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天上地下,以我為尊】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天上地下,以我為尊】

神秘人對于朵朵的宣戰,一聲不吭.「域名請大家熟知」

手一抬.

之前將姬無ri前xiōng後背開了個透明窟窿的那種既無視防禦又無視距離的恐怖光柱,jīshe而出.神秘人的動作代表了他的態度,對于朵朵這樣的一個生命守護戰獸,除了蔑視,還是蔑視!

在神秘人的心目中,不管生命守護戰多麼強大,化人多麼完美,都是一個戰獸.

別說朵朵還是如此的幼嫩.

是一個沒有來得及完全成長的戰獸.

即使是zhōng yāng神殿第一強者神殿至尊天禦,他的生命守護戰獸親臨山外山,神秘人也不會將之放在眼內!戰獸永遠也及不上主人,這一點,是天界的鐵律!從來沒有一個戰獸,能夠遠遠地超越它的主人,所有戰獸的成長和能力,都局限而且受制于主人的成長和潛能.也許在某些時候,某一個階段,有個別的戰獸在某些方面可以遠遠地超出主人,但它最終的頂點,肯定是與主人的境界息息相通,永不例外.

一個懦夫,一個弱者,無論有什麼樣的外因條件,也根本不可能培養出神獸!

同理.

要是主人不夠強大,那麼戰獸再強大,也強不到哪里去……面前這個岳泰坦傾盡全力,也不過是一個攻擊無力掙紮無用的小屁孩,他的生命守護戰獸能強到哪里去?

神境達到了,但沒有一萬年幾千年的時間凝聚神格.

又談何威力呢?

就憑這麼一個生命守護戰獸,就妄圖殺掉自己?

這.豈不是天界有史以來最大的笑話?這個小屁孩和他的戰獸,真以為自己幾萬年是白活的嗎?

神秘人初見朵朵時.還有點驚異,但他發現朵朵只是境界出奇的高.似乎並不擅長戰斗.是個純輔助類或者特殊類的植系生命守護戰獸.心志一下子又堅定起來!而且他還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如果這個植系神獸戰力真的那麼強,怎麼剛才不召喚出來參與戰斗?

由此,足可證明,這個植系神獸只是境界高.真正戰力應該不及那個小蛇妖!

一個只是達到神境但完全不擅戰斗的戰獸,又有何懼?

"……"朵朵不語,同樣抬手.

yu指如蘭綻放.

捉向那一道足以致命的'死亡光線’.

她那吹彈可破的柔嫩肌膚,又如何能接得下這一道可以輕易重創姬無ri,無視防禦的恐怖光柱呢?別說剛剛恢複視力的霜寒,就連心志最為堅定山崩亦不變se的弑神.也為之不忍,重新閉上了雙目.

他不忍看見神秘人發出的恐怖光柱將朵朵的手掌dong穿.

透盡手臂.破肩而出.

但.

這種可怕的結果,卻沒有發生.

當弑神,照曦和霜寒三人再度睜開雙目,他們驚訝地發現,飛she出去的恐怖光柱,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一個柔柔光團,握在朵朵那濕潤如yu的柔荑小手之內.他們三個瞪圓了雙目,不敢置信地看著她五指緩緩合拔,將那恐怖的神力團握爆.

擴散開去足可毀天滅地的神力團爆碎,卻沒有造成外界一丁點的傷害.

bō瀾不驚.

盡化成繽紛七彩的huā瓣,隨風飄散.

這下,就連神秘人都為之愕然,一道可以輕易秒殺最強偽神的'神力貫殺bō"就這樣被她湮滅了?里面的神力不說,就是挾帶其中的至尊意志,也不可能改變,化成植系的huā瓣啊!

直接消除與'神力貫殺bō’一體的至尊意志?

她是怎麼做到的?

"你枉為一個活了幾萬年的前輩,用法則力量強行壓制不說,還道貌岸然地粉飾顏面,其實暗中偷襲,你厚顏無恥至此,知不知羞字怎麼寫啊?"朵朵伸手一點,地面上的岳陽微微顫動一下,似乎有無形的繩索,正在松動解開.

"勝者為王!"神秘人冷笑:"連這個道理都不懂,只能說,你還太嫩!"

對于朵朵要替岳陽解除禁制的行為.

神秘人完全嗤之以鼻.

要是用神力能夠將它解除,那個囂張無比的小屁孩早就起來了,哪用等她去解脫呢?

這是他用世間最特殊的辦法去禁制的,包裹了他不可動搖的至尊意志在內,除了他自己之外,世間沒有第二個人,能夠解開!

朵朵並沒有像神秘人想像的那樣,一而再地以神力去解除岳陽身上無形的禁制,她xiōng有成竹地舉起手,整個大地的huā海,全部搖曳起來,香氣越發濃郁,襲人而來.于huā海的最中心,朵朵的背後,站起一個由huā瓣組成的huā瓣巨人,高達千米.

她美麗得難以言喻,任何人看她一眼,都會有種難以自控的窒息感.

要不是明知是huā瓣所化~~-更,恐怕霜寒他們都會認為世間真有這樣美麗又高大的nv泰坦……神秘人冷眼旁觀,他就像看笑話那般,袖手等待,不管huā瓣巨人有多麼的巨大,威力有多麼的強悍,對于解除禁制,都絲毫無用.那根本就不是用力量可以解脫的禁制,除了主人,世間絕對不會有第二個人可以解除!

huā瓣巨人于huā海中翩翩起舞,仿如一個天生愛舞的少nv.

隨風而起.

動作美妙自然,表情亦栩栩如生.

霜寒,照曦和弑神三人簡直看呆了眼,這也像人了,明明是huā瓣,她怎麼可能有表情和眼神的傳遞?其實她這個舞又代表什麼意思?

"當我的神格開始舞動,代表大地生命滋生和成長的她,沒有人可以阻止.因為,沒有人可以抗衡遠古時代就訂下的生命法則,同時.也沒有誰可以干擾我的至尊意志."朵朵的身後散發出七se彩虹,在她解釋自己的神格和法則之際.有一種無形的力量自huā瓣巨人的身體擴散,瞬間彌漫全場.就連弑神他們也渾然不覺的是.原來遠古遺物'本體’造就的神滅法則籠罩的空間和大地.全部無聲無息地由朵朵口中宣布的生命法則所替代.

"咦?"神秘人倒是發現了這個異常,大愕.

"天上地下,以我為尊."朵朵宣布這一刻的天地萬物,必須以自己為尊.

霜寒和弑神他們都有種低頭,心生卑微.不敢仰視朵朵及她身後那個huā瓣巨人的感覺.而擁有強烈敵意,全面對抗的神秘人,則悶哼一聲,身體爆發出無窮神力,強行抗衡朵朵一句話施予的威壓.

原來懸浮半空的他.不住地下降.

就像有萬噸巨石壓頂似的.

神秘人再三抗禦.

但終踏足大地,才能真正穩住不住下降的身形.tǐng直腰杆,抬起頭顱.

"這只是一個開始!"朵朵冰眸無情地看著神秘人,她向天上一指,huā瓣巨人忽然長身而起,探手,往天空一抓.不知在多高的虛空,似乎蘊藏著什麼,在huā瓣巨人一探抓之下,發出一聲動物般的急促尖銳嘶叫.

此物透明.

無形.

要不是huā瓣包裹其外,那麼即使是擁有真妙神鏡的北神主照曦,也不能dong察它的存在.

等huā瓣巨人自蒼穹之頂將它抓起來,弑神他們才發現,這是一個像云團又像動物的古怪戰獸,遍體透明,甚至無形,任憑再銳利的眼睛和再敏捷的感覺,也不能感應它的存在.它本就用隱匿極深,偏偏又在神秘人這個主人的神力掩飾之下,要不是朵朵以生命法則控制全場,將它自極高的天空抓下來,那麼根本就沒有人能夠發現它的存在.

huā瓣巨人就像等待時氣憤地撕碎情人的玫瑰那般.

一點一點,將手中的透明無形戰獸撕碎.

稍大塊的肢體.

拋給huā海下面的魔huā吞掉,那些零碎的部分,則緩緩地rou搓成粉……神秘人大怒,發she了數十道'神力貫殺bō"又發出了一記金se霹靂,炸在huā瓣巨人的頭頂.

但,這些絲毫無用.

神力貫殺bō連一瓣huā瓣也she不穿,它們在huā瓣的lu珠上折she,跳躍,擴散,最後化作滿天彩虹.而那道足可毀滅山脈湮滅城池的金se霹靂,讓朵朵伸手一指,化成了數百近千個金se蜜蜂及蝴蝶各類huā間飛蟲,嗡嗡luan飛,或追逐嬉戲.

霜寒他們看了,喉嚨艱難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這樣的jiāo戰他們從沒見過!

不可否認的,這樣的jiāo戰比天崩地裂的打斗更加凶險和更加誇張……這根本就不是人的戰斗,這是神戰,這才是真正的神戰!

"什麼?"神秘人也惱火了,連出數招,自己徒勞無功,反而讓對方步步迫進,連失先機,真是豈有此理!

"剛才我就說過了,這只是開始,你的痛苦和折磨,現在才剛剛開始!"朵朵冰眸冷酷,她盯著神秘人,一字一句地說道:"我要讓你一無所有,直至湮滅!"

她的話未完,huā瓣巨人又在她的意志下行動.

這次不再是伸手向天.

而是探手,深深地紮進大地里.

一個似大鼓又似岩塊的黑se怪石,被huā瓣巨人自泥土中挖出來.

神秘人頓時se變,尚不等他開口說話,朵朵已經冷笑道:"你借用'遠古磁鼓怪’的磁力,以及剛才的'虛無縛天蟲"配合你的意志和法則力量,出手偷襲,偽裝出世間無敵的傲慢姿態,瞞得過別人,能瞞得過同是神境的我麼?剛才的姬無ri,要不是遭到你的暗算,就憑你一道光bō就能貫殺?即使如此厚顏無恥的偷襲得手,我主依然能夠給予你重創,你還可笑得在我們面前冒充無敵大神?呸!"

聽朵朵她一說.

弑神他們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個神秘老頭早就布好了陷阱,難怪他處處先手,牽制別人,玩轉全場所有人,無一是他半招之敵!

巨大的遠古磁鼓怪,讓huā瓣巨人一拳轟碎,那些碎片不等落地,已經全部讓huā海里的各種魔huā吞食.如果這些碎片重返大地,那些遠古磁鼓怪立即就能重新彙聚,全體如一,吸收大地的力量重生.

但它在朵朵的生命法則以及噬滅萬物的huā海面前,只能悲劇地變成一樣東西.

那就是huāfei!

"你們,一連殺我兩大戰獸!"神秘人怒火中燒,他仇恨地盯著朵朵,以及緩緩站起來的岳陽:"如果你們以為我需要借助戰獸之力,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只是不願意向螻蟻一般的你們動手!不過,現在,你們已經成功地惹怒了我,螻蟻們,你們的死期到了!"

他的話還沒有完,一條金se巨龍,已經自岳陽身上騰飛而起,盤旋直上九天,張牙舞爪地向他吞噬而下.

這,正是岳陽的第五劍.

黃龍淵劍!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章:【獸化?魔化?照樣揍你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