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老子干你丫的!】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老子干你丫的!】

姬無日一受傷,所有的戰獸立即趕過去,衛護在他的身邊.

如果是別人,那麼它們的保護有效.

但對于這個出手無視防禦無視一切的神秘老頭,保護,只能算是一種忠誠的態度.情絲蜘蛛妖立即放棄控制弑神,讓這個山外山第一人恢複自由.她的想法是,再加上弑神雖然亦不是對手,但好歹是一分助力,如果能稍微起到牽制作用,那也比繼續以情網圍困的好.

驚怖也把扭曲光環里面驚怖世界里的霜寒,照曦和黑晝釋放出來.

場中,每增多一個目標,那麼神秘人的注意力就得分散一處,這樣一來,已經重創的主人,極可能反而會減少關注度,生存機率相對提升一分.

霜寒和黑晝,仍然不知道外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還以為是姬無日在掌控全局.

一看他身受重創,不禁驚駭失色.

剛剛被醉熏糊塗蟲解除了酒醉狀態恢複了神智的北神主照曦,更是莫明其妙,他對于場內的變化,還停留在更早之前……他們是神主,雖然傷創虛弱,但感應仍在,能夠意識到了神秘人的恐怖,皆不自覺地靠向弑神,包括原來的死對頭一心殺掉弑神的黑晝,也不例外.現在局勢更糟,如果還不抱團,齊心協力,恐怕會讓這個神秘老頭子輕易地各個擊破,打成渣滓!

"等一下,我會出手,你們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弑神擎舉起離恨古神劍,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像神秘人這樣恐怖的敵人.

他從來還沒有遇過.

現在,根本是能不能戰勝的問題,而是能不能揮出一劍的問題.

無論如何,弑神身為一個強者,絕不容許自己連戰斗的勇氣都沒有,一劍不發,亡命而逃,最後被神秘人一指頭秒殺掉.那怕是死,弑神也希望自己死在戰斗之中,死在戰場之上,而不是像成逃兵那樣恥辱地死去.

"沒有用的……我們贏不了,也逃不了!"擁有真妙-神鏡的照曦露出了特別苦澀的笑容.

"唉!"

黑晝現在覺得自己實在太倒黴了.

姬無日已經夠變態,自己讓他玩弄于掌股之間,沒想到,如此牛逼的姬無日,竟然也會有變成螻蟻任人魚肉的一天.黑晝本來是可以高興的,畢竟姬無日越是倒黴,他就覺得越開心,問題是這個將姬無日視為螻蟻的超強神秘人,對自己的態度也是隨手可以碾死的螻蟻,根本就不當一回事.

一句話,姬無日會死,自己也活不了,大家都統統死定了!

這,又如何高興得起來?

霜寒看向岳陽.

他發現這個'赤虯,是全場唯一具有反抗精神的一人.

與弑神那種孤注一擲為了榮譽最後一擊的心態不同,霜寒發現岳陽的反抗不是那種絕望的掙紮,而是一種冷靜又理智的思考,一種鎮定又堅毅的反抗……弱小,遠遠不及是肯定的,但岳陽眼中沒有死灰,沒有絕望,反倒是一種近乎瘋狂近乎狂熱的挑戰.

因為岳陽這種全場無人可及的堅定和不屈.

霜寒決定支持他.

勝不勝,這個暫時不想.

最少,霜寒覺得自己應該支持具有反抗精神具有不屈意志的斗

"你想跟我打?"神秘人有點奇怪,看著岳陽,笑問:"你覺得有可能打贏我嗎?別說你還是個小菜鳥,就是再活一千幾百年,也休想扳動我的一根指頭."

"廢話,打不打得過是一回事,但你要我束手就擒閉目待斃那不可能!"岳陽同學哈哈大笑.

"有信心有斗志當然是好事,不過對于我來說,不管你們怎麼做,結果都是一樣的."神秘人他有資格說這句話,別說幾萬年後,就是當年還是血洗埋劍山莊的時候,他就有足夠的實力將岳陽同學打個落花流水,更別說是數萬年之後的今天.

"說句實話,老頭,你真的很欠揍!"岳陽同學忍不住吐槽了.

"是的,很多人都這麼說過."神秘人點了點頭,補充道:"但他們都死了……"

"你!"岳陽同學給噎住了,一向都是他氣得別人吐血,今天簡直就是報應,讓神秘人擠兌得直跳腳,抓狂無比,偏偏又力有不逮,否則一定會砍下這個臭屁老鬼的頭顱當球踢.

突然一道記憶靈光閃現.

苦思不透的岳陽,一下子恍然大悟.

他手指神秘人老頭,情緒失控了好半天,最後才像開閘泄洪般大喊出來:"我知道了,你,你這個老家伙就是當年在埋劍山莊那個趁火打劫,搶走了三神鏡的,那個藏頭露尾鬼鬼祟祟的陰險歹徒!趁天禦率天界高手進攻,你躲在暗處偷襲,搶走了六神器中的'三神鏡,.我還以為你是何方神聖,原來只不過是一個渾水摸魚的賊子,你還我家的三神鏡來!"

甭管埋劍山莊早已經成為通天塔曆史幾萬年前的廢墟,這一點兒也不妨礙岳陽同學把它里面的六神器,歸入他的家傳之寶.

要是當年的埋劍真人還活著,聽見了這話,說不定會狂踹岳陽這無恥小子的屁股.

丫的你臉皮也太厚了吧?

對于岳陽這一說法.

神秘人很奇怪,他既不否定也不承認,反而笑問:"你小子怎麼證明你是埋劍山莊的後人?"

岳陽同學把獄皇神杖高高舉起來:"看,我想,不用解釋,這支神杖已經足以證明,我是貨真價實名正言順的埋劍後人,六神器之主."

對于岳陽同學這一舉動,神秘人立即嗤之以鼻:"如果拿出一件神器,就說你是埋劍後人,就是六神器之主的話,那麼獲得四神鎧的天禦,豈不是也是埋劍後人,也是六神器之主?"他的話沒完,岳陽又變出了獄皇神印,理直氣壯地宣布:"不要把強盜和主人混為一淡,我是主人,他和你都是強盜,就算手中有六神器之一,也永遠改變不了事實的真相."

"六神器,除了這兩件之外,好像獄皇手中,還有一把神劍?"神秘人問.

"也在我的手中."岳陽攤攤手,表示神器在自己家里都是擺設,要多少有多少,千萬別太大驚小怪!

"很好."神秘人給予肯定:"最少擁有三件神器在手的你,的確是埋劍後人.不過,有誰知道呢?就算有人知道,又會有誰在乎呢?天禦不會在乎,我也不在乎,仇視通天塔的東方,他同樣不會在乎.歸根結底,在天界講的,是實力,而不是一件或者幾件輔助的寶物……也許我這樣說你會很生氣,但這是一個很現實的事實.比如現在的我,將你殺掉,將你所有的寶物和神器掠取,然後對外公開,宣稱我是埋劍後人,是六神器之主,你覺得別人會不會相信我呢?會!只有我有實力,就沒有人會懷疑!你覺得世間上會有別人會為你鳴不平為你奔走正名嗎?絕對不會,因為你是可憐的弱者!"

"在天界的生存意義,就是這麼簡單,弱肉強食,你要是不夠強大,永遠都是反襯別人勝利,榮譽和幸福的失敗,恥辱和痛苦……這樣吧,我覺得也許殺死你這樣一個埋劍後人,一個六神器之主,還不夠殘忍,如果你把所有的寶物交出來,將所有的戰獸毀去,自動脫離契約聖典,淪落成一個廢人,我就會考慮是否讓已經變成了廢物的你,恥辱地活下去!"

"這樣的話,你可以像狗一樣乞得生命,我也可以最大化地滿足于羞辱你這種通天塔萬年不出絕世天才的榮譽和快感,大家各取所得!小朋友,你是不是考慮一下?"最後,神秘人這樣提議.

岳陽放棄一切,可以活命.

神秘人得到所有東西,並且獲取迫使一個天才後輩淪落為狗的無上快感.

這樣的選擇條件當然是前所未有的恥辱,而且是一個注定永遠不能翻身的終極選擇……唯一能夠得到的,那就是恥辱的苟且偷生的性命!

弑神的眼神大寒,他是甯死也絕對不會同意這種屈辱條件的.

照曦看了重創的霜寒一眼.

兩人.

皆默默點頭.

他們都明白對方不是那種為了活著可以卑恭屈膝並且為奴為仆的

反倒是被姬無日吸收了絕大部分神力,身體重創,又失去了燭夜神珠,已經虛弱得幾乎站不起來的黑晝,嘶啞著嗓門,喊出一聲:"我願意!"

"你沒有選擇的資格."神秘人對黑晝的態度,就像個凶悍的屠夫看見一只小老鼠,根本不屑一顧.

他的眼中,只看著岳陽,甚至連重創的姬無日和手持離恨神劍的弑神都不會多看一眼.

岳陽忽然笑了.

笑得是唇紅齒白,笑得是一片陽光燦爛.

面對咄咄逼人的神秘老頭,岳陽給予這樣的一個答案,中指高高豎起來:"老鬼,你這是老糊塗了吧?今天難道沒有准時吃藥嗎?看來你病得不輕啊!如果你活膩了,那本少爺免費送你上路,恃著自己多活幾天,你狂什麼啊狂?你這個老貨不就是多浪費幾天米飯嗎?你想嚇唬誰呢?你想要本少爺給你一個明確的答複是嗎?好,本少爺就贈你一個字,那就是:干!"

岳陽不僅是口中說說,而且直接動手.

一說完,他就抄著獄皇神杖和獄皇神印沖上來,准備干死這個老

這老貨不過是當年綺羅仙子丈夫的手下敗將,牛什麼啊牛,當年綺羅仙子的丈夫能干他丫的,岳陽同學覺得自己也可以!

這兩天很忙,只能抽一點時間出來碼字.

等到晚上,自醫院回宿舍了,看能不能再抽點時間吧!劇情到了最重要的關頭,狀態也好,偏偏沒有爆發的時間,還真是讓人無語.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無視一切,秒殺全場】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