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習慣成自然】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習慣成自然】

茜茜公主,並非想在這山外山建一個王國,當個女王啥的

對于這些東東,她沒有興趣.

之所以震服全部將士,收為劍奴,不過是為了阻止這一場不死不休的鬧劇罷了.她示威完畢,再也不管不顧別人如何,傲嬌十足地返回寶典世界去了,空留下數百萬東,西陣營的將士,全體傻了眼地看著,莫明其妙-,不知接下來該做什麼才好.

落花美人也不願意面對這種爛攤子,打了個呵欠,回睡美容覺去了.

幸好,還有個岳陽同學.

否則風暴要塞這里的將士們都會哭死去,變成數百萬被人拋棄的怨婦,用眼淚把這片大地給淹沒……看見岳陽同學也准備溜人,不管是東陣營還是西陣營的人,元帥,將軍級別以上的強者全部聚過來,一個個全看著他,大眼瞪小眼,大氣不敢透地靜等著岳陽發話.

岳陽同學暗歎自己跑慢了,要不是看在弑神他們的份上,這爛攤子愛誰誰,他是不願意接的.

"看著我干嘛?敢情你們還不相信這是事實?"岳陽同學也不客氣,隨手將離恨古神劍,燭夜神珠,飲雪神刀等稍微拿出來擺現一下,動作瀟灑無比,卻不知早震得一眾元帥將軍面無人色.

"我主弑神都在神戰中隕落了?"

重耳元帥一見頹然,無力地坐在風暴要塞的廢墟上.

他感覺無盡的疲憊和壓力襲體而來,原來亢極的士氣再也提不起一分半點,口中禁不住喃喃自語:"我們一直為主上奮戰,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才好?到底是怎麼回事?八大神主怎麼可能全部在神戰中隕落呢,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他不願意相信這是事實.

但是.

事實就在眼前,不容得他置疑.

神器都脫離了契約,而且全部在岳泰坦手中,證明八大神主都隕落了,否則不可能會這樣……

古骸和萬惡等西陣營的元帥,現在心中更加恐懼,因為他們發現屬于黑晝的神器燭夜神珠,已經認岳泰坦為主了.如果黑晝沒死,燭夜神珠萬萬不可能有這樣改認新主的行為.

難道八大神主都被這個岳泰坦和剛才那位女劍神殺了?

一時間,各位元帥將軍都打起小算盤.

既成事實,那麼猶豫無用.

劍奴就劍奴吧!

投效到新主上的麾下,總比還死抱著隕落的八大神主不放在強,而且投效得越快越好,第一的擁護之功,可千萬別讓人搶了!

"參見泰坦吾主."古骸與萬惡對視一眼幾乎同時跪下.

他們本來就是利益至上者.

對于這種事的反應也是最快的,瞬間就能放下一切,拋棄過去,同時跪下,爭著向岳陽宣誓效忠,爭奪這第一的擁護之功.

什麼身份根本不重要只要能夠第一個獲得新主賞識那麼就等于前途無限.

換個新主,不是更好嗎?

這位新主可是能殺盡八大神主的.

而且,這位新主還有一位強大得不可思議的女劍神相輔助!

"你們······"獅鷲元帥和金雕將軍他們極其不恥古骸和萬惡的為人,但又無可奈何,人家就是無恥,就是擁護新主,也不能說錯了,在絕對力量面前,抗逆是何等的可笑?再說,岳泰坦還是自己的熟識呢被他接受,總好過屈服于一位陌生的神主麾下.

"我們無意在山外山停留,也無意收什麼臣子屬下,這些東西統統免了罷."岳陽自然不會收下古骸和萬惡這種人于麾下他沒看他們一眼,倒是向獅鷲元帥他們這些熟識,點了點頭:"弑神,照曦,霜寒和青云為了封印神鍾,付出了生命,他們臨終將一切托負給我,但神器和寶典我收下了,神國里的種種,我是不管的,你們看著,愛乍辦乍辦,千萬別問我.黑晝,天仇和沙風他們,或是我所殺,或是被他人所殺,都不在了.只有赤虯,褪去一身神力後,存活了下來,他把吞龍槍交給了我,自己與妻子決定隱世不出,逍遙自在去了,所以說八大神主全部隕落了也沒錯.神戰過程有點複雜,一時之間說不清楚,這樣,我在來的途中已經跟星盜們稍微提了下,花鴨和蟈蟈你們出來,給大家說說,我先回去睡個回籠覺."

找到茜茜公主又掛念起雪無瑕的岳陽同學,一說完即溜回寶典世界去,速度不要太慢.

花鴨和蟈蟈一眾星盜,在來風暴要塞前,岳陽在大天鵝號里稍微給他們說了部分,把能夠告訴世人的那些說了個大概,他自己不想過多面對獅鷲元帥他們,更不想一再複述.

所以,岳陽把這個重任交給星盜們.

被岳陽點名的花鴨和蟈蟈他們.

這下總算威風了.

昂首挺胸,紅光滿面,活像一群驕傲的大公雞.

其實八大神主中除了赤虯,黑晝也沒死,不過岳陽此前已經自小文麗自寶典世界的心靈傳音中獲知,伊卡和未來,已經發現了黑晝的蹤跡,她們發現這位西神主非但沒有躲起來,還猖獗地向神滅秘境方向趕路,似乎想動手解救出困局中的惡神危光.伊卡和死神螳螂妹妹都認為這家伙要損人不利己地釋放惡神,要與大家同歸于盡,心中大為光火,立即向黑晝這位虎落平陽的西神主發動攻擊.

伊卡的祈願小天使吹響了號角,仇恨天賦也全面爆發,給黑晝釘了一支'仇恨之箭,.

在黑晝死亡之前.

相信他是不可能解除了.

有伊卡和死神螳螂妹妹兩女聯手,現在神力大損,神器叛逃,一無所有的黑晝,雖然還沒死,不過岳陽已經提前宣判了他的死刑.甚至早在茜茜公主剛才凝聚曠世巨劍時,她就覺得黑晝必死無疑,所以才會說出'黑晝敗亡,這一句.

倒黴的黑晝將會是怎麼個死法呢?岳陽同學沒有興趣知道!

他只知道.

這貨的死絕對不會太輕松!

被伊卡'仇恨之箭,釘上的人,想舒舒服服地死去?簡直是開玩笑!

不過,想想黑晝這個雄霸西神國的絕世梟雄,一生心狠手辣,殺人如麻,殘暴不仁,血腥滿身最後死在伊卡和死神螳螂妹妹未來的手中,也算是一種報應!如果黑晝遇上紅和阿蠻,要是被阿蠻瞪死,不會太痛苦;如果遇上朵朵和絳櫻,那更輕松,只要變成花肥就好;碰見天罰妞和南疆妖王,稍微悲劇一點,但被雷劈死之前說不定也還要聽聽安魂曲……唯獨死在伊卡和未來兩女的中,最是倒黴不是被未來擒住,以神天使的神力洗滌靈魂,就是被伊卡萬炮轟擊,打成篩子!

黑晝殘存的神力不要太多,否則死的時間更長.

岳陽想一想,心中都有點替他擔憂.

伊卡和未來那兩個小妞不會把黑晝殺個三天三夜還沒有殺死吧?這要是這樣,那黑晝也太悲劇了!

關于黑晝怎麼死,除了岳陽和茜茜公主她們,沒人知道,也沒人關心這個東東,現在,幾百萬人都坐在風暴要塞之下,圍著那曠世巨劍,一邊對身邊剛才還生死相拼的敵人怒目而視,一邊靜靜地等著花鴨和蟈蟈等大嘴巴星盜的講述……八大神主全部隕落的神戰豈容錯過!

花鴨和蟈蟈他們這些星盜和義軍,得意地乘坐著大天鵝號,懸浮在天空.

他們不敢飛到曠世巨劍上,像茜茜公主那樣站在劍柄.

要是敢有這種冒犯估計不用獅鷲元帥和金雕將軍他們動手,風鷹,翼虎和火烈鳥他們,就會把這群兔崽子踹飛一百公里,再拖去活埋.

對于凝聚曠世巨劍的茜茜公主,他們每個人,都絕對的打心底的敬畏.

這份敬意,即使重耳元帥心中較之弑神,獅鷲元帥心中較之赤虯,也絲毫不遜的!

畢竟,這古往今來,史無前例的曠世巨劍,就屹立在眼前,任何人在它的面前,都會感到卑微渺小,都會自動迸發頂禮膜拜之心.

"話說那個姬無日在與前西神主黑晝密謀之後,一個分身前往風暴要塞後面的瘦狗嶺山谷營地,以先知之名誘惑我們星盜和義軍上當,但我們何等聰明,一眼就看破了他的陰謀詭計…···"花鴨這話沒說完,就被數百萬的聽眾唾棄,你這麼聰明你怎麼像個死狗一樣上當呢?要不是岳泰坦,你們早爆體玩蛋去了.下面一片鼓噪,蟈蟈一看不好,趕緊轉換講述風格:"我們的確是上當了,想那姬無日何等陰險啊,真是,將我們幾百萬人玩弄于掌股之間而不察啊!不僅是我們,就連八大神主,也一樣上當了!你們不知道,姬無日這個家伙,在天界引來了一個實力極其恐怖的惡神,他僅用一只手指,就把黑晝打倒,甚至姬無日自己也被反噬……神力貫殺波,啪,神器護體的姬無日被那惡神一指貫穿了身體,前後通透,一個巨大的透明窟窿,你們根本不能想像,那個惡神有多麼的強大!這還不止,弑神全力一劍,竟被那惡他以一只手指抵住……"

"咝!"數百萬聽眾,發出一陣倒吸冷氣的聲浪.

弑神全力一劍,竟然被一指抵住?

這個惡神也太變態了吧?

普通士兵是這樣想的,但聽在重耳元帥,獅鷲元帥和萬惡,古骸他們這些超強者的耳中,卻是另外的一番反應,那就是,這個惡神如此恐怖,那麼把惡神宰掉了的岳泰坦和剛才那個女劍神,不是更加恐怖?剛才的岳泰坦和那位女劍神看起來根本沒有怎麼受傷啊!

風鷹,翼虎和烈火鳥他們努力安慰自己要淡定,岳泰坦是個不可思議的家伙,他們早就知道了.

傳說中太炎和冰璃兩位大神發明創造出來的懸空母艦,萬年來,包括弑神和黑晝在內,誰也更改不得,但這小子可以將塘鵝號變成大天鵝號,而且還可以制造幾百個玄武衛神滅戰偶來操縱······

所以還是蛋定些,這小子根本不可以用常理來想像好不好!

"話說,那個惡神讓泰坦大人打惱了,大吼一聲,變身成一個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野獸巨人,這時候,就連泰坦大人,也傷不得他的分毫!接下來該怎麼打呢?最恐怖的是,這個惡神,這還是第一形態,後面還有魔化和神化兩種更加威力千萬倍的最終形態,這麼困難的戰法,泰坦大人又該如何應對呢?大家先自己想一想,猜一想,我這里先賣個關子,先喝口水!"說得眉飛色舞唾液橫飛的蟈蟈終于說得有點口干了,決定先補充點水分,不過他挖坑的行為受到全體人不約而同的鄙視,你丫的敢留懸念?這是最重要的時刻,你竟然不說了?還讓老子猜一猜?我猜你妹啊猜!

無數的土塊石頭之類,雨點般飛砸上去.

如果蟈蟈想蓋樓房,那些石頭,估計蓋一幢摩天大廈都還有剩余.

岳陽同學,不知道經過自己改版的神戰那麼受歡迎,要是早知道會這樣,肯定會收費,或者寫成小說,稿費啥的不要太低······

"真的大變樣了!"返回到寶典世界的茜茜公主,差點認不出來這就是自己天天生活的地方.對于這個變化她還是不怎麼看重,讓她既感驚喜卻又憂慮的是,雪無瑕不見了.如果說雪無瑕醒了,那還好,她也盼了好久,一直想知道繼承冰雪神力的雪妞,提升了多少,又在沉眠中參悟了什麼新能力.可是雪無瑕醒來卻不見了,到底去了哪里,沒人知道,這樣子,就算茜茜公主想吃點小醋,也不好意思.

她看著坐在雪無瑕原來床前不聲不響的岳陽,忽然伸手摟住他,緊緊地抱著的頭,讓他枕在高聳屹立的酥胸之上,用一種極其難得的溫柔聲調,輕柔如風,安慰他道:"不用擔心,她只是返回她的寶典世界靜修了,凝聚神格不容易,當初朵朵和絳櫻也需要靜修好長的時間啊!我知道,你擔心她去挑戰惡神危光了,不過,我敢保證,她睜開眼睛的第一眼,就想看見你,要不是迫不得已,有必須返回寶典世界靜修的理由,她一定會等你的,她不知有多少話要跟你說,又怎麼會不辭而別呢!她沒有出去,她還在我們的身邊,你只要再耐心地等待一下就好,那麼久都等了,你還在乎這麼一點時間嗎?"

岳陽大為感動,枕在那香山玉峰上面,聞著那神智為之一清的處子芳香,大亂的心神漸漸甯靜下來.

茜茜公主身體忽然一顫.

帶點傲嬌又帶點野蠻地揚起小拳頭,晃晃:"這樣枕著,已經讓你這壞家伙占盡便宜了,可是你這個貪得無婪的家伙,還下手摸我?我白安慰你了!"

"咳,這,這是習慣成自然……"某狼如此狡辯道.

"我這也是習慣成自然!"某虎妞作勢要咬人.

不過下一秒,她的唇已經被他封住.

咬與吻.

有時候差不多就是一樣的……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你們,皆是我劍下之奴!】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親人?甜甜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