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人至賤,則無敵】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人至賤,則無敵】

獅頭人面的天界首領,看了看局勢,感覺那個一出來即旁若無人地盤坐調息的冰塊男不好對付,那個彬彬有禮雖然遍體鱗傷依然可以保持微笑風度十足的貴公子也不是簡單的人物.孿生兄弟過于默契,而且有兩人,如果想抓為人質,估計不太容易,而且他們的地位明顯較為低下,估計是那個貴公子的護衛之類,就算拿在手中亦價值不大.

那個高挑的美女,一時間沒弄清是怎麼來的,不能輕舉妄動.

最後,剩下的目標.

只有兩個.

一個是那個動手打人的瘦子;另一個是挨揍的胖子.

兩個人的實力看起來差不多一樣爛,但瘦子無論性格脾氣戰意各方面,都要比胖子好得多,那個胖子簡直就是一灘扶不上壁的爛泥!

"動手!"獅頭人面的天界首領與同伴以眼神交換了意見,一致決定,逮住胖子為人質.

"轟,轟,轟,轟,轟!"在幾位同伴轟出數十道拳罡掩護的瞬間,獅頭人面的天界首領如蒼鷹撲食那般,高高躍起,飛掠而下,恰到好處地揪住剛剛自海中冒出頭來的胖子.他的塊頭雖大,但動作非但靈活,技巧華麗而且實用,被擒的胖子根本來不及掙紮,就讓他整個提起,扔到那接應符文血陣的邊緣間,力道巧妙地拋滾在幾位幾天界首領的腳下.

"你們如果不想他悲慘地死在你們的面前,那就動一動試試看!"獅頭人面的天界首領此時心中很得意,一擊得手,著實地在同伴的面前露了一把臉本來他還以為會有點難度,沒想到進行得如此順利.

"我敢說,我有一百種辦法,讓他在零碎之前都不會死."高瘦如柴的那位天界首領補充道.

"本城主最喜歡的就是將人質的骨頭一點一點地砸碎."那球形的魔鬼筋肉人首領揮舞著手中的金角尖錘,表示他折磨人的經驗非常豐富.

"砸碎的骨頭不要浪費我正好養了條塔巴犬,它最喜歡啃人骨頭了."犀鼻獠牙的天界首領也說明他不是一個善人,世間上除了好事之外沒有什麼是不敢做的.為了加強說服力,他還真的召喚了一頭等級高達天階三級的蟒尾塔巴犬.

蟒尾塔巴犬,是天界一種非常貪婪又非常凶殘的巨型犬種.

成年獸首尾長二十米以上,肩高八米.

那張滴淌毒涎的嘴巴.

一口.

便能吞下一頭野牛或者草犀.

最最可怕的是,這種蟒尾塔巴犬沒有任何痛覺神經,而且身體自愈能力極佳所以一旦開始戰斗,就會不死不休一直到敵人倒下才會罷休,是天界諸多邪惡凶獸中,比較臭名昭著的一種.當然,跟天界巨龍,煉獄九頭蛇等等十大凶獸肯定比不上,不過在天界普通民眾眼中,這種塔巴犬也算是一種常見又恐怖的猛獸了.

以他一個城主的身份,能弄到一頭特殊變異的蟒尾塔巴犬.

而且高達天階三級實屬不易.

要不是有這個蟒尾塔巴犬,壓倒眾多的競爭對手,犀鼻獠牙的天界首領說不定還當不上前遣兵團精兵小隊長的職務呢!

這蟒尾塔巴犬一出來即張嘴大吃起來,眨眼間已經連吞兩個身邊的奴隸.

也許是覺得這樣吃不夠血腥,不夠刺激.

它前爪按住幾個奴隸,滿口利齒一個個地撕咬全部咬斷半截身體,得瑟地感受著那種痛苦哀號和鮮血狂噴的快感……它身後的尾巴,是一條蟒蛇咝咝作響地瞄准著胖子,似乎准備一口將他吞掉似的,有酸性極大的毒涎自那蛇口滴淌,濺灑在泥沙中,也滋滋作響,冒出股股黑煙.

"我投降!"胖子高舉雙手表示願做良民,為天界正義征討大軍效勞做個合格又忠誠的帶路黨.

"我還沒問你!"獅頭人面的天界首領氣不打一處,現在根本不需要你投降,你現在的角色是做一個堅強不屈的人質,讓你的同伴難以硬下心腸見死不救,現在誰准你投降了?誰讓你的投降了?

"大人,不用問,我早就決定了,等王師打到,立即歸順王師,忠心耿耿至少一百年不變."胖子滿臉認真.

"不准投降,我們不收你這種渣滓!"獅頭人面的天界首領心中惱怒,你投降了那就不是人質了,還怎麼威脅對面那幾個年輕男女?

"啊?"胖子一下傻了,世間竟然有不准投降的道理?

換成平時,幾位天界首領絕對不介意立下這樣的一份功勞,通天塔有人投降,這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

要知道,通天塔這里的鄉巴佬雖然實力渣得不行,但是他們有一股死脾氣,進入通天塔那麼久,前前後後殺了幾萬人,無論是王侯還是奴仆,無論武士還是平民,暫時還沒有發現一個人願意屈服投降的.無論被俘被殺的人質有多麼的恐懼,多麼的痛苦,這些鄉巴佬都甯死不降……尤其是那種看起來老邁不堪甚至全身殘廢的老頭子,更是硬骨頭,一旦被俘,立即自爆,同歸于盡,絕對沒有棄戰而逃或者束手待斃的自覺.

不過,現在局勢簡直一塌糊塗,腦子想得抽抽了都沒辦法整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投降暫時不能接受.

先按照原計劃,將這胖子淪為俘虜,人質,再脅迫他的同伴,套問出具體真相再考慮是否接受投降也不遲.

獅頭人面的天界首領站出來,咳嗽一聲,他希望對面的那幾個年輕男女沒有聽見剛才胖子的對話,否則事情還真難辦.他先把胖子的嘴巴給捂住,就像拎小雞那樣,把胖子給拎起來,然後沖著那邊的瘦子大喊:"聽著,你的同胖就在我的手中,如果你們不想我們將他掏心挖肺扒皮削肉,那麼就給我站直了,聽好了!"

"我覺得胖子這個廢物還是早死早超生的好."那邊高挑的美女詢問同伴的意見.

"同意."那孿生兄弟惜言如金.

"既然他決定投降了,那麼就是叛徒,如果是叛徒,那似乎就與我們無關了!"那邊彬彬有禮的貴公子這麼一說,大家都點頭同意,沒理由對方脅迫一個可惡的叛徒,大家還要束手就擒的.

"胖子當了叛徒,救他是不可能的,殺他才應該,而且我覺得不能是普通的殺,那樣太便宜他了,必須挫骨揚灰,再把那灰撒下大海,讓魚蝦吃掉,讓他整個尸骨無存,永遠絕跡于世上,仿佛從來沒有生出來過似的."瘦子咬牙切齒,越說越怒:"甚至,這樣還不夠解恨,我要把那魚蝦也釣起來,燒焦,或者用油鍋煎炸,然後全部吃掉,再拉出一坨,讓胖子永遠以糞便的狀態存在于世間上!我要讓世人看一看,這就是做叛徒的下場,這就是貪生怕死投敵以求榮華富貴的下場!"

"你個白癡站著說話不腰疼,要是你被人逮住了,還有條大蛇在你的面前咝咝的響,蛇信子一伸一縮地舔著你的臉,我看你投降得比本少爺還要快!你逞什麼能啊你,你還不是跟老子同一貨色嗎?你以為你躲在別人的屁股後面就能做英雄嗎?遲早讓人逮了,到時你還得叫我做老大,否則本少爺拒不受降!"胖子破口大罵.

"身為一個叛徒,你還敢囂張?"瘦子一聽火冒三丈,撲上來揚拳就打.

"給我住手!"獅頭人面的天界首領狂喜.

一仲手.

就把瘦子和胖子同時逮住了.

胖子乖乖的聽話,立即一動不動,簡直比家里的下等奴仆還要恭順,還要老實.反而瘦子比較硬氣,連挨了幾記重拳,但仍然掙紮個不停,要不是這瘦子的實力太弱,那麼還真擔心擒拿不住.

獅頭人面的天界首領,心中正暗暗得意,忽聽耳邊一聲大吼:"小心偷襲!"

轉身,發現那個一直盤坐調息的冰塊男閃電般襲來.

來不及顧閃,伸手提著胖子向前一推.

僅僅是被拳罡擦過.

全身也瞬間凝結起一層冰霜,尤其是提著胖子的右臂,連同胖子的身體一起,盡數變成了冰塊.

啪地中了一腳,獅頭人面的天界首領喉間有血噴灑而出,等飛濺到地面,已經變成了血冰.要不是同伴救援及時,獅頭人面的天界首領,真懷疑自己會在對方的連番襲擊下命喪當場.犀鼻獠牙和三頭六臂的兩位天界首領踉蹌後退數步,人球筋肉和高瘦如柴的兩位天界首領臉上,同時為之色變,因為,他們雙腳不知何時已經凍結在地面上.

獅頭人面的天界首領感覺手中一空,瘦子已經讓那個冰塊男搶走.

實力如此強大的冰塊男,根本無人能敵.

但所有人都看得出.

這小子,只是強弩之末罷了……他此前必定受過重傷,嚴重得已經不堪支撐,能夠搶回瘦子,都已經是極限透支,再堅持多一分鍾,相信這小子就會崩潰倒地.

"哼!"那個冰塊男仲手召喚出一本白金寶典,差點沒有把幾位天界首領嚇尿了,幸好這小子重創,要不然必定全軍覆沒,剛才說的襲擊副殿主,估計就是這小子動的手,剛才他們好像說在空間通道里干翻了一個副殿主,看來並非謊言或者恐嚇,這個冰塊男還真具備這樣的實力.

"我們回去休息,調整過來,再收拾這群狗賊!"高挑的美女帶著銀白色脖子環有個巨大頸圈的小河馬,與瘦子,孿生兄弟以及那個貴公子,全部進入冰塊男的白金寶典去了.

臨走前,那個塊冰男,還彈出一道指風,想秒殺掉那個凍成人棍的胖子.

幸好有蟒尾塔巴犬搶先擋在前面,又噴出一團濃焰.

抵住那道指風.

結果,讓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那道貌不驚人的指風,竟然將那團濃焰以及天階三級的蟒尾塔巴犬都給凍住了,要不是犀鼻獠牙的天界首領救援及時,估計這個天階三級的愛犬會變成冰雕.

如果讓那個冰塊男調整過來,那麼全場所有人,都將死無葬身之

幸好的是,現在撤退,已有一個最佳的理由.

終于有人投降正義之師了.

天界軍團終于有人在前面帶路了……雖然是個戰力廢渣的胖子,但總是個好的開始,總比什麼都沒有的強!

正當幾位天界首領准備帶著這個寶貝的廢渣胖子回去隱密的營地,向上彙報時,忽然有三股巨大無匹的力量降臨,一下子鎮龘壓全場,將剛要一飛沖天的幾位天界首領,紡統給壓回地面,牢牢地釘進土里,任何人,都無法動彈一分一毫.

"我知道,不能夠對一些垃圾寄以厚望.但是,我真沒想到,布置了無數次,又簡略到這等地步,還不能成事!有時候,我很想知道,那些愚蠢的人的大腦里,都在想些什麼東西,為什麼他們會愚蠢到那種程度呢?他們對于愚蠢毫無自覺毫無羞愧也就罷了,還自作聰明,自以為是世間最聰明的一個,我真是無法想像,為什麼世間上會有這樣的人存在?這種人存在于世間上,除了讓人惱火之外,究竟還有什麼價值?"三名來者之中,為首的是一位高大英俊的年輕人,如果世人沒有見過神明,但抬頭去看這個年輕人,就會發現這個年輕人的相貌氣度神態,是心目中非常接近神明的一個標准.

"殿下!"獅頭人面等幾位天界首領一看此人,立即驚呆了.

"不,請別叫我殿下."這位仿如神明般的男子搖頭,連連擺手道:"我沒有你們這樣的屬下,如果我有,我早就內疚和慚愧得無地自容了!我要有你們這樣比豬玀還要愚蠢的一萬倍的屬下,我哪里還有臉見人?說不定我會自殺,最輕也得毀容,不然我根本沒辦法原諒自己!我讓你們來這里布一個接應符文陣,你們把敵人接了回來,把十位國主扔進了時空漩渦,這也罷了,我有說過讓你們在這里接受一個實力比你們強幾百倍但偽裝成一個廢柴胖子的敵人回去做內應搗毀我們好不容易才安置下來的臨時營地嗎?我有讓你們做除了接應符文陣之外的任何一件事了嗎?沒有!那你們為什麼要自作聰明地幫我去解決一些你們永遠力所不能及的工作?你們什麼都不做,就已經是幫我最大的忙了,你們能不能讓我稍微有一點點安心的時間?你們永遠不知道,這個該死的通天塔有多少守護者和有多麼的可怕,以你們的智力,也永遠想不到為什麼這個滿地土包子的鄉下地方,為什麼能夠誕生出可以與神殿相抗衡的人物……你們什麼都不懂,但卻要幫我去解決不應該由你們做,不用你們做,更輪不到你們做的工作!在我沒有憤怒得失控之前,你們馬上給我滾,有多遠就滾多遠,最好永遠不要在我的面前出現!你們聽著,不要再有任何一個人用那種白癡的眼光看著我,更不要再有任何一個人發出那怕任何一句讓我聽起來就像嘔吐的白癡聲音叫我殿下……滾!"

獅頭人面等天界首領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那個已經被凍成冰棍的胖子,倒是動了.

快得就像閃電.

不過.

可惜的是,有三個人影,比閃電還快地截住了胖子的去路.

抬手間,一道毀滅性的光柱激龘射而出,在驚天動地的震響之中,將大半個島嶼化為烏有,就連後面一大片波浪也直接氣化,留下一道巨大的海溝坑道,好久才能重新愈合.

讓獅頭人面等幾位天界首領看得雙眼暴凸下巴掉地的是,剛才看起來廢柴一般的胖子.

竟然就站在光柱攻擊的中心區域.

僅以雙手招架.

就將光柱扇形散射消除了那等毀滅性的威力.

在胖子他的身後一大片區域,土地消失,留下了深深的割削而出的扇形長灘,原來看起來打個噴嚏就會飛到九霄云外的胖子,除了上衣化灰,整個人形同武神般昂然而立,屹立如山,那種感覺,仿佛傾盡全世界的力量也難以撼動他分毫似的強大.

這,這真是剛才那個開口求饒自甘墮落一心歸順的死胖子?

不可能!

肯定是在什麼地方弄錯了!

獅頭人面,犀鼻獠牙,三頭六臂等幾位天界首領,都覺得腦子里一片混亂,思維都僵化得轉不動了.

站在胖子面前,是剛才威壓全場的三個人,中間的那一個年輕人,微微帶笑,神態氣度仿如神明:"如果我沒有認錯,你就是號稱通天塔第二天才的肉山大魔王海大富吧?"

胖子一聽就笑了,笑得欠揍無比:"你說本少爺是通天塔第二天才,我倒不怎麼反對,因為身為一個老大,讓個第一給小弟當當,鼓勵下小弟的自信心,那就是我這個老大胸懷坦蕩,胸襟廣闊兼道德高尚,謙虛過人的基本表率,這沒什麼!但是你說什麼肉山大魔王絕對是一種大錯特錯的錯誤,像我這種風度翩翩英俊瀟灑年少多金的風流美男子,除了玉臉小飛龍這種勉強合適的稱號之外,再來任何的稱呼都顯得是那麼的蒼白無力和膚淺,要不看你是第一次見面又挺有禮貌,我都想告你誹謗,下次千萬不要了!做人要腳踏實地實話實說,你心里再嫉妒我的英俊相貌也不能故意抹黑吧?其實我做人是很低調的,一向不好名不重利,不信你到沒人的地方打聽一下,我海大少雖然在通天塔人見人愛車見車載,但從來都是一個默默無言實事求是急公好義古道熱腸為朋友兩脅插刀的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大丈夫,真英雄!如果你不信,那讓我給你插兩刀試試,保證你立即就會清楚我的為人了!"

"……"對面那個三個聽著聽著,不知不覺間已經被這個無恥的胖子雷得石化掉.

實在看不慣胖子小人得志便猖狂的模樣.

年輕人左邊,有位氣質逸然形如文人一般的俊雅中年,忍不住開口道:"這話像是你們那個岳三少說的吧?"

換成別人,自然會慚愧,但碰是萬年難得一見厚臉皮的海胖子,渾不當一回事,還大咧咧地一揮手:"那小子說話比較有特點,給人印象深刻,但都是我這個老大教的!"

遇上了這麼一個無恥的家伙,誰又能奈他何?

人至賤則無敵.

這句話,真是一點都沒錯!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混亂,腦子都不夠用了!】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夢!】