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混亂,腦子都不夠用了!】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混亂,腦子都不夠用了!】

獻祭的符文血陣,出乎意料之外地傳送來一個風息海鳥.

一時間.

全場靜默,沒有人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也不知時間過了多久,在眾目睽睽下,那個筋疲力盡兼狼狽不堪的風息海鳥無力地拍打著翅膀,拼盡最後的力量,自海面飛起,歪歪斜斜,搖搖晃晃地掠飛到岸上,最後頭重腳輕地摔在沙灘上,因為無力控制身體,小小的身軀在沙灘上翻了兩個跟斗,打濕的羽毛沾上了無數染血的沙子,看起來好不淒慘.

還好,這個小東西總算飛上了岸,撿回了一條小命.

要是繼續呆在海上,沒准下一波浪花就會把這個可憐的奄奄一息的小東西溺斃.

"咳咳!"發呆了半天終于回過神來的獅頭人面首領趕緊咳嗽兩聲,強行擠出一絲笑意:"這,這個小鳥也許是十位國主大人中某一位的寵物,它是來給我們某些提示的,咳,對,一定是那樣!"

他不敢想像,假如因為自己的血祭符文陣構建得不夠完善,讓時空漩渦吞沒了十位天界國主的嚴重後果.雖然由天界前往通天塔已不成問題,尤其是通過這種'接應符文血陣…大大地提高了傳送的成功率,本來最少吞噬大半偷渡者的時空裂隙和時空漩渦,有了這個接應符文血陣,最少可以確保七成以上的通過率,像國主級別實力的武界武者,安然通過率更是高達九成以上.

本來,這是一個最好的差事,只要十位國主安全到達.

他們的任務就會大功告成.

上面論功行賞.

必有重獎.

可是現在接應符文血陣架構起來之後,僅僅是傳送過來一只小海鳥,這是怎麼回事?

所有參與這個任務的首領都感覺事情不太妙-,十位國主大人哪里去了呢?要是十位國主大人全部被時空漩渦吞噬了,那麼後果不堪設想!這個任務非但無功,反而有過,上面必定追究責任,所有參與者必定嚴厲懲處!

獅頭人面的首領想不到,心中打了個寒噤,表面卻強顏歡笑:"接應符文血陣的確沒那麼快感應到,沒有幾小時,十位國主大人都過不來.我的意思是說,我們的接應符文血陣沒有失敗,還繼續有效,估計十位國主大人正在趕來,我們還要在這里堅守三個小時以上,咳咳,我真正的意思,是想說我們的血陣沒有失敗,這只小鳥是某位國主派來讓我們不要著急的,你們說呢?"

"可是這個小鳥……"那位犀鼻獠牙的首領想不通為何這個小海鳥會瞬間傳送過來呢?就算是某位國主派來的,也沒理由那麼快啊!

"會不會是某位國主大人提前派來探路的小寵物?"有位高瘦如柴的首領試探地問.

"一定是."獅頭人面的首領趕緊肯定,控制住即將崩潰的局面.

"既然是派來探路的靈禽,那麼瞬間傳送過來,也就能夠解釋得通了."邊上有一位三頭六臂的首領緊張地擦汗附和,他也不希望十位國主全軍覆沒的不幸發生在自己的任務之中,這種罪過,再多的腦袋也是不夠砍的.

"我敢百分百肯定這小鳥是天界來的,並非通天塔所有,我從來沒有在一只小鳥的眼睛中,看過如此智慧的光芒.要不是國主大人的靈禽,世間哪里有如此靈性的寵物?像通天塔這種窮鄉僻壤,除了土包子和鄉巴佬,再沒有什麼值得一說的特產!"身材最矮小但肌肉最雄健仿佛是個球形筋肉人的首領,看見恐怖的場面讓同伴們給兜圓了回來,頓時放下心中大石,放聲哈哈大笑,一泄剛才心中的恐懼和不安.

"哈哈,照這樣說,十位國主大人必定會如期到達."犀鼻獠牙的首領趕緊同意.

"就算延期,十位國主大人也安然無恙."獅頭人面的首領在同伴的聯想下,解釋得更完美了:"極有可能是這樣,十位國主大人預見到某種可能,他們臨時派來一只靈禽,給我們提示,讓我們無須久等,因為他們有可能按照新計劃行事."

"那我們還等嗎?"三頭六臂的那位首領又緊張地擦了擦中間那顆腦袋的汗水,滿帶希冀地看向同伴.

"等."獅頭人面的首領一錘定音:"無論十位國主大人是否如期到達,我們都要盡職盡責,假如三小時後十位國主大人還沒有到達,那麼他們一定是執行新任務去了,我們就按照這個小靈禽的提示,先行撤離,等待十位國主大人他們下一次的召喚和任務."

"對對對,就是這樣,說得太好了!"幾個首領一聽,全部拍手贊同.

十位天界國主在傳送失誤中死亡.

這種事.

非但不能做.

就算做了也不能說.

其實大家都隱約有一個共識,那就是十位國主大人,無論他們是否清晰地感應到了接應符文血陣,是否已經啟程前來,結局恐怕都不太妙.因為有了這個小海鳥的傳送干擾,遠遠落在後面的十位國主大人,想正確地在迷亂的時空通道里,准確地穿過時空裂隙和時空漩渦,成功地著陸這個小島,機率不是沒有,但實在太過渺茫,估計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沒有.

事實是那樣殘酷,但絕不能說出來,否則,所有人的腦袋都沒辦法再安放在脖子上.

那可是足足十位天界國主!

初期入侵的天界軍團中,統領的天界國主尚不足百位之數.

一次失誤就坑殺了十位天界國主,這個罪過誰也背不起……即便是十位國主中的任何一位,也是消耗了巨大資源和人命,才自遙遠的中央神殿傳送到天界之門的.為了給後面遲緩的征討大軍爭取到足夠的時間,每位國主在神光指引的跨域傳送中,都要消耗巨大的資源,別的不說,光是獻祭的奴隸就超過萬人……這一次失誤非但坑死了十位國主,還坑沒了百萬奴隸,最重要的是,這個失敗還可能誘發初期戰事的不利,以及雙方局勢的傾斜.

傻子也不會承認這種可怕的失誤是自己所為.

目前找個最合適的理由.

自圓其說.

那是必須的.

否則,整支隊伍極可能立即崩潰,所有人相互殘殺,然後各自逃亡,永遠再也不敢返回天界.

"十位國主大人一定會如期到達的!不過,在那之前,我們必須加強獻祭效果!"獅頭人面的首領決定將所有的奴隸殺光只剩下幾個同伴,大家再統一口風,在合適的時候找個通天塔強者奇襲干擾,或者別的更好的理由來掩蓋'莫明其妙傳送過來一只風息海鳥,這種不可思議的失誤.

"饒命!"所有的奴隸都嚇得屁滾尿滾,一個個跪下來磕頭不止.

它們也不是傻瓜.

知道這種失誤意味著什麼.

像這幾位城主老爺,坑死了十位國主肯定是想殺人滅口.

幾位首領相互看了幾眼,默默地交換了意見,覺得奴隸還是殺光的好,因為再忠誠的奴隸,也比不上死去的奴隸.

就在他們准備動手滅掉這些可憐蟲般的天界奴隸時,那個渾身沾滿了泥沙的風息海鳥總算喘過氣來了,它以翅膀支撐著,費力地站了起來,雖然還有點踉蹌未穩,最後勉強還是給站穩了.對于這個不會說話的小鳥,現在幾位天界首領都覺得性命都系在它的身上.

如果十位國主大人,真的那麼幸運成功到達,那麼自然皆大歡喜.

假如萬一,逾期不到.

那麼就必須把責任推在通天塔武者的身上再捧著這個莫明其妙不知哪里來的風息海鳥,向上報告,說這是某位國主在空間通道里遇襲的危急關頭,派來的信使.

"抓住這小東西."獅頭人面的首領趕緊示意同伴,別讓這救命的小鳥跑了,否則大家都得完蛋.

"抓你妹啊抓!"

一個清脆的女聲響起來,讓全場所有人都傻了眼,誰說的?

好像……難道是這個快掛掉的小海鳥說的?這小東西會說話?糟,它要是會說話,那大家絕對得完蛋,無論它是不是十位國主中某一位的靈禽,只要它會說話,上面一問,事情就清楚了,那這個責任想推也推不掉!最恐怖的是,假如它是某位國主的靈禽,即使是它的主人成功傳送過來,因為這個失誤,自己一隊人也會沒命,勢必死于憤怒的十位國主手中……

獅頭人面的首領與同伴對視幾眼,發現大家都面如死色,趕緊作出決定,大手一揮,指向此時狼狽不堪的風息海鳥:"殺了它,死鳥比活鳥好,只有死鳥才不會亂說話!"

"你才是死鳥,傻叉!"風息海鳥靈性十足地回罵,就在獅頭人面首領准備動手攻擊之際,它的小腦袋輕輕一點,一本白銀寶典懸空而現,光華沖天而起,護罩擴展四周,有個白色的小河馬于豪光中飛蹦出來,一著地,立即趕過來,親昵地嗅著精神萎靡不振的風息海鳥.

"哎,你竟然有召喚寶典?而且還是白銀寶典!"獅頭人面等幾位首領瞠目結舌,這該不會是做夢吧?區區一只小海鳥也有召喚寶典,這讓那些修煉了幾百年還沒有見過召喚寶典是啥東東的天界武者情何以堪啊!在天界,也不知有多少萬億的武者沒有召喚寶典,想不到,讓一只小鳥給成功契約了.

這,這還有天理嗎?

而且這本召喚寶典還是一本白銀寶典,就連許許多多的天界國主都沒有這種高級的東西,你確定這真的不是在炫耀嗎?

幾位天界首領都忍不住想這樣吐槽!

同時,心中暗叫不妙.

有召喚寶典,怎麼殺啊?人家眨眼間就可以進入寶典里……這下可乍整呢?

正在他們感到束手待斃之際,那本白銀寶典上面又有豪光閃爍,幾個渾身是血衣物比乞丐還要破爛的男子自虛空中跳了出來,還沒有落地,就看見一個瘦子憤怒地逮住一個長相極其猥瑣任何人看了都忍不住想大耳光扇過去的胖子,二話不說地按在地上一通暴打.

兩個長相相同的孿生兄弟很快也加入其中,打得那個胖子抱頭鼠竄.

這是要干嘛呢?

幾位天界首領覺得自己的腦子好像有點不夠用了!

他們是誰,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為什麼要自相殘殺?如果說這些人通過了時空裂隙,自天界之門成功傳送而來,那麼,十位國主大人呢?十位國主大人又去了哪里?

"打他,這個該死的胖子,我說了不能在空間通道里開戰的,本來就夠危險了,以我們的實力,就是想小心翼翼地通過都已經足夠困難,偏偏還要找死,非要動手偷襲,結果大戰起來,一發不可收拾,弄得整個空間都差點崩潰破碎,要不是剛好有能量指引,我們就全軍覆沒了……"有個赤足站在沙灘上的高挑美女,憤怒地指著胖子一通狂罵,直罵得胖子狗血淋頭.

這妞哪來的?

幾位天界首領又一下子看傻了眼,剛才明明沒有這個背生雙翼赤足高挑的小妞啊!

剛才冒出來的只有六人,一胖一瘦,兩個孿生兄弟,還有個無視一切的小子,雙腳一落地即盤坐調息,當全場所有人是透明似的,最後一個是個身上遍體鱗傷衣物破碎如乞仍然可以保持謙謙君子之風的小年輕,一看就可知道是個有著良好教養的貴族子弟.

除此六人,哪里冒出來一個背生雙翼的美女?

"冤,我冤哪!我真不知道那個家伙的實力隱藏得如此之深!我想,那麼多天界雜兵都宰了,也不差那一個了不是嗎?我哪知道那個陰險的家伙是中央神殿的副殿主,其實我也是受害者,我是被那家伙給騙了……我哪想到他一臉忠厚老實,卻不料奸詐如鬼,而且還有扭曲空間的能力,我真不是有心找死的,你想啊,我還有大好的青春年華沒有享受過哪怕一天,還有處男之身沒有揮霍出去,我也舍不得死啊,我真是被他騙了!"胖子聲淚俱下地向那發絲沾有沙粒背生雙翼的高挑美女道歉,請求原諒.

"你給我死開點!最好早死早投胎!"那個赤足高挑美女一腳把胖子踹飛,胖子'轟,地落入海中,炸起一大片水花.

"等一下,能不能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幾位天界首領覺得很混亂,腦子都有點不夠用了.

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一生中也沒有發生過的不可思議的事情,今天一下子全給發生了,乍整的這是?

我們不過是在這個小島上建了一個接應符文血陣罷了,什麼都來不及做,怎麼就弄成這樣了?"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令人迷惑的傳送】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人至賤,則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