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因為,你也是養分之一】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因為,你也是養分之一】

"別以為你才有神器,我的'燭夜’,難道會比你的'離恨’差?"黑晝面對氣吞天下勢不可當弑神,仍然有足夠的自傲,沉著冷靜地分析道:"照曦的'真妙’寶鏡,天仇的'飲雪’神刀,以及我的'燭夜’天珠,三者合一,今天你弑神縱有逆天之能,也必敗無疑"

隨著他的言語,先是南神主天仇,召喚出一本黃金寶典

啟動天賦

又極升起刀氣森森的領域

在瘋狂地的爆發和加持中,天仇手中的飲雪神刀,瞬間與一個奇形如妖的生命守護戰獸融合,散發出千萬道神器光華在神力拼命催谷提升之後,天仇整個人也仿佛無限地巨大起來,如山,一直變巨到接近弑神,才緩緩地停下來

雖然不及弑神那種俯視天地的高大,卻已經相當的接近

感覺是天仇就像一個七尺猛男,面對著另一個身高九尺的弑神那樣,縱有不小差距,卻也沒有侏儒與巨人那種誇張的對比,實力等階還是在同一個層面上

另一邊的北神主照曦,實力與天仇相差無幾

甚至加神秘些

那怕是召喚了黃金寶典和升起了領域,躲在遠處裝死的金牌龍套岳陽同學依然看不清他的生命守護戰獸是什麼形態的,只感覺像霧一樣,迷蒙不實,模糊一片如果說天仇是把紮人的錐子,那麼照曦就是收藏在衣兜里的綿針誰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露出鋒芒但岳陽可以肯定,這個北神主照曦一旦呈現出真實的本se必定會給人極大的傷創

僅是天仇與照曦兩個人的話是絕對不可能壓得住弑神的

但再加上黑晝

那麼天平就不可避免地移向西陣營這邊

天空,在黑晝召喚寶典的一刹那,黑了下去,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接著一道出自深幽漆黑的紫金仿佛是自黑洞里直沖出來那般,散發出萬丈光芒

岳陽同學看得直咽口水,那是一顆神器級別的'寶珠’,因為正在裝死中,岳陽不敢隨便用天目慧眼掃瞄暫時無法判斷出最真實的品質但即使是這樣,也可以斷定這顆估計就是'燭夜’的神珠,要比真妙神鏡和飲雪神刀勝一籌,直追正持在弑神手中的古神劍'離恨’

如果岳陽于極高極高的蒼穹之頂往下探看,就會發現,天地于中間分成兩半

一半是光華萬丈劍氣沖霄的白天

另一半是漆黑如墨,若隱若現,時有神珠神刀神鏡三者光芒閃爍的夜晚

由黑晝主動,天仇與照曦輔助的夜晚,漸漸壓過僅憑弑神獨力支撐的白天……雖然黑晝與弑神無法劃上一個等號,但現在的實力卻相差不大

假如弑神高九尺,那麼黑晝高八尺有余

在兩位七尺的天仇與照曦的輔助下,黑晝漸占上風

"哼"

旁觀的西北神主霜寒,假如此時沖上去助一臂之力的話,那麼必定加弑神的敗北,但他並沒有這樣做此前黑晝對沙風以及他的態度,極大地傷創了霜寒的內心一直認為自己主動義助,不計回報,只求早ri結束持久神戰的他,現在傷透了心別說現在黑晝還稍占上風,就算是全面落在下風,他也不會再伸手援助黑晝,經過此前對沙風無情的拋棄和對自己惡毒的猜忌,霜寒不落井下石,反助弑神,掉倒槍頭攻擊黑晝就算不錯了

援手不可能,掉倒槍頭也己所不為.泡&書&

霜寒決定離開這里

什麼神戰

不管了

還不如像青云一樣,逍遙自在地過自己的ri子

可惜照曦依然不動局勢所動,否則霜寒會走得加舒心

"啊,請等一下"姬無ri忽然閃現霜寒的面前,笑容滿面,一種真誠透出笑容,上位者的魅力四she,任何人看見了,都情不自禁會覺得這種人值得信賴,身份卑下者,甚至會自慚形穢,不敢在這個聖殿大殿主的面前抬頭對視

"如果你想勸我回心轉意,那就不必了"霜寒一口拒絕了和好的可能,黑晝根本不是最好的頭兒,現在他已經徹底死心了

"沒有,我完全沒有勸你的意思你和黑晝之間的恩怨誤會,我完全沒有興趣,也不願意做什麼和事佬"姬無ri搖頭又擺手,示意霜寒不要誤會,他笑得格外真誠,格外親切,格外溫心地看著霜寒這位西北神主,直看是霜寒都有點莫明其妙,最後才一字一句地問道:"西北神主霜寒,你是不是覺得我只是准神階,就不需要問過我是否同意,就可以隨便離開嗎?"

"嘿"霜寒心頭怒極,臉上反笑:"原來我想離開還要獲得你同意才能離開是嗎?那麼,你會同意嗎?"

"不同意"

姬無ri輕輕地搖頭,聳聳肩膀:"如果你跪下來,抱著我的雙腿,發誓做我的奴隸,我或許會考慮一下,是否饒你一命"

霜寒的臉,瞬間結冰

他憤怒之極

卻沒有立即爆發

身為一個神階並且苦修萬年的強者,竟然讓一個准神階的小輩截住,這副囂張的模樣,一輩子沒見過,竟然要自己跪下叩頭,並且發誓成為奴隸,才考慮是否讓自己離開,這也太特麼的欺負人了?

就算是虎落平陽遭犬欺,也不至于這樣?

就算是天仇

又或者那個膽敢挑戰弑神的黑晝,對上自己,也不敢狂成這樣

"你,憑什麼?"霜寒忍不住嗤之以鼻

"就憑我叫做姬無ri,一個注定可以吞滅你們整個山外山甚至整個試煉之地的聖典持有者不我以後會是一個神典持有者,試煉之地最後的神典它命中注定,只屬于我"姬無ri仿佛在描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絲毫不激動也沒有半分的傲慢和恐惶表情平靜如水,理所當然

"……"岳陽讓姬無ri這話雷得不輕,大哥,你說話能注意一點不?神典沒到手,你低調一點行不?知不知道'謙虛’怎麼寫?不會我可以教你啊別這樣臭屁行不行

裝死了半天的岳陽同學,差點忍不住要跳起來反駁

幸好控制力不錯

活生生地憋住

任憑身體已經雷得外焦內嫩,也咬牙不吱一聲

霜寒也呆楞了好半天,他實在沒有想到,姬無ri竟然會這樣回答無語以對

不過,在他反應過來的下一秒滿天的冰鏈如攔江之網,籠罩下來,接近絕對零度的寒氣,滴水成冰,將姬無ri瞬間凍成一個冰雕

"太弱了"

冰雕狀態的姬無ri'啪’地粉碎,恢複如初

他渾身上下絲毫無損,完全無視徹骨寒氣和身體周圍飛舞籠罩的冰霜鎖鏈,很淡定地伸出右手,就像撫摸情人肌膚那般輕柔,召喚出一本光華萬千輝煌殊勝的聖典……聖典一出,護罩和領域同時升起,也不知姬無ri的天賦能力是什麼,但同樣擁有至尊意志的他,僅僅是左手一彈指,就將霜寒所有的攻擊,包括神力凝聚出來的冰鏈,全部轉化成千千萬萬無害的溫柔雪花,緩緩飄降

"至尊意志"霜寒臉se劇變

"這種高級貨,你們這些依靠別人才獲得召喚寶典的土包子,是不可能懂得的,你們就算有了寶典,也永遠成不了真神,加永遠不可能成為至尊一句話,你們都是垃圾,如果沒有太炎和冰璃多管閑事,你們一輩子都不可能擁有召喚寶典"

姬無ri漫不經心地在他的那本聖典上信手翻頁,似乎沒有想到召喚哪個戰獸,又或者隨便召喚個戰獸,就可以輕易擊敗身為神主的霜寒,讓他一時之間,沒有辦法作出選擇

霜寒氣得渾身發抖

但他也清楚,一個擁有絕對至尊意志和聖典的敵人,有多麼的恐怖

弑神,他根本沒有聖典,僅是在意志的境界上參悟得比黑晝強,高,就已經穩穩地站在山外山第一人的位置,不可撼動

現在這個姬無ri,不僅擁有比弑神高的絕對至尊意志,甚至還在手中持有所有人夢寐以求的聖典

這一戰,到底該怎麼開打呢?

霜寒沒有答案

他還從來沒有遇見過持有聖典的敵人

那怕是當年接近無敵的太炎和冰璃,也不曾持有聖典……

"主人,這一個小蟲子,就由我怨忌來打發萬年之前,這個小蟲子還在哭臭子的時候,我就已經教訓過他了,當初嚇得他直尿褲子,要不是太炎和冰璃兩個多管閑事,山外山早讓我夷為平地現在,我怨忌重回歸這里,太炎和冰璃已經不在,物是人非,這大仇報不了,我找這些小蟲子發泄一下也好,否則難解我心頭郁悶"有個金se的影子,自聖典里面輕煙般嫋嫋升起

"什,什麼?怨忌?你不是被太炎和冰璃兩位封印了嗎?"霜寒一看這個金se影子,嚇得渾身打了個寒噤

"是封印了沒錯,不過,數千年前就已經讓主人釋放了出來,想當年剛剛逃脫封印的時候,還真是慘啊,差點讓你們發現,為求保命,不得不與主人的生命守護戰獸融合在一起……不過,這也造就了我完美的生命,有了永遠不死不滅的完美之軀,再加上主人的天賦,哈哈哈,我怨忌統一山外山的ri子不遠了不不不,我不僅要統一山外山,人谷,地谷還有那個原來就屬于我的天谷,甚至整個試煉之地,都將是我的囊中之物,你們這些傻瓜,連做我奴隸的資格都沒有,啊哈哈哈哈哈哈……"

金se影子狂妄無比旁若無人地放聲大笑

霜寒se變

以冰鏈纏繞成冰鏈之牆,護體,再裂開空間,准備瞬間傳送逃離此地

那個金se影子,看了不看,隨手伸出一指,輕輕一點,一道神光不徐不疾地破空而至,輕易穿透那萬年冰壁似的冰鏈守護,再無視霜寒的護體神力,將身為西北神主的霜寒,前後she了一個對穿

胸口到脊背後心處,洞穿一個碗大的洞

通透

"你以為我還是當年那個剛剛逃脫封印一聽到風吹草動就嚇得不行的可憐蟲嗎?霜寒啊霜寒,當年你和照曦曾經有過最好的機會,但你們沒有仔細追查,結果我在主人的幫助下,成功逃脫經過數千年的恢複,我不僅恢複全力,甚至比當年大戰太炎和冰璃時強……沒有了太炎和冰璃,就憑你們這些小蟲子,也想與我天外天的'第一天王’怨忌一爭高下嗎?"金se影子信手一揮,啪地扔出一個血人

霜寒定眼細看,睚眦yu裂:"青云"

那個被吸干神力已經重創瀕死的血人,正是山外山中最不喜爭斗和戰亂的東北神主青云

一個連花草樹木也倍加愛護,對所有生命都一視同仁的青云……在所有的神主中,第一個獲得寶典承認的就是這個東北神主青云,甚至比東神主弑神,還要早幾秒鍾

即使是黑晝,也承認東北神主青云是一個君子

當青云拒絕參戰,黑晝亦不強求

弑神甚至親自送他離開

想不到

這樣一個熱愛生命熱愛和平的神主,竟然被姬無ri和怨忌,吸干了神力,並且折騰得不cheng ren形

霜寒感覺眼睛幾乎要裂出眼眶,胸內爆炸般有股怒氣瘋狂地噴發出來,他不顧自己重創,沖過去抱住奄奄一息的東北神主青云,喉嚨發硬,想喊卻怎麼也喊不出來,視線不知何時已經模糊

就連那邊正在厮殺拼斗的弑神和照曦他們,也愕然住手

不敢置信地看著這邊

金se影子,一手將重創的霜寒提了起來,瘋狂大笑:"有了主人的吞滅天賦,你們這些小蟲子,都是我重歸巔峰和越自我的養分你知道主人為什麼要挑起這場戰爭嗎?就是想將你們這些白癡一網打盡……你以為主人數千年後仍是准神階,就以為他是天資不足?真是一些愚蠢的小蟲子啊,要不是主人的吞滅天賦必須吸收比本體等級實力高的能量,你以為你們能仰視到主人的等階位置?你以為你們還能活到現在?早在數千年前,主人就可以問鼎神階,你們與他相比,連小蟲子都算不上,還自以為很了不起,還真是一些可憐的井底之蛙啊……"

"無ri,為什麼你連我也要瞞著?"黑晝的臉se變得很難看

"因為你也是養分之一"站在黑晝身邊的天仇,飲雪神刀閃電般捅進黑晝的心髒

不足千分之一秒,黑晝已經反應過來

准備反擊

但金se影子已經閃現黑晝身後,大手握住黑晝的頭顱,將這個山外山的梟雄重重地摜在地面上下一秒,黑晝聽見姬無ri的聲音,平淡如水的悠然,在耳邊響了起來:"叔叔的力量,無ri笑納了;您的遺願,無ri也會努力替你實現的"

*********(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最最全的小說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誰最可疑?】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你們可以說遺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