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弑神,我的名字叫弑神!】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弑神,我的名字叫弑神!】

神秘人將六神器之一的'五神鍾’拿出來,岳陽同學就暗叫不好.

這件神器絕對不好惹.

比起之前那面已經失去正面'善’僅剩背面'惡’的三神鏡要恐怖多了,僅是震懾心靈的亙古之音,就已經讓人扛不住,一不小心,自己要被神鍾狂虐,糟糕,這個東東要怎麼破?

穿越男急得不行,偏偏雪妞不在,身邊沒個人支招.

完了完了,這下如何是好?這下如何是好!

就在神秘人笑得最得意的時候.

弑神.

這位東神主,忽然站了出來.

已經達到完美神化形態的神秘人連眼角也不瞥他一下,在神秘人現在的眼中,原來初始形態就可以輕易一招打飛的弑神,在自己最終的神化形態面前,無論做什麼,都只有被秒的份兒.

什麼神主,胡吹大氣,他就連做自己對手的資格都沒有!

神秘人無視弑神.

他的眼睛只看著面前的朵朵,絳櫻和小文麗,就連岳陽也隨便掃一下,算是認可穿越男的存在.

弑神擎起了手中的離恨古神劍……神秘人唇角勾起一絲嘲諷,就差沒有說,可憐蟲,不過你如何攻擊,也傷不了我一根毛發,相反,只要我吹一口氣,你這個小蟲子就會飛到九霄云外!對于弑神的舉動,神秘人完全沒有阻止,只是用看戲的嘲諷態度,來等待著弑神的動作.

他准備在弑神全力發出最大攻擊的時候.用一個指頭將這個號稱東神主的男子碾死,就像隨意碾死一個小螞蟻那樣!

離恨古神劍在微微顫動.

嗡鳴不止.

下一秒,弑神忽然將它穿刺入自己的心髒.

這個反常的動作,把岳陽驚呆了.神秘人也感到不可思議,這個弑神要自殺?莫明其妙啊,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自殺呢?

"喝!"弑神將神劍拔出來,在噴灑鮮血的傷口中,探手強行挖出那顆仍在跳動的心髒.

他以心髒熱血,于天空中畫了一個奇奧無比的符文圖陣.

然後將全身僅存的神力,全部輸入其中.

岳陽已經反應過來了.

瘋狂地向他沖去,瘋狂地大吼起來:"不要.我不需要你這樣做!"

弑神他那酷酷的臉,忽然湧現一絲極其罕見簡直仿如萬年冰川解凍般的微笑,沖瘋狂撲來的岳陽,弑神將手中那顆心髒高高擎舉起來.雙目神光激she,熾烈如陽:"今天,我終于明白當年太炎和冰璃的犧牲了.盡管我弑神不能力挫強敵,但能夠以有限的力量和無限的熱血,封印一件神器.也不枉來此世間一行!我弑神,永遠不是一個掙紮苟存的弱者,最少,是一個可以戰勝自己成就榮譽的強者!今天盡管身死.可是心中無悔,世間不會因為失去我而失去光彩.但會因為我的存在而增添光輝……弑神,我的名字叫做弑神!"

當岳陽趕到.想伸手摟抱住這個從來不曾屈服強敵更不曾屈服命運的男子.

弑神全身,已經盡化齏粉,隨風而散.

全部的神力和潛能.

意志,靈魂.

所有的一切一切,都灌入進那個奇奧的符文圖陣之中.

離恨古神劍發出了一聲哀鳴,發she出一道神光,將那充滿弑神意志和神力的符文圖陣,釘印在神秘人面前的神鍾之.

那道神光無物可以阻礙,那怕神秘人以神力化成百重神盾,也絲毫無用,帶著弑神最終意志的符文圖陣,神光輕若無物地穿透了那百重神盾,將符文圖陣如同弑神意願那樣銘印在神鍾的鍾壁.原來散發萬丈光結的神鍾頓時為之一黯,原來震鳴在大家心底的亙古神音,也弱了下去,幾不可聞!

"不,不!"岳陽伸手抓了個空.

他從不希望.

以別人的生命,來換取自己的勝利.

那怕弑神是自願犧牲的,是自願奉獻的,這也極大地打擊了穿越男心中的驕傲!

岳陽不說,但心里其實比誰都要驕傲,他從來不希望依靠別人,從來都是自己一個人奮斗,不管付出何等艱苦的努力,他也不願在成長的道路,借助別人半分.與注定終生一起相伴相隨的茜茜公主,岳雨她們不同,岳陽視她們為一體,如果讓她們助戰,他不會感到恥辱,不會感到男兒的驕傲受損.因為她們是他一生守護的目標,不能用外人這個身份劃分開去的……

即便是這樣,岳陽在戰斗中,也從來都是擔任最艱苦最困難的部分!

現在,弑神卻在他的面前,揮灑熱血,以靈魂和神力,替他封印這件束手無策的神器'五神鍾’.岳陽感到心中驕傲的部分,被粉碎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動和恥辱同時溢滿內心,交織一起,絞殺著他心底最堅持的那一丁點男兒傲骨,真讓他痛苦莫名.

因為事發突然,岳陽不想接受,但不得不接受事實.

弑神這位可敬的戰,就這樣倒下.

隨風而逝.

如果說到交情或者誼,弑神嚴格來說,並不算是岳陽的朋,兩人只在這一場神戰相識,除了曾經一起聯手對敵,再無半點結交.但,在某個角度,弑神與岳陽又是關系淵深,非同尋常,這種關系講不清道不明,因為兩人都同屬東方世界的東方一族,自第一眼看見對方開始,兩人心底隱約就會有這樣的一種感覺:族人……甚至是更加親密的:兄弟!

離恨神劍跌落岳陽的手中,哀鳴不止.

弑神在離世後,將心愛的神劍,相伴萬年的戰伴.也交托給岳陽這個原來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加一見如故的同族兄弟!

他相信這一位小兄弟.

為了勝利.

甚至甘願為他犧牲.

在神秘人笑得最得意的時候,弑神就像大哥衛護弟弟一樣,挺身而出,以生命為引.靈魂為印,彙聚全部神力封印神秘人准備肆虐全場的'五神鍾’.岳陽並不需要他這樣做,但弑神毫不遲疑地做了,冷面的他第一次在世人面前燃燒他的熱血.

他那火燙的熱血,摧毀了岳陽習慣保持的冷靜和理智,沸騰了穿越男那了自保固守從不外示的心胸.

捧著離恨神劍,從來不流淚示弱的岳陽,緊緊地閉了自己的眼睛.

一滴疑是水滴的晶瑩.在神劍緩緩滑落.

弑神!

我的名字叫弑神!

這是弑神在世間最後的一句,也是最烙痛穿越男隱匿之心的一句!

還來不及與這樣豪邁這樣驕傲的男子把酒言歡,就已經看著他匆匆消逝,只為自己一勝.這個手持古神劍的狂傲劍俠,不惜犧牲一切……頂天立地的男兒,最後只留下這一句:弑神,我的名字叫弑神!

"哈哈哈哈哈,如果你以為僅憑這麼一個封印.就想完全讓我的神鍾失效,那未免太可笑了!"神秘人先是大驚,不過等他轉動神鍾,發現它僅是封印大半.並沒有完全失去威能,頓時傲se又起.仰天大笑起來:"我想說一句佩服,螻蟻有時候也是不可忽視的.不過,螻蟻就是螻蟻,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都只是白費心機!"

"你!"岳陽氣得炸毛了,他正要撲去,跟神秘人拼命.

"等一下."與淚流滿面的霜寒不同,表情異常平靜的北神主照曦,忽然站了起來,手捧著真妙神鏡,聲音如亙古神音一般的清晰,一字一句地說:"山外山,不僅有東神主弑神,還有我,我不是弑神,但弑神能做的,我照曦也一樣能夠做到."

照曦將手刺入心髒,以鮮血塗抹在真妙神鏡.

畫出同樣的奇奧無比的符文圖陣.

同樣動作的,還有虛弱得接近瀕死的青云,這位東北神主並不開口說話,在灌輸全部生命完成符文圖陣,身體隨風而逝之前,他抬起頭,朝岳陽露出了一個微笑,像是一位多年不見的老朋,在分離之際,微笑告別.

神秘人頓時慌了.

他極力想阻止,可是這種以生命為引以靈魂為印的封印,卻非神力可以阻止的.

發she向照曦他們的神力貫殺波,也被朵朵和絳櫻她們折she彈開.

遠離目標.

就算照曦和青云他們遺體立即就會隨風而散,她們也不願意看見那些神力貫殺波褻瀆他們……眼淚化成冰霜滴落地面的霜寒,淚流滿面,哭得像個孩子.

瞬間,神鍾三面鍾壁全被封印,神器威能,已經減弱到極限.

霜寒卻不滿足.

他一抹眼淚,臉帶著決絕和堅毅,指著氣得幾乎吐血的神秘人:"別妄想了,我霜寒雖然是最惜命之人,但我不是膽小鬼!想使用神鍾嗎?想高高在地嘲笑我們嗎?你不要做夢了,我要把之前所受的所有恥辱,統統還給你!再得意地笑,你才是真正的可憐蟲!"

"我不是山外山第一無人可及的弑神,也不是能夠看破事物真相不受迷惑的照曦,甚至不是仁愛生命善良真誠的青云……我是霜寒,一個為了目標為了理念可以不計條件不惜一切的偏執狂,你可以叫我瘋子,但是,你永遠也不會明白,我心中的渴望和追求……你的到來,帶給我絕望和恐懼,帶給我痛苦和恥辱,現在,我把這一切統統都還給你!我要讓你明白,那怕是一個螻蟻,也是不可輕辱的生命!"

在岳陽阻止之前,無數的寒冰血鏈自霜寒的胸膛飛舞而出.

長長地延伸.

神秘人一拳將那寒冰血鏈擊成齏粉,連同霜寒的身體.

在湮滅的那一瞬間,霜寒留給世間的表情,是得意的笑,得意無比的微笑.

被生命封印連續封印四重的神鍾,終于黯淡無光,神威不再,褪變成一個se澤黑墨的'古鍾’.神秘人與神鍾器靈的契約,也被迫解除,直氣得七竅生煙,暴跳如雷!如果不解除契約,他的一部分靈魂也可能封印于鍾內,尚有朵朵,絳櫻,小文麗和岳陽四大強敵包圍在側的他,絕對不願意那樣,早在他揮拳摧毀霜寒那寒冰血鏈時,就已經提前解除了契約.

那一拳,也是他心中郁悶得無以複加的一拳.

要不是將所有的一切全部還給了高高在的神秘人,霜寒如何會笑得那麼的舒心,那般的得意?

"再見了,幾位兄弟,我答應你們,一定會將全部的痛苦和恥辱,還給這貨!我一定會讓他飽嘗曾經帶給你們的絕望和恐懼,我一定會把他打成渣渣的……"岳陽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轉身指向神秘人:"你已經徹底把老子惹火了,想哭泣嗎?想求饒嗎?這些統統不管用啦!因為,老子要將你一腳踩扁!"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這還有天理嗎?】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