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其實,我是一個演員】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其實,我是一個演員】

被困身于情網之中的弑神,忽然看向黑晝.

黑晝心頭一痛.

有如劍刺.

情不自禁地抬頭,望向弑神.

他發現弑神的眼神充滿了殺機,一種無形的劍道力量,穿過時間和空間,無視護體神力,直接穿刺在心髒里面,再在里面向外爆發出來.

"弑神,你想干什麼?你的心劍……現在不是自相殘殺的時候,我們要聯手破敵,共渡難關!你用心劍根本殺不了我,重創了我,只會讓局勢更加惡化!停,立即停下來!"黑晝很痛苦,大聲嘶吼,他感覺心髒有一把劍紮刺出來,心髒每一下跳動,都會加深一分傷害.

要不是弑神被困情網之中,無法以外面的劍道神力結合,僅以心劍隔空而發,自己恐怕早就倒地.

黑晝強忍著痛苦.

奮力,躲過天仇的飲雪神刀重斬.

一邊拼命揮手,示意弑神解除心劍,否則一劫不複,全軍覆沒.

弑神沉默了兩三秒,終于放棄了以心劍擊殺黑晝的舉動.除了解除心劍,弑神還以心劍干擾了天仇一下,但天仇極其狡詐,見勢不妙-,早化成數十個殘像,根本不給弑神心劍鎖定的機會.弑神的心劍,轟地爆碎了天仇的一個分身殘像.

天仇的本體,卻絲毫無損.

弑神微微歎息,這種隔空而發的心劍,並非是他最擅長的,無論威力還是精准,皆遠遠及不上手中的離恨.

黑晝覺得心髒一輕,恢複如初,大感輕松.

要是弑神再堅持心劍,也許撐不了多久,就會被天仇和怨忌得手……當然,就算沒有弑神的心劍,在天仇和怨忌的圍攻下,黑晝也險象環生,危在旦夕.

金色影子,一閃.

正是昔日的天外天第一天王'怨忌,,他老神在在地站在黑晝的面前.

黑晝,對于他來說,不過是一個有趣的獵物,不太容易獵殺,但越是這樣,就越容易激起他心中的興趣.

在岳陽面前,是那個眼睛的光芒可以吸人進背後扭曲光輪的神秘蒙面人形戰獸.

他站在岳陽面前,眼睛直勾勾地看岳陽.

姬無日饒有興趣地看著.

他想了解這個赤虯.

這人赤虯,是怎麼騙過自己的呢?

他在這萬年之中,到底有什麼參悟,又或者有什麼收獲?難道這個赤虯在神滅秘境里搜尋到了某些遠古遺寶或者某些遠古秘密,所以實力大進,才遠超自己的計劃之外?當年的太炎和冰璃,曾經對弑神和赤虯,除了已知的遺言之外,還說過什麼秘密?

尤其是太炎,為何會把太炎神力隱匿在這個赤虯的吞龍槍里呢?

對于這一切一切.

姬無日都有興趣知曉.

黑晝不可能在怨忌手中逃脫,更別說還有個天仇和那個可以輕易吞噬他神力的黑洞吞食幽冥蛙盯著.姬無日根本不看黑晝,放心地交給怨忌慢慢圍捕.

他現在關注的,是面前的這個超乎想像的'赤虯,.

在那個神秘蒙面人形戰獸的盯視下,岳陽這個現在偽裝的赤虯,忽然嗖地一聲,被那詭異的光華,吸進霜寒正在受盡折磨的那個驚怖世界里……表面看起來,那是個扭曲光輪,但岳陽吸進了里面後,發現里面其實是一個巨大的世界,無邊無際,唯一可以往外看的,就是有一個鏡子大小的空洞.自那個空洞,可以看見姬無日以及全場的景象.

那,正是那神秘人形戰獸背後的扭曲光輪.

自那里面.

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

"哈哈,我還真以為你有至尊意志,誰不知到頭來還是唬人的,騙子就是騙子!"姬無日樂了,大笑不絕.

"放我出去……"岳陽同學這個龍套開始向配角升級.

"雖然四大人形戰獸中,流光和勿忘是最常出戰的,但真正實力最強的,還是驚怖."就在追擊黑晝的間隙之中,怨忌停下來,以一種欣賞的目光,看向那個神秘的蒙面人形戰獸.這個蒙面男一般的人形戰獸,叫做驚怖,外表極是平凡,但實力是除了怨忌這個生命守護戰獸之外的最強者.他擅長的'奪神之目,,能夠將神階以及神階以下的敵人,強行拉入一個無邊無際,苦難不止,永遠也無法安甯的驚怖世界.

在驚怖世界里,任何有情感和有感官的生命,都會痛苦無盡.

受盡折磨.

相反,如果是毫無情感的元素類生命,或者沒有實體沒有外部感官的特殊類戰獸,驚怖世界只是一個無法離開的牢籠,毫無殺傷力.

擁有豐富情感的人類,驚怖世界簡直就是一個地獄!

任何一個進入其中的人類強者,皆不得脫.

全部被折磨致死.

看見赤虯,如此容易就被捕入扭曲光輪里面的驚怖世界,姬無日心里稍微有點失望.

搖搖頭,決定暫時放下,再也不關心里面的情況,等赤虯和霜寒在里面折磨了十天半月再說.他看了看黑晝那邊,發現這位叔叔已經難以支撐,落敗在即,心中大定的同時,又感到無聊.現在唯一還讓他有點警惕的,是被困在情網中的弑神.這位山外山第一人,困是困住了,但還沒有任何辦法攻擊傷害他,如果不小心,還要擔心他的神劍反噬.

姬無日看了看地面上奄奄一息的青云.

忽然召喚了一位鶴發童顏睿智老年形象的人形戰獸,冷酷地命令道:"枯木,我很不明白,在你親自出手制約過後,青云為什麼還能說話?聽著,我現在不需要解釋,我只要結果,你立即把青云給我處理掉,我實在不想再聽見他開口說話,這輩子,再沒有什麼比爛好人和正人君子這兩種生物讓我感到更加惡心和厭惡的了!"

"是,主人,一切如您所願."那位睿智老人形象的人形戰獸,畢恭畢敬地向姬無日見禮.

這位睿智老人形象的人形戰獸叫做'枯木,.

是怨忌剛才口中四大人形戰獸之一.

與在傭兵和星盜的營地偽裝先知使者的'勿忘,,剛才出手克制霜寒的冰力,將之轉化成烈焰,至今仍然在天空中極速飛行,不肯停下來呈現出真面目的'流光,,以及那位以眼力吸人的神秘無比的蒙面男'驚怖,,合稱姬無日戰獸的'四大,.

四位人形戰獸中,這位枯木的實力不亞于勿忘和流光,僅在驚怖之下.

老人形象的他.

是姬無日為東北神主青云而設立的克星.

也是姬無日謀劃的重要幕僚,以他遠超一般人形戰獸的智慧,各種陰謀詭計層出不窮,無論布局或者應變之道,都深受姬無日信任.

山外山這個布局,雖是姬無日制定,但也有這位枯木的參與.可惜這種斗爭的智慧,卻沒有辦法運用在修煉的參悟和突破之上,因此,眾多戰獸中最具智慧又最老資格的他,反而落在驚怖之下,甚至後起之秀的勿忘和流光,都隱有超越他的勢頭.

枯木,緩緩地邁步到奄奄一息的青云身邊,柱著的拐杖頓了頓地面.

假慈悲地開口道:"青云神主,我個人對你的品行,其實是非常敬佩的,但我的主人,實在受不了你這種正人君子,所以,抱歉了.如果還有下輩子,你就轉做一個壞人吧,千萬別做好人了,因為做好人,注定就要被壞人欺負的,這是萬古以來不變的真理!"

"謝謝,我還是喜歡做一個好人,那怕會令你們感到惡心."青云虛弱地露出一絲微笑.

"瞎子都可以看得出,他那是嫉妒!做好人挺好的,還有好人卡收,做正人君子更是不得了,有美女坐懷這種福利!"不知什麼時候出現手中還拎著渾身燃燒火雞般的霜寒的岳陽同學,嚴正地批評道:"本人身為一個隨時歡迎美女坐懷保證不亂的正人君子,對于他們這種不付責任的言語和行為,表示嚴重的抗議和強烈的譴責!"

"快把我放下來……"霜寒首先提出了抗議,他抗議岳陽同學一直拎著他不放,救人就算了,你不能當人家是提包啊!

"不好意思,我以為你喜歡這樣."岳陽同學的話讓霜寒差點血管爆裂,誰喜歡別人像提包一樣拎著自己?

"放下!"霜寒現在沒力氣了,否則一定會拿鏟子活埋了這個該死的家伙.

"你確定?"岳陽同學比唐僧還要羅嗦一百倍.

"……"霜寒吐血都吐得有點貧血了.

"你要我放下就早說嘛,你這樣是很容易讓人產生誤會的!"岳陽的話讓霜寒想死,想一下地就找繩子上吊.

一放下霜寒.

那個神秘的人形戰獸'驚怖,趕了過來,眼睛一瞪,霜寒慘叫起來,又身不由己地吸入那扭曲光輪里面的驚怖世界里.只是,遺憾的是,站在霜寒身邊的岳陽同學,臉上依然笑嘻嘻的,身體紋絲不動,仿佛那個'驚怖,瞪過來的目光只是個吊死鬼在翻白眼,完全不起作用.

姬無日的神色.

一下子凝重起來了.

即使是最囂張最狂妄的金色影子怨忌,也倒抽了一口涼氣……

能夠無視驚怖'奪神之目,的吸引,還能輕易逃脫無邊無際的驚怖世界,甚至可以自里面拎出一個讓驚怖世界禁錮住的霜凍,這個赤虯,現在如果誰還懷疑他沒有參悟至尊意志,那就是傻瓜!但剛才擁有至尊意志的他,又怎會讓驚怖以奪神之目吸進驚怖世界呢?

難不成他想進去逛一逛?欣賞一下里面的風景,體驗一下囚徒的生活?

這個赤虯,到底是什麼心態啊?

行為這麼詭異的?

真教人不懂!

他竟然敢直接叫戰姬無日……要知道,弑神都已經身陷局中,難以自保,在那麼險峻的情況下,這個赤虯還敢寸步不讓地與姬無日硬碰硬的對戰,就算他有某種特殊能力,不怕驚怖的目力捕捉,難道他也不怕情絲蜘蛛妖的情絲?他不怕黑洞吞星幽冥蛙?不怕醉熏糊塗蟲和能夠將冰火隨意轉換的'流光,?

即使他一切都無所畏懼,又怎麼可能打得過昔日天外天第一天日'怨忌,?

黑晝看向面前這個'赤虯,.

思潮幻變.

他感覺自己越來越看不透面前這個昔日的戰友了……不僅是他,就是被困情網中的弑神,也皺眉不言.這位兄弟的實力,超出他的想像太多了,弑神都感到一種陌生,然而讓他迷惑的是,在這種陌生之中,他偏偏又能感到一種莫明其妙-的熟悉.

說是自己的兄弟吧,他根本不像.

說不是吧!

似乎又有一種外人不可能擁有的聯系…,',

"你也不是赤虯,你到底是誰?"最警惕岳陽的南神主天仇,問出了大家的心聲.

"其實,我是一個演員."岳陽同學就像周星星面對大導演的責問那樣,帶著三分忸捏,三分怯懦,三分勇氣和一分羞射,弱弱地回答.

全體倒地.

暈啊,你小子要玩到什麼時候啊?正經點行不行?現在可是神戰,而且到了最後的生命關頭!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我也喜歡你的表演】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你不知你長得有多麼欠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