.

"滾開!"赤虯炸冰而出,呵出一口寒氣,手中的吞龍怒揮,擊飛那附骨之疽般的鎖魂鏈.盡管心中也深恨西北神主霜寒,但赤虯知道,自己不可能拼死兩位神主,所以,同歸于盡的目標,還是落在更加痛恨永遠也不會原諒的西南神主沙風的身上.

"來得好,我還沒有虐夠你呢,千萬不要死得太快!"沙風看見一身冰水的赤虯撲來,半步不退,自信心滿滿地迎上去,一邊持准神器旋牙與吞龍對擊,一邊揮拳,與赤虯隔空互毆.

轟轟!

兩位實力相近的神主交戰,百ri內難分高下.

現在的赤虯想拼死干掉沙風,還真不容易,畢竟他此前受傷太重,無論身體和力量都已經沒有了優勢.而且更加困難的是,有照曦和霜寒兩位神主在,赤虯根本沒有成功的可能.如果真能拼死沙風,除非奇跡出現,或者遠古大神降臨資助.

霜寒仰天長嘯,聲音讓山河俱震.

隨著霜寒這一聲堪比極北寒風的呼喝,由遠古遺物本體意識制造的神域內外,皆飄降起鵝毛大雪.

這.

正是西北神主霜寒的絕招之一,萬里雪飄!

每一朵雪花,都挾帶著霜寒的殺機;每朵雪花,都聯系著他的意志……只要觸碰到任何物體,那麼這些雪花就會立即自霜寒的體內,引導激發神力,活生生地'凍殺’敵人!

岳陽呵了一口寒氣.

貓著身子,悄悄地溜出去.

將亂石底下埋著的那個自殺又讓沙風以黃金三叉戟貫胸而死的女人尸體,給偷了回來.

"火!"

赤虯身體燃燒起升騰的神火,似龍似焰,任何冰霜寒氣都拒之體外.

就在西北神主霜寒攻擊失效的一刹,北神主照曦,忽然動了.他以懸空飄浮的真妙神鏡,對准了赤虯,再執起身邊閃閃發光的'燈籠草’一照,比他身上的神光更輝煌千百倍的奇光噴薄而出,自如凝聚成一道光柱,劃破時空,仿佛千萬年前就注定了一定會命中那般,直照在赤虯的身上,將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赤虯,重重地轟飛萬米之外.

身體表面無損,但赤虯卻痛入心肺地狂嚎起來.

岳陽看了大吃一驚.

靈魂攻擊!

這個北神主照曦的燈籠草配合神鏡真妙,竟然能達到接近阿蠻'死亡凝視’那樣的靈魂攻擊!而且,這種神鏡光照攻擊,比起機率極微的死亡凝視,要好得太多了.只要捕捉到最佳時機,照曦任何時候,都可以攻擊,而阿蠻的死亡凝視,則只能拼人品!

赤虯一手捂著頭,一手以吞龍支撐著身體.

霜寒往他的頭頂砸了個大冰球,再在凍給赤虯的瞬間,鎖魂鏈將那冰球纏繞絞起,拋給半空中的沙風.

沙風以'旋牙’,將那凍住赤虯的大冰球一切兩半.赤虯腰腹血花激濺,幾乎讓旋牙給攔腰鋸斷……他痛苦無比,哀嚎起來,然而卻不防禦,手中的'吞’龍直刺沙風,將這個死對頭一槍貫穿,自小腹透入,紮肋而出.

拼死,也要拉沙風墊尸底.

這是赤虯最大的心願.

今天絕無幸理,但就算是死,也不能讓沙風這個宿敵好過……

"該死!"沙風以'旋牙’重擊'吞龍’,借勢退出萬米開外,痛得怪叫連連:"照曦,你還不動真格?我都快讓赤虯這個瘋子給拉下水了!你忘了當初是怎麼答應黑晝的嗎?難道到了現在,你又想出爾反爾?如果你一開始就使盡全力,我們根本就不會受傷,你還等什麼?萬一弑神和天仇趕來,計劃就會失敗,你要眼睜睜地看著謀劃萬年的大計付之流水麼?"

"不用提醒,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照曦神se平淡,沒有任何的表情.

"真沒用,沙風,你連一個受傷的赤虯都打不過嗎?"西北神主霜寒,則是滿臉的鄙視.

的確,比起照曦和霜寒,沙風要稍遜一籌.

但他之所以會受傷.

與實力無關.

完全是赤虯以命搏命的結果.

赤虯拼著xing命不要了,一心要干掉沙風,要不是霜寒和照曦助陣,沙風哪可能如此輕松就站在這里?肯定不死也脫一層皮!

照曦看看痛苦嘔血的赤虯,緩緩地舉起手掌:"赤虯,投降吧,我可以饒你一命!"

赤虯狂笑,口中笑得鮮血激噴不止.

他的態度表明了.

甯死,不屈!

真妙神鏡一轉,神光照在赤虯的身上,赤虯整個呆滯,意識似乎被時間封印住.照曦不需要任何手段,緩緩出手,一記yīn綿之極的重掌,拍在赤虯的頭頂.登時,顱骨爆裂,赤虯五官上的七竅血箭狂飚……赤虯揮動吞龍長槍,對身邊的照曦不刺,反倒紮向惡狠狠撲上來的沙風……照曦又舉手,一記重掌,印在赤虯的後心,赤虯心髒幾乎爆碎,但他強忍住一口血不噴,反而借勢,吞龍挑開霜寒的鎖魂鏈,浴血的身體沖向沙風,完全無視沙風的旋牙斬頸,只是拼盡氣力,一頭撞在沙風的面門上.

照曦和霜寒追著赤虯痛下殺手,但赤虯置若罔聞.

一心只追擊著沙風.

近百遍被擊倒,重傷頻死,也執意不改.

五分鍾後,赤虯再也支撐不住了,推金山倒玉柱地摔在地面上……沙風一腳重踩在赤虯的臉上,得意地狂笑起來:"赤虯,無論你是如何的驕傲,現在還不是成了我的腳底泥?哈哈哈,像你這種實力在八位神主中排名最後的傻瓜,有什麼資格鄙視我?"

"呸!"

虛弱的赤虯,吐了一口血水.

沙風暴怒,抓狂地用腳踩著赤虯的臉,仿佛要把萬年以來所有的郁悶都發泄出來那般!

照曦微微皺眉,但最終什麼都沒說.霜寒也不贊同這樣凌辱對手,他可以用任何手段殺死敵人,但在勝利之後,卻不會像個瘋子那樣,瘋狂地凌辱敵人.

在沙風發顛似的踐踏著赤虯的頭臉之時,落在遠方的吞龍,忽然化成一道奇光,似龍非龍,似虯非虯.

嗖的一聲.

快得也不知超過聲音多少倍……穿釘在沙風用來踩人的腳膝上.

"這簡直就是找死!"沙風痛極,決心不再玩了,直接將赤虯碎尸萬斷.他拔出沾血的吞龍長槍,惱怒地投擲出萬米之外,又擎起手中的'旋牙’飛輪,重重地斬向赤虯的頭頸.

"誰敢動我的兄弟?"

一道刀氣,自遙遠的天際,閃現.

轉瞬即到眼前.

時間和聲音遠遠地落在後頭……這一道刀氣,玄妙無雙,不傷赤虯一絲一毫,卻將沙風一刀斬翻在地,差點當場喪命.有個不怒而威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踏刀意而來,出現在赤虯身旁,無視沙風以及急急小退的西北神主霜寒,只關心他面前的瀕死之人,赤虯!

赤虯費力地擠出一絲笑意:"天仇,你終于來了,可惜我再不能和你一起並肩作戰了."

中年男子傲氣的臉上,滿是哀傷:"都怪我,要不是我來遲,你也不會弄成這樣.赤虯,我的兄弟,你有什麼心願,二哥一定替你完成!"

"……"赤虯以意識互通的特殊技巧,將自己未完的心願和個人秘密,交托來人.他是南神國之主,即使連西神主黑晝也不敢輕視的南神主天仇.雖然生還無望,但赤虯很安慰,想不到在生命的最後時刻,還見到了自己的兄弟,而且及時地將心中最大的秘密傳了過去.有了這些,他定能和弑神老大一起,逆轉大局……天仇和弑神,他們實力遠超自己,他們,一定可以替自己報仇的.

"我的兄弟,我知道了,這些心願和秘密,我一定會……"來人拔出一把神刀,斬在赤虯的頸間,複又將神刀貫入赤虯的心髒.

赤虯遭襲,毫無反應.

他楞楞地看著這一位熟悉又陌生的兄弟,即使是死,他也不敢更不願相信,兄弟竟然向自己揮刀,真是死不瞑目!

來人卻仰天大笑道:"果然,弑神把所有的秘密都交給你來掌握!放心吧,我的兄弟,你的秘密,我一定會轉告黑晝的!在送你上路之後,我不介意向你透露一下身份,如果你變成了死人,還有能力向弑神通風報信,那我就無話可說了!你是不是想問我是誰?哈哈哈,黑晝叫我兄弟,你說我是誰?世間上,也只有傻子一般的你和白癡一般的弑神,才會相信我是盟友!誰敢動我的兄弟?這是我說的,但可惜,你們不是我的兄弟,黑晝才是!"

赤虯嘴張了張,似乎想說什麼,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鮮血早汩滿了口腔.

他的瞳孔,漸漸的放大.

失焦……

"赤虯的'吞龍’是准神器,不好模仿,希望能瞞過弑神吧!"讓岳陽最為震驚的,不是剛才那個手持神刀男子的背盟偷襲,而是另一個人的出現,姬無ri.

此時的姬無ri,已經變成與赤虯一模一樣的形象.

言行舉止,惟妙惟肖,要不是還有赤虯的尸首在眼前同存,岳陽還不敢肯定這個赤虯模樣的男子就是姬無ri!

看見了這幕,就算岳陽是個笨蛋.

相信也能看明白了.

當場天仇這個角se一出,就有一位書友發貼猜是壞人,讓霞飛狂汗,聰明人真是無處不在啊,才寫一個名字就猜出了,幸好碼字不是做壞事,否則……寫本小說還真不容易!當然了,霞飛心中也很欣慰,有書友花了心思推敲劇情,這是對霞飛創作的一種支持和認同!

今天沒空補更,明兒盡量補足了!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我不想活了,你們也別想】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讓我試試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