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戰斗的結果是,岳陽被打倒在地上.

他被人打倒,這種經曆沒有一萬也有九十次,自紫金侯起,岳陽成長的道路上,遇見哪個強敵都不好惹,哪一場都是苦戰.往往一場苦戰下來,打不死的穿越男只能僥幸獲個慘勝,他的身體就沒有個囫圇的時候,要不是有涅盤之火的淨化和完美自愈,估計他一身傷疤,比天上的星星還多.

所以說,不敵對手,被重招打翻在地,這種事岳陽同學試過太多太多次了.

但.

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

岳陽被神秘人一招擊倒後,再也無力掙紮!他沒有暈厥,甚至神智還異常的清醒,可是,偏偏無力控制自己的身體再度站起來,更別說戰斗!岳陽敢肯定,這絕對是神秘人某一種法則能力所為,又或者自己是被神秘人強大的神格威能所鎮懾了.身為窺測過神階,甚至自費雯麗女皇,遠古傳承等處反複共鳴過神聖至尊之境的穿越男,他很清楚自己與神秘人兩人之間的差距.

那是准神階武者與神聖至尊的巨大差距……這也是一種任何力量,任何意志都不能填平和抹殺的天塹.

同時,這還是凡人與真神之間的對比.

神秘人是神聖至尊.

除了神聖至尊,沒有任何的凡人可以戰勝他,那怕還是凡人但無限接近神聖至尊的岳陽,也不例外!

面對法則,神格這些一念即可創世一念即可毀滅天地的無上威能,岳陽能夠做到自保,現在還能在對方的壓制下安然無恙,就已經是奇跡了!

甚至,岳陽在倒地之前,還創出了另外一種更加不可思議更加讓人瘋狂的奇跡……

那就是.

身為一個凡人的他.

把神秘人這個擁有無上神格和無上法則力量的神聖至尊給打傷了而且還是一次可怕的重創!

神秘人站在半空,痛苦地自燒焦的左臉眼眶中,以手指強行挖出那顆鑲嵌入內的'黑子,,他的手臂盡是毀滅之光的烙傷,皮肉盡毀,有的地方露出了森森白骨.盡管在神秘人的神格之下,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地好轉,但仍然不可抹殺他身受重創的痛苦經過.斗蓬半毀半邊身子盡焦的神秘人,右肋深深地紮了一把劍,那是岳陽凝聚的橙宏光劍.

這一把劍.

即使是他的神聖意志,也是不能輕易毀滅的存在.

將左眼眶里的黑子痛苦地挖出來之後,神秘人氣恨之極,開始想將它捏爆,但又恐黑子爆炸會加重傷勢最後還是憤怒又不甘地將它扔向高空,直擲到九霄云外去.

緊接著,神秘人以手握住橙宏光劍.

在橙宏光劍瘋狂反噬之中.

強行.

將那道深深紮入右肋的先天劍氣,一分一分地拔出來.

以無上神能包裹其外,再凝聚起漫天神光,推動包裹的神力准備將這把橙宏光劍,釘回已經倒在地上不能動彈的岳陽身上,欲以其器反戮其主,以解他心頭之恨!

已經震飛二十公里之外的弑神.

即使以離恨古神劍護佑,身體無恙,卻也雙目刺痛,視力暫時無法恢複.

距離他更遠的照曦以真妙-神鏡護著虛弱的霜寒本身讓數道毀滅之光的光矢穿釘在手臂上,鮮血淋漓.霜寒捂著雙目,一疊聲地急問:"戰果如何?現在戰果如何?怎麼沒有聲息了?不好,那股神力還有波動哎,那個老鬼還沒有死,他竟然還沒有死!"

根本不用眼睛就能洞悉戰局變化的照曦,不忍心告訴霜寒其實神秘人根本沒事,在死光,黑子,星力以及那道劍光四重打擊下硬是以強悍的**扛了下來.

相反,那個挑戰他的年輕人,已經倒地不起.

再無還手之力.

敗亡在即.

"小子,三萬年來,還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把我傷到這種程度!你的確是個讓人很惱怒的家伙,但是,我想告訴你,凡人就是凡人,神就是神,凡人永遠也不可能挑戰神明,更加不可能戰勝神明!"神秘人破碎的斗蓬在神力鼓漲下獵獵舞動,但僅是這樣,還無法看清他的真容.一種讓人無法不仰視的神威,自他的身體湧現,強如弑神和照曦他們這些神主,瞬間就有種放下武器,俯跪下來向神秘人請罪的屈服感.僅僅是身體自然散發的神威,就不可抗逆地壓倒全場,于越來越亮的神光中不斷倍升戰力的神秘人,以一種審判的口吻,沖著地上無法動彈的岳陽緩緩開口:"如今,我以你能夠逆天而行,傷創我無上神軀的最高榮譽,以你的劍,賜你一死!"

神秘人說完,將包裹橙宏光劍的神力加倍壓縮.

引發橙宏光劍的反撲.

再將它懸垂在岳陽的頭頂,只要他一撤神力,相信極度壓迫的橙宏光劍,就會暴漲升尺,勢不可擋地將劍鋒所及的一切毀滅……

虎目受創,流出兩行血淚的弑神,緊緊地握著手中的離恨神劍.

照曦卻抱著虛弱的霜寒,極速沖過去.

急聲阻止道:"弑神,不要沖動,我們只會越幫越忙!"

弑神嘴唇不知何時已經咬出了一縷鮮血,他深深地吸氣,瞬間爆發起全部神力,擎劍于身前:"我知道,我知道我們的力量,與之對抗,無疑是蟻撼大樹.但是,我絕不能坐視一個可能是族人的後起之秀,就這樣戰死在我的面前,不管有沒有用,我都要去拼!除了拼命,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些什麼……也許,我這樣做是越幫越忙,可是我真的不能無動于衷地看著自己的族人被殺!"

"沒用的,唉!"照曦絕望地哀歎一聲.

他很明白弑神會有什麼後果.

現在不是神秘人的目標,僅是神力威壓就幾乎可以讓全場屈膝認罪,假如神秘人一伸手,還用打嗎?

那無上的至尊意志直接就會秒殺掉弑神!現在挑戰神秘人根本沒意義!

明知遠遠不敵,依然無畏沖鋒.

這個是固執?

還是愚蠢?

照曦沒有再度阻止弑神,只是痛苦地閉上眼睛,不忍看這個相識萬年的東神主被強敵秒殺當場!

"哼!"神秘人根本就不在乎弑神的進攻.他信手一揮,漫不經心的拂衣,但神力直接將弑神擊飛萬米,再牢牢地禁固起來,令弑神窒息中承受無盡痛苦,掙紮不能.

要不是他還希望在弑神這里,獲取一些關于遠古之秘以及太炎,冰璃兩位神明的秘密,早將他和照曦等人湮滅為飛灰了.在將弑神,照曦和霜寒牢牢壓制的同時,另一邊,已經懸垂到岳陽頭頂的橙宏光劍,神力瞬間十倍壓縮,迫得劍氣反彈,百倍延伸.

謹慎無比的神秘人,並沒有撤消他包裹在橙宏光劍的神力.

他懷疑這種劍氣對主人無損.

但剛才說了出來,他也不想改口.

于是偷偷轉換了一個概念,橙宏光劍依然,但包裹其外的神力同樣存在,並且,借劍氣反彈之勢,以神力終于岳陽的生命,也算是以劍噬主的審判一擊!

岳陽躺在地上,全身讓神秘的人'不知名法則,禁固,根本無法掙紮.

只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橙宏光劍以反彈之勢暴漲.

直刺自己的面門而下.

"死!"神秘人看見岳陽無力反抗的景況,心里總算舒坦一些了,剛才被這小子重創的怒火,也消了一半,只要再將這小子挫骨揚灰,以後就把這種嚇人一跳的小屁孩淡忘了吧,反正自己殺過的天才,不計其數!

"啊呀!"

一聲怒叱,于神秘人背後爆發.

神秘人來不及回頭,就感應到有種摧毀一切的神力,打破了自己法則的禁固,同時強行轟開護體神罡,粉碎了至尊意志的阻礙,直接轟擊在自己的背心.

萬年來,神秘人第一次有種嘔血的痛苦感.

似乎心髒被人打碎了,那些血漿和肉塊一股子腦子要自喉嚨內飚射出來似的痛苦.

脊柱和肋骨也有種根根斷裂的感覺……身體不可自控地飛出百米,直接神力重新回聚,消去轟擊力,迫出體內的神力,穩住傷勢,神秘人才暗暗將口中的鮮血吞咽回肚子.是誰襲擊了自己?在這個山外山,還有誰能夠襲擊自己呢?

有誰,能夠迫到自己身後而不察?

難道是天禦來了?

怎麼可能!

神秘人大愕,回頭一看.

發現是那個原來根本不在意的蛇妖小蘿莉!

現在的她與剛才的她,完全是天淵之別,此時的她,神力足可冰封整個天地,一個千米之巨的金色蛇妖神像屹立,俯視大地……剛才那沉重一擊,顯然就是這個正在凝聚中的蛇妖神格所為.

幸好,這個小蛇妖還沒有完全成長,否則就會非常危險.

小小年紀,竟然凝聚了千米之巨的無上神格?

神秘人一念之下,立即湧現殺機.

趁她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現在不除,日後簡直遺禍無窮,殺,必須立即將這小蛇妖鏟除掉!

"這個對手,還是交給我吧!一直以來,我都享受主人給予的最好的東西,但出勤出力,卻是最少的,就算是只能吃我剩飯的灰太狼,也經常為主人拼死而戰……我卻常常在寶典世界里沉睡,常常因為提升參悟的借口,在後方偷懶.今天,終于有機會輪到我出手了,小文麗,這次就讓給我吧!而且,你一打起來就天崩地裂的,說不定山外山都讓你打碎了,所以,今天這一仗,還是交給我吧!"

這個聲音,極是柔美.

帶有一種天生嬌憨的甜意,那怕再憤怒再狂暴的人聽了,也如酷暑之人暢飲冰水,一點火氣都發不出來,只覺通體舒坦.

當然,這個聲音也帶有一種不可質疑的神威.

雖然不是刻意而為.

但其中的至尊意志不動如山,無人可以對此置若罔聞!

神秘人再回頭,發現自己以神力包裹的橙宏光劍,正輕便如葉地夾在一個小姑娘的小手指里,那柔嫩帶露的手指瑰紅,堪比傳說中曙光女神的纖纖玉指.反彈千尺的橙宏光劍,馴服無比,仿佛它就是一個乖巧的小貓,毫無反彈延仲之意,反而一分分縮小.那些包裹著它的神力,不知何時已經與自己失去了聯系,正在這個陌生的小姑娘手中,化作一片片熏香撲鼻的花瓣,隨風消散.

"你也是神聖至尊?"神秘人心中一凜,這個陌生的小姑娘,竟比起背後那個凶悍無比的小蛇妖還強!她又是哪里冒出來的?該不會也是這小子的生命守護戰獸吧?這小子有兩個生命守護戰獸?

孿生的雙胞胎生命守護戰獸?

但根本不一樣啊!

面前這個,看上去好像是植系的,後面那是個小蛇妖!

詭異的事情讓人撲朔迷離,神秘人也糊塗了,兩個生命守護戰獸不說,還兩個都是神階的,甚至有一個已經達到了神聖至尊……這小子如果真是主人,他怎麼不是神階?怎麼不是神聖至尊?肯定哪里出了問題,否則,不可能有這麼荒誕無稽的事情發生!

"我,是什麼身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用詭計傷害了我的主人!你表面裝出不屑小輩的戰斗,其實背地用戰獸偷襲了他,當然,在生死大戰中,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我不會因為你是前輩,又用這種無恥的手段,就對你橫加指責.但是,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用了何等卑鄙無恥的手段,只要你傷害了我的主人,那麼你的結局都只有一個."身體飄散無數花瓣,神力和意志令整個大地瞬間變成一片花海的朵朵,纖纖玉指,直指神秘人,聲音透出前所沒有的堅定和憤怒,一字一句地說道:"那,就,是,死!"

在此行先很誠摯地說聲抱歉!

關于斷更,霞飛說不出具體原因,可能是被詛咒了,記得說爆發的那天,就看見有位書友用大預言術,說偶爆發就等于斷更……霞飛當時就在想,千萬別讓他說中,千萬別讓這貨說中,咱不能認輸,更不能讓書友變成偉大的預言帝……結果呢,三天來,一個字也碼不出來,不管怎麼努力,就是一個字都整不出來.

偶服了!

以後再也不說了,咱低調以後做人行不行,千萬別再整這種東東了,霞飛還從來沒有試過滿狀態要爆發時被人一招秒殺的,苦逼的碼字你們傷不起啊!"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憤怒】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天上地下,以我為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