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讓我試試如何?】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讓我試試如何?】

姬無ri這一招夠狠!

先是圍毆,三打一重創赤虯,唯恐赤虯不死,還設了南神主'天仇’這一後招.結果赤虯中計,不僅當場慘死,還錯誤地信任天仇,將弑神交托的秘密也告知了天仇……這樣一來,黑晝與弑神之間的戰斗,有了情報,無疑會大占風.

天仇是東陣營最大的臥底,東北神主'青云’中立,東南神主赤虯戰死.

東陣營,現在只剩下弑神一人.

甚至,弑神身邊還有個天仇這樣的暗棋,隨時反水給予致命一擊.

如果說這樣還不夠毒,那麼還有使用特殊類戰獸合體變身成為赤虯的姬無ri,一起加入戰場圍攻弑神!

弑神僅僅一人,就得對戰他平生勁敵黑晝和照曦,沙風,霜寒等四位神主的聯手,再加最大的臥底天仇和變身赤虯的姬無ri,這比以一敵六還要嚴重,在如此惡劣的情況下,縱然他有山外山第一人的超強實力,相信也無法逆天,弑神這一戰,還未開始,就已經注定了他必定飲恨而敗的結果.

岳陽搖頭.

暗暗為之歎息.

同時,對于姬無ri這個謀劃全局的家伙也更加jǐng惕.

萬年來,黑晝並非不想干掉弑神這個攔路虎,成就山外山第一人,但明面實力占優的他始終無法得逞,現在姬無ri一來,赤虯就被設局而死,而弑神也陷入必敗之局……這一切,如果全是姬無ri在背後cāo縱而成.那麼他就太可怕了!

這樣的姬無ri,岳陽必須趁早鏟除.

否則.未來必成大患!

"赤虯真的死了嗎?"姬無ri變身的這個赤虯,俯視著真正的赤虯尸首.眼神充滿了質疑.

"神識全部渙散.神力也已經融化流逝.就連寶典也脫離契約,灰烏黯淡,這樣的赤虯還能不死?"身受創數度的沙風看見赤虯真正死亡,忍痛大笑:"如果大家不放心,我把他的頭砍下來.做成個夜壺好了!"

"算了,赤虯畢竟是一位神主,生前不說,死後給他留點顏面,尊重敵人.也即是尊重我們自己."照曦不太同意汙辱赤虯尸首的行為.不僅是他,就連此前心狠手辣痛下殺手的霜寒.也為之搖頭,不太同意沙風這種有損強者氣度的行為,如果赤虯沒死,霜寒不介意在他的身砍一萬刀,但赤虯已經死了,縱然零碎他的尸體根本毫無意義可言,反倒有損強者之心.

"他死了,留個全尸又如何!"持刀的中年男子揮刀,斬開虛空,瞬間消失.

"召喚寶典,的確是脫離了契約……"姬無ri根本就不相信什麼神識渙散神力消融這些表面的跡象,對于他來說,見慣天界各個種族千奇百怪的天賦能力,像裝死這種特殊能力,他見過千百種,種種不同,一種比一種狡猾,一不小心,就會當受騙.所以,對于姬無ri來說,他永遠不會輕易相信敵人,那怕敵人已經變成了死人,他也保持足夠的jǐng惕和防備.

唯一可以讓他信任的,就是召喚寶典.

召喚寶典不會騙人.

如果主人沒死,再怎麼偽裝,再怎麼欺騙,它也不會撒謊,而是會一直維系著契約關系……相反,如果召喚寶典脫離了契約,那麼它的主人,必定死亡,斷沒有第二種可能xing!

照曦有意無意地往岳陽藏身之地這邊看了一眼,岳陽趕緊屏息閉氣,凝神不動.

深恐會被這個感應力深不可測的北神主發現.

尤其是那面'真妙’神鏡.

最讓人忌憚.

幸好照曦也只是懷疑自己是錯覺,沒有深究下去,畢竟他再怎麼想,也萬萬想不到世間還有一個人能夠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觀戰,還能做到無人察覺的程度.

照曦和霜寒兩位在真正確定赤虯的死亡後,結伴離去;變身赤虯的姬無ri,也在伸手感應灰黑黯淡的召喚寶典,肯定真正赤虯的死亡結果之後,也飄然而去.場中所有人,一直以來,包括沙風在內,都沒有去打那杆吞龍長槍的主意,因為他們都知道,神器擇主.

那怕'吞龍’還不是神器,但它已經具備一定的意識和智慧.

赤虯戰死.

不等于任何人都能成為它的新主人.

沙風飛起一腳,將倒插在地面的吞龍,高高地踢起來,又在它翻旋落下的瞬間,旋牙一磕,將那杆吞龍槍痛擊飛出,深深地釘進赤虯尸首的胸雎……

赤虯早就已經死透,毫無反應.

沙風看了,怪笑一聲.

化成一道金光,離開了戰場,就連之前小心翼翼供奉出來的遠古遺物正體,也拋在原地,再也不看一眼.遠古遺物本體存在,會產生這種削弱百倍威力的神域空間,堪比神滅秘境,沙風不是傻瓜,若非謀害赤虯所需,他平時萬萬不敢帶著它到處亂闖……

"咦?好像有古怪!"岳陽沒有立即現身,盡管所有人全部離開,但他的危機感應還沒有消退.

岳陽選擇留下來.

靜觀其變.

一個小時後,場中忽生變故.

原來已經死透的赤虯,身體詭異地顫動起來,疑似尸變.

見慣大場面的岳陽同學,此時也禁不住好奇心爆炸,睜大雙眼,注視著赤虯的一舉一動.

赤虯遍體鱗傷鮮血淋漓的身體迅速好轉,他的雙手緩緩伸直,又緩緩合攏,十指伸縮,就像凍僵的人剛剛複蘇,正在活動身體那般.一分鍾過去了,赤虯的眼睛凝聚了神光,意識重返,他伸手把紮刺在胸膛的吞龍,輕輕地拔出來.那杆吞龍嗡鳴不止.似乎很興奮看見主人的回歸……等赤虯扶好頭頸,一一調整破碎的顱骨.讓它在神力下重新自愈,他身的傷口早已經恢複.完好如初.

就連胸口讓吞龍紮刺個對穿的血窟窿.也消失不見.僅剩下一個創口大小的紅印.

那是肌膚肉芽重生的的新痕.

三分鍾.

赤虯完全恢複,身再無絲毫傷勢.

岳陽若非親眼所見,還真不敢相信有這麼詭異的事情……被干掉了還能複活?這是什麼天賦能力?

現在,唯一可以證明過赤虯曾經經曆過一場苦戰的,是他身的神力.七成以渙散消失,能夠重聚恢複的不足三成.若非真正被殺過,赤虯再怎麼傷創,也不可能虛弱到這種程度!

赤虯輕撫著吞龍的槍杆,有如撫摸情人的肌膚.

他把吞龍握在手:"只要恢複神力.我必殺沙風那個賤男,當然.還有西陣營所有人.誰也不會相信,也不會知道,我有'虯須自生’的天賦能力.只是可惜了我的召喚寶典,付出了最大代價,好不容易才按照太炎和冰璃的遺秘契約的,現在又重新失去了!也不知道,以後再付出同樣的代價,是否還能重新契約寶典……"

微微歎息,赤虯走向岳陽這邊的藏身之所.

他准備動手搬開那些碎石.

將愛人的尸體找出來.

而岳陽驚訝地發現,剛才偷偷搬出來的那個女子,身體也同樣在恢複,傷勢不斷好轉,自愈速度雖然遠遠及不赤虯,但亦非常驚人.也許不需要多久,這個女子神智都可以清醒過來.

因為,現在她的睫毛就開始顫抖,似乎恢複了一定的意識.

"同生共死?這個女人的特殊能力原來是同生共死……"岳陽之前就有所懷疑,可是不等他探索出來,現在真相已經擺在他的面前.這個女人有著同生共死的能力,只要赤虯不死,那麼她的身體即使毀壞了,也能以能量形態重新複生,根本就不會真正死亡.

"咦?"正在搬石的赤虯,忽然臉se大變,手執吞龍,直起腰來.

"變得這麼弱小了,還能感應到我,真不愧是山外山八大神主中裝死一流的赤虯啊!"沙風不知何時,已經站在赤虯的身後.赤虯隔了一小時才恢複重生,可是這個沙風的耐心簡直好得出奇,竟然等足一小時,直到赤虯完全恢複,才現出身來.

"以你的智慧,竟然能猜到我是假死,還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赤虯手握吞龍,神情淡然,完全沒有任何的驚慌失措.

"僅剩三成力量的你,還想跟我拼個同歸于盡?是不是太天真了一點呢?"沙風聽了,哈哈大笑.

"只要一成,我就可以殺了你!"赤虯冷哼.

"很有自信嘛!"沙風根本不相信.

"我在太炎的身,繼承了他的太炎神力,只是萬年來,從來沒有示人罷了.只要一成神力,就足夠我催動吞龍里面潛藏的太炎神力,沙風,如果不是照曦他們在,我要殺你,根本不需要一分鍾!"赤虯手中的吞龍,用力一揮,就連岳陽天目慧眼也看不破的潛藏神力,噴薄而出.

其威能,一現,即令天地鎮伏.

萬魔俯首.

沙風頓時為之se變.

一種死亡的威脅,籠罩心頭.

太炎雖死萬年,但當年他的神威,還讓沙風記憶猶新,心懷敬畏.

岳陽真是想不到事情還有這樣峰回路轉的一刻,心中大叫jīng彩,果然不愧是活了萬年的老妖怪,誰也不是傻瓜,誰都留有底牌,想輕易擊敗他們,還真是不容易.

"再見了,沙風!"赤虯擎舉起吞龍,准備借助太炎神力,擊出毀天滅地的一擊.

即使是身為西南神主,沙風想在如此威權的太炎神力下逃生.

也是生機渺茫.

吞龍,一槍破空,天地俱碎……

岳陽為求洞悉個中真相,顧不得暴露,情不自禁地使用天目慧眼.

他發現,原來必死無疑的沙風,卻沒有慘死在太炎神力之下,而是強忍著心髒被吞龍貫穿的痛苦,召喚了黃金寶典,瞬間逃過寶典世界里……太炎神力縱然能毀滅天地,卻無損黃金寶典分毫,無別說躲進了寶典世界里的沙風!

赤虯先是錯愕,隨即憤怒.

最後,卻是深深的無奈.

沙風很快自寶典世界里溜出來,雖然好不狼狽,卻笑意盈然,沖著沮喪的赤虯笑道:"你一定是忘了,當年太炎和冰璃把遠古之秘公開,我們都契約了寶典,不僅是你,還有我,也不再是當年那種可以被真神一擊即殺的偽神了!哈哈哈,召喚寶典,我也有!盡管永遠也不能再提升了,永遠都是一本黃金寶典,但是,這樣已經足夠,我也可以稱之為真神了!赤虯,你不曾真正擁有太炎神力,借助太炎神力的你,在失去了召喚寶典後,不過區區一個偽神,又如何能夠對我這個真神一擊即殺?除非是傳說中的神聖至尊降臨,否則,誰能一招秒殺我沙風?"

赤虯死死地盯著得瑟的沙風,好半晌,才吐出一句:"我殺不了你,但別人一定能!"

"笑話,弑神和黑晝都沒有秒殺我的能力,在山外山這里,弑神,黑晝,照曦和天仇雖比我強,但我不與他們正面戰斗,他們又豈能奈我何?想殺我,簡直是癡心妄想!弑神現在自身難保,除了他,你說你們東陣營誰有這樣的能力?"沙風滿臉的鄙夷,對赤虯的話極度不屑.

"讓我試試如何?"一個沙風從來沒有聽過的清澈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來.

聲音雖輕,但聽在耳里.

卻震若雷霆.

耳鼓幾乎炸碎的沙風,如驚弓之鳥,急想逃回他的寶典世界……剛剛瞬間逃過太炎神力一擊的他,卻驚訝地發現,自己身體像石頭一般沉重,想逃離地面,感覺雙腳在大地里生了根似的,無論如何以神力和神識催動,也紋絲不動.

有個影子,自他的身後走出來,越過雙目瞪住沙風的蛇妖小蘿莉.

他並不自後面偷襲,而是走到沙風的面前.

等沙風做好所有的心理准備,做足了所有的抵禦和反擊預想,才緩緩地伸出手,示意那個萌萌可愛的蛇妖小蘿莉:"可以了,把他放開,我覺得還是一個人動手比較好,你參戰了,他可能會覺得不公平,心里很委屈,萬一打哭了怎麼辦?"

這是昨天的欠更,今晚還有更新,不過估計要晚一點.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誰敢動我的兄弟?】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對不起,我沒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