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你們可以說遺言了!】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你們可以說遺言了!】

黑晝感覺姬無日的手按在自己的背心上.

僅一秒.

身體里的神力就被抽走一成.

他嚇得亡魂俱冒,拼盡最大的力量,化成一團黑光,強行在金色影子怨忌的手中掙脫.半空中,規避躲過了天仇那把足可撕裂天地的飲雪神刀,又險險避開金色影子怨導的'神忌之指’,1日惶間,黑晝他無路可逃,被迫逃到剛剛還是宿敵的弑神身側……他知道,在某些時候,停留在宿敵身邊比站在自己人身邊還要安全,比如現在.

"弑神,山外山第一人的位置我不爭了,現在怨忌重生,我們必須聯手制敵!"黑晝第一時間轉變立場,拋棄此前所有的**和目標,將破敵和保命擺放在第一位.

"我沒必要與你聯手."弑神哼了一聲,他相信誰也不會相信黑晝,誰知道這是不是他們西陣營的計策呢?

就算不是.

狗咬狗豈不是自己喜聞樂見的?

當然了,怨忌這個昔日的最強之敵,重新回歸山外山,的確是一件不能大意的危局.

弑神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握著離恨神劍的手,微緊半分.強敵重現,這一戰,必須全力以赴了,但他絕對不會與黑晝聯手,與這種隨時隨地都會出賣盟友毫無信義可言的梟雄聯手對敵,簡直就是與虎謀皮!

"你,真是糊塗!"黑晝心中湧現一陣恨意,既惱火弑神的拒絕,也對自己被侄子出賣反噬感到恥辱.

"哈哈哈,我親愛的叔叔,弑神拒絕聯手,這不能怪罪人家東神主大人,你應該在自身上找一找原因,要不是你平時無情無義出賣盟友臭名昭著,怎會如此惡貫滿盈天地唾棄?別說外人了,就是我這個做侄子的,也不敢相信你半成說話,像你這樣的人,任何人只要信足你一成,就會死無葬身之地.還記得剛才含冤而死的沙風嗎?就在剛才,景象還曆曆在目,語音嫋嫋仍在耳鼓回響,哈哈哈哈,還記得他臨死時是怎麼說的呢?沙風說:他不仁,我不能無義……哈哈,這是多麼痛心的吶喊啊,我的叔叔,在你的背叛面前,沙風簡直欲哭無淚,相比之下,你現在根本不算什麼,頂多算是惡有惡報被大家所唾棄罷了!"姬無日臉上一副大義滅親的神聖,他面前懸浮著那本輝煌無比的聖典,在千萬光華之下,他看向黑晝的眼神,就像美食家看著桌面上的大餐.

"僅僅是一個怨忌,你就以為可以吃定我嗎?"黑晝一聲冷笑,現在他已經鎮定下來了.

打不過,還可以逃回寶典世界.

大不了躲在寶典世界里一千幾百年不出來,看誰能耗得過誰!

怨忌再強大,也不可能潛入別人的寶典世界里抓人,只要召喚寶典,返回寶典世界,危機就可冰雪消融,迎刃而解.

黑晝抬手,召喚寶典.

被背叛雖然痛心,失卻山外山第一人的位置也極是可恨,但是留在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惜身保命,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至于姬無日會在這次神戰中獲得什麼,接管整個山外山和地谷?掠奪山外山第一人之位?黑晝已經顧不了那些,一切,以保全自己為重!

對于黑晝召喚寶典逃返寶典世界的龜縮行為,姬無日卻好整以暇地看著,並沒有出手阻止.

一秒後.

黑晝的臉色大變.

變得有如死灰,驚惶盡染.

不僅是他,還有已經重創的霜寒以及靜靜圍觀的北神主照曦,皆露出駭然的神色.

"各位神主,是不是召喚不了寶典呢?"姬無日微微一笑,掌心處攤出一顆遠古遺物本體,他就像個向導給游人介紹風景名勝那樣,滔滔不絕地介紹解釋道:"如果你們有心情,我很想給你們上一課,真神和偽神之間的區別,不過看你們的心情似乎都不是很好,我們就跳過這一課吧!反正以你們的智慧,說這些高深的東西,你們也聽不懂!你們只要知道,在我的領域內,只要沒有至尊意志,任何人都會在'禁典法則’面前束手待斃就行了.你們一定以為遠古遺物的作用,僅僅是削弱敵人的實力,可笑的是,這種認識,你們竟然一直保持了萬年,從來沒有人質疑過,也沒有探索過它的根本."

"其實,遠古遺物的真正作用,是'禁神’.它的用來分辨偽神和挑選真神的重要標准,也是武者在試煉之地曆練選拔的重要標准,愚蠢的你們,不過區區偽神之境,又如何會懂得真相呢!"

"我錯了,我不該對你們寄望太高的!"姬無日最後瀟灑地聳聳肩膀,輕蔑說了句:"我還以為,在這萬年時間里,你們中會有一個人突破極限,由偽神晉升,參悟至尊意志,不負太炎和冰璃當年以殘存神識生命助你們契約寶典的苦心.誰不知,你們中一個天才也沒有,都是垃圾!"

全場一片死寂.

霜寒無力地跪倒在地面上.

他讓姬無日輕蔑的說話,打擊到了,心碎成粉.

萬年前,太炎和冰璃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助眾人契約寶典,誰不知一個成材的都沒有,萬年後,全體依然是偽神!真是枉費了太炎和冰璃的一片苦心啊!

北神主照曦,此時也面帶襄傷,思緒沉浸在當年的回記之中,久久不願清醒,面對如此殘酷的現實.

"哼!"

弑神面無表情.

伸手向前,無數的神光在他的手心彙聚成團.

光華似乎受到了某種壓制,搖搖晃晃,但最終抑不住弑神的沖天意志,光柱轟然噴薄,怒指蒼穹.

一本黃金寶典懸浮在弑神的面前,輕輕翻過一頁,千萬道劍氣切割粉碎了一切限制,與主人弑神完美無缺地融合一體.裝死中的岳陽同學看得心頭微震,至尊意志,弑神也參悟了至尊意志!雖然這種至尊意志無法與自己相提並論,但比起海胖子葉空雪貪狼他們,只強不弱,通過生死門絕對沒有問是……要不是因為寶典是由太炎和冰璃神助契約的局限,受制太多,恐怕弑神的境界還能更上層樓.姬無日大愕,弑神這一召喚,還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黑晝,照曦和霜寒更是眼睛掉地.

不會吧?

弑神這個劍道狂人竟然參悟了傳說中的至尊意志?這是不是意味著,他已經踏入了真正的神階?

難怪弑神完全不懼黑晝的挑戰,完全不懼西陣營的什麼陰謀詭計……要不是姬無日這個變故,弑神是山外山第一人這個位置,根本不可能撼動!別說黑晝以五打一,就算加上赤虯和青云,以七打一也不可能獲勝!

"你們離開這里."

弑神揮手,命令霜寒和照曦等人脫離找場,自己召喚了個劍形的特殊生命守護戰獸,融合一體,神力威能立即百倍提升.

劍氣凝聚成形,實體如刃,長達千米.

如果揮動.

霜寒絲毫不懷疑這道實體化的劍氣,會毀滅整個東神國,甚至整個山外山.

黑晝臉色非常尷尬,他發現自己像個井底之蛙,以他現在的實力,想挑戰奪取弑神山外山第一人之位,簡直是個笑話.弑神一直沒有暴露真實的實力,直到姬無日出現,才召喚寶典,展現真正實力……這是不是說,此前弑神根本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內呢?

"不錯,終于有點意思了!"金色影子怨忌拍手大笑:"如果讓我吸收了你,那肯定是一場大補,來吧,我已經迫不及待要與你一體了!"

"劍,誅滅!"

弑神不喜不怒,將實體化的千米劍氣,重重地揮斬向怨忌這個強敵.

金色影子形態的怨忌卻紋絲不動.姬無日漫不經心地翻了一頁.

聖典冒出一團光華.

幻化成個擁有美女上身而蜘蛛下體的類人形戰獸,她一出現,即花枝招展地嬌笑,笑聲如鈴:"真是個凶惡又恨狠的男人啊,人家好喜歡你呢!"弑神完全不理會這個蜘蛛妖的言語,千米劍刃當頭劈下,辣手摧花說的就是他這個鐵石心腸之人.

那個蜘蛛妖女櫻唇張開,輕輕吐了一口氣,就像情人在耳邊呵氣般溫柔.

無數透明的絲線飛出.

纏綿無盡.

在霜寒,照曦和黑晝不敢置信的注視下,竟然神奇地把弑神那以神力和至尊意志驅動,足可毀滅天地的千米劍刃給纏繞住了.初時千米劍刃還能緩緩斬下,但連空間都可以割裂的它,卻無法將任何一根絲線切斷,最終讓越來越多的透明絲線纏住劍身,困于半空.

"東神主弑神,我早將你研究透了."姬無日神色傲然:"你的劍,可以毀天滅地,但是,你不知道,世間有一種東西是你斬不斷的,那就是情絲!"

"情絲?"這次,就連弑神也皺起了眉頭.

"我的情絲蜘蛛妖,是天界最強的戰獸之一,只要她愛上目標,以情線纏繞,世間沒有獵物可以逃脫!情絲是世間任何力量都不可摧毀的,無論是刀劍,還是水火,總之,世間一切一世,都逃不過情絲的牽引!"姬無日的話還沒說完,弑神已經發現,自己陷身于一個無邊無際的情絲大網之中.

情絲蜘蛛妖掩口'吃吃’地偷笑.她的實力,不可能殺死弑神,不過她沒有必要殺死這位強大的東神主,只要她愛上他,牢牢地將他困在情網之中,那麼山外山的一切,就將永遠屬于她的主人,再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

"去死!"霜寒大吼,冰鏈激射向情絲蜘蛛妖,他看出來了,這個情絲蜘蛛妖並不比自己強大,真正恐怖的是她愛上目標後所誕生的那種'情絲’.

只要將她殺死那麼弑神就可以立即脫困.姬無日又漫不經心地翻了一頁寶典,有道流光射出,自冰鏈上劃過,那冰鏈立即轉化成一條火鏈,並且高速燃燒回冰霜的自身.一輩子從來沒有讓烈火如此焚燒過身體的霜寒,痛苦地咆哮起來,他發現自己爆發更多的冰凍神力,那麼烈火就焚燒得更凶猛.

"敵人可以轉化你的冰凍神力!"照曦自真妙神鏡中看到了真相.

"自以為可以看透世間真相的你,可以看到你自己的本心其實是糊塗嗎?"不知是誰,在照曦背後,打了一個酒嗝,酒味熏人.

盡管照曦立即屏住了呼吸.

但他發現.

自己還是醉了.

真妙神器在內心深處拼命警醒,什麼都不要做,一做就會犯錯,但照曦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那個不知不覺盯上了自己的敵人……他看見的是一壇酒,散發著誘人的香味,任何人只要一聞到這種酒香,都會忍不住誘惑,這種誘惑就像某種蟲子在噬咬著內心,破壞一切理智和忍耐.

明知這是致命毒藥,但照曦依然無法抗拒,一步一頓,一步一頓地走向那壇酒.

他不想那樣做,但行為完全不受控制.

似乎有某種讒極的酒蟲子,在控制著他的身體.

比起烈火焚身的霜寒,照曦感覺自己現在的局勢更加不利……這絕對是姬無日用來克制自己的戰獸,奈何自己明知是個陷阱,卻沒有至尊意志,控制不住自己,步向毀滅!

"醉熏糊塗蟲……為了克制你,照曦,我在天界找了不知多久,才找到這種合適的戰獸!如果你也像弑神一樣參悟了至尊意志,那麼還真是危險,很可惜,擁有真妙神鏡的你,注定要稀里糊塗地死去了……比起霜寒,你要好多了,最少你是醉死的!"姬無日似乎對照曦很有興趣,相反,他對霜寒卻不屑一顧.

"別忘了,還有我!"黑晝決心拼命了,弑神,照曦和霜寒全體被困,如果此時不拼命,還有機會嗎?

"我親愛的叔叔,我又怎麼可能忘得了你呢!"姬無日聽後,微微一笑.

他故作隆重其事地翻了幾頁寶典,似乎想找一個合適的戰獸.

伸手召喚,天空立即出現一個黑洞.在黑洞的深處,似乎還潛藏著一個可怕的生物,它一張大嘴巴,嘴巴即像黑洞那般巨大,與黑洞一起,雙重威力地吞滅天地.黑晝的神力爆發後,天烏地暗的黑暗神力,竟然讓它一口吞掉……吞掉後,那怪物似乎尤嫌不足卷了卷舌頭.

黑晝驚魂未定地看向那個黑洞,發現里面那個可以躲在黑洞里吞食天地的怪物,竟然是一只詭異的巨蛙.

怨忌瘋狂地大笑起來:"黑洞吞星幽冥蛙,它是連天上的流星都可以捕食的遠古巨蛙,黑晝,你那丁點神力算什麼,要不是你的神力是最好的養分,你以為你還能活到現在?恥辱吧,憤怒吧,我們需要的就是你的大爆發,你越是憤怒,越是爆發,那麼我們吃起來越是美味!"

面對這麼一個如此變態又精心設計處處克制能力的姬無日,霜寒和黑晝已經絕望.

照曦沉浸酒醉.

神智,已不複清醒.就連山外山最強大的弑神,也讓情網困柱,無法脫身……這一次神戰,誰也想不到,最後的勝利者,竟然是一個連神階也沒有達到的外來客,姬無日!

"你們可以說遺言了."姬無日很仁慈地給大家一個說遺言的機會.

"我,我先說!"裝死好半天的岳陽同學,也許覺得自己還可以像聞星星那樣,死得再調皮一些,于是站起來舉手報名,有說遺言的機會,這都是難得戲分啊,身為一個龍套,怎麼可能不報名參加呢!……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因為,你也是養分之一】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我也喜歡你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