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影帝】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影帝】

兩個影子由刀穿刺在一起.

鮮血.

一滴一滴.

滴灑在地面上.

在最佳時機發動了致命一擊的南神主天仇,久久地保持著飲雪神刀襲刺的姿勢.站在他的面前,是仍然背身而立的岳陽.鮮血將岳陽的衣服染紅了一大片,殷紅得刺眼……

但這些並不是他的血,而是南神主天仇的血!

飲雪神刀,被岳陽左手單臂夾在腋窩下,直透前xiōng而出,表面看起來像極了被刀穿刺過岳陽的身體.

在神刀'穿體而過’的那一刹那,天仇就開始後悔了.

他從來也沒有那麼後悔過.

陷阱!

剛才那個最佳襲擊時機,根本就是一個致命的陷阱,由面前這個狡猾之極的敵人,親手布置.流光的確被擒住了,但無論如何,在戰斗沒有結束前,這個聰明得可以用狡詐來形容的'赤虯’,不可能像個小無賴那樣出手暴打,痛打狂毆lu出的破綻,其實是一個陷阱的you餌.

可惜,這個明白得太晚了.

等明白過來.

魚兒已經貪婪地吞下了you餌,落入了死亡的大網.

任何貪婪,都是錯誤;任何錯誤,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天仇在那一刹那,突然莫明其妙地回想起當年師尊的教導.

師尊在當年曾說:身為一名用刀而不用匕首的刺客,不僅要偽裝成世間最笨的人,還不能做世間最聰明的事.

否則,就要付出血的代價!

這句話,直到現在才完全明白,實在太晚了!

無論身為一名刀客.還是一個刺客,落入了敵人jīng心布置的陷阱.都只有一個結局.

那就是……死.

吞龍槍自岳陽的右腋下穿出.貫穿了天仇的xiōng膛,直透後心,染血的槍頭和槍杆長長地延伸出去,一滴一滴地往下滴灑著鮮血.如果僅是身體的重創.自然無法對一名神主級別的強者造成致命傷,但吞龍槍里蘊藏的太炎神力.以及一種天仇感到極其陌生又極其隱密的力量,雙重爆發.天仇感到靈hun也受到了極大的創傷,就算不死.僥幸在這次神戰下逃脫活命.也數千年內不能恢複現有的境界.

但面前這個狡猾如狐冷酷如狼的年輕人,會給他東山再起的機會嗎?

顯然不可能!

死.

已經是注定的結局,自對方布下陷阱之始.

"你,其實跟弑神一樣,你們,都是一樣的人!你真正用來擊殺我的.不是吞龍槍,也不是太炎神力.而是一種劍氣,一種比弑神的離恨神劍還要可怕的劍氣!山外山根本沒有你這樣的人,年輕人,你到底是誰?"南神主天仇,眼睛緊緊地盯著岳陽,他現在希望在自己臨死前,能夠獲得一個可以讓自己瞑目的真相.

"答案,在你的心中."岳陽緩緩地把吞龍槍抽回來.

"在我的心中?"

天仇以手捂住前後貫穿通透的xiōng口,一手提著飲雪神刀,呆呆地站在原地.

地面上嚇得渾身發抖的流光,忘記了逃跑.

等他反應過來,想化成光團逃逸.

當頭一腳踩下來.

直接將他的頭踩入泥沙中!

沒有得到岳陽的許可,他想逃?沒門!

"天仇叔叔."姬無ri的眼睛一下子紅了,他忘形地撲過來,攙扶住南神主天仇的身體,竭力想幫天仇止住那噴湧如泉的鮮血.

"沒用的,身為一個刺客,我知道自己在什麼時候,該做什麼,又不該做什麼."天仇擺了擺手,阻止姬無ri的搶救.他最大的傷創不是身體,而是靈hun,在那肉眼看不見的靈hun世界,有無數的太炎神力和一把神秘的劍,正在毀滅著他的靈hun……僅僅是**愈合,搶救回來也只不過是一塊肉,無濟于事.相反,趁現在這個機會,天仇決定給姬無ri上最後的一堂課:"死亡,自我當年選擇了刺客這條路開始,就注定了這種結局.不是我殺掉別人,就是別人殺掉我,死亡對我來說,只是一種解脫,你用不著悲傷."

"不!"姬無ri的眼睛湧現了淚光.

這個zhōng yāng神殿的天子驕子,平時高傲得視眾生如螻蟻的他,在此刻竟然真情流lu了.

天仇微微歎氣:"以後沒有了天仇叔叔,你要一個人好好地走下去,不是每個地方都有師父和天仇叔叔,給你鋪好每一條路.天界無垠,你要走的路還太長太遠,如果師父和天仇叔叔不可能陪你一起走下去,那麼你就要自己孤獨上路.每一個強者,都注定了是孤獨的,就像你師父那樣!"

姬無ri渾身都在顫抖,似乎努力在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岳陽則冷眼旁觀.

他冷酷又平靜地看著這一切,那怕天仇與姬無ri在上演一出生死離別的感人劇情,他也視若無睹.

如何在敵人的身上尋找更多的破綻和弱點,是他唯一要做的.

姬無ri是敵人,不是朋友.

對敵人仁慈,那就是對朋友和親人殘酷!

岳陽甯可是敵人聞風喪膽的血手屠夫,也不願意是一個對自己的朋友和親人殘酷的傻逼白癡!

無論姬無ri是哭是笑,必殺無疑,這個姬無ri不死,那麼死的就是自己,就是親人朋友,就是整個通天塔的老老少少.姬無ri不死,通天塔必定會被他和他師父夷為平地,萬劫不複.與其可憐這種鱷魚的眼淚,還不如鐵下心腸,為民除害!

"他不是沙風,更不可能是赤虯……赤虯,我也曾懷疑過,但他絕不是赤虯."

南神主天仇,現在要是治愈.

相信還能苟且偷生地活命,雖然重創,實力大損,但還有挽回的可能.

讓弑神,黑晝和岳陽三個旁觀者看得滿頭大汗的是.天仇親手以飲雪神刀剖開了自己的身體,又撒出被太炎神力侵蝕過的內髒碎塊和鮮血:"看清楚了沒有?表面是太炎神力的侵蝕.其實我真正的重創.是一種劍氣.在我的靈hun世界,躲在太炎神力之內,有一把黑劍,正在毀滅著我的靈hun!我相信.這種黑劍,僅僅是開始.它並不是一把,而有許多,也許這是最弱的一劍.就算如此.還掩飾在太炎神力里面……無ri啊.你面前的這位年輕人,實是你生平最大的敵人.如果你有半分輕視之心,那必定要吃大虧的!"

姬無ri重重地點頭,又連聲悲呼:"天仇叔叔,給我一句忠句,在你離開之前.請您給我一句忠告!"

天仇看著姬無ri,嚴肅地點頭:"這.正是我想說的!無ri,你是個天才,天賦潛能無人可及,我從來沒有看過像你這樣優秀的後輩,這也是我疼愛和支持你的原因.但是,你要牢牢記住一點,天界無限大,像你這樣的天才人物,絕對不止一個,就算一百年不出,一千年,一萬年也會誕生一個兩年的,所以,你絕對不會是唯一.如果你還用面對普通庸材那種傲慢的態度和習慣,去對戰那種與你一樣的絕世天才,你可是要吃大虧的,千萬要記住這一點,在天界,永遠不要驕傲自滿.那怕是你的師父,他都不敢固步自封,每ri三省,總覺得許多不足……"

姬無ri含淚點頭答應,滿面悲傷.

南神主天仇,將血手按在姬無ri的聖典之上,帶有一分溺愛,帶著九分jī勵:"無ri,天仇叔叔沒有本事,不能給予你更多,在離開前,我將生前所有的知識和神力,贈送給你.希望你無限進境,最終超越師父,成就天界第一人!"

"不,天仇叔叔……"姬無ri的眼淚刷地流了下來.

兩顆淚珠.

自臉上緩緩地滑落下來.

天仇的身體,痛苦地顫抖起來.

他渾身燃燒起一種紫金火焰,這種紫金se的火焰,每燃起一處,就吞沒了他的身體和靈hun一處.

崩潰.

毀滅.

這是天仇不可逆轉的結局.

在但那之前,他將自己生平所有的知識,悉數銘印在姬無ri的聖典之上;又將他的萬年積蓄的神力,毫無保留地灌注入內,姬無ri的吞滅天賦不能更好地吸收不同屬xing的神力,但對于像天仇這樣自願灌輸不惜自身毀滅也要贈予到底的舉動,無疑是最好的融彙.甚至,天仇將自己的飲雪神刀,以及最後殘存下來的血肉能量,都全部注入姬無ri的聖典,希望最後亦是最大的支持,給予他神器和培養戰獸的神軀血肉能量!

南神主天仇,就連身體也不要了.

全部奉獻!

他在過度透支的痛苦反噬之下,整個人湮滅掉,身體連一絲飛灰也沒有剩下來.

靈hun,也全部湮滅.

當微風吹過大地,任何神階戰死後那怕毀滅狀態都可能保存下來的一絲半點的印記,天仇也都沒有了.這位南神主天仇,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似的,世間上,似乎從來沒有一個為了姬無ri這位侄子心甘情願全部付出毫無保留的'天仇叔叔’!

只有解除了契約的飲雪神刀,在不住地嗡鳴,哀號著這位曾經存在過的主人.

弑神,沉默了.

像天仇這樣無條件的全部付出,他自問做不到.

黑晝更加不可能,他雖然是姬無ri的親叔叔,但比起天仇這個師叔,他根本不願意為姬無ri付出那怕一絲一毫!

旁觀的岳陽,也沉默不語.

雖然天仇是一個壞人,壞得讓他再來一次,也會毫不猶豫地親手殺掉!

但這不阻礙岳陽佩服天仇這樣的人!

能夠這樣為他人付出的,別說在這個山外山了,就算在天界,又有幾個呢?岳陽忽然想起了好久不見的葉空海胖子和雪貪狼他們……如果在最後關頭,那些家伙,一定也會像個傻叉那樣,跟敵人玩命吧……他們都是天生的白癡,都是那種可以為他人毫無保留地付出的傻瓜,相比起他們,自己根本做不到……岳陽再想起四娘,夜後,以及在天梯百萬階等著自己的至尊,她們永遠不會親口承認,可是事實上,這個答案根本不用提問!

戰斗中,雪妞和虎妞她們,多少次豁盡一切地奮戰.

自紫金侯那一戰開始.

一直到現在.

姬無ri只有一個南神主天仇,但自己,卻擁有許許多多的朋友以及親人!

就在岳陽准備擎起吞龍,向姬無ri發動進攻時,忽然,姬無ri就像個瘋子那樣,哈哈大笑:"哈哈哈,真是一個感人的場景啊!哎呀呀,我都快要被自己感動了!有時候眼淚,比千百萬句言語更加好用,毫無保留的神力,毫無保留的知識,還有毫無保留的血肉能量……這就是我幾滴眼淚換來的!我討厭說教,但你們看看,只要我裝著虛心受教的模樣聆聽,一個又一個的傻瓜,就會把他們的知識,經驗,一切一切,傾囊相授!這已經是第幾個?哈哈哈,第五個還是第六個?啊,我怎麼會有那麼多喜歡指點後輩的叔叔伯伯呢……真是,你們都不許笑,嚴肅點,你們沒有聽見我天仇叔叔的教誨嗎?要謙虛,不要驕傲,你們的表情那麼得瑟干嘛?尤其是你,怨忌,你不要以為好處大半都是你得了,就可以嘲笑我的天仇叔叔,他雖然是一個傻瓜,但你不能嘲笑他,懂嗎?只有我,一個虛心聽取叔叔教導的小師侄,才有這種資格!"

怨忌,枯木,驚怖,包括被踩在岳陽腳下的流光,都在瘋狂大笑.

弑神的臉se劇變,變得憤怒.

黑晝亦然.

飲雪神刀有靈,發出泣血的顫鳴,似乎不敢相信這種事實.

只有岳陽同學依然蛋定地踩著流光,靜靜地看著這一幕……目光,一無既往,冷酷如冰.

姬無ri大笑過後.

抹了抹眼淚.

先是嘲諷地看了看手指的濕痕.

再抬頭瞥了岳陽一眼,臉上lu出親切的微笑:"你不介意我先處理一點家事吧?麻煩你再等我一分鍾."

接著,他轉頭看向黑晝:"我的叔叔,你願意像天仇叔叔那樣奉獻嗎?如果你願意,那麼各位嬸娘和各位弟弟妹妹都會為你感到光榮和驕傲的……我數到十,我親愛的叔叔,你好好地考慮一下吧!"

今天一大早起來,到市里辦事,來回趕趟,中間花了六七個小時,累得不行.

只有兩更了,明天努力.

想爆發,因為好久不爆過了,好像沒有多大信心,盼大家能夠支持鼓勵一下!

!.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你不知你長得有多麼欠揍嗎?】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懂得裝傻才是最聰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